第5章 9罐黄金爆分(中国)有限公司----守护甜心之冰紫血影(1/18)

9罐黄金爆分(中国)有限公司 !

她没有渡劫,守护但她怀里有一个小龙!守护

好,你这个罗素!

难怪小龙被好心送去她暂时抚养。原来她知道小龙要穿越雷杰!

但现在冰仙子处境艰难。

是为了保护小龙,还是把它扔掉?

如果这个时候扔出去,岂不是显得无情无义,小龙早就死心塌地跟着她了?

不扔出去,人家哪里受得了?

当冰仙子非常尴尬的时候,第四个雷杰轰隆隆的空撞了过来!

这一次,楚没有让上前,因为楚也怕被杨五马分尸。

冰仙子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自豪感!

不是雷杰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甚至不能帮助小龙阻止雷杰,你为什么要和它签订合同?

冰仙子一咬牙,决定拼上一拼!

“去——”

白色的闪电厚重而震撼!

雷杰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在白色闪电的同时,就横劈了下来!

“英镑!!!"

冰仙子的额头空爆开。

冰仙子将世界凝聚在一起,在她身体一尺之内筑起厚厚的冰层。

这么厚的冰怎么挡?

但是让冰仙子不可思议的是,第一次雷击后,她的冰完全破裂,第二次闪电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下来了!

“哞!”

冰仙子举起剑想要阻挡,但是——

她手里的剑被雷光直接打碎了。

与此同时,第三个雷光又被砸了下来,比一次还快。

冰仙着急了!

你再这样下去,她就忍不住了!

冰仙子曾发誓要保护小龙,但此时此刻她有了放弃的想法。

隆隆声-

天上的雷电空越聚越多,云越沉越多。就你所见,都是街上的闪电。雷声盖过了你的耳朵,除了雷声你什么也听不见。

只有一个接一个的雷在额头爆炸空。

“不不,不能再这样了!”冰仙子伸手去抓小龙,她想把小龙扔出去。

你可以随时和小龙签约,但是如果你现在在这里丢了性命,为什么还要谈合同?这不能本末倒置。

因此,冰仙女决心把小龙赶出去。

但是现在小龙闪身跑进了她的衣服里。

冰仙子急了!

她看了看左右两边,拉了拉自己的胸位!

但是小龙是多么聪明啊,当冰仙子来抓他的时候,他闪身跑到了冰仙子的身后。

不管怎么说,小龙把冰仙子当成了一棵躲避风雨的大树,当他拥抱她的时候,他拒绝放弃。

此刻,小龙正倒在冰仙子的背上。两只小爪子抓着冰仙子竖膝的长发,一个有点模糊的身体在她背上荡来荡去,像是在荡秋千。

冰仙子一面把目光投向头顶上的雷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抵抗和化解。

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抓住小龙,因为它是邪恶的源头。如果我们输了,雷杰不会单独追她。

然而,小龙是你想要的吗?你想要什么?

小龙非常灵活,不把头发垂下来是不行的。

趁着这七天,甜心人的伤多多少少已经好了。

通过传送阵,甜心一群人来到了九楼。

罗素一走出发射阵列,就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

南宫云决定拉起她的手,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从她的手掌传入她的身体。在南宫云烟的精神力量的支持下,苏晴才勉强好转。

这里,是一个冰雪的世界。

乍一看,它周围都是白色的,天上地下都是雪。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雪域高原。

两步后,罗蝶衣放声大叫:“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的精神威压这么强?”

不仅罗蝶衣感觉到了,在场的人也都感觉到了。

的确,九楼的精神极度压抑,就像一股浓稠的液体凝聚在空的空气中,似乎要把人牢牢地粘在地上,很难再往前迈一步。

“哈哈哈——”

天空,突然爆发出一声大笑。

这笑声大家都很熟悉,因为它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好几次了。

九重寺之主?

消失了这么久,他老人家终于出现了。

在白色的天空中空,一张巨大的脸缓缓浮现,覆盖了几乎半天的时间空。

“没想到你们这些小家伙竟然能活着走到九楼。哈哈哈,好,好,虽然有人作弊,但是……”九重寺主想到对方送他一瓶九香琼浆,视而不见。“感觉到精神上的胁迫了吗?你会在这样的环境下战斗。”

“不公平!”李尖叫一声,。

现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乎窒息,无法行走,更不用说在这种情况下战斗了。

即使再讨厌李,此时她也完全赞同自己的观点。这就是死亡的节奏。

谁知道,九冲寺的主人哈哈大笑:“所谓的死亡班就这么好过吗?”告诉你!这第九关是真正死亡关的开始!从现在开始,你的队友会一个个死去!最后只能两个人活!哈哈哈——”

九冲寺主笑声如雷阵阵,耳膜痛晕。

只有两个人能活?

听到这话,他们顿时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淘汰率会这么高。

一行八个人只能撑过两个人?

“现在,你只有三天时间。”九重寺主的声音带着某种诱惑。“这三天,只要只剩下两个人,那么这第九关就过了,奖励就很丰厚了。”

南宫云烟和罗素站在原地,冰紫血两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九冲寺主的视线扫过南宫刘芸的脸庞,冰紫血眼神中有一丝狡黠:“我敢以九冲寺主的名誉担保,悬赏中绝对有赤血玄参!”

这句话简直就是果果交融的诱惑!

罗望着南宫云烟的眼睛,又惊又怕。

如果他们之前希望南宫刘芸的慷慨和善良,那么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这种希望已经变成了绝望。

他们非常确信南宫刘芸救不了罗素!

此时,罗陈豪的恐惧被自己无限放大了...最后,他害怕得浑身发抖。

南宫云烟静静地站着。

鹅毛般的大雪片片散落,空灵如琼花般绚烂。

南宫刘芸剑眉微挑,斜睨着九冲寺主。

九冲正殿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南宫云幽幽的声音:“据说九冲正殿有双魂。不知道你是黑人还是白人?”

九重寺的主人有双重灵魂,白庙的主人很酷,黑庙的主人很狡猾,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少数人中,不可能有像南宫刘芸这样的年轻一代。

九冲寺主危险地眯起眼睛,狠狠地盯着南宫云,重重地冷哼一声。

“原来你是黑庙的主人。难怪你表现得如此反常和幼稚,可笑和可耻。”南宫云烟狠狠嘲讽。

“臭小子,你敢指责本寺的主人,你活腻了!”黑庙主尹审视地盯着南宫云烟,冷哼一声,“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你就走既定的道路吧!嗯,我觉得你身边这个小姑娘也活不长。”

南宫云烟脸色不好。

罗素闻言顿时怒了。

她站在那里很好,一句话也不说就躺下了。

她冷冷地看了黑庙主一眼:“有南宫在,我肯定能比你活得久。如果你有这份闲情逸致,就该为自己操心。”

黑庙主突然火了,气得大叫:“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臭少男臭女!不走好捷径,就要挑战最难的路。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死活都不怪我!”

九冲寺主气呼呼地讲了一大段话,可见他心里有多窝火。如果不是因为受别人委托,他会做出这种事?哼!

其实,罗素心里并不知道,黑魂九重寺的主是为他们好。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偏心,但是偏心是很明显的。

然而,如果我们真的按照九冲寺师父安排的路走下去,她和南宫刘芸可以单独生活,但是北辰和晏子的生命将不可避免地被牺牲。

因此,南宫刘芸和罗素同时选择了另一条艰难而危险的道路。

南宫云烟对自己很有信心。

罗素有她不能放弃的友谊。

至此,北辰影和晏子认不出黑庙主词里的意思了?他们看着罗素,欲言又止。

不过,罗几人悄悄松了口气。他们很久都不知道,黑庙主来到了歪路。

以前大家都是这么走的,但是黑庙主坚持让南宫云选一条捷径,这条捷径就是把除了罗素以外的所有人都杀了。

“两个傻逼!”黑庙主的脸黑得跟锅底一样。“既然你们两个一心想死,这座庙的主人就成全你们吧!”

黑庙主明显生气了!

守护甜心之冰紫血影

只见九冲寺主黑魂喷涌而出。

雪域高原上的精神威压又翻倍了!守护

“我感觉很糟糕,守护我无法呼吸……”李脸上的汗像水一样滚滚而来。

不仅是李,就连罗蝶衣和也承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压力。

他们仿佛背上了一座大山,每前进一步都充满了困难。

“我感觉我要崩溃了。”晏子哭丧着脸,压抑地抹去不断涌出的汗水。

她发现自己走的每一步,身体里的骨头都吱吱作响,仿佛身体随时都会散架,真的很恐怖。

罗素同情地看着她。

此时的她受到了南宫云的保护,并没有直接受到这种威压的影响。相比之下,她是这里最容易相处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股似乎有若无的杀气渐渐逼近。

南宫流云深丽,有一闪寒光。莫莫的声音:“准备战斗!”

准备战斗?

李觉得疯了!

现在不谈打架。她甚至站不起来。她能在哪里战斗?

但是敌人不会因为她有麻烦而同情她,反而会越来越嚣张。

雪原上出现了“嗖嗖”的影子。

“天啊,下雪了!”李看到这个简直要疯了!

她怎么会忘记下雪呢?

当初她就已经带领队伍离开了,但后来被雪狮追赶,一群人狼狈逃进了慕仙府。

但是——现在,这些白雪覆盖的犰狳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每一只都强壮而笔直,毛发光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蝶衣尖叫着喊出了李的心理话。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仙府外的雪山猞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吼——”雪花像狼一样落在狮子的眼睛上,散发着幽幽的绿芒,它愤怒地大声吼着冲李!

我记得下雪时李和他们。

“这下麻烦了。”罗素沮丧地皱起了眉头。

“没关系。”南宫云烟平静地站在罗素身边,说话间从容不迫。

“怎么说呢?你有办法吗?”罗素好奇地抬起小脸,打了一巴掌。

南宫刘芸均匀地摊开手:“它已经到了九楼。他们的生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罗素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呼气。同时对南宫云竖起了大拇指。晋王殿下,你牛!

雪狮非常团结,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种族。

因此,在这个时候,大约有12只雪狮围住了李等四人。

晏子和北辰影都没有主动攻击他们,所以不会主动招惹强者人类。

“嚎叫——”三只雪犰狳不停地向李逼近。

不过好在强大的威压对雪原猞猁同样有效,所以三只雪原猞猁的行动也受到了阻碍。

虽然他们的动作缓慢,每一步汗水都滴在地上,但这些困难非但没有阻止他们,反而让他们的眼睛跳得像火焰一样兴奋。

“不不,别过来——”李的快要疯了!

然而,甜心不管李怎么尖叫,甜心雪还是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带着强烈的斗志离开了!

“不,不,不要……”李知道雪狮的战斗力,她转身就逃,但是九楼的威压实在是太强了。

李的速度飙升到了极点,但它看起来仍然像慢动作走得空。

李急得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下雪的速度可能没有李的快,但他们聪明,数量多。他们三个把李团团围住,让李无处可逃,然后慢慢地逼近。

“二师兄!!!"看到自己的大腿被李咬了,急得大叫起来。

司徒E正在解一只雪狮。当他看到李喊救命时,他突然回头。

就这样,司徒雷登急了,不顾雪花飘落在他的背上,司徒雷登飞向李。

司徒震天慢慢的冲了过来,终于到了李的身边,一脚把雪踹了下去!

“二师兄!呜呜呜——”李一把抓住了司徒震天胸前的布条,哭得又伤心又绝望。

“尧尧,别哭,别哭,二哥在那里。”司徒震天苦笑着安慰着李。

至此,还有四个人没有加入战圈。

这四个人自然是罗素。

”司徒是真的担心李。看,他背上的骨头都露出来了。”罗素指着斯图亚特·斯泰尔斯的后背。

擦擦额头上的汗,盯着躲在司徒身后的李尧尧,哼了一声:“没有二哥,她早死一百次了!”

然而,穷人一定是可恨的,晏子不喜欢斯图亚特风格。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慢动作回放。

因为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慢动作回放,看起来很搞笑,但却极其惊心动魄。

有了司徒E的保护,李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当雪落在她身上咬她时,司徒E宁愿用自己的胳膊挡住它也不愿让李受丝毫伤害。

战斗结束时,斯图亚特连个好位置都没有。它不是被雪下犰狳的爪子抓伤,就是被雪下犰狳咬了。

然而,他第一次抓住李,紧张地上下打量着她:“怎么样?疼吗?”

事实上,除了手腕骨折,李身上连一点血都没溅到,但她还是含泪点点头:“刚才太可怕了……”

“不怕,二哥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司徒风格慈爱地包围了她。

隔着司徒剑南的肩膀,李挑衅的盯着:就算没有三哥,她还有一个随时会为她而死的二哥!

罗素似笑非笑地挑眉,很自然地挽起了南宫云的胳膊。

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但只有这一点小小的姿态,两个人才会抗衡。

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当司徒和李深深相爱的时候,罗的兄弟姐妹也在和雪雒一战。

然而,罗蝶衣的运气显然不如李,因为她没有一个“二哥”愿意为她而死!

后来我受不了南宫云烟,冰紫血就在手边拍了几掌,冰紫血把雪夜犰狳全杀了。

这时,罗的哥哥和姐姐都很尴尬,头发上全是血,到处伤痕累累,看起来很尴尬。

看到地上飘落的死雪,罗的弟弟和妹妹对视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似乎全身的力气都在这一刻被抽走了。

“这场雪终于解决了。出门后不用担心被围攻。”罗关心地喘着气说。

晏子笑着勾住他的嘴唇:“出去?那你就得有命出去。”

罗冷冷地盯着:“不帮忙就算了,还冷冷地说话。别忘了是谁是我们来这九重寺开启死亡级使命的原因!”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哦,因为谁?”

即使她能拿到药,也是南宫云的功劳。这些人还想把责任推给她,然后把功劳全拿走?罗素会让他们成功吗?

南宫云烟冷冷的目光朝着罗。

罗酝酿了半天突然咽了口唾沫。

面对南宫云,罗的心因敬畏而颤抖。

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一群人迈着艰难的步伐向前方走去。

按照黑庙之主的说法,他们最多只有三天时间。如果三天过去了,他们还没有找到任何带红血丝的玄参,那就是任务失败了。

每个人都知道如果任务失败会发生什么。

但是在这个强大压力极强的雪域高原,几个人找了整整两天,眼里全是雪和雪。

天地都是白的,但是带着红血丝的玄参却不知道去哪里找,甚至没有任何暗示。

黑庙主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真的很怀念那个响亮的声音。”罗素伸手为南宫云烟擦去额头上的细汗,并递上了一枚大师级的灵元丹。

这两天两夜,南宫云已经用精神力量凝聚出了保护罩,牢牢的保护着她。但他毕竟是凡人,身体终究会累。

罗素也想过不把他拖下水,但现在南宫云烟的保护罩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氧气瓶。一旦离开保护罩,她的呼吸会瞬间窒息,全身瞬间变成尘土,身体会被压成肉球。

唉。罗素沮丧地叹了口气。

她无法理解。她的运气一直都很好,一直都是所有人的垫底。什么时候她的实力会像火箭一样上去?

如果你想在身体上有所提高,你需要一个基本条件,那就是健康的身体。

红血参,罗素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红血参身上。

罗素在南宫刘芸的帮助下爬上了树,所谓登高望远,多少有点帮助。

“在这个视线点我能看到多远?”李不屑的不屑的说道。

经过两天一夜的折磨,她濒临崩溃。

罗素没理她,继续环顾四周。

“喂,有什么?”罗素突然惊呼道。

“切,撒谎。”李根本就不相信。

但是罗素没想到她会相信。

南宫云烟腾空而起,将罗素托住,将前方的景色尽收眼底。

守护甜心之冰紫血影

这是一座宏伟的宫殿。

因为他们藏在山里,守护也因为下雪的紧迫性,守护他们没有全部找到。

是罗素随便一看,便看出了端倪。

“去,去那里。”南宫云烟带路,罗素走在他身边。

他身后是气喘吁吁的人群。

这么短的路程,如果是正常的话,这些高手飞过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可现在,他们竟然走了半个小时,累得气喘吁吁,差点晕倒,最后来到了宫门。

这个名字挂在宫殿的牌匾上。

“鬼堂。”北辰英眨了眨眼睛。“我根本没听说过。”

晏子生气地说:“我们已经在雪地里游荡了两天了。除了雪或雪,这是我们找到的唯一一栋建筑。反正要进去看看。”

突然,罗素笑了。

“进去吧,就在这里。”罗素肯定地说。

“你就这么自信?”罗蝶衣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里面全是隐藏的武器呢?”

罗素把小龙抱在怀里,慢慢抚平他的鳞片,淡淡地笑了笑:“不进去就别进去。”

她的小龙有自动寻宝功能。刚才,她爬上树,环顾四周,这就是小龙的意思。

冥殿的猩红门被禁止。

南宫刘芸解禁后,一批人才得以进入。

冥殿范围很大,根本看不到尽头。地面覆盖着汉白玉,洁白如雪,有微弱的荧光闪过。

周围有一种奇怪的寂静。

“为什么我感觉这么冷?”晏子突然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而寒冷,是一种仿佛被当成猎物一样被盯上的那种冷冷的感觉。

"我感到许多眼睛在盯着我们。"北辰影低声压着,轻声说道。

他们不仅察觉到了,而且斯图亚特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他把李拉到身后,迅速进入了战备状态。

尽管多次受伤和失血,斯图尔特·斯泰尔斯的战斗力不容小觑。

正在这时,天空中隐约传来雷声空。

然后,雷声越来越近...

“哈哈哈哈哈哈——”这笑声让人头晕目眩,差点摔倒。

九重寺之主?

老家伙终于舍得了!

晏子握紧拳头,冷冷的对着天空中嬉笑的声音空:“你真小气,连地图都不给!而且没有任何暗示。”

九冲寺主笑曰:“小女子,何处好居?靠自己比靠别人好,明白吗?”

“我不懂!”紫嫣重重地哼了一声。“现在只有一天是充实的。你说呢?”

高高在上的九冲寺主看了大家一眼,和蔼的问道:“你确定不需要休息吗?”

罗素从南宫宫中取出云彩,低声问道:“这是黑魂殿的主人还是白魂殿的主人?”

罗素凭直觉断定这就是黑庙大师,但有些人拿不定主意。

南宫云烟眼睛半眯,含蓄地做了个手势。

黑庙的主人还是黑庙的主人,但是现在看起来挺像白庙的主人。他打算怎么办,继续引诱他们上当?

罗素愤怒地看了一眼九重寺的主人:“精神压力太大了,甜心他们无法发挥自己的力量,甜心是吗?”

罗蝶衣点点头:“这不公平!”

九冲堂愤怒地瞪了她一眼:“暂时解除这个鬼堂的禁令并不难,但是...这对你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罗蝶衣见禁令便可解禁,犹如久旱逢雨。他喜出望外:“抬!强烈要求解除!”

其余的人也表示要解除禁令。

只是,罗素和南宫云烟神色复杂,却没有出声干涉。

这项禁令就像一把双刃剑。举起来可以轻松很多,但是不举起来,对方强了,力量也就相应减弱了。

在罗蝶衣的强烈要求下,九重寺主终于解除了冥殿禁令。

禁令一解除,大家就像一条鱼回到水里,重新呼吸。

“好舒服,好像又活过来了。”洛蝶衣他们呼出的气息清新空。

两天两夜,在这么强的威逼下活下来不容易。

“照顾好自己。”九冲寺主淡淡一笑,扫了一眼罗素和南宫的云,转瞬间消失。

“有事不好。”刚才九冲寺主的眼神,阴森森的,让人脊背发凉。

“直接去桥头等着瞧吧。”南宫云看似无心,其实已经观察了整个冥殿。

守护甜心之冰紫血影

这个冥殿充满了诡异,冰紫血他看不清楚。

九冲寺主走后,冰紫血房间又出奇的安静。

在鬼屋的中心,突然,一个巨大的石头平台浮了上来。

两个塔一样大的人直接跳到石台上。

他们左右站着,然后用手指勾住罗和罗蝶衣。

修罗炼狱即将开始。

然而人们发现,被诅咒的九冲寺主并没有向他们解释什么叫做修罗炼狱。

没办法,他们只能静观其变。

虽然罗心里打了些鼓,但他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罗蝶衣磨磨蹭蹭不想上去,但最后,她还是被李推了上去。

罗蝶衣故作楚楚可怜,同情对面铁塔般的男人,想让他放她一马。

但罗蝶衣并不知道这些铁塔般的男人完全被九重寺的主控制。他们只是一个个人战斗傀儡。

所以,就算罗蝶衣的眼泪流干,或者抛个眼色抽筋,也没用。

“哥,请问……”罗蝶衣虚弱地问。

然而,还没等她问完问题,铁塔般的壮汉直接举起双手,把薄薄的蝴蝶衣拎在手里高高举起!

“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罗蝶衣彻底呆住了。

她反应还算快,匕首突然从袖子里蹿了出来,手指直接用匕首捅了壮汉的手腕。

如果手腕被割破,主动脉里的血液就会汹涌而出。

洛蝶衣觉得是个好主意。

然而,事实和想象相差甚远。

洛蝶的衣服真的击中了塔壮汉的手腕,但是!

他手上的皮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防御很不正常。即使罗蝶衣将所有的精神力量凝聚在匕首上,他依然无法攻破自己的防御。

“死亡。”塔身壮汉沫沫宣布了李的死讯。

只见他毫不怜惜地把李高高举起,然后向前一扔!

那里,是一堵坚硬的深海玄铁石墙。

洛蝶衣娇小的身体被甩得笔直,砰地一声,重重砸在深海玄铁石墙上!

这中间快,快得都来不及反应,只觉得眼前一花,洛蝶的衣服撞到了墙上!

没有人想到,铁塔壮汉的臂力会如此惊人!

洛蝶的衣服半个人就直接嵌到了墙上,既没有倒下也没有站起来。

周围有一种奇怪的寂静。

李的位置非常接近罗蝶衣被抛的位置。

她满腹疑惑,走了两步,快步向罗蝶衣走去。

但罗蝶衣只是镶嵌在墙上,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想了想,伸出小指头去戳罗蝶衣。

戳,没反应。

此时,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地方,包括还没有出发的罗。

“我妹妹怎么了?”罗的声音有些颤抖。

被赋予了所有人的李,别无选择,只能伸手把蝴蝶的衣服拉了出来。

然而,当她搬家时,事情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与此同时,守护快塔壮汉已经悄悄地走到了罗的身后。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看见他用双手拿着它。罗陈豪就像一只鸡,守护他捡起来。

塔壮汉对罗蝶衣这样的女人毫无怜悯之心,更何况是罗这样的男人?

只见他扎马步,双手捧着罗高高地举过头顶。

当罗发现他的情况时,已经太晚了。

“不!!!"罗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一股死亡的阴影迅速笼罩着他,恐惧,不安,不安……无数负面情绪在他脑海中爆炸!!!

-在最后一层,人们正在死去。hohoho~~~PS:推荐朋友的新书《嫁给一千块钱:大小姐》。作者挺厉害的。

罗素没有犹豫多久,甜心随意画了一个标志。

我不知道她是幸运还是不幸,甜心但她一抽烟就得到6号牌子。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北辰荫看到罗素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心头有些慌乱,一路小跑赶来。

“没门!”当他看到上面的数字时,整件事突然出错了。

“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差,我害怕会发生什么。”北辰荫沮丧地扶住他的额头。

罗素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几乎和你一样强壮,你应该高兴才对。”

北辰影忧郁地白了苏落一眼,长叹一口气,幽怨地走了。

罗素牌多,罗郝明就算碰上,也是吃大亏,何况他。所以北辰影知道他的胜算非常非常小,无限接近于零。

现在抽签的结果是:

北辰阴影VS罗素;

晏子VS东方玄;

剩下的南宫、罗、李没有抽签。

那么这三个人中,哪一个可以画一个圆空哪一个可以直接晋级?

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紧紧盯着这三个人,气氛凝重如冰。

罗的手伸向画桌。

“二号。”

罗是第二号签。

对应5号签,不管5号签入,都还没抽出来。

罗捏了捏五号的牌子,目光扫过南宫云和李。这时,他的神色又阴沉又莫测高深,但他在李身上停留了片刻。

罗素微微抿起嘴角。

从来没有一场比赛像有龙名单上的比赛,运气占了大多数。

罗,上一届有龙榜冠军,但如果这次运气不好,上一届冠军很可能就此结束。

或者说,一直看好的南宫云烟就此结束了这一步。

毕竟这两位是最受青睐的种子选手。

在其他比赛中,种子选手不会被迫在决赛前战斗。然而,有龙列表不同于其他列表。在这场比赛中,运气占据了大多数,没有人知道他的下一个对手会是谁。

罗完成了签约,知道自己获得了二等奖。

剩下的就是5号标志和一个轮子空标志。

“我来。”李深深的看了南宫云烟一眼,慢慢的踱步到了彩票箱前。

此时,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的彩票箱上。

因为李和的签约,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整场比赛的局势。

在李无数的目光中,艰难地伸出手。

虽然经历过风风雨雨,但现在这一刻,即使像李一样坚强,他也紧张。

因为罗素能看到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李看着的手在盒子里犹豫了很久,最后拿出一个牌子递给了主持人。

他自己都没看过。

主持人看了看手里的牌子,然后抬头,奇怪地看了看四周,最后尖叫道:“轮子空牌子!!!"

也就是说,在这场比赛中,李不需要竞争,所以他可以直接晋级!

李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狂喜!

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板着脸,好像不放在心上。

———

PS:回家,好好休息,开始码字~ ~ ~!!!!!!

南宫刘芸笑着看了一眼罗郝明:“没想到这么早就见面了。”

“这次,冰紫血要么你死,冰紫血要么我活!”罗丢下这句话,捏紧拳头,转身大步离去!

站在南宫的流云边缘,听到他们的对话,罗素不禁微微一笑:“看来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你对我没信心?”南宫云烟抓住了罗素的纤腰。

“你没有受伤吧?你是怎么跟罗打起来的?”罗素故意压低了声音。

“受伤了?我早就养了。”南宫云烟说完,带着罗素,走向观众。

两个人边说边走。

虽然罗素刚才故意压低了声音,但他在舞台上表现得非常出色。他怎么会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呢?

所以,在他们离开罗素后不久,南宫刘芸就受了重伤,一直没有痊愈,这种情况传遍了整个皇城。

原本坚信南宫云会稳赢的人,或者说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的人,当时都偏向罗,认为罗在这场比赛中的胜率会高很多。

提前的大决战点燃了热情之火,整个帝都陷入了疯狂的赌注。

南山。

北辰影等人都坐在大厅里。

“嫂子,你太黑了。”北辰英对罗素竖起大拇指。“现在二胎的赌博率维持在一比二。否则就没办法赌了。”

要不是罗素说南宫云内伤未愈,南宫云骄傲的支持自己痊愈的消息,估计赌注一边倒,全倒在南宫云这边。

“这几天你赢了很多吗?”罗素微笑着问道。

罗素的SPAR全部委托给北辰影业作为独家代理。直到现在,罗素仍然不知道她手中的晶石在哪里。

“当然。”北辰英骄傲地说:“至少这个数。”

北辰影做了个手势。

顿时,全场震惊。

“有这么多?”晏子兴奋地直接站了起来。

“那是自然的,只是更多。”北辰英摇摇头,很得意。“别忘了,赌场也有跌股。”

“这一次,南宫都赢了。”罗素兴高采烈地拍了拍南宫云的肩膀。

“那谢谢你了。”南宫云烟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缓缓说道。

“不客气,你的晶石全部拿出来赌自己。”罗素直接来了一句。

她现在不是罗素唯一的一个了。

她自己修炼需要晶石,小龙以晶石为食。九尾·福克斯和小龙的胃口几乎没有区别。另外,变异相思树也需要大量的晶石。

那么多张嘴,每天一条水晶紫鱼的产量怎么够?

如果有一家银行,而且银行里有晶石,罗素会直接去抢。

因此,罗素急需获得足够的晶石。

这么巧,正好是这么好的机会。如果罗素不抓住机会发大财,她害怕上帝会拆散她。

为了压制南宫刘芸的赌率,北辰影业四处传播消息。

终于,一个沉重的消息传出:南宫刘芸被一个不知名的黑衣大师袭击,身受重伤几乎昏迷!

真的有黑师傅吗?

真的有。

赌的是直到两人上台。

在这个问题上,守护大家的关注度并不高,守护因为大家都知道罗素和北辰影业是一个集团的,很多人担心北辰影业和罗素的关系,所以不敢打赌。

从上任前的统计结果来看,这一次的投注数量是史无前例的。

台上,北辰影和罗素站着。

还没出招,观众不知道谁哭了。

“北辰影不要故意放水!”

这句话破坏了良好的氛围。

罗素看着那个人的声音,但他找不到任何人。

因为那人喊完之后,径直走进人群,瞬间就消失了。

然而,当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他就在李的眼前。

李的脸上满是嘲讽和讥诮,两眼闪着毒辣的光芒,瞬间就盯着。

随着的目光,李慢慢想起了的眼神,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像是没有人在看一样,没有停留半秒钟,仿佛李在她心里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侮辱一个人,无视是最好的办法。

因此,没有理会李。

我正准备和来一场肉搏战,却被完全无视的李彻底生气了!

“该死!甜心”李一手接过来!甜心

瑶池宫贵宾席上,顿时响起了一片清晰的掌声。

李似笑非笑的抬起唇角。

李直接吼了起来:“笑什么?”

“嘿,现在看?以前谁哭着求过我?”李讥讽地回忆着他的嘴角,说着毫不掩饰的话。

李脸色骤变,严厉地盯着李:“别胡说!”

“怎么胡说八道?以前是谁,说只要我帮你杀了罗素,我就……”李对没有任何避讳的意思。

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冲过去,一把抓住李的嘴,吼道:“闭嘴!”

李轻轻松松地推开了的手。

李怕真的说出来,凶狠的眼神咄咄逼人:“你敢乱说,小心大哥知道了,不让你走!”

“大师兄?哦,有了东方玄,你现在辛苦多了。”李冷冷一笑。“不过,你确定你大哥能打败南宫刘芸吗?”

说到东方玄,李对也有些顾忌,所以暂时放下了那个话题。

“你别说这事!反正我心里知道!”李俯下身,盯着李。威胁充满了警告。“以前的交易以后不许再提!”

说完这句话,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没有看李。

李面色如霜,冷冷地盯着李离去的背景,他的手紧握成拳。

不说观众有多乱,台上两个人早就打起来了。

不知道北辰影算不算幸运。昨晚他竟然直接突破到了九阶。

所以这时候两个都是9阶。

北辰影全力以赴,罗素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私事。这两个人在舞台上并驾齐驱。

一天下来,北辰影无奈,一边打一边抱怨:“嫂子,你快写完吧,我累死了。”

此时,两个人正在激烈的战斗。除了罗素,没有人听过北辰影业的抱怨。

罗素嘴角抽了抽。

是七进四的有龙排名,北辰影业就是随便吃吃喝喝这么简单。

“让我们完成它。”两人交错之间,罗素低声建议道。

“可是你不觉得我们打架被大家盯着像个傻子吗?”北辰影很有说服力。

“真的很像。”罗素同意了。

“所以,还是赶紧结束吧,早死早活。”反正他赢不了。

“嗯,我会帮你的。”苏点点头。

然后,罗素牺牲了她的虚无空。

虚无空同阶无敌,所以北辰的影子进入虚无空时,速度被罗素降低。

然后,他毫无争议地输了。

“我输了。”北辰影一边喊一边向观众挥手。

“好两个......”罗素拒绝和他一起去,并拒绝了战斗平台。

“太傻了。”在台下,他们摇摇头离开了。

这个游戏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无聊。一点刺激都没有。看的人都快打哈欠了。

“你赢了多少?”罗素看到北辰影兴高采烈的样子,就抽了空问道。

“三千晶石。”北辰影什么都知道,冰紫血什么都不会说。

“这么少?”罗素皱起了眉头。“你高兴什么?”

“蚊子再小都是肉,冰紫血更何况三千多。只有你们土豪才会嫌弃三千绿晶石。”北辰影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下一场是南宫与罗的比赛!"

他和罗素的这场比赛只能算是热身赛。他能不能赚大钱就看下一个了。

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近,关于帝都南宫云的传闻也越来越多。

南山。

有传言说,在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南宫云,正悠闲地倚在软榻上,慢慢地捧着卷轴。

阳光从树枝缝隙中射下来,落在他的脸上。斑驳而美丽。

罗素微笑着在他身边坐下,拿走了他手中的书。

还有谁敢拿走晋王殿下的书?也就是说,罗素有勇气和能力,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比赛将于明天进行。"罗素严肃地看着他。“你内伤真的好点了吗?”

之前,南宫刘芸与莫老祖大战一场,之后一直在养伤。罗素问了几次,他说他已经康复了,但罗素总是感到不安。

南宫刘芸笑得有些高深莫测:“还没好。”

“那我能怎么办?”罗素变得越来越担心。“罗十年前是第十阶。这十年来,他一直在闭关修炼,进步神速,你呢...这怎么会好呢?”

“尽力就好,不用担心。”南宫云微笑。

“你怎么能不担心呢?你之前被打,吐血。”罗素直视着。“我不知道那个黑人是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罗背后的人!”

“所有的勾心斗角,不怪设计师,只怪自己准备不够。”南宫流云的声音透露出无尽的悲伤。“明天,尽力而为就好。”

“唉......”所有的情绪都在这叹息中。

空左右气好像有点变化。

似乎有一杯茶之后,南宫刘芸笑着扬了扬眉:“走吧。”

罗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刚才真的很危险,差点被发现。”

要不是南宫云的暗示,她还真没意识到有一个超级强者潜伏在黑暗中。

“罗家的祖宗。”南宫云烟嘴角邪气勾起,红唇妩媚,带着一丝冷笑。

“难道他们没有大动作吗?连祖先都是亲自出动?”罗素好奇地问道。

“让北辰有多少收多少。”南宫云烟眼中闪过一丝阴戾,慢悠悠地说道。

“明白。”罗素笑着点点头。

罗瑜寺祖师爷亲自来试水,里面的水很深。从北辰那英传来的消息来看,赌罗瑜寺前期不是一般的惨。估计这一次是要用最后的资本来翻本了。

然而,你能加倍吗...罗素和南宫刘芸对视一眼,然后他们勾起了同样邪恶的笑容。

北辰影听到消息,兴奋地连夜赶到赌场。

这么大的单子,他没有亲自去查,真的放不下。

还别说,这大晚上的,罗瑜寺真的派人来了...

那个姿势就像在移动...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