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621133.COM|中国有限公司----红妆盛宴(1/98)

621133.COM|中国有限公司 !

望着月亮,红妆盛宴罗素神色凝重。

正在这时,红妆盛宴床上的流子醒了。

我也知道是罗素救了她的命。

虽然她的呼吸微弱,她恳求酋长邀请罗素,她想感谢他亲自救了他的命。

六种寒毒困扰了她无数年,她无法想象会有康复的一天。

然而,当她看到罗素时,一瞬间,恐惧之色闪过她的眼睛,各种情绪交织在美丽的外表上。那种表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你...你是!”流儿看着这张脸,瞳孔收缩,颤抖。

罗素意识到了他心中的某种东西。

此时,流子身体虚弱,挣扎着从床上下来。

罗素抓住她,温柔地说:“现在你很虚弱。如果你有话要说,就躺在床上。”

流儿虽然虚弱,似乎风一吹就倒下了,但她坚持着,挣扎着要下床。

阿航大人见她下定了决心,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把她抱下床。

怜悯从床上爬起来后,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她撩起裙子,在罗素面前跪了下来。她嘴里很尊敬地叫着罗素:“小主人在床上,请奴婢顶礼膜拜。”

“奴婢?”罗素眼睛微微一动。

那么,流子和她妈妈有关系吗?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她要找的八荒墓的地方神知道呢?

“奴婢受了重伤。只有堕落红莲火可以治疗。在过去,大师曾留下预言。在遥远的未来,会有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后代,带着陨落的红莲火和女神匕首。来刀火部落吧。”流子恭敬地说道。

罗素闻言,却瞬间后退了一大步。

还有这样的预言?

但问题是,我妈大人怎么知道她会得到女神匕首,收服堕落红莲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奋斗一路攀升,在久远的过去,是我妈大人所期待的吗?

罗素完全懵了。

她问了这件事,但很肯定地说:“大师懂天文地理,还能看到未来。它是整个世界唯一的存在。她相信,没有什么是女神做不到的。”

好像Fuer是她妈妈的脑粉。

不过,如果能找到儿子,可以问一些妈妈的问题。

然而,当罗素问富尔时,她看到自己的脸一片空白,最后对罗素说:“富尔只是女神的女仆,她不知道很多事情。”

虽然只有一天,但流子对女神是忠诚的,万年不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素很困惑。

然后,酋长开始向罗素解释。

“无数年前,刀火部落世代居住在这个鬼谷。有一次刀火部落被神的魔兽猛攻,看样子整个部落群都要被灭了。这时女神不小心路过,救了祖先。而她一挥手,就杀了他们两个,救了整个刀火部落。”

“后来部落的祖先成了女神大人的仆人,女神大人传授了一套神力,在道火部落代代相传,他们的主要任务——”

“是守护他身后的八荒神之墓。等了无数年,女神的传人就来了。”

移动阅读

这只凶猛的豹子设法站了起来,红妆盛宴但即使它站了起来,红妆盛宴它也是在罗素面前,不,确切地说是在小萌龙面前,但它巨大的身体正在萎缩,两条前腿跪在地上,一副匍匐膜拜和恭敬顺从的样子。Pinshu.com

这.....这很简单...丢人!苏青看着这只凶猛的豹子,一双眼睛几乎要喷火了。

她努力工作,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最后,在驯服这只凶猛的豹子之前,她向师父求助。谁知道,原来是一只笨豹!

那是什么?小狗!小狗!牙齿还没长大的普通小奶狗!它怕什么?还浑身发抖?它以为自己是龙吗?是金龙?

苏清真对这只傻豹子气得不可开交,弄不明白事情为什么这么反过来。

但是,她身边有人戳她的心。

只见苏挽着苏青的衣袖走来,满脸疑惑地问道:“姐姐?你这只凶猛的豹子...你就不能傻一点吗?”

傻?魔兽里能练到四阶的猛豹会是笨猛豹吗?

“闭嘴!”苏青显然心情不好。她美丽的眼睛投射在凶猛的豹子身上,所有的精神力量都凝聚在她的眼睛里。她只听到她指着罗素,发出一个微弱但威严的声音:“去吧,撕了她!”

纵容她任性的苏Xi,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无能为力,但苏青直接命令凶豹把她撕成碎片。

呵呵,苏青就是苏青。没想到你是兄弟姐妹中的第一个。

罗素看着这只凶猛的豹子淡然道。她相信凶猛的豹子一定会帮她报仇,而不会让她还手。。

果然,凶猛的豹子没有让罗素失望。

那双迷蒙的眼睛,龙刚看着苏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似乎不明白她的指示。

“我说——咬死她!”苏青恼羞成怒,指着罗素咬牙切齿。

罗素会不会死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不管怎么说,在她看来,罗素只是一条蝼蚁,所以没必要这么麻烦。

然而,她花了无数心血驯服那只出了问题的凶豹,这让她又气又难过。

小萌龙虽然还是幼龙,不善言辞,但是人族语言是它与生俱来的天赋,它自然能听懂。

当苏青指着,一遍又一遍地命令凶豹杀死,作为的精神宠物时,龙表达了他的愤怒。

而且让一条金龙生气,哪怕是一条幼龙,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我看见小萌龙爬在罗素的肩膀上,他的小脸绷得紧紧的,他的小爪子指着苏青,对着凶猛的豹子吼道:“嗷!嗷呼!嗷!嗷!嗷!!!"

没有人明白这个小东西在叫什么,但很明显,凶猛的豹子明白。

另一方面,苏青继续斥责这只凶猛的豹子,命令它站起来扑向敌人,不留罗素的骨头。

小龙的命令和苏青的命令是同时下达的,夹杂在凶豹的脑子里。

凶猛的豹子的神色逐渐变得焦虑,它的气息越来越重,它的神色变得狰狞狰狞,它的危险气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恐怖...

“嗥叫——”一声低沉而沉重的龙吟声从小龙口中传出,它小小的身躯摇晃了一下,然后整个倒在了罗素的怀里。

这本书来自书网https:

小龙轻轻地倒了下去,红妆盛宴仿佛刚才的吼声已经用尽了力气。

罗素深情地捧着它,红妆盛宴趁人们没有准备好,他迅速从空房间拿出一杯田零水,喂给小龙。

喝了一杯田零水后,小龙的精神明显开始好转。

然而,随着小龙的吼声,这只凶猛的豹子身上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的金光,它的脸异常狰狞,它的獠牙锋利而闪闪发光,它似乎完全疯了,看起来暴戾而凶狠!

突然,它向前冲去——

眼前的不是罗素,而是苏青。

苏青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退了一大步,本能地做出反击。

她的心突然大得吓人!

凶豹是她的精神宠物!灵宠怎么攻击主人?别说在东陵,整个大陆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苏青,又气又急,完全失去了从前的清高和孤傲,此时又惊慌失措,几乎濒临崩溃。

这时,凶猛的豹子似乎失去了理智,整个人陷入了疯狂的状态。苏青果断反击,带走了所有讨厌的价值观。所以,虽然在场的人很多,但凶豹只是紧贴着苏青。

苏青气得差点崩溃,却又不得不还手保护自己。

被自己的精神宠物追是一个很棒的记录。

失去一只价值连城的四阶魔兽也就罢了,现在这只魔兽也反过来攻击了她!它是...这让她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吐出一口血。

苏青四阶,猛豹也是四阶。按照大陆上的既定惯例,同阶魔兽比人类强。

更有甚者,凶豹现在处于暴力状态,实力倍增。

苏青又是它的对手吗?我看到她没检查,全身被凶豹扔到地上。

凶猛的豹子近在咫尺,巨大的脑袋靠近它,张开的血盆大口突然咬住苏青的头——

苏青被吓得厉声尖叫,尖叫声划破长空空响彻整个扶苏大院。

这时,苏青的头发凌乱,衣衫褴褛,看起来狼狈不堪。哪里有一丝冷酷和高贵?

看到这一幕,罗素忍不住鼓掌!

小龙的技术简直太棒了。他最后的吼声摧毁了凶猛豹子的神。丢了神的凶猛豹子,记不得主人是谁,攻击是出于本能。

所以,和它最亲近的苏青,就是悲剧。

看到苏青的头快要死了,罗素心里暗暗称赞他。

对于这个一直想取她性命的蛇蝎美人,她一点好感都没有,自然不会帮,更何况她没有这个能力。

这个孤傲的苏青,像只孔雀,没有头...啧啧啧。

然而,罗素的感觉还没有结束,但是法庭上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罗素的廉价父亲苏子安。

苏子安及时救出了在最后一刻吓晕过去的苏青。

罗素知道,苏青这次不会和紫苏一起死。

但是处于暴力状态的凶豹不容易对付。即使是五阶的紫苏安也需要很大的努力。更有甚者,如今的凶豹已经疯了,在整个扶苏四处狂奔,看到东西就要把它们毁掉,苏子安气得差点跳起来。

红妆盛宴

她最好不要参与这种混乱...

罗素想至此,红妆盛宴慢慢后退几步。

苏子安在专心打凶豹的时候,红妆盛宴抹了把脚,迅速溜走了。

能让骄傲的苏青在这一点上狼狈,想必,比杀了她还难受吧?想到这,罗素嘴角高高翘起,显然心情很好。

苏的房子被凶猛的豹子出没,但罗素抱着小龙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门。

罗素记得金币堆在空之间的一个小斜坡上。她决定直接赌晶石。

晶石开采时包裹在厚厚的风化皮包里,即使是造得更高的人也无法通过表皮感知晶石是否在里面,只有切割后才能知道。

于是,这就催生了赌晶石的行业。

在晶石矿,赌博增加的几率更高,可能达到千分之一。

但离开晶石矿,赌博的几率会变得很低,不会达到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赌SPAR。赌SPAR,一夜暴富。如果你输了,你可能会失去一切。

而赌晶石,基本上十赌九输,就算赌上去了,也不一定是大涨。然而,罗素非常自信,她的自信来自她的小龙,而不是她自己。

小龙拥有自动寻宝功能,可以感知原石中是否有晶石,晶石等级是否高。

罗素不擅长赌博,急需晶石来修炼,所以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东西。

一路打听,罗素直接来到帝都最大的毛石市场。

市场很大,大概比一个足球场大十倍。

每当一批新的粗石到货,市场总是最繁忙、最拥挤、最流动。

巧的是,今天是新原石到来的日子。

罗素,真巧。

罗素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边走边玩。她打算用这枚金币赢回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的原石。

但是有了金币,你只能去普通商店购物,甚至进不了大商店。

罗素看了一路,这里有不少小规模的商店,有些店主直接摆摊。

“姑娘,你想买羊毛吗?这些原石都是直接从西南矿区拉过来的,一路都没有停过。你看,上面的红色暗线极有可能是红色晶石。”

当罗素经过一个摊位时,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拦住了罗素,并不失时机地卖掉了他的原石。

他这里有部分地段,货源不均衡。许多富人直接去大商店,很少有人停下来。

然而,罗素很着急,因为睡在她怀里的小龙突然醒了。

“红——红——”小龙指着中年人手里的黄皮肤的石头,冲着罗素喊道,但他的眼皮垂了下来,似乎对它不太感兴趣。

“你是说红晶石?”罗素很激动,在心里急切地问小龙。

小龙对小脑袋不以为意。

罗素兴奋的不是红色原石,而是...小龙会吐出人类的语言,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词跳出来,但比以前好多了。

但是它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始说话呢?

是,红妆盛宴是不是和它之前点凶豹的时候最后一声怒吼有关?

如果是这样,红妆盛宴那真的是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罗素心里很高兴,使劲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小龙会说话真是太好了,这极大地方便了她的赌博。否则,他们之间不方便交流。

“姑娘,看你这么漂亮,运气一定很美,不然,试着切一块吧?不能说真的有红晶石。这块原石不贵,只是一枚金币。”中年人见罗素停下了脚步,卖得更卖力了。

罗素浅浅地笑了笑,说:“既然你这么看好这位大哥,为什么不把它切开看看呢?可能里面真的是红晶石,所以赚了。”

红色晶石是晶石中最低的订单,但是数量不多,所以价格也不便宜,至少一百金币就可以开始了。

中年人叹了口气:“我的手太黑了。很明显别人可以把我买的原石切掉。原石我卖了几十年了,自己也切不出一块。你说这只手是黑的。不黑?”

一片黑暗,极其黑暗,一切都没了。

罗素抱着小龙,用另一只手递给中年人一枚金币:“好的,就这一枚,请剪下来。”

那块粗糙的石头重十斤,不方便,所以罗素的选择是就地解决石头。

看到已经达成协议,中年人自然笑了,但他看着罗素,一脸悲伤:“你真的想让我取消协议吗?我的手很黑。”

言下之意是,切不出来就别怪我。

罗素笑着随意挥了挥手:“没关系。如果你把它剪了,叔叔就不应该把它据为己有。”

但是一块红色的晶石,她没有心情去切割石头。

“怎么会这样?你看,这不是,这是白纸黑字写的,银货都完蛋了。”中年人递给罗素一份文件。

罗素笑了:“那就剪吧。”小龙说有红色晶石,那是绝对正确的。

中年人调整了一下石头的位置,先试着砍了一刀,突然有一股灰尘。

原石的切割部分仍然是白色和灰色,没有晶石的迹象。

中年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抬头有些遗憾地看着罗素。

“没什么,继续切,我相信你的运气。”罗素平静地笑了笑,眼里带着一丝鼓励。

事实不是相信他的运气,而是相信小龙探索宝藏的能力。这一次,当你切粗糙的石头时,你可以顺便洗一下他的黑手。

这时,一个人突然走到边上,只看到他穿着一件布袍,头上戴着一顶皮帽,一张长着长鼻子的脸和一张猴子脸,这让他第一眼就觉得不好。

他冷冷地看着中年人,冷笑道:“刘启,你竟敢砍原石?不怕给客人带来霉运吗?”

话音刚落,长着尖嘴猴脸的男人戏谑地嘲笑罗素:“姑娘,这是你第一次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刘启一年没割晶石了。知道一点就不会去他家买了。姑娘,你上当了。”

刘启的神色微微变了变,手握着原石微微颤抖。他愤怒地盯着那个人-

最后,红妆盛宴他什么也没说,红妆盛宴只是颓然把手放下。其实他的手真的很黑。

罗素瞥了闹事者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刘启。他平静地笑了笑:“刘舒为什么停下来?继续。如果你切不出来呢?不就是一枚金币吗?姑娘,我就花钱请人做个解石表演。”

那个嘴尖脸猴的男人瞪着罗素,暗暗骂了一句:“我不知道怎么做好人!”

罗素懒得和这样的恶棍争论。事实出来之后,真的是打他脸了。

刘启集中精神,从侧面砍了两下。

令人失望的是,伤口仍然是白色和灰色,没有任何颜色的痕迹。

“嗤——”尖嘴猴腮的男人发出一阵嗤笑,“我告诉过你,刘启这只黑手,这辈子切不出晶石,如果他能切出红色晶石……”

“如果他能切掉原石,你打算怎么办?”罗素眯着眼看着他,对于这种跑到别人家门口抢生意的事情,她一向不喜欢。

她不会刻意和这种人打交道,但如果别人硬撞上了,也不要怪她没礼貌。

那个长着尖嘴猴脸的人只是随口说说,谁知道他被罗素打败了。他也是个爱面子的人,他深信刘启切不出晶石。当场他说:“他要是把晶石割出来,哪怕是红晶石,我侯三立马就把这块原石吞了!”

罗素顺着侯三的视线望去,手指指着一个脸盆大小的粗糙石头。

吞下这块粗糙的石头?

“嗯,这个可以做到。如果是,请所有在场的人做见证。”罗素看见人群渐渐围了上来,笑得阴险而狡猾,“当然,也不能让你受苦。如果刘舒不能切割晶石,本姑娘会立即付给你一百金币。”

别看罗素总是有多少金币,但他觉得金币一文不值。

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金币还是很有价值的。很多普通人手上几乎没有金币。流通的硬币都是银币和铜币。

“好!我跟你赌侯三!大家都来作证!”侯三喜气洋洋。

刘启店里的原石已经整整一年没有从晶石上切下来了。怎么这么巧,今天一定要剪?而他刚刚砍了三刀,连个屁都没有,怎么看也不可能砍到晶石。

一百金币,只要你答应,那就是整整一百金币,足够他挥霍好一阵子了。只有当他愚蠢的时候,他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这时,刘启有点紧张,手微微颤抖。他真的对自己的黑手没有信心:“女孩,或者,或者...你自己来吗?”

谁知道呢,罗素笑着挥挥手,他的笑容很随意,很平静:“没关系,你继续切,也许下次你会转过来,你的运气不好,但这个女孩的运气一直很好。”

“希望如此。”刘启勉强一笑,心里却不信。他不情愿地切下了最后一刀。

没割过那么多刀,就不用期待最后一刀了。

刘启丢下菜刀,正想向罗素道歉,谁知一抬头,周围的人都惊讶得倒抽一口凉气。

红妆盛宴

刘启看着人的眼睛,红妆盛宴才发现他带刀下去了,红妆盛宴一条浅红的痕迹出来了。

这个红痕不是很喜人,但是很软。

当场就有人兴奋地大喊:“赌涨了!赌博涨了!”

罗素淡淡地笑了。她扬起眉毛,看着一边的侯三。看到他要偷偷溜走,她提高声音说:“喂,刚才打赌的那个呢?”

能聚在身边的大多是旁观者,日常生活中也不太喜欢侯三的性格。看到这里,他们忍不住跟着输入。

“侯三,哪儿也别去,这还没完。”

“是!等全红了你再走就晚了。”

“跑的和尚跑不了庙,后三,你走了,我们可以随意拿你店里的种子。”

有嘲讽,有嘲笑,有起哄。

当时侯三是赤红的,但是围观的人故意把他堵在中间,让他想走都走不开。

刘启小心翼翼地解开了红色晶石。他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手里拿着原石微微颤抖。

虽然这是一颗价值100金的红色晶石,但他毫不犹豫地将其交付给了罗素。他急切地说:“姑娘,请留着你的红晶石。”

罗素随意地拿起它,还没来得及把它踢进怀里,旁边的一个人就大声问道:“姑娘,你卖这块红色的粗石头吗?”

看到有人问,我就怕迟到了拿不到。顿时,有人喊道:“姑娘,我给你一百金。请把这个红晶石卖给我!”

红晶石对于三阶以下的人修炼是非常有利的,但是就算是红晶石在整个大陆上还是不多。

“我给110金!”

“我给120金!”

“我给你150金!”

突然,这个红色晶石的价值在上升。

红晶石的市场价虽然是100金,但是没有市场是撑不住价格的,而且供不应求。所以红晶石的成交价格高于100金。

罗素微微一笑,正要说话。然而,还没等她说话,有人喊道:“我们的儿子给了我300金!还有谁敢跟着!”

罗素抬起头。

在我面前,走来一位穿着华丽衣服的年轻公子。我看到他大概十七八岁,长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他的五官很帅,但全身散发着高人一等的傲气,这让苏第一眼就觉得有点不舒服。

旁边的仆人也是趾高气扬,专横傲慢。

随着衣冠楚楚的公子到来,在场的人几乎都沉默了,不敢再出价。更何况有些人已经悄悄溜走了。

此时,刘启也用略带担忧的眼神看着罗素。

然而,罗素微笑着看着穿着考究的儿子,简单地说:“对不起,这个红晶石是非卖品。”

“不卖?你知道我们的儿子是谁吗?”傲慢的仆人抬起下巴,轻蔑地看了罗素一眼。他们的公子看上的东西,他们没有得不到的。

罗素环顾四周。突然,她浅浅地笑了笑:“原来这个粗石市场宣传自由交易,是个傻子。”真实情况竟然是强买强卖?"

————————

这几天发烧,身体很不舒服,就断了。不好意思~ ~ ~从明天开始正常更新。

锦衣的儿子看上去僵住了,红妆盛宴他傲慢的眼睛轻蔑地看了罗素一眼。他居高临下地说:“臭丫头,红妆盛宴嘴真可怕,你不是来这里打听的吗?谁是这个原料市场的主人?”

谁是这个原材料市场的主人?真的没问过,但是重要吗?

罗素的眼睛露出戏谑的微笑:“哦,这是你的家吗?”如果是他家的,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红晶石就自己买呢?这一点都不科学。

锦衣公子轻蔑一笑,啪地打开折扇,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得意地瞥了身边的狗奴一眼。

奴隶明白了,又趾高气扬,指着罗素冷笑道:“哦,竖起耳朵听明白了!这个原料市场虽然不是我们儿子开的,但是和我们儿子差不多!”

差不多?好像差很多。罗素冷冷一笑:“哦?我愿意详细听听。”

“哼!实话告诉你!这个原料市场是佣兵工会开的!”那个狗奴一脸惊恐,恐惧,跪倒在地。

佣兵工会?谁知,当罗素听到这四个字时,他立即笑了起来。如果是别人开车送她,她可能还有些害怕。如果是北辰影的佣兵工会,那么...

罗素笑着眯起眼睛看着金童:“哦?原来是佣兵工会,哭就哭,不知道这位公子是佣兵工会的人?分行行长?副总统?或者...长大?”

罗素没有在锦衣公子的头上扣一顶大帽子。

突然,锦衣的儿子着急了。他盯着狗奴,狗奴于是盯着罗素,指着她咆哮道:“无知的姑娘,你不知道我们的儿子和北辰是好朋友吗?这个原料市场是北辰大人开的,相当于我们公子!跟你这种无知的傻逼说话,真把我们班降了!”

虾?和她说话应该会降低他们的档次?罗素突然觉得有点乱...

“哦?既然这个原料市场是北辰总裁开的,既然你儿子和北辰大人是好朋友,那一定是晶石大了,一定不能看不起我的小块红晶石吧?”罗素从源头向对岸派出了一支军队。

“你——”没想到这个臭丫头说话这么犀利。狗奴突然哽咽了。他愤怒地盯着罗素,向锦衣公子求助。

不过,锦衣公子此时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让步的话,看来他是害怕了,将来他怎么能在这个原材料市场站稳脚跟呢?我看到金一子冰冷的眼睛冷冷地盯着罗素:“我儿子家的晶石堆积如山,那又如何?我儿子就是想买你手里这块。卖不卖?”

此时,我看到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从他全身蔓延开来。

这属于三阶武者的威压。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命运的存在。

当时人群惊恐地后退,远离现场,生怕无缘无故受到影响。

罗素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

本来说是昨天续的,昨天鼻涕里布满血丝,没吓死窝。。。我跑去看医生,说是内火引起的。呜呜,现在真的更新了,争取今天章节更好。亲爱的朋友们,不要闹事,我会害怕的。

红妆盛宴

罗素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红妆盛宴

这是强迫她用武力妥协吗?她真的是一个被欺负,红妆盛宴没有还手之力的失败者吗?

罗素一动不动地站着,他的眼睛像冰一样冷,他的眉毛像冰冻的霜一样冷,有一种寒意。

她还是那么似笑非笑,冷冷地看着锦衣公子,虽然身体被他的精神力量攻击了,但是没有任何情况,平静而镇定,似乎没有任何情况。

锦衣公子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他没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有点真实,但正因为如此,他对罗素的兴趣越来越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带着空。

他阴沉的目光淡淡的瞥了金翼公子一眼,顿时,金翼公子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压变得无形,凝聚而压抑的空气恢复了原状。

锦衣公子看到黑衣中年人,顿时,眼中微缩,神色间有一丝恐惧。

"原材料市场永远不会强买强卖."中年黑袍男子看着罗素,平静地说了些什么。然后他转过头,看着锦衣公子。他的表情相当不高兴:“不允许用武力威胁。”

他的话音未落,锦衣公子的额头上仿佛有细细的冷汗。似乎此刻的他,承受着说不出的压力,双腿仿佛被重重踢了一脚,忍不住跪了下来。

然而,他拼命咬紧牙关,忍住膝盖。他咬牙切齿,每个听的人都咬牙切齿。

“是的。”锦衣公子浑身颤抖,似乎再也忍不住了。他咬紧牙关挤出一个字。

“先别出来。”黑衣中年人蹙眉,似乎很不高兴,但扬手间,那股力量凝聚在锦衣公子身上,让人无法穿透,但威压消散了。

锦衣公子就像是被人从池子里拽上来一样。他全身被冷汗浸湿,满脸是汗。

“是的。”锦衣公子弱弱地应着,瞬间夹住尾巴,带着一群恶仆跑了,头也不回。

(就是那样)突如其来...不要回头...逃跑...

他们看着锦衣公子三言两语就被打发走了。有震惊的,有不解的,但更多的人是不可思议的!

是的,简直不可思议。

为什么?

很简单。根据他们多年来走访原市场的经验,锦衣公子在原市场作恶多次,但没有黑衣人上前阻止,也不会被迫直接跑路。

因为,大家都知道皇族王子的身份,不是谁都可以得罪的。

但是今天黑衣人出现的这么快,还毫不留情的攻击锦衣公子……那么,是巧合吗?还是故意的?

如果是巧合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故意的...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罗素身上,如果故意的话,那这个女孩的身份是第一大。

当时,他们只怔怔地看着罗素,心底思绪万千,神色复杂茫然。

这时,正当大家都懵懵懂懂的时候,有一个人想脚上抹油跑步。

罗素喊道,“侯三,拦住这个女孩!你现在想跑吗?迟到!”

侯三就是之前跟罗素赌过,红妆盛宴输了就把整块原石咬掉的那个。现在,红妆盛宴当他看到罗素,他甚至可以强迫他离开,他立即开始逃跑。但是谁让罗素的眼睛变得锐利了呢?

“呵呵,姑娘说的,我会守信用,谁会逃?”看到四面八方都被人群堵住了,侯三无奈只能停下来,回头,他谄媚的对笑了笑。

罗素双手环胸,踩在石块上作为原料。他笑着眯起眼睛看着侯三:“你说的是真心话?这再好不过了。快来吃原石。”

真的啃原石?他的牙齿没那么硬,好吗?侯三苦着脸,一次又一次地向罗素鞠躬求饶:“姑娘,你大人多,请饶了小大人。这块原石真的很难啃。小的难啃,哪里需要机器解石头?”

罗素没打算真的让他啃。毕竟原石的厚皮根本不是牙齿能抖的东西。更有甚者,根据小龙的检测,这块原石的内含物还不错,所以她不忍心被侯三这种小人物吞掉。

但是你要是这么简单就叫她,让侯三去?心比针还小的罗素怎么会同意呢?

我看到她慢慢地捡起脚趾头,手里拿着原石,上下扔着,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你说呢?”

侯三似乎有可能松开罗素话里的意思,立刻笑着受宠若惊:“姑娘,你真幸运,你不能浪费它,否则,这块粗糙的石头会送给你,我们扯平吧,好吗?”

“你觉得这么容易就能解决吗?”满足狮子的大嘴巴罗素真的不容易。

“那...那个女孩认为?你说,只要能做到,只要不违背良心和道德,我三个都答应!”侯三拍着胸脯,很是大义凛然。能逼皇子逃走的女孩能简单吗?如果她坚持强迫自己吞咽,她能怎么办?

“我不会要求你违背任何良心和道德。”罗素淡淡地笑了。“这块粗糙的石头重约十公斤。所以,我会从你的石头堆里挑出九块,总共组成十块粗糙的石头。那我们就结清这笔账。怎么?”

十块原石不劳而获?这个原料要五六个金币!然而,为了完成赌注,后三别无选择,只能答应:“好!就照姑娘说的做!”

罗素的脸很轻,但他的心很快乐。

可怜的侯三哪里知道?因为小龙有个超级骗子,罗素已经把侯三的摊子里的毛都学会了。让她选择。她自然会挑所有好的,剩下的都是废物。

嘿嘿,你不是开玩笑说刘七一切不出一块晶石吗?让你尝尝一年砍不到晶石的滋味,看你以后敢不敢惹黑人。

“好吧,就这十块。”罗素似乎随意指向了九块,但实际上,罗素已经挑出了所有装满晶石的原石。

于是他们下意识的走到了一边。反正广场很大,红妆盛宴没地方坐。

找到位置后,红妆盛宴这些考生也不闲着,一个个盘膝闭眼。

如果罗素看到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笑。因为和那些考前几分钟死记硬背的考生没什么区别。

这样,罗素的表现就不是鹤立鸡群,而是傻大姐。这种雄伟的外观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渐渐的,考生越来越多,周围的噪音也越来越大。

这样嘈杂的环境不适合继续练习,所以很多考生都睁大了眼睛。

正在这时,一群人从半空飞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老人70-80岁左右,须发皆白,但看上去很清新,一点也不显老。

他后面跟着四个小男孩,每个都只有十一二岁。他很漂亮,轮廓清晰,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前景。

看到老人,原来站着或者坐在地上,哇,都站起来了!

他们恭敬地向长者鞠躬。

老人笑了笑,看起来很和蔼:“月考就要开始了,现在……”

他的目光一个个扫过考生的脸。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停顿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

考生的注意力都在老人身上,他们看到老人的眼睛盯着某个位置,眉峰紧紧皱起,不悦之情溢于言表,于是砰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个位置。

那个位置很好认。

因为只有一个女生为自己打坐,还有一个大姐姐像雕塑一样站着。

“他们是谁?看着不熟就好,认识吗?”

“我以前没见过,哪里冒出来的?”

“不会是从山的尽头来的吧?”

“擦!末山考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我以前见过你。难道我们不敢走出大气层吗?现在主管来了,她敢闭着眼睛坐着练?”

“这不是死亡的节奏吗?看主管怎么处罚她!”

“我们不仅看不到下游山区的人们,甚至看不到守护者的大人。好,好!就算主管大人不教训她,进入审判塔后,我也要她好看!"

一群人,从开始的窃窃私语到后来的明目张胆地说话。

然而,不管他们说什么或威胁什么,罗素仍然像岩石一样坐着,他的眼睛闭着,他的五官闭着,他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没有任何反应。

就像一群人在对石头嘟囔,但是石头不动,真的很让人恼火。

主管大人看着罗素的眼睛有一点缺陷,但很快,很快又是那个善良的老人。

等大家说完罗素,老人咳嗽了一声,晃了晃袍袖:“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月考核一次。规矩大家都懂,不用多说。”

白发老人直接无视了罗素和魏大姐这两位来自末山的候选人。他咳嗽了一声,声音变得严肃起来:“现在排队抽奖,抽哪一组,开始。”

他没有说太多废话。之后,红妆盛宴他放下袖子,红妆盛宴站在一边。他的四个孩子负责其余的事情。

四个孩子每人带了一个精致的包,包里有玉珏片。

那些考生放心地走了上去,熟练地一个个掏出口袋,然后往里面滴血。

卫大杰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那群忙碌的考生,又偏头看了一眼还沉浸在修炼中的罗素,一时睁着迷茫的眼睛,很是不解。

她这种迷茫的处境,下游山区的人是熟悉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告诉卫姐姐。

他们不仅从一开始就得罪了主管大人,最重要的是下游山区的人总是看不起末端山区的人。

玉珏上有群号,大家画的数字。那些候选人把自己的血滴在俞觉上,然后就感觉到了自己团队成员的存在,自然大家都走到了一起。

住在下游山的考生只有95人,末山也有3人。但是因为有几个考生外出做任务,有几个考生处于晋升关键期,所以下游山区只有95个考生,然后罗素和卫姐就有98个考生。

还有一组,10个人。

所以这次考核一共分10组,最后一组只有8个人。

等了大部分考生进去后,魏大姐依旧和罗素坐在那里,罗素依旧没有一丝觉醒的迹象。

此时整个广场只有六个考生,加上和魏姐。

见韦大杰没有上来的意思,其中一个男生眼中闪过一丝冷笑,然后放下书包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站在魏姐不远处的一个少年低声咆哮道:“迟到了就不能考了!!!"

少年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一路到了广场,连玉珏都没拿,还在等一会儿等着有人给你。

少年并不是真的好心提醒,只是他运气不好,被分到了最后一组,而这个组最多也就六个人。这样的团队是怎么打败别人的?所以,虽然最后从山上来的人被人看不起,但是想到自己能被拉到炮灰的底层也是好的,所以会好心的请卫大杰提醒一下。

卫姐姐虽然笨,但有时候也会灵光一闪。听了少年的提醒,她看了看罗素,然后又想了想灭绝师太之前说的不报名的话,于是唰的一声朝Warawako开枪!

awako正要把包收起来,但突然他感到自己的手被铁钳夹住了。他因疼痛而扭曲。他回来的时候,连包都被卫大杰拿走了!

韦大杰掏出两把玉珏,然后把包打在了瓦良子的脸上,然后嗖的一声,人影已经蹿到了罗素的身边。

在这个过程中,速度几乎不可思议,发生在手指之间。

Warawako等了一会儿慢慢把包从脸上拉了下来,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生气了,于是他痛苦地嘀咕道:“这支可怜的队伍能赢,除非上帝睁开眼睛!”呸!"

主管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止他咒骂,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们这些庸俗的人,为什么要跟他们认识?”

然后,红妆盛宴他低着手站着,红妆盛宴仰望天空空,仿佛那里藏着无穷无尽的奥秘。

魏大姐向她面前的那些人学习,把自己的血融化成了玉珏。之后她只觉得脑子里一闪而过,还有别的。

然后,她做了同样的事情,拿出一根细针,抓住罗素的手,在她圆圆的白手指上戳了一点血。

尽管如此,罗素仍然没有觉醒的迹象。

之前提醒薇姐的少年忍不住皱眉:“你带什么进来?把她留在这里,我们走!”

他说他要拉傻大姐。

当傻大姐听说她要离开罗素时,她突然生气了。老虎眼里闪过寒光,一把抓住年轻人,放声大喝:“再说一遍,谁离开这里了?”

话音未落,瘦骨嶙峋的少年被卫大杰一摔扔掉,头重重地摔在地上,打了一个大洞。

真是...一个强壮的女人!

有了这个神奇的傻大姐,看来这次进入试炼塔也不是什么确定的损失!队里剩下的五个人都在心里暗暗想着,兴奋地握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伟达杰。

小伙子郁闷的爬起来,想生气的时候又不敢生气。他只好悻悻地回到队里,用不好的眼神瞪着卫姐。

卫姐姐想了想,然后从空里拿出一捆绳子,把背在背上,然后用绳子把和自己绑的很结实。

见韦大杰缠着罗素要带进来,他们纷纷劝阻。

“姐,你这是为什么?这个女孩现在安定了。勉强带她进来岂不是找死?”

“没错,大姐。对这个女孩不好,但都不好。”

“而且有这样的负担,你的老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要不,我们先把她放在外面,等我们赢了,你再去接她?”

卫姐姐眉头紧皱,能夹死一只蚂蚁。

“千万不要跌宕起伏!”卫姐姐把一根木棍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她非常庄严地宣布:“如果罗晓不去,那我妈妈就不去!”

六个朋友都傻眼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大姐?在这个冷血无情的世界里,有什么样的善良?她不知道朋友是用来背叛的吗?

六个小伙伴想尽办法让卫姐姐放下罗素的担子,卫姐姐以为他们烦了,眼睛冷冷地扫了一圈:“你们都闭嘴!不想去就辞职!”

然后魏大姐带头,迈着稳健的大步,飞进了审判塔。

后面的五个朋友都面面相觑。

怎么办?凉拌沙拉!

他们很无助,但他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他们背负着罗素的重担。

这个审判塔和上次不一样。

上次是个人赛,这次是团体赛。然后系统会根据每个人的输出,通过精确的计算和统计,计算出他的排名。

没有人敢质疑制度的真实性。

审判塔还是七层。

与终点山的个人比赛相反,这是一个团体项目。

而且进入试炼塔后,你会发现里面很大,大的不是边缘,随时会遇到各种情况。

像往常一样,红妆盛宴魏大姐早已挥舞着一根大木棍冲了进来,红妆盛宴但现在因为罗素,她担心这个脆弱的女孩会受伤,所以她悠闲地站在战圈外,东张西望。

剩下的六个人冲了进来,一个个凶神恶煞,他们练着斩杀。

很快,二十头被杀。

六个小伙伴在一楼完成任务后,半眯着眼睛,闪现着只懂对方的信息。他们面对着罗素和魏大姐,用嘴唇无声地吐出两个字:* * * *!

因为很简单。

前几层,那是给大家送分的。

就像这一层,一共20个八角公牛。一个系统每次被杀,都会记录一个点,很赚钱。但是,傻大姐根本不知道这种情况,所以她不想白白给分,只是看剧。

六个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然后他们默契的谁也不告诉傻大姐,至于罗素,那已经被他们自动忽略了。

“八个人一组也不错,至少跟我们抢分的人少了。”

“谁说咱们一组八个人?清楚七个人吗?”有人指着罗素,她似乎在卫姐姐身后失去了知觉。

“什么七个人,明明六个人?那傻大姐就随便看看戏。”

“六个人分十个人的分,这还不错。这次我们大赚了一笔。”

“要看能不能走到最后,否则我们的分数还是垫底。”

他们谈着谈着,已经到了二楼。

二楼,还有八角公牛。虽然这些八角牛的实力没有增加,但是数量增加了不少。

在这层楼,有四十只八角公牛。按照系统分配,每人分到四个。

可是现在,卫姐姐频频回头看着罗素,却没有上去抢她的意思,于是那四十头八角牛就全归了那六个人。

这时候,战斗,血腥而激烈。

韦大杰和罗素坐在那里,甚至她无聊地打着哈欠,一只手在膝盖上打瞌睡,发出胡露露的声音。

在审判塔前。

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个人。

一个是监护人大人。

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脸色阴沉冰冷,看着塔内的情形,嘴角露出鄙夷之色。

还有一个老人,头发健康,脸圆,长相善良,衣着有某种仙风道骨。

我一挥手看见了老人。突然,一个巨大的屏幕慢慢出现在审判塔的外墙上。这时巨大的屏幕平均分为十个部分,每一组的情况都清晰的出现在上面。

同时,在屏幕的右侧,有一个排名。

每隔三秒,屏幕就会刷新一次,上面的名字会上下波动变化,排名的变化非常直观。

这时,红妆盛宴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最后一个屏幕,红妆盛宴嘴里的不屑越来越明显:“端山越来越差了,尤其是这一次,一群垃圾!”

老人双手插在背后,随着男人的话语,目光转移到最后一个屏幕上,当他看到卫大杰靠着墙壁打瞌睡,而罗素昏迷不醒的时候,他的额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他老人家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在审判塔里睡觉昏迷,这才真正睁开眼睛。

“那两个叫什么名字?”老人好奇地问。

“最后两个,你自己看吧,”那人冷笑道。

最后两个?老人的眼睛看着屏幕右边的名字,直接固定在最后。

在那个屏幕上,排名依次是下属名字,最后是两个鲜红色的名字,分别是卫华和罗素,名字前面没有排序号。

因为这两个人是从最后来的,进了试炼塔后也没有一个半招,系统判断他们还是没有名字。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老人抚着胡须,看着屏幕上两个熟睡的人。他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兴趣。

“宁老,就这两个人,你还觉得有趣吗?就像我说的两个傻逼!”那人冷笑。

“冷萧,你跟他们两个都有仇吗?说话刻薄。”宁老慢慢看了他一眼。

萧冷哼两声,却没有回答。怀恨在心?自然是不和,如果不是不和,他为什么要亲自过来看两个人的深浅?

原本看着他们站在山的尽头,他真的把对方当成了人物。谁知道这是一场两个人都帮不上忙的斗争,于是他就废了心思。冷萧认定,如果他们在三楼还这么蠢,他就直接甩袖子走人。

监工大人笑着看着宁老,低声道:“老头子觉得冷筱说的话没什么意思,不过是事实而已。”

宁老没好气地盯着主管大人。老人向来小心眼,除非两个女孩得罪了老人。

宁老冷笑道:“你怎么不赌?我老人家觉得这两个姑娘这次能占前三的两个位置。”

“噗!”

宁老话音刚落,监大人和冷筱都笑喷了。

冷萧就更夸张了。他笑着向前向后倾斜。一只手抚着几乎抽筋的肚子,一只手指指着屏幕:“这些蠢货,你们总说前三?”

“这是一个失足的记录,真的当没有人顺流而下吗?其实据说这两座山来的臭姑娘会拿前三?”警卫大人觉得好笑又生气,脸色不好地盯着宁老。

宁老好笑地看了两人一眼,郑重地点点头:“老太太以为这两个姑娘现在在看别人。怎么样?敢赌?”

“打赌!为什么不赌博?赢一次老一次是莫大的荣幸!”冷萧冷笑。

宁老看了看主管大人,后者绷着脸点了点头:“不知道宁老想赌什么?”

“灵魂怎么样?”宁老看了一眼两人。“如果老人输了,给你们每人一颗大师级丹药。输了,每个人都有灵魂。”

“好!”守护者大人和冷萧异口同声地点点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