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冠亚app|中国有限公司----筑道成神(1/30)

冠亚app|中国有限公司 !

1986年1月26日。

北京饭店顶楼宴会厅、筑道成神小厅、筑道成神外景右二会议室。

会议室烟雾弥漫,南侧窗户开了一点,没有服务人员。

张兴明拿着一个锡热水瓶给坐着的老板加水。老板们拿着一叠材料。每个人都盖着一张地图,小心翼翼地翻看着,不时拿起一支笔在地图上做标记,或者在笔记本的一边写几支笔。

文主任坐在第一位。

张兴明关于建设中央商务区的规划建议已于上文获得批准。短短半个多月,各级会议召开了十多次,各级战略经济专家分析会议召开了三次。

今天是成立项目总部讨论实施计划的会议,因为整个计划是由张兴明提出的,并被临时请来向所有参与者解释计划的细节。

现实是,无论老板坐在哪个层面,都愿意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个人风格。他们不需要接受你的东西,会自己去理解,然后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你只需要给出详细的答案。

然后因为会议的保密规定,参加会议的张兴明同志强迫自己成为服务人员,倒茶递烟点燃,很快就熟了。

这些人中有不少名人。

“陈奶奶,那个杯子是凉的,等一下,我给你倒点热饮。”兢兢业业的服务员张拿着水壶绕过办公桌,走到一个满身银装、阳刚端庄的女官员面前,倒了几杯放在她面前,然后又添了些热水。

陈奶奶抬头笑呵呵地看他一眼,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两口,然后埋头看资料。

这陈奶奶是副总理、国务委员、央行行长、外经贸部部长,还分管财政、卫生、计划生育和旅游。她是张兴明国内最高领导人,直接负责外国投资和外交政策。刘为民同志是个严肃的战士。

坐在边上一圈,国务院,军委,国家计委,公安部,民政部,建设部,交通部,各大银行,保险公司都是委员,都是副职,但是到了这个级别,辅助词的意义就不大了,一个个都是有绝对权利的大人物。

“小张,这里没有本地居民迁移的详细计划。请解释。”民政部副部长抬头问,其他人马上放下资料,抬头看着提着水壶倒水的张兴明。

张兴明不停地倒水,转头看着提问者。他点点头说:“好的,马上就好。”大家一起轻笑,这些会议都是自己做的,有个小服务员感觉真好。

张兴明放下水壶,擦了擦手,走到提出问题的民政部副部长面前,说道:“你好。该地块没有详细的原住民迁移计划,因为该地块涉及许多不确定因素。比如居住地性质、单位关系、户籍与饮食关系、年龄分布、学校与医疗的关系等等。

在没有搞清楚之前就制定相关计划,我觉得不是负责任的行为,而是国家的行为。如果因为我们的疏忽被普通人骂,我觉得不值得。所以这一块还得让民政部和公安部的同志们努力进行保密调查,然后根据调查结果制定迁移方案,这样比较不容易出问题。最起码对大部分土著人是公平的。"

民政部副部长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轻轻点点头,然后拿起资料继续看。旁边听的大佬也是若有所思,安静了一会,然后拿笔继续。只有文主任点点头,在本子上刷了一下。

张兴明走到一边,拿起水壶,轻轻地打开门,让看门的保安命令人们打开水。然后我走来走去,清理了一下老板们面前的烟灰缸,把烟头集中在角落的垃圾桶里,轻轻地把清理好的烟灰缸放在老板们手上,小心翼翼地把用过的火柴盒拿走,换成满满一盒。

……

“不管我们怎么规划,不管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普通人会越来越多,生活会越来越好。所以我觉得,无论领导如何制定这个居住规划,以及后续北京居民的居住规划,都有几个重点。首先是医疗,一个医疗点理论上能有效服务的区域有多大,如何分配。

其次是教育。同样,如何安排好幼、小、早、高中的分配,可以保证居住区适龄儿童的教育。三是购买粮食、油料、水果、蔬菜等生活必需品。建多少个市场,建多大,怎么建最合理?第四是道路交通,如何规划对人民更有利的工作行程,如何使用交通工具,道路规划是否要考虑更远,比如30年、50年。

还有就是停车场的建设。目前,我国的汽车数量并不大,今年我国的汽车不到40万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根据我们综合经济、城市建设、居民收入增长的数据,20年后,2006年,我国的汽车数量将达到3000万辆,北京一个城市的汽车数量不会少于300万辆。到那个时候,道路宽度和路口能保证正常交通,会不会像英美的大城市一样?是否有足够的空间停放这些车辆而不是满大街停车?

第五,环境方面,你们都是爷爷奶奶。你见过的比我多。你应该知道伦敦的空气污染,美国几大城市的河流污染,还有空的空气污染。更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英国和美国政府在污染控制上花了多少年和多少钱。那么,我们必须从头再来一遍吗?

第六是城市历史的保护和维护。美国建国多少年了?都说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国家,因为没有历史,这个国家特别重视与历史相关的保护工作,比如城市建设,比如遗址保护,比如相关的科学研究,而我们呢?它是世界上最长的地区之一。北京建了多少年了?因为太多了,我们忽略了。我想,我们是不是在利用城市改造,有选择地保存和保护一些历史遗迹,给后人留下一些地方来祭奠祖先的文化?

第七,公共交通问题。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第八是厂矿企业的问题。首先,这是城市环境污染的主要原因。第二,他们的未来发展空与城市发展之间存在冲突。因此,我们建议对现有的工厂进行搬迁,比如石景山钢铁厂,它离象山玉泉山太近了。为什么不趁它还小,找个更适合它发展的地方呢?难道发展到更大,设备越来越贵,完全影响城市和景点的时候,就不用花更多的钱改造迁移了吗?"

在所有的老板们研究了规划材料之后,张兴明对整个规划做了总结报告,并对整个北京市的发展提出了九点建议。

说完后,他觉得有些地方似乎有点沉重,于是立正站着,向所有在场的大人物深深鞠躬。他说:“谢谢你给我机会发表意见。我年轻,可能有很多考虑不周的地方,理解不完全。如果我说错了,请原谅,谢谢。”

“啪啪”,文主任带头鼓掌,陈副总理次之,不一会儿会议室里响起了赞赏的掌声。

这个网站的重要注意事项: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网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调整文字大小,调整阅读亮度,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加空礼士(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读本!!

祁瑞刚从卧室出来,筑道成神回到红房子。

他检查了二楼房间的每个角落。

他在房间里什么也没发现,筑道成神但是后面有个阳台,不是前面。

阳台下面有荆棘,因为这是城堡的死角,所以没有人清理过。荆棘已经不止一个人高了,所以人们不能踩在上面。

栏杆附近有一些脚印,是莫兰的脚印。

她站在这里干什么?

祁瑞刚盯着下面的荆棘,有个想法,人要是从楼上跳下去,会死得很惨。就算不死,结局也很惨,全身毁容。

莫兰是要自杀还是杀了他?

祁瑞刚眼睛闪了闪,转身离开。

不出两天,红房子后面的荆棘都被清理干净了。

红房子也是锁着的,每天都有专门的人照顾。

伦敦的一家杂志关门了。我听说一个记者不得不离开伦敦,因为他在这里再也找不到工作了...

这些莫兰都不知道,她再也没去过红楼。

莫兰最担心的是祁瑞刚会不会和她离婚。

即使杂志上的报道是意外,影响也不小。

她和祁瑞刚不能轻易离婚,那么祁瑞刚会履行诺言和她离婚吗?

莫兰想知道祁瑞刚是怎么想的,但她没有问。

她对他还是有些怀疑,怕他不跟她离婚。

她故意不问,只是想看看他做了什么。

如果他在她生孩子之前什么都不做,她也不会提...

莫兰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颜色复杂。

这个孩子,只要不是天生的,就是她手中的王牌。有了这个孩子,她要逼齐瑞刚和她离婚并不难。

她只是不想去那里,所以她决定做最后一步。

希望齐瑞刚不要让她失望,不要勉强她...

日子又回到了过去的平静,转眼又过了一个月。

莫兰和齐瑞刚给准爸爸准妈妈上的教育课都上完了,莫兰的肚子更大了。

而这个时候,李明熙就要生孩子了。

李明熙预产期也就这几天,莫兰要去医院陪他们。

齐瑞刚没有反对,他说要和她一起去。

莫兰知道,如果他不同意她,他就不会同意她,所以她没有问题。

进入贵宾病房,莫兰听到了李明熙的声音。

“不,肯定不是!”

萧郎问:“为什么不呢?难道你不想让我永远记住那一刻吗?”

“不想!”李明熙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在说什么?”莫兰在祁瑞刚的帮助下进去了。

看到他们进来,李明熙的眼睛转到了莫兰的肚子上:“莫兰,你的肚子好大,别来了,你应该在家休息。”

莫兰笑着说:“我没事,不累。”

李明熙撑起身体,萧郎迅速把她扶起来,在她背上放了两个枕头。

李明熙指着他旁边的单人沙发:“过来坐这里,这个舒服。”

这时候,李明希不想躺下了,她坐在沙发上,和萧郎搬到床上,方便她随时* *的时候。。。。

祁瑞刚过去扶着莫兰坐下。

沙发舒适,筑道成神高度适中。莫兰坐在上面真的感觉很舒服。

她问李明熙:“明熙姐姐,筑道成神你刚才在说什么?”

李明熙看了一眼萧郎:“还不是他,我生孩子的时候必须进去。我还说我会拿dv记录过程。”

开玩笑的。生孩子有多痛苦,她没经历过,没见过。

女人生孩子,不是疼死,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长得丑。

她不想让萧郎跟着进去看,更别说让他录了。

莫兰大致听懂了他们的对话。“你不同意吗?”

李明熙妩媚的笑了笑:“你以为我会同意吗?”

萧郎扬起眉毛问道:“你为什么不同意?把生孩子的过程记录下来,让孩子记住你以后为他做了什么,不是很好。”

莫兰笑了。萧郎虽然聪明,但对女性爱美一无所知。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我不能说不!我不需要女儿记得生她的痛苦。”

李明熙怀了一个女儿,她和萧郎都想要一个女儿,所以得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孩,他们非常高兴。

“真的不让我录?”萧帖试探着问。

“别让!”李明熙的语气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萧郎无奈地妥协:“好吧,不录了,但我一定陪你。”

“没有!”

“为什么这个不行?”萧郎很困惑。

李明熙又白了他一眼。真是个傻瓜。“不能,就不能。就在外面等着。”

“但是……”

李明熙立刻看着莫兰,打断了萧郎的话:“莫兰,别在我生孩子的那天来。需要几个小时。来了就受不了。我一出生就通知你。”

“没关系,我受不了就早点走。”莫兰笑了。

李明熙其实很开心有人等着她生孩子。

在伦敦,她甚至不敢联系一些她认识的朋友。莫兰很高兴来到这里。

否则萧郎会独自陪着她,她会觉得很冷清。

李明熙开心地笑了:“随你便。我让医院给你留个休息室,你在休息室等我。”

“这个我来安排。”祁瑞刚轻啸一声。

李明熙看了他一眼,说:“你可以给你安排。”

“应该是我安排的。”齐瑞刚提醒她,莫兰是他老婆,她的事就是他的事。

李明熙笑了笑:“这次你陪我,你有了孩子我也陪你。那时候我已经出月了。”

“嗯,就这么定了!”莫兰笑了。

“好。”李明扬肯定地点头,这时候,他们应该不会急着回A市了。

莫兰没有在病房呆太久,就和祁瑞刚一起回去了。

李明熙生孩子的时间不确定,只有想生的时候才能回来。

结果第二天,莫兰接到电话,得知李明希已经进入产房,即将分娩。

齐瑞刚还在公司,不在家。

等他回来,他们去医院就来不及了。

莫兰决定让司机备车,打算一个人去医院。

(cqs!)

筑道成神

司机不敢单独带她。他不得不向祁瑞刚请示。

莫兰上了车,筑道成神很不耐烦:“要请示,筑道成神赶紧!”

司机赶紧给祁瑞刚打电话,说明情况。不出所料,祁瑞刚不允许莫兰一个人去。

他回来时她可以走了。

莫兰答应李明熙把制作留在外面。齐瑞刚来的时候,他们又去了医院。估计是李明熙生的。

生孩子用不了多久,一两个小时就好了。

她不想让李明熙失望。

莫兰淡淡地对司机说:“你现在带我,你不带我,我自己开车。”

“伟大的家庭主妇,没门!这位先生说,他必须等到他回来。”

“没时间了!”

“但是这位先生也很关心你。”

莫兰觉得祁瑞刚太小心了。

和她一起坐车和和他一起坐车有什么区别?

也许有人会对付她?

“你不去,我自己去。”莫兰带着沉重的身体走了出来,准备坐在驾驶座上。

司机按了门,不让她开:“夫人,你不能开车,或者等等,先生很快就回来。”

“我只是要去医院,不是做什么...所以,你带我去那里,如果祁瑞刚受到责备,我会替你扛着。我保证不会让他怪你。”莫兰答应了。

司机还是摇头:“没有,先生说……”

“住手!”莫兰转身要走。她走到总公司,走出齐的家,打车到医院外面。

“大主妇,你去哪里?”司机紧随其后。

“我打车去。”

“不行,大主妇。”

莫兰进产房后才得知李明希要生了的消息。

如果她只是在阵痛开始时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来得及等祁瑞刚回来。

但是李明希进产房,证明她马上要生了。

她真的没时间等了。

齐的城堡去医院要半个小时,齐瑞刚从公司回来也要半个小时。这一前一后的耽搁,她哪里还有时间?

莫兰有些不耐烦,不顾司机的阻拦,执意要到外面去。

司机不敢拦住她。当司机犹豫要不要带她时,祁瑞森看到了他们。

他大步走向他们,关切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莫兰看到他,犹豫了。“明溪姐姐要生孩子了。我想去医院看她。”

祁瑞森看着司机,不明白司机为什么停下来。

“三少爷,”司机赶紧说,“少爷不允许老太太老先生单独去医院。让老太太老先生们在家等他回来。”

莫兰淡淡地说:“可是没有时间。当他回来的时候,他会走的。明溪姐姐出生了。”

齐瑞森笑着说:“我带你去。”

莫兰瞥了他一眼,最后点点头:“好吧,请。”

齐瑞森笑着说:“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想去看看他们。”

随着祁瑞森的上前,司机拦不住莫兰。

莫兰坐祁瑞森的车走后,司机赶紧打电话给祁瑞刚汇报...

莫兰和祁瑞森很快赶到了医院。

只有盛迪站在产房外面,但萧郎却不见踪影。

(cqs!)

盛迪认识莫兰,筑道成神他告诉莫兰,筑道成神萧郎已经进了产房。

莫兰被逗乐了。李明熙最终没有说服萧郎。

看着莫兰的肚子,礼貌地说,“齐太太,让我找人给你安排一个休息室。奶奶一时半会儿不出来。”

莫兰摇摇头:“没关系,估计快出来了,我在外面等。”

齐瑞森插话道:“不如边等边找地方休息。”

盛迪点点头:“如果少爷们出来了,我会马上通知你的。”

莫兰不想让大家担心,就点头答应了。

找休息室很简单。祁瑞森只是通过电话解决了。

莫兰坐在休息室里,祁瑞森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别太紧张,我相信肖太太很快就会出来的。”

莫兰捧着热水杯点点头:“刚听说生孩子很痛苦……”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似乎不太合适告诉祁瑞森。

齐瑞森笑着说:“所以我妈才伟大。”

莫兰看他一眼,关于祁瑞森的母亲,她知道的很少。

听说他母亲的身份很普通,后来去世了,他才回到齐家。

齐和年轻时风流,最喜欢平民女性,但他不负责任。莫兰觉得齐家三少爷的母亲都不容易...

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祁瑞刚高大的身躯走了进来。

他用深邃的目光看着他们,然后笑了笑:“多亏三哥护送你嫂子,不然我就不放心了。”

齐瑞森起身笑道:“既然大哥来了,我就出去看看。你可以照顾嫂子。”

“好,你去吧。”祁瑞刚点点头。

祁瑞森很快离开了,祁瑞刚关上门,走到莫兰身边坐下。

莫兰垂下眼睛,拿着杯子慢慢喝着。

齐瑞刚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小声说:“下次别这么鲁莽了。”

莫兰瞥了他一眼:“我不鲁莽。”

“你肚子这么大出去不安全。我回去之前你先出去。你急什么?”

“我一个人来和你陪我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坐公交来的,只是多了一个人。

齐瑞刚勾着嘴唇说:“为什么没有区别?我会陪着你。如果有危险,我会保护你。”

“不会有危险。”

“小心点。”

“司机也会保护我的。”

齐瑞刚低头轻轻啄了一下她的脸颊:“但他不会用生命来保护你。”

齐瑞刚现在在说甜言蜜语,简直是没钱的大戏。

莫兰听了很多,但每次听他说出来还是觉得不舒服。

她放下酒杯,起身道:“我去看看明溪姐姐出来了没有。”

齐瑞刚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来。“时间还早,休息一下吧。她要出来了,会有人通知我们的。”

莫兰只好继续坐着。

瑞奇只是看着她不舒服地移动双腿。他突然蹲下来,把她的腿举到膝盖上:“你的腿不舒服吗?”

“不……”莫兰想收回双腿。

齐瑞刚压着她不动:“我给你揉。”

“不……”

祁瑞刚仿佛没听到她的声音,双手用力为她适度按摩。

(cqs!)

莫兰的腿真的很不舒服,筑道成神这是所有孕妇的通病。

祁瑞刚按摩得很舒服,筑道成神莫兰靠在沙发上,也不挣扎,心里矛盾地享受着他的服务。

他们在休息室里等了大约一个小时,盛迪来通知他们有人出来了。

莫兰急于李瑟娥明溪和新生婴儿。

祁瑞刚抱着她过去,正好半路上遇到了他们。

李明熙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但精神很好。

有一个婴儿紧紧地裹着她,萧郎轻轻地看着他们的母亲和女儿,同时推着病床。

莫兰眼尖地看到萧郎眼里有晶莹的泪水。

她僵在原地,心里一时间惊呆了。

即使不是她的孩子,她也很开心,很激动。我非常感谢上帝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新的生命。

她有这样的感情,何况是李明熙和萧郎。

莫兰的手摸着她的大肚子。

她突然期待着孩子的到来。

“莫兰,来看看她。”李明熙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莫兰走上前去,看着睡在她旁边的小家伙。

那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长着一个又高又精致的鼻子,一张小嘴,一双眼睛微微睁开,又长又窄。

一看就知道未来是个大美人,和李明熙的长相一样好。

莫兰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小女孩。“她太漂亮了。”

李明熙两眼放光:“我也觉得她好漂亮。”

“明杰西和肖大哥都有很好的基因,这孩子以后绝对是大美人。”莫兰笑着说道。

祁瑞刚下意识地想,我和你的基因一样,我们的儿子将来一定是个帅哥。

萧郎和李明熙非常自豪。他们的女儿真漂亮。这不是他们的自负。

李明熙被送到了病房。因为孩子身体健康,医生带他做了一些检查和治疗,很快就把孩子送了回来。

李明熙精神这么好,一点也不困。她一直盯着她的孩子。当他们动动嘴时,她很高兴,好像他们发现了一块新大陆。

肖帖正坐在他们母女旁边,不让别人靠近。

莫蓝光很享受在一旁看着,看了好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祁瑞刚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你也该回去休息了。”他提醒莫兰。

莫兰舍不得离开:“坐一会儿。”

她喜欢孩子,但是看到漂亮的孩子就不能动。

齐瑞刚微微蹙眉:“你已经出去三四个小时了。”

明溪自然看出了齐瑞刚的担忧。她笑着劝莫兰:“莫兰,回去吧,多注意休息,改天来看我们。”

“嗯,那我先走了。明溪姐姐,好好休息,过两天我就回来。”

“好。”

莫兰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仿佛李明熙的女儿就是她的女儿。

等我回去,莫兰自然不再坐祁瑞森的车了。

上车后,齐瑞刚帮她系好安全带。见她还没缓过来,他淡淡地说:“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女孩,以后就让她嫁给我们儿子吧。”

莫兰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别乱说话。”

齐瑞刚扬起眉毛。“我不是在胡说八道。我是认真的。再说她嫁给我们儿子也不吃亏。”

(cqs!)

筑道成神

莫兰想说你觉得不会疼,筑道成神但是李明熙和萧郎觉得会疼。

你没看到他们有多珍惜那个孩子吗?

你现在要和他们的女儿订婚,筑道成神如果他们发现了,他们会恨死你的。

莫兰淡淡地说:“我更喜欢她做我的教女。”

“为什么不是媳妇?”祁瑞刚扬眉问道。

“别太自恋,人家不一定看重你儿子!”

“你儿子”三个字,莫名其妙地讨好祁瑞刚。

他勾着嘴唇说:“嫁给我儿子有什么不好?我儿子以后继承全家,现在好多人都等着和我们结婚呢。”

莫兰有点惊讶:“你现在有吗?”

“不是。我认识的几个人都怀了女儿,他们已经在问我孩子以后上什么学校了。还有人说以后会多聚聚,建议每个月开一次亲子聚会。”

“你说呢?”莫兰问。

齐瑞刚扬起嘴唇笑了笑:“我说我当不了主。这一切都要求孩子做母亲。”

“我说得对吗?”

莫兰淡淡一笑。“没错。孩子跟着我之后,我当然是主人。”

祁瑞刚的笑容突然变得有点勉强。

每次想到答应莫兰的事,他就一点都不想面对。

当他真的失去理智时,他答应和她离婚...

莫兰预产期九个多月。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内心越来越不安。

齐老头的身体还是那么好,好像再工作二十年都不是问题。

祁瑞刚也从未说出他的计划。

按照现在的情况,她生孩子的时候,真的能顺利和祁瑞刚离婚吗?

她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坚持几个月。她怕要好几年才能和他离婚。

那时候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懂事了,对齐瑞刚当然有感情。对她来说,把孩子带走并不容易。

别说是你拿走的,估计根本拿不走...

但她不会把孩子交给齐家抚养。这孩子是她的。她想把他带走,没人能阻止他。

莫兰觉得是她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

齐老爷子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喷泉边的莫兰。

莫兰的肚子很大,身材苗条,所以肚子更凸出。

齐老爷子以为自己的第一个孙子就要出生了,顿时心情大好。

他向莫兰走去。“你为什么坐在这里?”

“爸爸。”莫兰笨拙地站起来,低声叫他。

“我出去散步了。我在这里累了,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齐大师和蔼地说:“别坐在上面,太冷了。”

莫兰点点头。“我明白了。”

说着,她的眼睛摸着圆圆的肚子,忽然,她神色微变,嘴角露出微笑。

齐大师莫名其妙地问:“怎么回事?”

莫兰抬起头,笑着说:“那男孩刚刚动了。最近他好像有点懒,从来不爱动。我只是很快乐地移动着,不停地踢着脚。”

齐老爷子这辈子都不知道胎动。

他盯着莫兰的肚子,有点惊讶:“孩子肚子还能动吗?”

莫兰知道他从不在乎他的女人何时怀孕。

(cqs!)

“是的,筑道成神四个月后会有胎动。孩子会在肚子里动。他踢或者打,筑道成神就会胎动。”莫兰点头。

齐大师新奇的看了看她的肚子,脸上的笑容更亲切了:“我等不及要见我孙子了。”

“很快,他很快就会出来见你。对了,爸爸……”莫兰指着身后的雕塑,漫不经心的笑着问。“刚才我在想,这是谁,你知道她是谁吗?”

齐老人的目光望过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莫兰露出不安的神色:“我问错问题了吗?”

齐老爷子没有回答,他盯着雕塑,不知道在想什么,眼中流露出留恋的神色。

“爸爸,你认识她吗?你是我们齐家的亲戚?”

“没有!”齐老爷子下意识的反驳。

莫兰笑着说:“她是谁?我一直很好奇她的身份。”

齐大师回头淡淡地说:“不该问的别问,回去休息,别在外面呆太久。”

“好的。”莫兰点点头,转身离去。

雕塑上的女人,莫兰,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叫玉梅。

他很开心,但是她提到玉梅之后,他的神色就变了,他和她说话了。

可见余梅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莫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思考着事情。

她没有注意到祁瑞刚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在想什么?”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莫兰康复了。她看着俯身过来的齐瑞刚,淡淡地说:“我什么也没想,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孩子应该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出生了。”

齐瑞刚看了看肚子,微微勾了勾嘴唇。“是的,它真的过得很快。你最近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这个时候很关键。”

“没有。”

“你饿了吗?去吃饭。”祁瑞刚拉着她的手。

莫兰跟着他去餐厅吃饭。祁瑞刚和往常一样,除了劝她多吃点,别无他法。

莫兰只是暗示已经够明显了,但他还是没说什么。

他真的要和她离婚吗?

莫兰觉得自己无法保持沉默。

她放下筷子,漫不经心地说:“我中午和于飞通了电话。她说她住的附近有一些房子要出售。现在可以让人买了。当然,于飞说你也可以请他们帮忙买。”

祁瑞刚微微抬眸,“是吗?我会打电话问问。”

“买了就告诉我。”

“好。”

然后是默默吃饭,祁瑞刚还是不说他的计划。

莫兰真的抓不住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他同意买房子,他还是应该和她离婚...

莫兰以为她会给他一点时间,如果他还是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她会用自己的方式和他离婚。

吃完饭,齐瑞刚起身走到她身边,手里还抱着她,低头向她走来。“公司最近很忙,我要加班,今晚也不指望回来。你应该早点休息。”

(cqs!)

筑道成神

莫兰点点头。“我明白了。”

齐瑞刚低下头,筑道成神吻了吻她的唇。“记得早点休息,筑道成神照顾好自己,”他低声说

“我明白了。”

祁瑞刚低头又吻了她一下,才拿着外套离开。

莫兰的心里抑制不住自己的紧张。祁瑞刚要行动了吗?

毕竟自从他改变了对她的态度,就再也没有一个不眠之夜。即使公司事情多,他忙,也会回家睡觉。

更何况她现在既然怀孕了,他也不会回来了。

所以他今晚加班的原因肯定很简单。

齐瑞刚已经加班好几天了。

莫兰是这样看他的。她总是期待着什么,期待着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终于,一个星期后,出事了。

齐氏最近在做一个大项目,项目濒临成功,但齐瑞森一不小心失误,导致齐氏损失惨重。

为了弥补损失,齐父子每天都很努力的去救。

结果齐大师因为工作太辛苦,又生病了。

莫兰听着祁瑞刚说完这些事情,双手微微颤抖。

齐瑞森犯了错,病倒了。真的是偶然吗?

齐瑞刚看上去很自然。他抬起她的身体:“我们去看望老人吧。医生说他现在情况稳定多了。”

莫兰握紧双手,什么也没问就跟着他去拜访齐大师。

齐老爷子躺在床上,疲惫的闭着眼睛。

莫兰,他们只是瞥了他一眼就离开了房间。

医生在客厅,莫兰第一次主动问齐老人身体状况。

“医生,老人身体怎么样?”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老人的身体没有问题。他就是不能努力,需要好好休息才能长寿。如果他继续这么累,我什么都不敢保证。”

齐瑞刚微微蹙眉:“你是说老人只能养活自己?”

医生点点头:“好多了。”

莫兰微微垂下眼睛,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这是齐瑞刚的计划吗?

所以齐瑞森的错误是他设的?目的是激怒老人,然后让他努力工作直接生病?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齐瑞刚干的,他的方法可谓一举两得。

不仅逼齐提前退役,还打压齐瑞森...

犯了错误的祁瑞森,没有资格和他争夺家当。

莫兰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幸好她可以和齐瑞刚离婚。可悲的是,齐瑞森被她牵连了...

齐瑞森也想继承家业。

他们两个兄弟都想。

所以她从不介入,让他们自己竞争。谁赢对她来说不重要。

但知道祁瑞森输了,她还是忍不住为他感到惋惜。

“三弟留下来照顾父亲,公司里的事情我可以暂时忍住,你也休息几天,我想你最近很累。如果没问题,我先带你嫂子回去休息。”祁瑞刚突然对站在一边的祁瑞森说道。

祁瑞森点点头,表示接受他的安排。

莫兰内疚地看了他一眼,跟着祁瑞刚离开。

走出祁老爷子的别墅,祁瑞刚低头沉声道:

(cqs!)

“我和齐瑞森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

莫兰微愣,筑道成神他知道她有罪。

“芮锐森输了就是输了,筑道成神过程不重要。”祁瑞刚轻勾嘴唇。

莫兰淡淡地说:“真的是你做的吗?”

齐瑞刚明白她的意思,眼神深邃:“我什么都没做,是齐瑞森自己没有经验。”

莫兰心想,这恐怕是他对付祁瑞森最温和的手段了。

她不指望祁瑞刚是个绅士。如果他成为绅士,地球大概不会转。

“老人身体真的没事吗?”莫兰关切地问道。

不要因为老人要离婚就杀了她,即使她不喜欢他。

而且,是祁瑞刚的亲生父亲。他真的做了吗?

齐瑞刚的表情充满了波澜和痕迹:“刚才医生说,只要他关心自己的生命,他就能长寿。他会活一百年。”

莫兰松了口气。

但即使这样,她还是跳不起来,感觉很轻,很平静。

接下来的时间,祁瑞刚工作忙,忙着弥补祁瑞森的错误,忙着管理公司。

齐老头的身体有了一点好转,但是他不可能去公司上班了。

祁瑞森很淡定,除了照顾老人,每天都去公司上班,一副不求上进的态度。

莫兰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切。她觉得一切都太平静了。

祁瑞森怎么能不去争取呢?

齐瑞刚真的这么轻松就打败了齐瑞森?

莫兰看不懂,干脆无视了。

预产期快到了,现在只想早点生,早点离开齐家。

放下画笔,莫兰刚刚画完一幅画。

花瓶里的玫瑰,那是她画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画一朵玫瑰,不过分。

她总是认为玫瑰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喜欢哪一个,只有一个是最好的,你可以花所有的心思去画这个,让它最美。

就像爱情,不算太多,只是独一无二的。

莫兰不禁想到了这一点。她还在期待爱情吗?

她的心不是已经死了吗...

“给你的。”一朵打开的玫瑰突然递给了她。

莫兰回过神,抬头看着刚刚回来的祁瑞刚。

“你不能拒绝接受吧?”祁瑞刚挑眉。

它只是一朵花。你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莫兰接过玫瑰,齐瑞刚勾着嘴唇笑了:“你可以当模特,多画些玫瑰。”

“我学会了画玫瑰,打算开始画别的东西。”莫兰淡淡道。

“画什么?”

“我还没想好。”

齐瑞刚双手叉腰,邪魅一笑:“给我画,给我画个像。”

“我暂时不画人。”莫兰放下玫瑰,收集她的草稿。

“就当是给我的礼物好不好?”祁瑞刚问。

莫兰没有抬头。“你什么都不缺。如果你真的想要一幅肖像,你可以请画家为你画。”

“但我想让你画出来。”

“我说我暂时不画人物。”

虽然他们的关系变得融洽了,但莫兰对他还是有气无力的。

(cqs!)

江予菲可以清楚地听到他说的话,筑道成神因为他打开了免提。

她心里咯噔一下,筑道成神顿时又冷又哆嗦。

“爸爸,我们不能真的关心妈妈的生死!”安塞尔皱起眉头,焦急地说道。

阮,的声音还是那么冷:“为什么不呢?这是你妈妈的愿望。我们不能辜负她的心愿,是不是?”

他说的话显然具有讽刺意味。

分明是在赌气,赌气不管她。

“爸爸……”

“就如实告诉她,既然她这么伟大,我们就成全她的心!”

“爸爸,妈妈能听到你说的话……”安塞尔变得更加焦虑。

爸爸即使生气也不能说这样的话。

阮,的神色更阴沉:“她能听得更清楚,我相信她知道我的态度。”

江予菲的心一寸一寸冰冷...

阮、,你真的生气到这个地步了吗?

我知道你会怪我,但没想到你会这么怪我。

我是为了你和孩子们...

“妈妈,别听爸爸的废话。反正妈咪,我一定救你。”安塞尔坚定地说。

没人能阻止他救妈妈。

江予菲勉强笑了笑。“安塞尔,别来了。妈妈只想你安全。妈妈现在做得很好。我不想你来。听你爸爸的话,别烦妈妈。”

最后一句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他们父子能过得好,她真的希望他们放过他。

但听在阮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江予菲,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别以为你这么说能激怒我。我告诉你,我累了,所以我不用你了……”

“啪嗒——”江予菲的手机突然掉在了地上。

她的脸是白色的,没有一丝血迹。

他说了什么?

我告诉你,我累了,所以我不用你...]

江予菲一直在脑海中徘徊这句话。

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戳进她的心里,造成她痛得滴血。

“妈咪,妈咪?”电话里传来安塞尔焦急的声音。

江予菲茫然地蹲下身子拿起电话。

“我……”

她尽力说出这两个字。

“妈咪,你不要听爸爸乱说。其实他很在乎你。妈咪,别难过,我们会的……”

安塞尔莫的话还没说完,阮田零却抓起电话,突然挂断了电话。

安塞尔愣住了,他怀疑地问:“爸爸,你在干什么?”

阮天玲冷冷的,眼睛又浓又呆。

他盯着前方,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没有回应他。

安塞尔生气地皱起眉头说:“爸爸,妈妈会像你一样很难过的!她也为我们冒险,爸爸,妈妈没做错什么!”

“啪——”阮天玲突然捏碎了他的手机。

安塞尔又愣住了。“爸爸,你什么意思?”

“闭嘴!”阮天岭尹稚咆哮着,手背上的青筋正凸凸地跳动着。

在那边。

江予菲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整个人惊慌失措。

江予菲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筑道成神整个人惊慌失措。

谁挂了电话?

你为什么挂断电话?

她呆了一会儿,筑道成神很快就回了电话——

然而,电话显示她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江予菲一遍又一遍地拨号,总是有一个提示,用户无法接通。

出事了吗?

没想到电话是阮故意挂的。

她认为他们出事了。她打不通安森的电话,于是打了阮田零的手机。

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她一直打电话,直到有人接通。

阮天灵他们的车也到了阮的旧居。

他停下车,这才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接通——

"阮田零,你和安塞尔还好吗?"江予菲关切的问道。

阮,淡淡地说:“我们没事。”

"..."江予菲认为她心里已经够难过的了,但她没想到会更难过。

她跪在地上,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水。

“既然没事,为什么现在不接电话?!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出事了,我还担心你呢!”她愤怒地大叫,想给他一记耳光。

阮天玲握紧手机,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我们在一个城市里,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有别的吗?没事。我挂了。”

"...你这么恨我吗?”江予菲问道。

阮,的黑眼睛有些空空洞:“我不恨你。江予菲,你做任何事都有你的理由。你不是为了我吗?我讨厌你做的事。我一点都讨厌你。”

但是他的语气,说得很清楚,并不是这个意思。

他讨厌她-

江予菲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

她知道他会生气,知道他会生气,但她从来没想过他恨她。

即使昨天她看到那些杂志,她也从未怀疑过他。

她认为他是故意的,尽管她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但现在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每天换一个女人是为了摆脱她忘记她吗?

他说他累了,他说他不必成为她...

他还说他永远不会关心她的生死,他说反话是为了表明他讨厌她...

原来这些都是真的,真的!

这些真相像晴天霹雳,让江予菲措手不及。

她的手脚在颤抖,全身在颤抖,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沉默了,阮、也沉默了。

空全世界好像都被冻住了,世界好像要崩溃了...

江予菲想说些什么,但她的头很晕,她的心疼得说不出话来。

良久,她听到了电话里的嘟嘟声。

他刚刚挂了电话...

江予菲的手松了,她的手机掉到了地上,她瘫倒在床沿上,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爸爸!”安塞尔焦急而愤怒地抓住他的胳膊。“你怎么能说你讨厌妈咪?妈妈听到这件事应该很难过。爸爸,你打算怎么办?!"

“爸爸,你太过分了。妈妈已经够努力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安塞尔的眼睛红红的。他没想到父母之间的关系会突然变成这样。

阮天玲扭着僵硬的脖子看着他。

“我是怎么对待她的?是她告诉我们不要找她。我照她说的做了,筑道成神是不是?”

安塞尔咬紧牙关,筑道成神开始生气。

“妈咪这么说,但她对我们也有好处。她这么说是因为怕我们去找她会有危险!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你怎么能那样伤她的心!”

阮田零怒吼道:“我伤了她什么心?!"

“你跟她说你恨她,这句话最疼她!”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我讨厌她了?!"

“你说的是反话,我听得出来。爸爸,我恨你,你怎么能这样伤害妈妈!你不要她,我要她,我现在就去找妈咪!”

安塞尔莫立即推门下了车,阮快步跟在后面。

他冷冷地吩咐保镖:“替我拦住他!”

几个保镖上前挡住安塞尔莫的去路,安塞尔莫一脸冰冷和愤怒:“让开!”

他试图掏出手枪对着他们,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手枪。

阮,面色凝重地吩咐道:“把他交给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他。谁让他走出房间,谁就来看我!”

“小主人,我们被冒犯了!”一名保镖走过来,安塞尔转身试图逃跑,但他们很快抓住了他。

他愤怒地挣扎,拳打脚踢他的保镖:“放开我,放开我!”

保镖抱住他,不顾他的挣扎,强行把他推开,然后把他锁在房间里。

安塞尔愤怒地拍门,大声喊道:“放我出去,我要找妈妈,放我出去!阮田零,你不是我爸爸。我再也不会叫你爸爸了!你不配做我爸爸!”

“放我出去,不然我就把这地方点着了!”

“阮天玲,你给本少爷滚出来,阮天玲——”

整个阮家的老房子都充满了安塞尔的愤怒的哭声。

他反复阮,,他称之为圆滑,他称之为怨恨。

前一刻感情很好的父子俩,下一刻似乎成了敌人。

老房子里的所有人都震惊了,纷纷议论。

少爷和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儿子这么讨厌老子?

虽然少爷来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都知道少爷是个很懂事很聪明的好孩子。

所以他们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少爷气得不能畅所欲言,恨不得杀人放火。

“阮,你个王八,王八,快放我出去——”安塞尔莫还在大喊大叫,咒骂着,几乎到了他想骂什么的地步。

阮,黑着脸站在门外:“臭小子,我是王八蛋,你是王八蛋!”

听到他的声音,安塞尔莫立即像踢鸡血一样踢门。

“让我出去,我要找妈咪,让我出去!阮、,不要逼我改姓。你不让我出去,我就再也不做你儿子了!”

"..."阮天灵的眼神变得更加尹稚恐怖。

门口的几个保镖吓得不敢出门...

“天凌,这是怎么回事?你对陈俊做了什么?!"阮妈妈冲进来。

其次是阮父和阮家老爷子。

知道自己的小疙瘩被关起来大呼小叫,筑道成神自然尽快赶来。

“奶奶,筑道成神让我出去,颜田零要关我,你帮我开门。”听到奶奶的声音,安塞尔像找到救世主一样大叫。

“快开门,你带他干什么!”阮妈妈赶紧说。

保镖不动。

阮,淡淡地说:“这件事你放心。”

“里面的人可是我的孙子,你让我怎么不管?!"阮母焦急道。

阮安国低沉地问:“田零,陈俊做了什么,你要把他关起来吗?”

“我要去找妈妈!”房间里的安塞尔回答道。

“找于飞?”阮安国疑惑。

阮,冷冷地说:“他这么年轻,你同意他去吗?”

他们不同意...

“陈俊,你爸爸会帮你找到妈妈的。你太小了,做不了这些事。”阮妈妈轻声安慰他。

安塞尔隔着门冷冷地说,“他不会去找妈咪的。他告诉妈妈,他永远不会关心她是生是死。我没有这样的爸爸。我可以自己找妈咪!”

“田零,这是怎么回事?”阮安国皱眉问道。

他不认为阮田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江予菲。

你这么轻易放弃,为什么要为了让她活着而死,为什么要为了她去伦敦发展几年?

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还是说了同样的话:“这件事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我的想法。”

说完,他冷冷地大步走了。

“田零,让陈俊出去……”阮妈妈爱她的孙子,但阮态度坚决,不容商量。

安塞尔知道阮田零已经走了。他愤怒地抱着小胳膊,然后跑到阳台上勘察地形。

他从两岁开始就接受体育锻炼,所以爬阳台对他来说没什么。

然而,他跑到阳台,却发现几个保镖站在下面。

“小主人,主人说,你不想离开这里。就算出门也不能走。到处都是卫兵,少爷,你不能一个人离开。”楼下的保镖好心的告诉他。

“s . hit——”Ansel大骂,真想杀人放火。

他尽力了,不知道怎么离开。最后,他躺在床上,独自一人感到悲伤。

“妈咪,我会救你的。别难过,我们会抛弃爸爸的……”

阮、刚刚回来就走了。

闪亮的黑色保时捷跑车,刹车漂亮,停在夜帝门口。

这个地方,他很多年没来了。

但他仍然是这里最尊贵的客人。

还是阮最豪华的包厢,点了很多酒,然后打开瓶盖开始喝酒。

他一连喝了三瓶酒,东方瑜推门进来。

“凌哥,看到你在这里喝酒,我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东方瑜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

三年多了,东方雨变得更成熟了,但还是一个浪漫的痞子。

阮田零淡淡道:“与我饮,不醉不归!”

东方瑜一向爱说闲话:“凌哥,你在春风玩了几天,怎么又借酒消愁了?”找不到新的美女吗?我认识几个,要不要介绍给你?"

阮天玲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筑道成神双腿放在茶几上,筑道成神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颓废的野性。

“是啊,介绍了多少。但今天我只喝酒,不谈女人,不准女人说话!”

“哎,都说英雄难过美色,凌哥,这样看着你,我都不敢找到我的真爱了。”

阮,阴沉地看了他一眼:“你要说女人就滚!”

“好好好,我不说话了!看到我们兄弟多年重逢,今天我陪你喝个够,不醉不归!”

阮天玲他们整天喝着酒。

当他们终于从夜帝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被抬了出来,直接印证了醉话。

江予菲跪了下来,上半身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多久。

“小姐,该吃饭了。”外面的仆人敲门。

江予菲没有回应。

仆人又敲了几下,她还是没反应。怕她出事,仆人只好开门进去。

看到她的样子,仆人吓了一跳。

“小姐,你怎么了?!"她上前帮助自己的身体。

江予菲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像一个脆弱的洋娃娃,她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

“小姐,你怎么了,别吓我!”

仆人吃力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他派人去请医生。

医生来的很快,南宫月如也来了。

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她只是难过得短暂昏迷,但她很好,醒来开导她,让她不再难过。

南宫月如站在床边,充满爱意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江予菲为什么太难过。她不应该为杂志上的内容感到难过。

当她醒来时,她会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梦见阮、不想要她,却和她分手了。

如果他无礼,他心里的每一句话-

江予菲的爱是血腥的,没有完美的地方。

阮不要她,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江予菲觉得她的心被活捉了。

然后空,痛得麻木——

她皱起眉头,看上去充满痛苦:“不要...别走……”

身体被轻轻一推,南宫发不出声音,只是焦急的推着她。

这时,祁瑞森回来了。

“夫人,于飞怎么样?”祁瑞森关切的问道。

南宫摇了摇头,脸色不太好。

“不要离开阮田零……”

“于飞,醒醒,醒醒。”

江予菲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她被困在一个悲伤的噩梦中,无法出来。

“阮·……”梦里,她痛苦地不停呼唤他的名字,一行伤心的泪水从眼眶里滑落。

南宫月如用力推了推她的身体,她心里很不舒服。

哪个母亲愿意看到女儿遭受这样的痛苦。

爱最伤人。

“于飞,醒醒!”祁瑞森也不停地给她打电话。

江予菲模糊的睁开眼睛,终于醒来,然后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

她的眼睛逐渐变得清澈,她看得很清楚。

“妈妈,瑞森……”

“雨菲,你怎么了?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晕倒了?”祁瑞森低声问道。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