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彩客真人荷官(中国)集团有限公司----谁说竹马不敌天降(1/59)

彩客真人荷官(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你好,竹马竹马布鲁克先生,竹马竹马我是莫兰。幸会。”莫兰友好地向他伸出了手。

马丁。布鲁克很惊讶。“你就是想见见我的经理莫?”

莫兰点点头。“是的。”

马丁看着莫兰的眼神立刻变得复杂起来。

他认识一种人,看起来单纯无害,其实他们扮猪吃老虎。

也许这个莫经理也是那种人...

顿时,马丁也不敢轻视她,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莫兰和他简单聊了几句,就进入正题。

“布鲁克先生,我想你知道我在找你。这是我们奇石的报价。适合你吗?我们想买你的地。”

马丁看到他们给他的报价时非常激动。

然后他一脸尴尬:“莫小姐,不是我不想卖给你,而是我不能卖给你。你应该知道,龚蓓家族也想要那块土地。”

莫兰点点头。“我知道。但是价格最高的人得到了。他们想买,可以和我们竞争。”

反正她要做的就是买地。价格不是问题。

马丁很困惑:“你不知道他们吗?他们不想高价买我的地。”

“龚蓓家不缺钱,为什么不高价买呢?”莫兰不懂。

马丁摇摇头。“我也不认识他们。我想他们应该只是想利用这一点,但他们不想考虑我如何才能做一笔赔钱的生意。”

莫兰不懂。

虽然她不认识余,但他似乎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

他应该不缺这些钱。

“布鲁克先生,既然他们的价格不高,你可以直接把土地卖给我。”

“不,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如果我卖给你,他们会报复我的……”

“你卖给我了。他们报复你有什么用?”

马丁仍然摇摇头。“我不敢冒这个险。我不敢把土地卖给你,除非龚蓓家族同意卖给你。”

“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莫兰问。

马丁叹了口气:“当然不是……”

“就是这样。他们不同意一辈子,你就一辈子不卖地?”

"..."马丁非常沮丧。

他很想卖地,但他真的不敢。

如果龚蓓家族不让他卖一辈子,他真的不会卖一辈子。

不是你不能低价卖给他们,但是他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莫小姐,我不想告诉你真相。如果我一直卖不出土地,我会想,我死了以后,就把土地捐给福利机构。”马丁说。

莫兰惊呆了。她恨不得等他死了再买地。

不管莫兰怎么说,马丁就是不卖地。

莫兰已经预料到了这次谈话的结果,她并没有很失望。

出了餐厅,莫兰上了车,叫司机去M区。

她要去看看这片土地的真实面貌。

m区是未来几年城市的重点城区。如果你现在能买下那块地,盖房子卖掉,你会赚很多钱。

虽然这些钱对于齐家来说微不足道,但谁会觉得这是太多的钱呢?

!!

“安森?!"江予菲高兴地站了起来,不敌“你为什么回来了?!"

陈俊扔掉行李,不敌抱住她的身体:“妈妈,我回来了。”

江予菲激动的眼睛里有泪水。

“宝贝,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俊浩和艾君呢?”

江予菲正忙着往外看。

这三个孩子一年只能回家一次,待一两个月就走。她早就想死了。

江予菲没有看到另外两个孩子。

陈俊笑着说:“他们要到新年才会回来,但我回来得很早。”

“你说早点回来是什么意思?”江予菲不明白。

“妈咪,我以后不会离开的。我不会再离开你了。”陈俊说。

江予菲惊呆了,随即欣喜若狂:“你是说,你再也不会训练了?”

“嗯。”

“真的!太棒了!只是你为什么回来早了,难道直到明年年底才回来?”

陈俊带她坐下,笑着说:“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学业,所以我提前毕业了。妈咪,我回来早你高兴吗?”

江予菲笑着弯下眼睛:“我当然开心。回来不要告诉我,这样我就可以提前准备好你喜欢的食物。”

“我也不想给你惊喜。”

“这个惊喜够大了,妈妈很喜欢。”江予菲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回来的路上我一定累坏了。上楼休息一下。你的房间今天刚刚打扫过。我会打电话给你父亲,给他一个惊喜。”

“好吧,我先上楼休息了。”

“嗯。”

陈俊吻了吻江予菲的脸,然后开始上楼。

回到卧室,他先洗了个澡,然后疲惫的躺在床上。

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后,他几乎没有休息。

他满脑子都是叶笑言。

他发现自己刚刚分手,很想他。

但是要分开好几年,乐山继承家业才见面。

一想到至少五年前他们相遇,陈俊的心就令人窒息。

他很难熬过这段漫长的时间。

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向叶笑言坦白,如果他没有吻他,也许他的想法不会那么强烈。

但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做的事。

就算他现在心里不舒服,也是伴随着甜蜜的。

至少那天晚上,叶笑言对他的拒绝没有那么明显。

至少,他没有拒绝他。

所以他还是很有希望的,只要有希望。

想到这些,陈俊不禁甜甜地笑了。

他拿起电话,冲动地想给叶笑言打电话,但他很快就变得模糊了。

他忘记了他和叶笑言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

即使他催促米砂去找他的曾祖父,他们也不会让他联系叶笑言。

所谓的秘密训练,真的是秘密,谁都联系不到...

因为陈俊突然回来了。

阮天玲也提前从公司回来了。

晚餐时,仆人做了许多美味的食物,都是陈俊人最喜欢的食物。

江予菲上楼去叫陈俊吃饭。

她推开他的门,发现他还在睡觉。

然而,陈俊的警惕性一直很高。当他听到声音时,他睁开眼睛,醒来了。- 5327+404996 - >

“妈妈。”他坐起来,天降笑着给江予菲打电话。

“宝贝,天降该吃了,该吃了,该休息了。”

“好的,我马上下来。”

江予菲先下楼了。没多久,陈俊也下来了。

当我走进餐厅,看到阮,叫他:“爸爸。”

阮,见这儿子长得多了,眼里流露出一种慈爱:“我听你妈说,你以后不去了?”

陈俊坐下来点点头:“好吧,我以后不去了。”

“别走,你现在已经不小了。俊浩要到明年年底才回来?”

“嗯,你齐家也要留在那里。而且他可以留下来顺便照顾小公主。”陈俊说。

阮天玲点点头,“还有一年的时间,不会太长。我觉得让艾君明年回来,一个女孩子,费这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事实上,他只是想要回他的女儿。

我家姑娘一瞬间就要长大了,他真的舍不得她。

陈俊知道他的想法。他笑:“我妹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也许她不用等到16岁再学回来。”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她才十岁。就算她能早点回来,也要好几年啊!”

阮天玲越想越生气,“明年她回来的时候,我不会放过她!去学做什么,女生学点防身术就够了。不,如果他们今年回来,就让他们别走!”

每年当和他的妻子阮回来时,都会生气。

江予菲在他的碗里放了一些盘子:“好吧,孩子们回来的时候你可以生气。现在生气也没用。吃饭。”

阮天玲无奈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陈俊笑了,爸爸在妈妈面前总是那么听话。

江予菲还把许多菜放进了小君的碗里。“我觉得你这次好像瘦了不少。幸好你不去。妈妈一定要养肥你。”

“嗯。”陈俊点点头,非常听话。

江予菲非常高兴,他一直给他们提供晚餐所需的食物。

吃完饭,他们去客厅坐着聊天。

陈俊对阮田零说:“爸爸,我想尽快接管公司的业务,可以吗?”

江予菲说:“你刚回来,休息一下,然后去大学玩几年。”

陈俊哭笑不得:“妈妈,我还需要上大学吗?我已经学完了我应该学的东西。”

“我知道你已经学完了,但是上大学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更是为了让你享受大学时光,结交更多的朋友。”江予菲说。

她很心疼这个儿子。她从小学到了那么多东西,一点也不享受生活和童年。

陈俊摇摇头。“妈咪,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你想的大学时光。我还是想早点接手家里的生意。”

阮,表示赞同:“早点接触这些也是好事。”

江予菲不得不停止劝说他。“嗯,自己做决定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谢谢你,妈妈。”陈俊笑了。

“我给你切水果。”江予菲微笑着离开了,留下他们的父亲和儿子在一起聊天。

“你想什么时候接触公司的业务?”阮天玲直接问他。- 5327+404997 - >

谁说竹马不敌天降

陈俊说:“任何时候都可以。越快越好。”

阮、竹马沉吟道:“虽然我同意你早些接班,竹马但你毕竟太年轻了。所以,你去学习两年,两年后再进公司。”

“爸爸,我不用学习……”

“为什么不呢,多学点知识,你将来会走得更快。已经决定了,不要拒绝。如果现在进公司,以后去会很难。”

刚拿着果子出来,也听见了阮、的话。

“安森,听你父亲的。他知道的比你多,经验比你多,对你也有好处。”

陈俊只好点头:“好吧,我再学两年。”

为了以后能走的更好,他只能这样了。

虽然他想早点变得强壮,但他还是早早去了叶笑言。

但他也知道,不能急着吃热豆腐。

陈俊在家呆了一周,然后离开了。

他去美国深造了。

时光飞逝,两年过去了。

从书房回来,进了阮的书房。

小君齐家去年也回家了。

他也出国留学了,但他学的是建筑学,主要是因为他在这个领域有很高的天赋。

一支骆驼队在撒哈拉沙漠艰难地行走。

烈日下,大家无精打采,口干舌燥,疲惫不堪。

走了两天,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片小绿洲。

当地航海家海黛拉示意大家停下来休息。

“现在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顺便补充一下水。”

所有人都没有反对,朝着绿洲走去,然后坐在树荫下休息。

这片绿洲中有一个小湖。湖里有水。估计很久没有沙尘暴了。湖水清澈,可以直接饮用。

“老板,这里。”一个男人在树荫下递给一个少年一个满满的水壶。

青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完成秘密训练的叶笑言。

他是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

给他派了五个助手,都比他大。

但他的功夫是最好的,所以他们都服从他的命令。

叶笑言接过水壶,他打开一条小围巾,喝了几口水,这才感觉好多了。

海黛拉正在研究地图。“叶先生,只要往这个方向走,三四天就到了。”

叶笑言跟着笑了:“这次多亏了你,进展比我们预期的要快得多。”

九头蛇哈哈大笑,“我不是吹牛。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片沙漠。可是叶先生,你真的要去吗?在那个地方,所有去过的人都没有出来过。他们都死在里面了。我劝你不要去。”

你怎么能不去呢?这是他这次的任务。

“我知道你好心劝我们,但我们必须走了。你只要把我们送到那个地方,然后我就把剩下的钱给你。”

九头蛇这次做导游很赚钱。

只要你把他们带到那个地方,你就能得到3万美元。

但是他们要去的地方太危险了。

要不是为了有钱的工资,他都不敢去这趟。

因为他们必须去,他没有建议他们,他只是必须带他们去那里。- 5327+405076 - >

“既然如此,不敌我就不劝你了。但是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如果你两天内不出来,不敌我就走。当然,我也可以帮你免费发信,找人救你。”

叶笑言再次系上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不,我们不需要传递信息。”

九头蛇耸耸肩。“好吧。”

然后,叶笑言烤了一些肉干和蛋糕来吃。然后,他们搭起帐篷,打算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白天大家都很难出去旅游,但是叶笑言安排了两个人轮流看夜。

沙漠中有许多危险,所以他们必须永远小心。

那晚平静地过去了。

第二天黎明前,他们收拾好东西,吃了早饭,把每个水壶装满水,弄湿衣服,在太阳出来之前匆匆赶路。

就这样,他们停下来走了。虽然路上有几次小风暴,但他们最终安全到达了目的地。

九头蛇指着远处说:“我不送你了。可以沿着这条路走,走三公里左右就到了传说中的鬼城。”

叶笑言拿起望远镜看了看。

远处有一堵若隐若现的墙。

那里的风沙断断续续地出现,很难看到鬼城。

叶笑言让人把剩下的报酬给了九头蛇,然后他们六个人独自向鬼城走去。

这一次,他们的任务是去鬼城寻找一架二战期间在这里失踪的战斗机。

战斗机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这附近。

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这里探索,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去。

因为有一个鬼城,飞机进不去,进去的飞机会坠毁。

人走进去是走不出去的。

听说鬼城有很多鬼。谁进去谁就死。

所以这么多年了,没人找到那个拳手。

他们都在找那架飞机的原因。

是因为战斗机里不仅有两百斤黄金,还有许多珍贵的文物。

最重要的文物是16世纪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戴的皇冠。

为什么战斗机上有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传闻一个将军在二战期间犯了罪,为了逃避军事惩罚,打算带着这些东西逃跑。

没想到,路过这里的时候,飞机突然不见了。

我听说,当时跟着他的那个人也在附近失踪了。

叶笑言接受了寻找斗士并带回女王王冠的任务。

当然,那些黄金和珍贵的财宝应该一起带回去。

两个小时后,叶笑言终于走到了鬼城前。

“看这里没什么特别的。”一名下属不屑的笑道:

叶笑言往里面看了看,心里有点不安。

“老板,我们快进去吧,趁现在还早,赶紧进去找点东西。”有人建议。

叶笑言点点头:“大家小心,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老板,你怎么知道里面有脏东西?”

“直觉。”

那人笑着说:“我的直觉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很多金子和很多财宝。”- 5327+405111 - >

如果他们满足了寻宝的任务,天降就能得到一些好处。

重要的东西交上来就好。

因此,天降里面的两百斤黄金是他们的目标。

每人拿几十斤黄金,足够他们送一笔钱了。

叶笑言淡淡地看着他们:“跟我来,不要擅自行动,这是命令!”

几个大男人不笑了,很听话地点点头。

没有办法,谁让他们都在一起,没有叶笑言厉害。

叶笑言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如来坠子,然后领着其他人向鬼城走去。

一进入鬼城,叶笑言就感觉到里面有一种强烈的诡异气氛。

其他几个人感觉不舒服。

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压迫他们。

“跟紧点,别离我远!”叶笑言大声命令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风开始,天空空突然下沉。

就在明明是白天的时候,突然变得阴沉沉的,一切都阴沉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慌慌张张的问。

叶笑言不能告诉他们这里有很多谋杀。

他能看到鬼魂,他不想暴露它。

“这个城市很奇怪。我对破解略知一二。你只需要紧紧跟着我。”叶很是平静。

几个下属见他如此自信,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谁也没动。

叶笑言他们打着激光手电筒,在里面慢慢走着。

这个城市很大。

城市里所有的建筑都被风侵蚀了,大部分都被风沙淹没了,导致了所有建筑的毁灭。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许多骷髅。

有的人有骨架,有的人有骆驼。

果然,进来的人都被困在里面了。

叶笑言走在前面,他很平静,因为那些鬼魂无法靠近他。

只是他们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

无论叶笑言多么努力,他都无法走出这个迷宫。

“再回来,这是第八次了!”有人性急地喊道。

“这里真的有鬼吗?为什么我们总是往回走?”

叶笑言转过头说:“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们应该可以出去了。”

“老板,你确定?”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虽然我们每次都走回这里,但我发现我们错了好几次。只要头脑清醒,不犯错误,就能走出去。”

其他几个人也发现了这个。

每次都是莫名其妙的随机选择一个方向,然后浑浑噩噩的走到岔路口。等他们醒了,走错了,基本上又要往回走了。

如果他们保持头脑清醒,他们就不应该回来。

少数人重拾信心,重新上路。

这一次,他们走得非常小心。当他们无意识地选择走另一条路时,他们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等到头脑清醒后再继续。

最后,他们成功了。

这次他们去了一个新的地方,再也没有回到原点。

鬼城的天气变化很大。

一会儿多云,一会儿烈日,一会儿黄沙。

叶笑言在里面摸索了两天,终于找到了一架飞机的残骸。

“看那里,找到了!”-5327+409726->

谁说竹马不敌天降

他们每个人都很兴奋,竹马飞机终于找到了。

叶笑言冲到几个人面前,竹马拦住他们:“别动!记住我的话,跟着我,不要离我太远。”

“老板,我们去看看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飞机。”他们等不及了。

叶笑言点点头:“我们走吧。”

几十年来,那一年的飞机已经被摧毁。

但是里面的几个木箱还是完好的。

叶笑言:他们把木箱拿出来,敲了敲锁,打开箱子,突然箱子变成了金色。

三个盒子,其中两个装满了金条。

还有一个盒子,里面装着其他宝物和伊丽莎白一世的王冠。

“哈哈,我们发财了!”几个大个子高兴地跳了起来。

他们花时间往身上装金条。

叶笑言拿出一个盒子,装上皇冠。

他指着那箱财宝说:“把这些都拿回去。尽可能多地拿金条。不要拿太多。在沙漠里行走不容易。”

“全部拿走!”有人建议,也有人赞同。

叶笑言沉思着:“在沙漠中行走太重了。”

“没关系,我们慢慢走吧。”

“是啊,老板,都拿走吧,这些都是我们的,别白了!”

“就是我们六个人,全部只能分成三十多公斤,不能超过三十公斤。”

“老板,反正我要全部拿走。

叶笑言打不过他们:“好吧,把他们都带来。”

几个人高兴,六个要一箱两个扛,三箱正好。

叶笑言把箱子扛在前面。

他们来的时候,对这个鬼城基本熟悉。

所以回去的路比较容易。

走了很长一段路,最后一个箱子散架了,金条全掉在地上,到处都是。

“等一下,快把黄金捡起来。”后面的人喊道。

叶笑言他们停下来,去帮忙捡起来。

幸运的是,他们准备了袋子,可以把金条放进袋子里。

叶笑言正在捡起它,突然他看见一个下属跑了。他大叫:“回来!”

那人不理他的话,弯腰捡起地上的金条。

突然,他旁边的建筑倒塌了——

“快回来!”叶笑言跑过去拉他,但已经太晚了。

房子很快倒塌,男子躲闪不及被埋。

叶笑言脸色微变,他冲过去,急切地想挖出那个人。

其他几个人也来帮忙。

当他们挖出那个人时,发现他已经死了。

他弯腰时被击中了。斯通打破了他的头。他很可能当场死亡。

一路走来,都很顺利。

一个同伴突然去世,大家心里都很难受。

叶笑言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们把他埋在这里吧。”

“好。”

几个人挖了个坑,把那个人埋了。

叶笑言很快收起了情绪,严肃地说:“记住,不要离开我太远!不然很容易出事!”

剩下的四个人有点犹豫不决地看着他。

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但现在他们觉得太奇怪了。

“老板,为什么跟着你没事?”有人问。

叶笑言拿出他的护身符:“这个东西可以辟邪。这里太邪恶了,你得跟着我。”-5327+409727->

大家恍然,不敌我明白了。

" s~hit,不敌这里真的有鬼吗?"男人的低级诅咒。

叶笑言淡淡地说:“我不知道,但我宁愿相信它有什么,也不愿相信它没有什么。不然这里的奇怪现象怎么解释?”

“如果有鬼,我们早点走吧。”

叶笑言点点头。“走吧,不想要丢失的金条。”

都是训练有素的人,有很好的控制欲。

即使他们不能承受一些丢失的金条,他们也不想要。

没有生命,再要金条有什么用。

几个人又上路了。

这一次,他们紧紧跟随叶笑言。

刚走了半天,走在后面的两个人突然不见了。

“他们去哪里了?!刚才不是还在吗?”几个人都有些慌了。

“啊——救命——”突然,不远处传来同伴的呼救声。

叶笑言急忙向他们走去,但为时已晚。

这两个人迷路了,然后掉进了流沙里。

叶笑言,当他们第一次到达时,只是看到他们被流沙吞没了。他们被吞没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无法救人。

“妈的!”一个长胡子的人痛苦地咒骂着,他们牺牲了两个同伴。

叶笑言的脸色不太好。

他没想到这里的鬼这么厉害。

即使他们跟着他,也会出事。

叶笑言拿出一根绳子。“每个人都抓住绳子,任何人都不应该放手。”

抓住绳子走,这样就不会有人迷路了。

这个方法很有效,不会再有人迷路了。

但是当他们正要离开鬼城的时候,一场强烈的沙尘暴突然在这座城市爆发了。

叶笑言他们躲在角落里,闭着眼睛什么也做不了。

沙尘暴很严重,真的是一层沙在飞,覆盖着他们。

好不容易,等沙子过去,叶笑言从沙子里钻了出来。

“本,布鲁斯,你在哪里?!"

这是另外两个同伴的名字。

叶笑言冲着他们喊道。

另一个人出现在沙滩上。是布鲁斯。“首长,我来了。”

叶笑言跑过去把他拉起来。“本在哪里?”

“他好像在我身边。”

叶笑言惊呆了:“快挖!”

布鲁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本没事,他一定是出来了。

但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应该出事的。

两人很快就挖出了大胡子班。

但他已经死了...

“本为什么突然死了?”布鲁斯难以置信。

叶笑言检查了全班同学的身体,在他的小腿上发现了两个细小的齿痕。

本脸色发青,带着这个伤口,显然是被毒蛇咬了。

沙漠里的毒蛇毒性很大,几乎见血封喉。

叶笑言没想到班会突然被咬了。

如果在平时,这些毒蛇根本就不想靠近它们。

但是刚才的沙尘暴太大了,本当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向他逼近...

他们中的六个人来到这里,四个人在短时间内死亡。

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

叶笑言和布鲁斯心情很不好。

他们埋葬了本,叶笑言取出了伊丽莎白一世的王冠,并为布鲁斯挑选了几件轻便但有价值的宝物。- 5327+409729 - >

谁说竹马不敌天降

“其他的我们就不要了,天降有了路也是累赘。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你一命。”

布鲁斯点点头。“你说得对。”

“来,天降我们继续走。”叶笑言低沉的说道。

他们不敢呆在这里,谁知道危险什么时候会来。

他们很快就要出城了,所以他们必须尽快离开。

他们花了半个小时才最终看到城门。

那是他们来的时候进的门。

叶笑言和布鲁斯非常开心。他们很快就会离开。

两人加快脚步,眼看就要出去,布鲁斯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

他回头看见了本。

[布鲁斯,等等我...]

本一瘸一拐地走向他。

布鲁斯大吃一惊:“本,你不是死了吗?”

[你等我...]本突然摔倒在地上。

布鲁斯匆忙向他跑去。

叶笑言对布鲁斯奇怪的话感到有点困惑,下一秒他又冲了回来。

“布鲁斯,回来!”叶笑言去抓他。

布鲁斯跑得很快。他一直往前跑,最后越跑越快。好像整个人都有问题。

“布鲁斯!”

叶笑言大叫一声,但布鲁斯似乎什么也没听到,发疯似的冲上前去。

他拐了个弯,叶笑言看不见他。

他到了那里,布鲁斯还在。

叶笑言知道布鲁斯会出事。他一定是被鬼附身了。

“布鲁斯!”叶笑言沿着脚印急切地寻找他。

不久,他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布鲁斯。

他死了...

他身上带着一把生锈的匕首,匕首刺穿了他的心脏。他死时,吓得睁大了眼睛。

叶笑言全傻了。

这不是他的第一个任务。

但这是他第一次带领团队执行任务...

他没想到结局会如此悲惨。

他的队友都死了。

他们都在他眼皮底下出了事故,他无能为力。

叶笑言突然想哭,心里很难过。

都是他的错。当他看到他要出去时,他不应该掉以轻心。他应该拉着布鲁斯走,这样他就不会出事。

叶笑言蹲下身子,悲伤了很久,才慢慢埋葬了布鲁斯的尸体。

他没有给自己时间悲伤。

抱着这些宝贝,叶笑言在路上继续坚强。

他的心情悲壮而愤怒。

他对这里的鬼魂无能为力,但他不怕他们!

如果可以,他们可以杀了他!

但是当他离开鬼城的时候,他就没事了。

叶笑言的心情突然变得更加沮丧和不安。

如果我知道他没事,他会一个人进去,所以我不应该让他们都进去...

如果他们不进去,就不会死。

知道里面有鬼,他真的不应该让他们进来。

叶笑言非常懊悔,心情很沉重。

他们的骆驼不远,也没有离开。

叶笑言坐在骆驼上,然后带着五只无人驾驶的骆驼在漫长的沙漠中行走。

不知道是心情不好还是太阳太毒。

叶笑言走了两天,她的身体变得不舒服。

吃了药后,他仍然没有好转。

他好像迷路了。

他不熟悉这片沙漠。当他来的时候,他有一个向导带路。等他回去了,就麻烦了。- 5327+409795 - >

不过,竹马叶笑言知道,竹马已经到了北方,可以出去了。

走了两天,叶笑言已经喝完了所有的水,但是还有很多干粮。

但是在沙漠里,没有食物你可以生存,但是没有水你就不能生存。

没有水,人们每天都会渴死。

没有水的第一天,叶笑言杀了一头骆驼。

喝完骆驼体内储存的水后,叶笑言又坚持了一天。

然后第二天和第三天...

骆驼没有食物,它们需要水。

他杀了所有的骆驼。

叶笑言背着一个大背包,独自在沙漠中行走。

这次他没喝水,走了两天没有摔倒。

如果不是他突然从沙丘上滚下来,估计他早就坚持下来了。

但是,一旦摔倒,就爬不起来了。

叶笑言从沙丘上滚了下来。他仰面躺在沙丘的树荫下。他累了,不能动弹。

我猜他也要死了。

叶笑言疲惫地闭上眼睛,平静地接受死亡的到来。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但叶笑言梦见了安森。

梦里,安森对他说:“你要好好活着,等我来找你。】

他的话很严肃。

他必须来找他。

所以他还不能死。他死了,安森找不到他。

叶笑言从梦中醒来,发现天快黑了。

他还活着!

沙漠之夜的温度很低。

叶笑言坐起来,穿上外套,背着背包上路了。

这时,他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

他不能死,他不能死在这里!

叶笑言走了一个多小时,正打算找个地方休息,突然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他高兴地睁开眼睛,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有一队车队向他走来。

叶笑言很幸运遇到了一个来探索沙漠的驴友。

他上了他们的车,跟着他们来到一个城镇。

到达镇上后,叶笑言与上面的人取得了联系,并报告了这次任务。

上面的人听说自己获得了桂冠,都很高兴。他们要求他回到伦敦,把王冠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叶笑言挂掉电话,厌倦了坐在小旅馆的床上。

为了一顶皇冠,死那么多人值得吗?

叶笑言知道,他们的生命是南宫家族的,他们只能服从命令。

就算死的很不幸,也没人会觉得遗憾。

但他还是觉得难过。

这是他们作为杀手的悲哀,但也是他们唯一能走的路...

伦敦。

每季度举行一次的圣安斯神庙拍卖会即将再次开幕。

听说这次拍卖会上有珍贵的宝物。

所以很多老板决定参加这次拍卖。

叶笑言在伦敦有自己的住所。

他回到伦敦后,一直呆在家里。

“丁咚-丁咚——”

早上,叶笑言正在睡觉,突然听到门铃响了。

通常不会有人来这里找他。

应该说没有人来看他。

叶笑言穿戴整齐,困惑地去开门。

“早上好。”门口站着一个帅哥。

他身高至少185,身材结实完美。

帅哥双手插在裤兜里,微笑着唱歌迎接他。- 5327+414060 - >

老人没有任何表情,不敌淡淡地说:“你们都讨论过了,不敌还问我怎么办?”

阮的笑容很僵硬,她知道先演戏不好。

但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她的岳父不想娶像江予菲这样的女人,但她自然不同意。

即使让公公不高兴,也要选一个自己满意的媳妇。

“爸爸,我也看到你最近身体不好,我不想用这些事情来让你担心。”阮微笑着解释道,但是她看不出她脸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严月知道阮安国不同意她嫁给阮田零,但只要他不强烈反对。

“爷爷。”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优雅得体的笑容。“事实上,不仅我和田零订婚了,今天我还意识到江予菲也订婚了。”

阮安国眼皮一跳,看着她:“于飞也要订婚了?”

“是的。这个人很好,很好看。我见过他几次。他们今天亲自告诉我们,他们也要订婚了。”

然后,她看着阮,笑了:“凌,我说的是真的吗?”

“嗯。”男人应该是轻的,没有太多表情。

“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阮安国关切地问。

"是一家法国餐馆的老板,姓肖,叫萧郎."

阮安国脸色微变:“萧郎?!"

“是的。爷爷,你认识他吗?”不仅令人愉快,每个人都对他惊讶的反应感到有点惊讶。

老人垂下眼皮,淡淡地说:“不知道。”

“爸爸,看来雨菲找的对象很好,所以你再也不用担心她了。等她结婚了,我们也准备一份大礼送给她。”

阮的母亲心里高兴,心想要结婚了。现在公公应该不指望她回来继续做阮家的主妇了。

“我累了,你吃吧,我休息一下。”阮安国站起来,让钟书扶他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爸,你还没吃饭?”阮的妈妈忙完就起来了,阮安国拉着她的手说不吃了。

阮目不安地回头看着丈夫。“爸爸,他怎么了?”

“吃吧,可能他真的累了。”阮明涛淡淡道。

他知道父亲心里不高兴。

当了阮家的媳妇,心里很满意,可是就是想不明白。既然和离婚了,为什么父亲要让她回来做阮家的主妇?

其实颜悦也是个好孩子。在他看来,只要儿子喜欢,阮嫁给谁都一样。

“你慢慢吃,我上楼处理点事。”阮天玲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慢慢起身。

“凌,你不吃吗?”严月问他,他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不饿,慢慢吃,回头送你回去。”

“田零,你今天吃得太少了。”阮母微微蹙眉。

“妈妈,我吃饱了,慢慢吃,我马上有事情要处理。”

“你在家吃不好。工作时不要太累。多注意休息。”

“嗯,我明白了。”说完,他转身离开,上楼了。

饭桌上挺热闹的,但是两个最有分量的人一下子就走了,顿时冷清了。

江予菲惊讶地看着老人走进来,天降有点不知所措。

那天她对爷爷发脾气,天降间接毁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爷爷了,没想到爷爷竟然亲自来了。

阮安国拄着拐杖一个人进来,跟着他的人都站在门外,没有跟着他。

他看着法国餐馆笑了:“于飞,在这里工作可以吗?”

“挺好的。爷爷,你怎么来了?”

“爷爷来看你在哪里工作。”阮安国找了个地方坐下,江予菲去沏了杯茶,递给他。

她在他对面坐下,看到爷爷气色很好,她松了一口气。

阮安国抿了一口她泡的茶,赞赏地笑了笑:“你泡的茶好喝,味道不轻不重。”

江予菲只是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阮安国放下茶杯,问她:“听说你要订婚了?”

"...是的。”

“你老板呢?”

“嗯。”她点点头。

阮安国笑着说:“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见见他?”

正在这时,萧郎走过来。江予菲看见他,站起来把他介绍给他们:“爷爷,他是我的老板萧郎。,这是颜的爷爷。”

萧郎微微扬起眉毛。老人盯着他,仔细看着他。他突然笑了笑,说:“小伙子,能不能跟我单独喝杯茶?”

“我给你泡茶。”江予菲懂事地走开了。

萧郎在阮安国对面坐下,淡淡地笑了笑:“我不知道老人想告诉我什么?”

“你真的想和于飞结婚吗?”阮安国直接问道。

“当然,你觉得呢?”

阮安国笑着问:“肖先生的父母是哪里人,做什么的?”

“我父亲在国外,我母亲很早就去世了。”

“哦,不知道你爸爸叫什么?”

萧郎仍然是平静的微笑。“家父姓萧,单姓为恒字。”

肖珩?

阮安国眼里满是疑惑。他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肖先生的父亲今年多大了?”

“老人是来查账的?”

“不,我只是非常关心于飞,所以我想帮她检查一下。”

"我不知道你以什么身份为她检查?"萧淡淡问道,丝毫没有给对方面子的意思。

阮安国没有生气,只是一双眼睛更聪明更锐利。“她叫我爷爷,我就当她是我孙女。我作为一个长期的身份关心她的事情,不是吗?”

“老人是颜的爷爷,只是家里的一个小奶奶。你对她的关心太多了。”

“她是个好孩子,我很喜欢她。如果她不是田零的妻子,我愿意承认她是我的孙女。”阮安国笑吟吟地说道。

萧郎缓和了他的表情,笑了:“看来你一直很在乎她。”

“那是天性。”

江予菲端着茶走过来,看到他们都在笑。他笑着问他们:“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没什么,我只是和肖先生随便说了几句。于飞,帮帮爷爷,我不会呆太久的。”阮安国站了起来,江予菲冲上前去扶住了他。

严月委屈地咬着嘴唇,竹马露出了一个得体的笑容:“爷爷,竹马我知道你喜欢江予菲,我以后会尽我所能做你孙子的妻子,让你喜欢我。”

“爷爷,江予菲和我离婚了。”阮、淡淡的指出了这个事实,“现在我要和订婚。”

严月感动地看了他一眼。只要他站出来为她说话,她受委屈就值得。

“爸爸……”阮明涛还想出言鼓励他几句,他示意他停下来。

他用精明的眼神看着严月,权衡了一下语气,说:“岳越,不是爷爷不喜欢你。但是你真的不适合我们阮家。你和田零订婚了,但是爷爷不同意。如果非要订婚,我没意见。只是订婚那天,我不参加。这个我已经说过了,你自己可以做。”

他说完就起身拄着拐杖走了。

别人虽然老了,但叱咤风云的气势还在。他留下了一段和炸弹没什么区别的话,让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感到心慌不安。

“凌,我该怎么办?爷爷不同意我们订婚。我该怎么办?”颜悦诚服地抓着阮田零的手,眼里已经有了尴尬的泪水。

订婚日期选好了,戒指也选好了,可爷爷居然说不同意她和阮订婚。这是什么?

阮皱了皱眉。他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放心吧,我会努力说服爷爷的。什么都不要怕。”

“可是爷爷为什么不接受我呢?是因为我的身体吗?我身体已经好了,凌,你去跟爷爷说说,我很健康,身体真的很好。”

“好吧,我告诉你。放心吧。”阮天玲不但安慰她,还没想好应对的办法。

爷爷不接受恩惠的态度很坚定。如果爷爷不参加订婚日,就是在间接告诉外面的人,阮家不认她为豪门。这不是全城人闹订婚派对的笑话吗?

阮妈妈也气得红了眼睛,“爸爸怎么能这样?江予菲死去的女孩有什么好的?没什么好要求的。她还天天嚷嚷着离婚。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再婚进我们家的。”

“你可以少说几句。如果不是你先玩,爸爸不会这样给大家面子吗?”阮明涛不耐烦地反驳她。

“没有爸爸同意讨论他们的订婚,是我的错。但我这样做是为了和阮的家人。我错了,可我干嘛!”阮目越来越难过,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爸,妈,这件事你们也不要着急。我想爷爷是生气的时候才这么说的。过几天,他应该会同意我的幸福婚姻。”

“凌爷爷不同意怎么办?”严月仰着头,楚楚可怜的问他。

阮,两眼一亮,勾着嘴唇笑了:“我同意,你放心。”

严月垂下眼睛,掩饰着眼中的冷漠。她不需要这样的安慰,她需要他给她一个承诺。

答应她,不管爷爷同意不同意,他都会娶她!

阮天玲瞳孔微缩,不敌心里闪过一抹失落。

曾经她最喜欢的男人是他,不敌现在她最喜欢的男人是萧郎。

更讽刺的是,她最讨厌的人是阮。

他从最爱的人变成了最讨厌的人,可见她有多失望,他对她有多失败。

阮,的眼睛微微一沉,喉咙发紧,冷冷地说:“我说过,不许你嫁给他!”

江予菲感到非常生气,她用力推开他,眼睛里几乎迸出火星。

“阮天玲,你受够了!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无耻的人。你不爱我。你应该和颜悦结婚。我也不爱你。你和我不再结婚了。我爱嫁给谁就嫁给谁,你为什么拦着我,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我!”

“就因为你是我的女人!”男人说霸道。

江予菲冷冷一笑。“我不是你的女人很久了!”

阮天玲突然睁大了眼睛,他一把抓住她的身体,那双锐利的黑眼睛产生出一丝阴沉的寒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冷冷地问她,浑身散发着危险的味道。“你让他碰你了?”

最后一句,问的特别危险。

“关你什么事?”江予菲没有解释,她挑衅地盯着他。

阮天玲猛地握紧另一只手,手指关节发出清脆的响声。

江予菲非常紧张,浑身僵硬。他的脾气就像定时炸弹,没人知道下一秒会不会爆炸。

“再问你一次,你让他碰你了吗?”阮天玲眯眼轻轻问道,语气很危险。

江予菲的脾气又硬了,此时他不能拿萧郎的安全开玩笑。

她垂下眼睛,淡淡地说:“不,不是夫妻。他会尊重我,不会碰我。他和你不一样。在我眼里,他是男的,你是...一只动物!”

阮天玲突然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生气了。

然而,他仍然非常恨她,猛地咬了咬她的嘴唇。

江予菲既受伤又生气。他抬起小腿上的一只脚,在干净的裤子上留下了脚印。

“你这个tmd混蛋,混蛋!”她气得想杀人,第一次说脏话。

阮天玲错愕了一下,江予菲情绪激动的推开他,转身就跑。

他抬腿追上冷冷。

社区门口有一些男孩在玩烟花。

江予菲从一个男孩手里接过枪,扔向阮天玲。枪打在阮天玲的衣服上,砰的一声爆炸了。

阮那件昂贵的黑大衣,立刻被烧成了一小块。

他怔住,盯着烧焦的地方,脸色突然黑得像锅底。

几个男孩看到他的衣服烧焦了,都笑了。

阮天灵抬眼看去,又是一枪扔过来。他躲闪。

更有甚者,江予菲还把点燃的喷射烟花对准了他。烟火发出的火花好几次差点引燃他的衣服。

阮天灵到处躲闪,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他想冲过去抓住江予菲,打她的屁股,但当他抬起头时,他看到她和几个孩子在笑。

“姐姐,我这里还有。”

“用这个。”

“用这个。”

几个男孩冲过去递给她鞭炮和烟花,天降阮田零气得要吐血。

其实这些东西他一点都不怕,天降只是他是个大人物。他为什么要和一个女人和一群孩子打架?

“女人,你会明白的。我记得今天的复仇!”

阮天玲狠狠威胁她,转身大步走了。

江予菲停止了攻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们走着瞧。谁怕谁。

“姐姐,他是坏人吗?刚才我们都看见他欺负你了。”

“姐姐,你是孙浩的妹妹。”

“姐姐,别怕他。下次他来,我们就这样对付他。”

原来他们都看到了。江予菲脸红了,咬了咬被咬的地方,然后拿出两百块递给他们:“今天过年,姐姐请你们吃了好吃的,也是为了感谢你们的帮助。”

男生开心的接过钱,跟她说了声谢谢就跑了。

江予菲笑了,以前的不快消失了。

**************

阮、拎着大衣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出客厅里坐满了客人。

东方玉、等七八个人,都到他家来向阮长老请安。

这样的场合自然是严月存在不可或缺的。

“凌,你的工作做完了吗?”严月笑着朝他走去,伸手很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外套。

衣服有硫磺的味道。当她打开它们时,她一眼就看到了上面几个烧焦的地方。

东方瑜眼尖,看到了。他开心地揶揄道:“凌哥,岳越说你有事要出去,你不要孩子气,出去玩鞭炮。”

阮,挽起袖子,走过去坐下,抿着嘴笑道:“你也要玩?今晚找个地方玩。”

“好!以后会找人运几箱,买各种新奇的,保证玩得开心。”东方玉立即举手同意。

徐曼嘀咕道,“我们女人不喜欢玩那些东西,只有你们男人喜欢。我们为什么不唱歌?大家都可以玩。多好。”

东方雨白了她一眼。他最不喜欢唱歌。“谁说女人不喜欢玩?去年在海边,侄子一个人演了全场。”

徐曼沉下脸,猛地打了他一拳。

“你干什么!”东方玉抓着他那只被打的手臂,正要发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他瞥了一眼他愉快的脸,摸了摸鼻子。

严月偷偷攥紧了手里的衣服,笑着走上前:“听说市中心新开了一家娱乐城。还不如去娱乐城玩。”

既然江予菲喜欢玩烟火,她自然不会玩,也绝不会允许他们玩。

东方玉刚才说错话了。为了赎罪,他立刻点头答应:“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去新开的娱乐城玩。”

阮,把车停了下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凌,你去不去?”她笑着问他。

那人笑着点点头,“好吧,就听你的,去娱乐城玩。”

严月笑了笑,先前的煞风景消散了。

其他人马上商量今晚怎么玩,气氛又恢复了之前的活动。

阮、的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去年过年的时候他们和一起去海边放烟花的那一幕。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