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mg冰球突破app(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如意女帝(1/23)

mg冰球突破app(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阿道夫点点头:“是的,意女帝意女帝看来他真的不卖。”

旁边的上官鲁尔很不满意。“那个人太忘恩负义了。我们尊重他,意女帝意女帝愿意花钱买。他不愿意给我们面子。”

霍真没说话。他看上去很酷,显然是这么想的。

阿道夫仔细一想,“他不年轻了,地位也不简单。估计有些是少爷脾气,不肯卖。但是,他的身份确实不简单。他不卖,我们别无选择。”

他在提醒霍真,他们惹不起他。

上官鲁尔不悦地说,“阿道夫,你太小心了。他的身份怎么了?我们还怕他吗?而且我们已经给他面子了,他不知道怎么好,不能怪我们对他没礼貌。”

阿道夫垂着眼睛没说话。

霍真想了一下,说:“既然他不卖,我就亲自去见他。你安排一下,后天我想请他吃饭。”

阿道夫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如果没事,那我就先下去了。”

“嗯,去吧,这几天我都在为你努力。”霍真理解地说道。

阿道夫笑着说:“这点辛苦算什么。”

阿道夫走后,上官鲁尔问霍真:“真的,你打算怎么办?万一你亲自上门,那小子还会不肯卖吗?”

霍真问:“对,买不到怎么办?”

上官钰儿撒娇道:“你还怕他,不只是小妮子。”

“哎,他身份不简单,我们买不起。”

“但是我们不能怕他.....此外,人们真的想要皇冠,而且结婚时一定要漂亮。真的,你说你想让我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

霍真的笑容不变:“我会尽力买东西,也许一分钱也不用花就能买到。但是,如果失败了,一定不要难过。”

上官钰儿眼睛一亮。“你是说你有主意了?”

“可以,但不一定成功。”霍脸上真的有一种自信的表情。

上官钰儿很开心:“没关系,就算不成功也没关系。我知道你能做到最好。”

霍真请陈俊吃饭的消息很快就传来了。

陈俊知道他必须去吃这顿饭。

如果他不去,真的会得罪霍真。

虽然他无所畏惧,但他不是只会横冲直撞的傻逼。

必要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叶笑言也知道这件事。他问他:“你去吗?”

陈俊笑着说:“当然,我会去的。如果有人请我吃饭,我不会白去。”

“但是...如果这是鸿门宴呢?”

“不会,他们开诚布公地邀请我,他们不会玩阴的,他们只会跟我谈条件。”

“你知道去吗?”

陈俊若有所思地说:“是的,我要走了。不管他们的条件如何,这件事必须了结。”

不杜绝,就埋下隐患。

叶笑言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到时候,多带些人来。”

陈俊笑了。“这不像打架。只有我们两个人。”

“不行,你一定要多带些人,我会安排的!”

“好吧。”见他如此坚持,陈君没有反对。

!!

安若很困惑。既然他的目的不是这个,意女帝那是什么呢?

她突然想起他以前说过的话。

他说:我把他送走是想让你知道,意女帝如果你敢在我厌倦你之前跟我一起死或者去死,那我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碾压你弟弟!

她理解他的目的。

安若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冷笑,讽刺地说,“我知道,你想保住我的命,你想继续折磨我,直到你厌倦我。你还怕死,你怕我太恨你,怕我拉着你一起死!”

唐雨晨拽着她的嘴,淡淡地说:“如果你愿意理解这一点,我不介意。”

“你就是这个意思!”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安若,我还没有厌倦你。我怎么能让你死……”男的说着勾唇魅惑,最后一句好像没什么意思。

安·若薇皱着眉头,最后一次问他:“那么,你不会把小荠带回去了,是吗?”!"

“没错。”

“唐雨晨,我再次警告你,如果小荠出了什么事,我会杀了你!”安若愤怒地说,她已经接受了小荠不会回来的事实。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警告唐雨晨,让她自己好好生活。

她必须活着,等待纪回来的那一天。

看到安若眼中重新焕发的光彩,唐雨晨突然弯下嘴唇,优雅而迷人地笑了。

“女人,如果他出了什么事,随时欢迎你来杀我。当然,这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往往,仇恨能给人活下去的动力。

即使安吉没能坚持住并不幸死去,安若也会为复仇而活。

他对她没有感觉。

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是,他还不想让她死。

只要他不想她死,她就没有死的理由!

“主人……”这时,陶叔轻轻敲了敲门,发出小心翼翼的声音。

唐雨晨看了一眼安若,抬起腿打开门:“什么事?”

陶叔叔的目光扫过安若,然后恭敬地对他说:“云少爷来了,他说一定要见你,让你交出你的家庭主妇。”

安若怔了怔,她将如何面对云飞一阵子?

唐雨晨没有去看她的反应。他只是弯着嘴唇笑了笑:“我知道,你告诉他,我们马上下去。”

“是的。”

回头一看,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云飞来了,安若,你还有脸跟他回去吗?”

安若握紧拳头,怨恨地盯着他,眼里含着小小的泪水。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早就和云飞在一起了。

因为他的胁迫,她已经失去了和云飞在一起的资格...

“唐雨晨,即使我不能和云飞在一起,我也不会继续做你的女人!”

安若大步走出书房,第一个冲到楼下。

“安若!”云飞看到她,一个箭步冲上去,双手抱住肩膀,焦急地问她:“你没事吧?唐雨晨伤害你了吗?告诉我,我绝不会放过他!”

才一个晚上。他很憔悴,眼睛布满血丝。他一定彻夜未眠。

昨晚收到照片后,意女帝他的心情是不是很痛苦?

他整夜都在担心她,意女帝一想到安若就心痛。

如果当初她没有给他希望,没有选择他,他现在也不会这么惨了...

安若垂下眼睛,张开手,淡淡地说:“杨妃,我们分手吧。”

"...您说什么?!"云飞震惊地睁开眼睛,抬手按住她的肩膀,安若闪身避开。

“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不分手!”云飞的黑眼睛痛苦地看着她。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轻声对她说,“安若,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这都是唐雨晨的错。我不介意,我什么都不介意,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安若,我不会分手的。听着,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安若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男人眼中的痛苦刺痛了她的心。

她很痛苦,即使他不介意,她也不敢再和他在一起。她已经毁了,根本不配拥有幸福。

安若没有睁开眼睛,眼里突然充满了泪水:“但是...我介意,我想和你分手...就这样吧,以后不要再来来去去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云飞扬大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腕,紧紧握住。

“安若,我说过我不分手,我什么都不介意!你等等我,我去找那个混蛋!”

他松手,转身冲上楼。

正好,唐雨晨抱着双臂从楼上下来。

“唐雨晨,我要杀了你!”云飞一见他,全身一怒,咆哮起来。他举起拳头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唐雨晨侧身躲开,他的脸颊被他的拳头擦了一下,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

摸了摸鼻青脸肿的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一言不发地打着云。

两人似乎有着深仇大恨,激烈的扭打在一起,场面十分激烈恐怖。

安若看上去很傻。她害怕什么。她上前劝阻:“住手,不要打!”

两人不听她的劝告,安若瞅准了一个空的缺口,闪身插在他们之间,两人抡起拳头眼看要砸在她身上,并在最后一刻硬生生收住。

“安若,让开!”云飞抓住她,把她拖在身后,打算袭击唐雨晨。

安若急忙抓住他的胳膊喊道,“杨妃,够了!不要打!”

云飞盯着她,眼睛都要裂开了。“当他那样伤害你的时候,你还为他辩护吗?!"

“我不是替他辩护,但是打他有什么用?”另外,你可能会受伤。

“为什么没用?他要是敢伤害你,我就杀了他!”她还没说完,云飞就把她推开了,猛地扑向唐雨晨。

唐雨晨的脸色阴沉。他逃脱了攻击。他勾勾嘴唇,冷冷一笑。“云飞,安若说他们要和你分手。你还为她做什么?”另外,昨晚我告诉她我想要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畜生!”云飞更生气了。他不相信安愿意。

他很了解她。她是一个如此害羞的女孩。他只是盯着她看,她会很尴尬。她怎么能自愿和唐雨晨上床呢?

如意女帝

而且他不是瞎子。照片中,意女帝安若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她是被迫的。今天,意女帝他必须杀了唐雨晨!

云飞失去了控制,他的愤怒让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他就像一头疯狂的狮子,他会把唐雨晨杀死,否则他永远不会停止。

然而,唐雨晨不是好欺负的。他冷酷无情,每次都攻击云飞的要害。

他们俩很快就受了重伤,安若甚至听到了云飞体内的断骨声。

事情变得如此严重,以至于她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住手,给我住手!听着,别打了!”安若疯了,仆人们被他们的凶残吓坏了。没有人敢劝阻他。

云飞一直不是唐雨晨的对手,很快他就被打败了。他提着一个项圈,狠狠地揍了它一顿。

云飞咬着牙,忍受着疼痛,仍然攻击着唐雨晨,仿佛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会停止。

突然,唐雨晨一拳打在他脸上,云飞的身体飞了出去,突然吐出一大口血。

安若脸色变得苍白,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恐惧。

看到唐雨晨大步走向云飞,看到他眼中嗜血的尹稚,安若打了一个冷颤,无尽的恐惧充斥了她的全身。

他真的要杀云飞吗?

安若惊慌失措,无意间看了看桌子上的水果刀。她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拿出水果刀,把它套在脖子上。

“住手,不然我替你去死!”

两个人同时生活。他们看到她的动作,脸上带着不同的情绪。

唐雨晨的表情是尹稚,危险地眯着眼睛。

云飞吓得脸都白了,眼里满是惊慌:“安若,把刀放下,别做傻事!”

“你不停止,我就不放手!”安若冷冷地说,刀子离她的脖子更近了,锋利的刀刃卡在她的肉里。

如果她再努力一点,刀子肯定会割断她的喉咙。

云飞被她吓坏了。他连忙点头:“好,我不打了!你把刀放下,我不打!”

安若看着唐雨晨,等待他的回答。

唐雨晨冷笑道:“你死,你死了我就杀了他!”

说到这里,那人转过身,愤怒地踢着倒在地上的椅子,咆哮着,森冷冷地告诉仆人,"你在干什么?"!先不要送云大师去医院!"

“是的,是的……”几个仆人上前扶住云飞。

安若扔掉手里的刀,走上前扶住他:“杨妃,你没事吧?”

云飞的一根肋骨断了。他忍受着疼痛,抓住她的手,把她扔进怀里,紧紧地拥抱着她。

“安若,你听我说,以后不要做傻事!你听到了吗!”他在她耳边愤怒地咆哮,安若不禁脸红了。

她推开他,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你的伤势很严重。我们去医院吧。”

“你送我!”云飞一直牵着她的手,怕她转身离开。

安若点点头。“好,我带你去。”

她根本不信任他的伤势,自然要送他去医院检查。

云飞松了一口气。他把车停在安若身边,意女帝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意女帝把自己的大部分体重都给了她。

安若和仆人把他抱向外面,不知道为什么,她注意到唐雨晨锐利的目光正盯着她。

当她离开时,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他的眼睛。

他眼里的情感很复杂,有点深沉,有点冷酷,还有掌控一切的自信和猫玩老鼠的嬉戏。

安若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回头看了看。

即使他没说,她也知道他的意思。他的眼神告诉她,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一定会赢她的...

在医院,云飞被推进急诊室,而安若坐在外面等他出来。

没过多久,云飞的父母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赶到了医院。

当安若看到他们时,他站起来,轻声问候他们:“叔叔,阿姨。”

云母苍白着脸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问道:“杨妃是怎么受伤的?”

安若垂下眼睛,一脸歉意。

“因为你不是?!"云母厉声追问。

“对不起……”

“喂!”一记沉重的耳光瞬间落在她的脸上。云母收回手,冷冷一笑。

“那是因为你。唐雨晨说,因为他想和杨妃分手,杨妃不同意,所以他和唐雨晨打了起来。安若,真是个惊喜。你还是个灾难。两个人为你而战。你很骄傲吗?!"

安若惊讶地抬起眼睛,心里恨透了唐雨晨。

他是这么告诉他们的吗?

这分明是往她头上泼脏水!

然而,唐雨晨又说对了。正是因为他,她决定和云飞分手...

云母看到她无辜的脸,和她眼中的委屈,所以她很生气。

“怎么,我冤枉你了?安若,你总是一个人。那是你的事!现在我郑重警告你,离杨妃远点,我们云家绝对不会接受你!”

安若淡淡地点了点头:“你放心,我已经决定和他分手了……”

云母冷冷地哼了一声:“这样更好,希望你说话算数!现在我们和我们一起飞,走,从此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听着她不礼貌的话语,安若只能微微咬着嘴唇,努力忍受着心中的痛苦。

她想说,在确定云飞没事之前,她是不会走的。但在这种情况下,肯定给人一种虚伪的感觉。

她留下来有什么用?

“叔叔阿姨,那我走了。”安若礼貌地向他们告别,然后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这时,一个女人焦急地跑了过来。她留着长长的卷发,外表精致,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乍一看,她是个有气质有涵养的女人。

安若忍不住停下来,他的眼睛似乎在看着她,似乎他没有在看她。

女人不理她,从她身边跑过,来到云浮云母跟前:“叔叔阿姨,杨妃怎么样?”

云母温柔善良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香香,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我问医生,医生说他断了一根肋骨,休息几个月就能恢复……”

安若目光闪烁,意女帝她深吸一口气,意女帝坚定地迈开脚步,头也不回地离开。

云飞扬,我们的命运已经结束...

出了医院,安若直接回到了他租住的地方。

开门,是空荡,没人。

她记得小荠已经走了,她很长时间都不会再见到他了。

安若推门走进安吉的房间。书桌上,仍然有他没有时间清理的课本。衣架上有他还没洗干净的脏衣服。他的被子不是随意叠放的,好像随时都会回来睡觉。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

然而,这间卧室的小主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荠,你知道吗,当你离开的时候,我妹妹很想你,她是一个人...

安若坐在安吉的床上,抚摸着他睡在上面的枕头,悲伤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昨天和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心里感到很痛苦。家里没人,她一个人放声大哭。

我不知道悲伤地哭了多久,但安若靠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梦里,她梦见了被送走的小姬和受伤的云飞。

最后,她用冰冷的眼神梦见了唐雨晨。在梦里,他笑着对她说:“安若,你是我的,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永远逃不掉,哈哈……”

不,她不是他的,她不是他的!

安若吓醒了。她坐了起来,呼吸急促,心还在恐惧中剧烈跳动。

突然,她听到有人敲门。

太阳刚刚从窗外升起。原来她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已经是第二天了。

敲门声一直在响,安若在开门前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当她打开门,看到云飞站在门口时,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杨妃,你为什么在这里?”!"

云飞脸色不太好,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看着她,扯出一个笑容,故意委屈的说:“我醒了,没看见你。我以为你不想要我。”

当安若感到心口疼痛时,她问他:“你的伤怎么样了?”你为什么不呆在医院里到处跑呢?"

云飞没有回答,问道:“安若,你不邀请我进去吗?”

安若下意识地躲开了,但是当她想到云母昨天说的话时,她很残忍,停在门口不让他进去。

“杨妃,快回医院去,别让你叔叔和婶婶担心。”

云飞敛去嘴角的笑意,眼睛深深地盯着她。

安若心虚地看着他,想了一会儿说,“我陪你去医院,走,现在就走。”

她正要踏出房门,这时一个男人突然把她推进来,逼她进屋。

“我不走。我现在累了,需要休息。”他走进客厅,虚弱地靠在沙发上,好像永远也不会离开。

安若很虚弱,他受伤了,她不能真的把他踢出去。

她别无选择,只能关上门,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身体很不舒服吗?”把杯子放在他面前,她轻声问他。那人立刻点头,痛苦的样子。

如意女帝

“胸口疼,意女帝肋骨断了。你不知道我是怎么爬上楼的。现在你要我说下去,意女帝那肯定会要了我的命。”

虽然安若知道自己是故意夸大其词,但他知道自己真的很痛苦。

光是看他脸上的汗,我就知道他一路走来付出了很多努力。

“那你休息一下,我联系医院,让医生来接你。”安若坐在沙发边上,抬起手去拿麦克风。

云飞突然抓住她的胳膊,用力抓住她,紧紧地抱着她。安若惊呆了,正要挣扎。他说:“别动,我胸口疼。”

安若真的没敢动。她有点生气,说:“飞天,放手,让你的心移到你的伤口上!”

云飞无赖的抱着她,她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不放手。你不动,我的伤就好了。”

没见过他耍赖,安若惊讶的同时,也有些心疼。

她知道今天他不正常是因为他担心她会和他分手。

但是不管他骗了多少,她都不能再拖他下水,和他在一起了。

“杨妃,放开我,我会打电话给医院的,你的伤很严重,你不能任性。”安若温和地鼓励他。目前他的伤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要等他的伤好了再说。

云飞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搁在头上,眼里却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安若,你的眼睛肿了。你昨晚哭了。为什么?”他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问她。

“是心里不舒服吗?安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你。别担心,我会加倍唐雨晨给你带来的痛苦!”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冷酷。

安若突然恢复过来,她把他推开。这次他没有坚持不放手。

“杨妃……”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冷地说:“如果你不想让我生气,马上去医院,把伤处理好。否则,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

云飞抿了抿薄唇,沉默了几秒钟。他突然笑了,说:“好,我听你的。”

安若高兴得忍不住笑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嗯。”他不能把她逼得太紧。她现在一定很痛苦。他必须给她一些时间去适应和放松。

安若扶云飞下楼,走到小区门口,却意外地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

云飞脸色微微一沉,车突然开了。一个中年人从里面走出来,向他走来。他恭恭敬敬地对他说:“师傅,夫人,我送你去医院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云飞生气地问道。他觉得自己被监视了,有被戏弄的愤怒。

中年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没有回答,“师傅,请上车。我老婆说,你不上车,她就亲自来接你。”

“我今天不上车!”云飞拉着安若的手,正要带她走。

安若抓住了他。在他迷惑的眼神中,她建议他:“杨妃,上车,别让你的家人担心你,你需要尽快赶到医院。”

“我们开车去吧。”云飞小声对她说。

安若摇摇头,意女帝然后慢慢地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我不想陪你去医院。自己去吧。飞天,意女帝我的心脏乱糟糟的,你留在医院休养,别让我担心,让我的心脏更乱?”

“安若…”云飞的眼睛是黑色的,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好像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安若微微垂下眼睛以避开他锐利的视线。“我现在好累。我想上去休息一下。请尽快乘公共汽车去医院。还有,你已经成年了,不要拿健康开玩笑。”

说完,安若转身往回走。

云飞阴沉地盯着她的背影。

他知道他们的关系从前天晚上就已经改变了。他也知道,安若,她不会再想和他在一起了,她会用一种残忍的方式和他分手。

他想挽回,但她的态度太冷淡,让他没有任何希望。

难道,他们之间这种刚刚开始的感情,很快就要结束了?

云飞心里忐忑,害怕。他能做什么让她相信他?他真的喜欢她,真的想和她在一起?

安若的背影消失了,云飞还在那里站了很久才勉强坐车离开。

嗯,她需要时间冷静,所以他给她时间冷静。

但是要他放手,那他不能死!

汽车离开时,安若从拐角处出来了。看着远处的汽车,她的心像疼痛一样撕裂。

她知道云飞没有放弃这段感情,但事实上她放弃了。

在她孤独绝望的时候,在她最需要关心和温暖的时候,是他出现在她身边,给了她短暂的快乐和喜悦。

这份幸福真的很珍贵。如果可以,她到最后一刻也不会放手。

但现在,她不得不放手。

虽然他心痛,但她心痛,她必须放手。

因为,她不配站在他身边,因为太多的原因,他们只能互相想念。

安若擦去眼中的泪水,正要转身,这时她看到一位女士从另一个角落出现,向她走来。

看到她,安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云母走到她面前,脸上没有霸气,眼神平静,甚至带着一点善意。

“阿姨,你怎么……”

“我一直躲在那里,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云母朝她微笑。“安若,我知道你和杨妃之间的感情是真实的。我也知道你是个好姑娘。”

安若更加惊讶。我没想到云母会说这些话。

“但是安若,不管你有多好,你都不能和杨妃在一起。你知道为什么吗?”

当安若脸色阴沉时,她平静地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云母点点头,继续对她说,“他是我和杨妃的父亲唯一的儿子。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他并不孤单。他代表云家,代表整个时尚。为了他的未来,我们只能把你撕成碎片。”

安若仍然平静地点点头:“我知道……”

如意女帝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意女帝她也认为云飞这样的好男人根本不应该和她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因为根本不值得。

看到她讲道理,意女帝云母笑得更和蔼了:“安若,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但是,杨妃现在很固执,他不会放弃你,所以你一定不能再给他希望,一定要切断他的思想,让他死。只有这样,他才会忘记你,让你走。我知道我这样对你说很残忍,但是请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好吗?”

安若完全垂下了眼睛,她板着脸点点头,但再也说不出话来。

云母突然拉起她的手,轻轻地握着。“安若,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安若抬起头,她的眼睛沮丧而不舒服。她淡淡地问她:“云太太,你还有什么话,只管说。”

她不再叫阿姨了,也没必要叫阿姨了。

云母的手段太高了,她不是她的对手,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不需要对她毕恭毕敬,对她小心翼翼。

云母不介意她改变地址,但她的眼睛有点冷。

“安若,你知道,唐雨晨喜欢的人是薛飞。他花了很多心思才赶上薛飞,现在薛飞和他在一起很开心。虽然你是唐禹锡的前妻,但是你离婚了,所以希望你能放轻松,不要再纠结于过去,不要毁了他和薛飞的感情。”

安若突然抽回手,她真想冷笑。

云太太真是拐弯抹角。她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薄情易德的女人?

纠缠着云飞,还纠缠着唐雨晨。

天知道,她最想远离的人是唐雨晨!

如果可以,她宁愿余生都见不到他!

云母见安若脸色不好,以为她不同意,她也沉下脸,不再伪装,淡淡对她说:

“安若,唐雨晨最喜欢的人是薛飞。如果你再纠缠他,只会让他更讨厌你。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再这样下去只会吃力不讨好……”

“云夫人!”安若打断了她的话,她的语气很冷。“我认为你犯了一个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缠着唐雨晨,但他缠着我。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他,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女儿,就让你女儿照顾他,别让他骚扰我!”

安若冷冷地说道,转身要走。

她心里一直压着很多委屈和愤怒,于是忍不住和云母说话,冲了一些。

但她不后悔和她闹翻。唐雨晨欺负她就够了。

她不想当包子,让人家到处欺负她!

云母气得脸色铁青,从来没有人在她面前这么放肆过。

她不甘心地冲着安若的背影,讥讽地冷笑道:

“安若,你到底以为你是什么!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充其量是男人的新鲜玩物,别说唐雨晨不要你,就是我家飞天也不会要你!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嫁进我们云家!”

安若猛地抬起脚,意女帝愤怒地握紧拳头,意女帝试图转身继续和她争辩,但她又停住了。

为什么要和她争论?她是云飞的妈妈。看在云飞的份上,她不应该和她争论。

更何况这些也没必要争论...

安若把云母的话抛在脑后,继续往前走。云母见她不理,只得毫无兴趣的离开。

回到家,安若关上门,在地上蹲了很久。直到天黑,她才撑起麻木的身体,走回卧室。

刚躺在床上,客厅的电话响了。

她不想接电话。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只好走到客厅拿起话筒:“是谁?”

“安若,是我。”云飞不安地问她,“你怎么了?为什么现在不接电话?”

安若垂下眼睛问道:“你现在在医院吗?你身体怎么样?”

“嗯,我在医院,医生说要休息一个月才能出院。”那人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两个黑人保镖,无奈的说道,“安若,我已经被查了,估计我很久都不会来找你了。”

这两个保镖只服从他母亲的命令。如果他想私自出院,他妈妈会马上知道消息,然后亲自来抓人。

如果母亲知道他溜出医院去看安若,她肯定不会让她走的。

他不想给她带来麻烦,只好忍了一会儿。

安若什么也没说。她笑着说:“那就好好照顾自己吧。如果你无事可做,不要打电话给我。估计要出去一段时间。”

“出去,走?!"云飞皱着眉头,焦急地问,“安若,你不走!”

安若笑着说:“我能去哪里?我只想出去走走,去每个地方看看……”

找到喜欢的地方,就留下来,不要回来。

云飞仍然不愿意相信她所说的话:“安若,你真的要走了吗?”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离开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真的不是,我只是想放松一下,不然我会憋着的。”安若平静地告诉他,语气很正常。

云飞沉默了一会,低声问:“要多久?”

“我不知道,也许一个月……”

“去了这么久?不然等我伤好了,让我陪你。”

“不,我决定明天离开。杨妃,你恢复得很好。我回来后,希望看到一个健康的你。”

云飞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拿起手机,听着安若微弱的呼吸声,突然想她了。

他想在她身边,和她同甘共苦,但他知道,现在她只想一个人。

“你无论什么时候去一个地方,都要给我发短信,让我知道你在哪里,让我知道你很安全,好吗?”云飞不得不妥协,但他也提出了要求。

安若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安若,记得回来……”那人的声音低沉而沉重,有些勉强。

安若眼睛微微苦笑,不能回来了,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只是她心里对云飞感到愧疚,对他撒了谎。

司机转头看着云飞,意女帝征求他的意见。

“去酒店。”那人没商量就说,意女帝司机自然听老板的话,安全地向酒店驶去。

安若张开嘴想说,云飞用沉重的声音打断了她:“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听我说。”

看到他眼中的坚持,安若让步了,在心里感谢他。

车到了酒店,云飞去给她办理入住手续,送她上楼回房间。当他把行李放在地上时,她让他回去了。

他不信任她,不想去。安若说她真的没事,只是想休息一下,那个男人不得不离开。

临走时,安若坐在床上,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真的很难过,也不想哭,但是眼泪一出来就控制不住了。

安若蜷缩在床上,哭了很久,直到天黑,哭累了,然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梦里,她梦见了白天发生的事情。梦见亲吻唐雨晨和兰可仁,梦见唐雨晨的话,她的心又难受了,于是她从梦中哭醒。

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听到电话铃响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唐雨晨的电话,她的心收缩了。她不想接,也不敢接。

电话铃锲而不舍地响了,她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响了两下,电话没响,然后房间里的座机响了。

唯一知道她住在这家酒店的人是云飞,所以很有可能是他打来的。

当安若接通电话时,云飞担心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安若,你没事吧?”我打了你手机,你怎么不接?"

“我没事。我刚睡着。”她淡淡地说。

云飞松了一口气。“没事。吃饭了吗?”

听着他关心的事情,安若的心里非常感动和温暖。

她微微一笑:“我吃过了。”

其实她没吃。她不饿,也没有胃口。

“那你早点睡,我明天来看你。”

“不要……”

“我有事,先挂了。”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云飞直接挂了电话,安若听着电话嘟嘟的声音,慢慢地挂了电话。

房间里没有灯,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空,唐雨晨说的话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他说他还爱着蓝可仁。

他说要和她离婚,娶兰可仁。

他说的一切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插在她的心里,让她痛苦绝望心碎。

唐雨晨,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提出离婚的时候,你没有离婚,给了我希望。当我以为可以拥有一生幸福的时候,你却把我送进了地狱。

你怎么能这样做?你怎么可以!

安若紧紧地抱着头,脸埋在被子里,痛哭起来。

她想哭尽所有的悲伤。她想忘记他,再也不被他伤害!

安若哭到天亮,最后声音嘶哑,眼睛红肿,像核桃一样大。

云飞一大早就来看她,她开了门。当他看到她时,他又吓了一跳。

安若知道她现在看起来很糟糕。她遗憾地对他说:“对不起,请坐一会儿,我去洗手间。”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意女帝她就冲进浴室,意女帝用冷水洗了很久脸,看上去稍微好了一点才出来。

云飞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眼睛很黑。

他看着她,用沉重的声音问道:“安若,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安若坐在床上,轻轻地垂下眼睛。“你放心吧,我没事。杨妃,回去吧,别再来看我了。”

“唐雨晨又欺负你了?”

"...我真的很好,请不要再问了?”

云飞突然站起来生气地说:“好吧,你不告诉我,我去找他,问他清楚!”

说完,他大步走向门口,安若站起来抓住了他。“不要找他!”

那人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这和他有关,安若。他对你做了什么?”

安若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又压了她一下,她急得大叫:“请你别再问了!”

房间里一片寂静,云飞静静地看着她,安若转过身不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泪水。

“对不起,我没有生你的气……”

“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云飞抱歉地说:“这是你的私事。不说的话,肯定有你的理由。我不应该强迫你。”

“不,你这样做是为了我好。”安若转身安慰他,并考虑了一下。她低下头说:“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沉默片刻后,她艰难地说:“他要和我离婚,我...不能接受。”

云飞疑惑地睁大了眼睛,安若对着自己笑了笑。“很难相信吧?”但这是事实..."

如果是以前,她也不会相信自己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难过。

但她就是爱上了他,这是她根本没想到的。

云飞微微握紧拳头,问她:“你爱他吗?”

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她真的爱上了唐雨晨。男人的心有点刺痛,但他藏得很好,不让自己表现出什么。

“他为什么要和你离婚?”

因为他爱的人回来了,安若没有移开视线,喃喃地说:“因为他不爱我。”

“他不爱你,这是他的损失!安若,即使他不爱你,也不要为那种人难过!”云飞兴奋地说道。

她瞥了他一眼,笑了:“杨妃,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痛苦太久。现在我很难受,但很快就会好的。”

当她听到自己强烈的话语时,云飞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心情沉重。

这种安若如此强大,令人痛心。

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只能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安若靠在胸前,没有挣扎。现在她需要一个肩膀依靠,温暖她,只好自私地借他的肩膀,就一会儿。

云飞抚着她的头,柔声说:“想哭就哭吧,但是哭完就不要再哭了。”

安若摇摇头。她不想哭。她的眼泪已经干了。

她只是太累了,想睡一会儿,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做梦。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她只是太累了,意女帝想睡一会儿,意女帝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做梦。

闭上眼睛,她很快就在他怀里睡着了。

云飞感觉到她睡着了,亲切地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坐在床边,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和憔悴的样子,男人的心里很不愉快。

他以为她会越来越好,但没人会想到她还在受苦。

他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她,但是昨天在机场看到她哭的时候心里很难受。

他忘不了她,他想守护她,但他不是她需要的人。

他没有资格给她幸福...

安若,你能做什么让你开心?

————

这一觉,安若睡了很久,直到下午才醒来。

云飞一直看着她,没有离开过。

当他醒来时,安若已经没有精神,浑身没有力气,只想睡觉。

云飞给她点了点吃的,她刚吃了两下就放下筷子不吃了。不管他怎么努力,她都吃不下。

怎样才能一天只吃两顿饭?云飞说有个地方酸辣粉好吃。她肯定会有食欲,只好带她去吃。

安若不想一直呆在房间里。他想出去走走,感觉好一点,所以他同意了他的提议。

两人走出酒店,坐在云飞的车上,吃着酸辣粉。他又带着她四处兜风,直到天色已晚才送她回酒店。

云飞和她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聊了一会儿,她确定不会有事,就不情愿地走了。

他说他明天再来,安若叫他不要来,他坚持,她就不劝了。

云飞走后,安若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思考着许多事情。

她已经放松了。我们离婚吧。她又不是离不开唐雨晨。

至于悲伤,一开始会有,但她相信时间会治愈一切创伤,迟早有一天她会忘记他。

她还决定明天回唐雨晨离婚。长痛不如短痛。离婚后,她会更加放弃。

但她没想到的是,唐雨晨第二天一早就找到了门。

————

当她听到门铃时,安若以为是云在飞。她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顿时愣住了。

唐雨晨的脸那么冷,目光冰冷而锐利,像冰浆一样直刺人。

她真的住在这里...

男人把她推开,大步走了进来,看了看四周,又去了趟洗手间,不知道在找什么。

安若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她努力冷静下来,冷冷地问他:“你怎么来了?”

唐雨晨大步走向她,使劲捏着她的下巴,咬紧牙关,嗜血成性。“这是你的游览吗?安若,我真的看不起你。你打着旅行的幌子在这里和你的奸夫偷情!”

安若惊讶地睁开眼睛,奸夫?你什么意思?

看到她疑惑的表情,他更生气了:“别给我装傻,说,你和云飞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安若,你竟敢给我戴绿帽子?你在自杀,是吗?!"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她给他戴绿帽子?

这是贼喊捉贼吗?

安若气得浑身发抖。她推开他,意女帝生气地对他喊道:“唐雨晨,意女帝你怎么了?请保持嘴巴干净。别骗我!”

“我诬告你?!"男的把手里的杂志往她脚边摔成一团,冷冷的说:“你自己找找,我是不是在指责你!”

安若难以置信地拿起它,一眼就看到封面上的人物是她和浮云。

照片是白天拍的,就在她和云飞走出酒店打算坐车去吃酸辣粉的时候。

标题写着:云飞,受欢迎的总统,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怎么会这样?

安若找到了新闻页面,并迅速阅读。据说云飞和她在酒店有一个房间,他们出去吃饭,晚上回酒店。

甚至还有晚上和她一起飞回酒店的照片。

照片中,云飞搂着她的肩膀,他们真的看起来很暧昧。

再一起走进酒店,不管是谁,都会觉得自己做过那种事。

安若微微皱眉,她不是担心被人误解,而是怕连累云飞。

“没什么好说的?”唐雨晨冷冷地问她,浑身散发出一股寒气。

今天一早看到这个消息,他很生气,想都没想就来找她了。

还通知下属把杂志都买了,警告杂志不要再印了,不要宣传此事。

尽管安若从未被正式公开露面,但仍有许多人认识她。

即使他决定和她离婚,他们仍然是夫妻,所以他永远不会允许这种事情扩散。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安若会背着他做这样的事情。他真的看错她了...

明白自己被误会了,安若冷静下来,不想解释什么。

她抬头看着他,冷冷地说:“既然如此,我们离婚吧。”

唐雨晨微愣。

她冷笑道:“我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想和我继续做夫妻吗?”唐禹锡,不要告诉我你爱上我了或者不愿意和我离婚。"

男人锐利的目光盯着她,抿唇不说话。

她承认她真的给他戴了绿帽子...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很生气。我想杀了她,毁掉一切,有一种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刺痛。

他一步一步靠近她,每一步都充满了杀意。

安若不必要地看着他的眼睛。那个男人走到她面前,慢慢的掐住她的脖子,危险的眯起眼睛。

"安若,你知道背叛我会发生什么吗?"他阴沉地问道,听起来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

背叛?

安若真的很想笑。谁背叛了谁?

“你想干什么,杀了我?”她扬起眉毛,冷冷地问道。

唐雨晨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他的手突然收紧,掐住了她的脖子。

是的,杀了她!

她怎么敢背叛他,他绝不会放过她!

安若喉咙痛,无法呼吸。她抓住他的手,想拉开,但他的手像铁钳一样有力,根本拉不开。

他真的会杀了她,但她不会死在他手里!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真的会杀了她,意女帝但她不会死在他手里!意女帝

“唐雨晨...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不能和我离婚,你!这...不能怪我!”

"..."那人无动于衷,握紧了手。

他冷酷嗜血的眼神看起来很吓人。

安若抬起腿,踢了他一脚。他脸红了,怒吼道:“你爱的人不是蓝色的吗...为什么,你现在爱我了...你就不能接受我背叛了你吗?”

男子目光微亮,动作突然顿住,不再继续推。

他爱的人真的是蓝可仁,不是她。

他也想过怎么和她离婚,怎么补偿她...

但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背叛了他!

嗯,现在他不用内疚,也不用补偿她!

撇开安若,唐雨晨冷冷地说:“好,离婚吧!我明天就把离婚协议书发给你!”

“没有离婚协议,明早直接去民政局。”安若捂着脖子,喘着气。

她不再相信离婚协议了。她要拿到离婚证,确定他们离婚了。

唐雨晨勾着嘴唇,冷冷一笑:“是的!”

说完,他愤怒地摔门。安若笑着坐在床上。

唐雨晨,你不要我,我不要你。

你没有背叛我,我背叛了你。

我不想做一个被遗弃的可怜虫。我想让你永远知道,我抛弃了你,我不想要你!

唐雨晨阴沉着脸,快速驾车。

他心里很不高兴,很烦躁,很生气。

从来没有女人敢给他戴绿帽子。安若太好了,竟然敢这样对他!

明明是他和她提出离婚的,却是她先提出来的!

他以为她喜欢他,她爱他。没想到,她竟然对他不屑一顾,背叛了他。

虽然他爱的人是蓝可仁,不是她。但被她甩了之后,他心里还是很难受,男性自尊心严重挫伤。

离婚是他想要的结果,但离婚的原因不是他想要的。

唐雨晨一口气驱车来到别墅,接到了兰可仁的电话。

女人在电话里心虚地说,“陈,你真的要和离婚?我想了一晚上,觉得对她不公平……”

“没有什么不公平的!”男人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他勾唇冷笑,“她是那种女人,我不想和她夫妻多做一天。亲爱的,你放心吧,她已经同意和我离婚,明天你就能看到结果了。”

“你怎么了?”蓝可人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唐雨晨不想谈论安若的背叛。他跟她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走进客厅,突然吩咐道:“把安若的东西都收拾好,一根头发都不要留!”

陶大爷怔住了,师傅,怎么了?

“先别走!”

“可以!”

他想彻底摆脱她身上的一切,让她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

唐雨晨走后,不久,云飞来了。

当他看到安若脖子上的抓痕时,他立刻抓住她,把她摁在发生的事情上。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