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盈众彩入口(中国)有限公司----风月大陆(1/82)

盈众彩入口(中国)有限公司 !

再说,风月大陆风月大陆她实在是懒得跟他说她跟宇的事。

那些话显然不算什么...

他越问,风月大陆风月大陆她越不想说。

“你知道你对我隐瞒了什么。还需要我提醒你吗?”莫兰问。

祁瑞刚实在把握不住莫兰的想法。

她不应该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然。”

“那只能说明你有太多的事情瞒着我。”莫兰说。

祁瑞刚郁闷的吐血,他不是在逼莫兰吗?

莫兰为什么要压他?

现在很明显他处于劣势。

“我能做什么来隐藏你?我的心可以给你看。”他说的很认真。

“你心血淋淋的,给我看看,不怕吓死我。”

齐瑞刚:“…”

“让开,我要回去了!”莫兰张开手,打开门走了出去。

祁瑞刚站了一秒钟,也连忙跟上。

他们一起骑马回家。

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

回到齐的城堡,莫兰像往常一样直接去看望孩子们。

齐瑞刚有时候会嫉妒埃文,因为莫兰最关心他。

莫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包括同意和他订婚,同意和他结婚...

但他必须感谢埃文。没有他,莫兰再也不会嫁给他了。

莫兰拥抱埃文,对他非常深情。

祁瑞刚坐在他旁边,眼睛盯着包子脸。

也许这个男孩长大后,可以找个理由送他出国留学...

埃文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欺骗他的。

他也一直对祁瑞刚笑,笑得没心没肺。

“给我一个拥抱,每次都是你占着孩子。”祁瑞刚突然伸出手。

莫兰愣了一下。他说这话的时候,她不好意思不给他。

她把埃文交给他,齐瑞刚终于分开了他们。

像往常一样,他们都在这里吃晚饭。

席间,老人问莫兰:“土地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买?"

莫兰正要回答,祁瑞刚低声说:“我们不知道。但是要快。”

"龚蓓不是说过要把它卖给莫兰吗?"齐老爷子问道。

“是啊,但他还没联系我们。”祁瑞刚说。

“别被他骗了。既然要卖,就趁早买。”

“我明白。”

莫兰一直都没说什么。吃完就和祁瑞刚走了。

她本来打算和艾凡呆一段时间,但齐瑞刚把她带走了。

祁瑞刚一直拉着她,直到回到自己的卧室。

他放开莫兰的手,淡淡地问:“你跟宇怎么谈的?是把地还给他还是给他钱?”

“他不要。”莫兰直接说道。

“你说什么?”

“我说给他钱。不管他要不要都给他。”

齐瑞刚点点头:“我会把钱给他的。”

“多少?”莫兰突然问道。

齐瑞刚咧嘴一笑,冷笑道:“他买多少我就给多少!”

“是的。”莫兰点点头。

“我会把钱还给他,你以后不要和他有任何联系。”祁瑞刚又说道。

!!

丁夏楠什么也说不出来。

但她知道自己无路可走。

她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既然她绝对有把握嫁给阮俊佳琪,风月大陆顺其自然吧。

至少到目前为止,风月大陆她没有发现嫁给他有什么坏处。

丁夏楠已经安定下来,决定嫁给阮军齐家。

同时,她也学会了把阮家当自己的家人。

为了表示诚意,她特意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当晚餐。

面对一桌子美味的菜肴,每个人的胃口都很大。

最好吃的是君齐家。

然而,其他人对他们的食物很满意。桌子上的菜都吃完了,什么也没剩下。这是阮家第一次吃饭。

就连不爱吃的邢默也吃一碗饭。

你的爱还在召唤,等你结婚了,你要每天回来吃饭,不然她不会结婚。

江予菲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你二嫂是做饭的佣人?以后遇到重大节日,让她两手都要硬,平时就算了。”

丁夏楠说:“没关系,反正我只会做饭。”

“那不会太难。但是,如果你想开餐厅,我们会支持你,让你赚钱,继续发展你的爱好。”江予菲说。

丁夏楠笑了笑,没说话。

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将每天为阮军·齐家做饭。

饭后,在大家的建议下,君带着丁去了阮家,熟悉了这里的一切。

丁一直默默地跟着他。她不说话,君齐家也不喜欢说话。两个人交流很少。

“都记住了吗?”参观结束后,君齐家问她。

丁南侠点:“都记住了。你家很大,很漂亮。”

琦君盯着她。“喜欢吗?”

“嗯,我很喜欢。”

琦君心里有点高兴。“我们回去休息吧。”

“好。”

跟着他到了三楼,小君齐家又把她带进了自己的卧室。

“你所有的东西和仆人都准备好了。看你还需要什么。”君齐家对她说。

丁眨了眨眼睛,才发现卧室里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比如有一个额外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有几个品牌的护肤品,都是没开封的。

为了证实她的猜测,她去打开衣柜。里面确实有一些女装。衣服不多,但都很漂亮。

丁夏楠转过头。“你没叫人给我重新布置房间吗?”

“你住在这里。”君齐家语气坚定。

丁着急了。“我以为你会为我重新安排房间。你们不是都点头了吗?”

“我家接受了你,你就嫁给我。”

也就是说,她不能和他睡一个房间的理由不成立?

“但我们还没结婚。”

“以后。”

“但不是现在!”

“如果你介意,我们可以明天注册。”

丁::“…”

他们为什么又重复下午的对话?

为什么他的思维和她的不匹配?

也许他明白她的意思,但他就是不想答应。

明白这一点,就放弃丁。

既然他坚持,她只能妥协。谁让他是她的恩人呢?

就是这个恩人,求回报的方式就是让她承诺。

洗完澡,风月大陆丁就躺在床上和睡觉。

她似乎很困,风月大陆一躺下就睡着了。

小君齐家洗了个澡。他看了她一眼,默默地上床睡觉了。

他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去关灯,身体平放不动。

没过多久,他的呼吸变得均匀,他似乎陷入了沉睡。

黑暗中,丁偷偷睁开眼睛,松了一口气。

她以为他会对她怎么样,幸好他没有。

只是不知道今晚或者明晚能不能逃离。

虽然她已经决定嫁给他了,但还是需要一些做爱的心理准备。

虽然丁很困,躺在男人的床上却无法平静她的心。

所以她睡不着。快天亮了,她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她睁开眼睛,突然想起她睡在阮军·齐家的卧室里。

从侧面看,这张床会失去阮军·齐家的影子。

他不在卧室,所以他应该起床离开。

丁并没有那么紧张,至少她不用一大早就面对他。

下楼洗漱后,她才知道,阮军·齐家他们都去公司上班了。

家里只有几个女人。

、爱与项、、邢默。

丁不是最后一个起床的。她吃了早饭,被江予菲拉着去聊天。

她说的都是她的家事。

当他们得知她的父亲是个占卜者时,都很惊讶。

“你爸爸能看出什么?”你喜欢好奇地问。

丁笑着说:“其实和算命差不多。帮助别人看风水,考验婚姻和命运。”

“他准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爸说,这个东西到底可信不可信。信则真,不信则假。”

江予菲笑着说:“你父亲是对的。算命是最神秘的事情。是真是假。看你怎么想了。”

艾君失去了好奇心:“我不太相信这个。既然你父亲不知道是真是假,那我也不好奇。”

江予菲岔开话题,“南夏,你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和君齐家的事。你让他们放心,我儿子很优秀,没有不良嗜好,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性格很好。他一定是最好的老公人选。”

丁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知道,我会告诉他们怎么回事。我也知道君毅人很优秀。”

能让徐梦瑶煞费苦心得到的人自然不差。

艾君骄傲地笑了:“我二哥真的很优秀。你跟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丁找了个时间避开人群,给父母打了电话。

她毫无保留地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知根知底,丁对父母的感情是复杂的。

有对古剑古晓的感慨,有对的仇恨,有对丁的担忧。

“在南夏,虽然他们救了你,但以这个条件让你嫁给阮军·齐家是不公平的。如果你不想嫁给他,爸爸会努力解决这件事。你千万不能委屈自己,想必他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风月大陆

丁夏楠已经许下诺言,风月大陆同意嫁给阮军齐家。

她自然不会食言。

“爸爸,风月大陆我没有委屈。我已经决定嫁给他。”她坚定地说。

丁燕认识这个女儿。

没有人能改变她做出的决定。而且她很独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吧,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们就支持你。而且你嫁给他也不一定是坏事。”

“是的,他家境很好,他也应该是个好人。”丁对说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丁很是不解。“什么意思?”

“南夏,你忘了我的占卜了吗?听了你的分析,我怀疑,如果不是你,徐梦瑶会嫁给君君宜。”

丁夏楠愣住了——

“在我最初的占卜中,徐梦瑶和阮军·齐家有婚姻关系。

我没有告诉你这些,因为当我解决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确定。现在我怀疑这是真的。

你会死在她的手里,也许是因为古老家族的秘密。

可能你发现了她和顾晨曦的关系,在调查她的时候,她害怕暴露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谋杀了你。

占卜的原因是阮琦君是改变你命运的关键人物。也许是因为你和他结婚了,他才会保护你。

所以我说你嫁给他不一定是坏事。只要他愿意保护你,把你从灾难中拯救出来,和他结婚是值得的。"

丁有些回不过神来,“爸,你说的事情我想考虑一下,但我肯定会嫁给他的。你和你妈有空来了,他家要见你。”

“嗯,我会和你妈妈一起去看你的。不要想太多,顺其自然。”

“嗯,我知道。”

挂了电话,丁一个人呆了好久。

她觉得命运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徐梦瑶本应该和阮军·齐家结婚,但现在她变成了她自己。

就因为她要和阮结婚,她的命运就改变了。

怪不得我爸以前说命运在人的思想之间。

和父亲通完电话,丁呆在房间里,没有再下楼。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敲响了。

丁起身去开门。站在外面的是你的爱。

“二嫂,这是我二哥让我给你的。”艾君递给她一部白色的手机。

丁有点疑惑。

艾君笑着说:“你没有手机。你二哥想给你打电话,找不到你。”

丁的手机已被警方没收。

刚才,她在卧室里用座机给她父亲打电话。

丁接过电话。“谢谢,我过会儿给他回电话。”

你爱暧昧的笑,“我之前一直在想,二哥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子。现在我知道他和大哥没什么区别。二嫂,你这么厉害,能搞定我二哥。你是第一人。”

丁夏楠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但她并不认为阮军齐家有什么特别之处。

因为她不出现,他会和徐梦瑶在一起。

说白了,阮军·齐家会和做好吃的人在一起。

他选择了她,因为她做的食物很好吃。

走后,风月大陆丁打开手机,风月大陆看到里面是的号码。

她拨通了他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你好。”传来小君齐家低沉的声音。

“手机收到了,谢谢。”丁对说道。

琦君哼了一声,然后说:“我中午回去吃饭。”

丁知道,“我知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丁却先开口了。“你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好。”君齐家挂了电话,但盯着电话看了很久。

他不知道如何与两个人相处。

然而,他应该是对的...

丁挂了电话,立即下楼做饭去了。

江予菲让她休息,只是为仆人做饭。

丁夏楠笑着说,“爱吃我做的菜。他说中午回来,我就打算做两个菜。”

江予菲他们都以为她在乎君齐家。

“好吧,你去做,我们不会阻止你的。”江予菲开玩笑地嘲笑她。

丁没有解释什么,所以她专心做饭。

从小,她就有烹饪的天赋。妈妈说,她的天赋估计继承了古家的长处。

从小,她就学会了在家和厨师一起做饭。

她学了十几年,就算没有古家的烹饪秘诀,做出来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说做两个菜,最后,她做了一桌菜。

五菜一汤。

她挤出时间来做,刚做完,小君齐家回来了。

“二哥准时回来了。他一定是在按时回来之前闻到了二嫂做的菜的味道。”你喜欢戏弄他。

君的眼睛盯着丁,丁被他深邃的目光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她很快平静地笑了:“饭刚准备好,去吃吧。”

“好。”君齐家从她身边经过,去洗手间洗了手,然后来到餐厅,在她身边坐下。

丁给了一碗米饭。

琦君拿起筷子,看着桌子上的盘子,问她:“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嗯,时间有点紧,就做了几个菜。”丁解释道。

君齐家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开始吃饭。

“夏楠的厨艺非常好。改天我跟你学点技术。”小葵突然说道。

丁点点头。“好。”

“我也想学。”你爱忙说。

江予菲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会学的。反正我在家闲着没事干。”

艾君笑着说:“我们为什么不开一个烹饪教程呢?二嫂是师傅,我们是徒弟。”

“这是个好主意。”江予菲同意。

丁夏楠一直微笑着,她对他们说的话没有意见。

因为她把菜都做好了,大家都很满意。

艾君摸了摸鼓鼓的肚子。“如果我继续这样吃下去,我会瘦下来的。”

“下次做清淡一点的,吃了也不会胖。”丁对说道。

爱人立刻抱住了她的胳膊,“二嫂,你真好。以后没有你我的胃能怎么办?”

江予菲伸出手,点击她的额头。“想吃好吃的,就跟二嫂学学,以后自己煮。”

君爱点头。“我妈说的是。”

她有一套话,一套心。

十年没学过嫂子那样的厨艺了,以后要经常回来吃。

晚饭后,风月大陆君齐家上楼去换衣服。

丁陪着下楼喝茶看电视。

没多久,风月大陆君齐家就下来了。

他穿着便装,帅气阳光。这时候,盯着丁。

琦君走向她。“我们出去吧。”

丁夏楠回过神来,“去哪里?”

“买东西。”君齐家说。

艾君捂着嘴笑了。“二嫂,二哥要和你出去约会。快走。”

约会?

她为什么没看到?

君齐家盯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丁只好起身。“走吧。”

她跟着他出来,上了他的车,让他带她去任何地方。

小君·齐家带她去了商场。

“你打算买什么?”丁夏楠问他。

琦君看着她。“不是我,是你。”

“我?”

“嗯,你东西不够,你自己选吧。”虽然家里已经给她准备了一些备用的东西,但是远远不够。

君齐家记得女人非常喜欢买东西。反正家里有好几个女人的衣服,包包,鞋子都很多。

丁嫌少,就带她去买了。

之后,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关于她的一切都被他罩着。

丁夏楠确定了君齐家的想法,他有些放心了。

虽然他们没有感情,但是这个男人做的很好。就算这样下去,我觉得他们作为客人也是可以互相尊重的。

丁夏楠也不矫情。她挑选了一些最喜欢的衣服和鞋子。君齐家直接刷卡,送到阮的别墅。

买了衣服后,琦君用头问她:“还能买什么?”

“不,我刚买够了。”丁并不贪心。“你还想去公司吗?”

“不,请一天假。”君齐家说。

丁想了一会儿,说:“你能陪我去我家吗?我想得到一些东西。”

“好。”

丁住在的一家小旅馆里。她直接租了一周,还好还没到期。

到了酒店,他们打开门进了屋,却惊讶的发现房间好像被洗劫过,很乱。

她的所有东西都留在地上,到处都是,其中许多被损坏了。

丁愣了一下,转身去找老板。

她问老板谁进了她的房间,老板很不解。“没人进去过。你让我不要帮你打扫,所以我们没进去。怎么,你丢东西了?”

“有人进过我的房间,我想看看监控。”丁对说道。

老板只好打开显示器,然后发现三天前显示器出现了几次故障。另外,监控一直没问题,也没人进过她的房间。

看到这里,丁已经明白了一切。

徐梦瑶一定派人去过她的房间。

她一定是想在不在的时候找出备用的不雅视频。

虽然徐梦瑶被拘留后不会在网上发布徐梦瑶的视频,但她一定担心自己会把视频展示给别人看。

但是她真的没有备份,她的手机被没收了,她没有威胁徐梦瑶。

“要不要报警?”君齐家问她。

丁点点头。“当然。”

徐梦瑶敢报警,但她有什么不敢的?

这叫针锋相对。

丁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

风月大陆

房间依旧是那个凌乱的样子,风月大陆丁和小君都没有进去过,风月大陆而且现场保护得很好。

警察赶到,经过调查,发现丁箱子里的现金全部不见了,现金总额为1万元。

而她的手表、珠宝、电脑、所有电子设备和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

这好像是入室盗窃。

警察拍了照片,处理了现场,然后带着他们两个去派出所做了陈述。

到了派出所,丁对直言不讳地说,“我怀疑是派人干的。我的房间被洗劫一空,那是我被拘留的时候。她肯定是担心我有备份视频,派人来我房间搜了。”

警方对她的话有所保留。

“我们会通知徐梦瑶配合调查。至于她是否派人去做这件事,我们还不能做出结论。她很快就会来。你是在等她,还是先走?”

丁丝毫没有犹豫。“我们在等她来。”

你不能带着来找尹,她会来找明的。

从现在开始,她和她的恩怨就要正式摆上台面了。

没有其他手段,她就不能相信自己对付不了她!

君·齐家一直陪着她在警察局。

不久,徐梦瑶来了。

她穿得像个大学生一样清纯,让人觉得柔弱单纯。

徐梦瑶总是脸色苍白,显然是被通知到警察局而感到害怕。

她一进来,就看见了丁和阮俊七。

她的瞳孔急剧缩小,很快恢复了镇静。

“起诉我的人是你吗?”她一开口就问,很委屈。“警察说有个案子和我有关,所以让我配合调查。不知道是什么案子,别诬陷我。”

丁夏楠冷笑了一下。“你告诉我们这些事干什么?有事就报警。”

徐梦瑶咬了咬嘴唇,终于什么也没说。

警察让她坐下后,她开始录口供。很快,徐梦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很不服气:“我没有派人去抢她的东西。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怎么才能派人去抢她的东西?”她肯定是报复我,报复我上次举报她,所以这次她栽在我头上。"

“你说的也有道理。”丁突然发出一声。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徐梦瑶很警惕,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丁夏楠变了脾气,说:“不过,不排除是你干的。你担心我有备份,有可能找人搜我房间。”

“我敢报警,还怕你有后援?如果你有后援,警察肯定会帮我全部找到的。”徐梦瑶反驳道。

“但你还是不能排除你有犯罪嫌疑。”丁勾唇淡淡道。

徐梦瑶顿时脸红了。“威胁我的人显然是你。即使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你还是陷害了我。你太过分了!”

徐梦瑶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委屈。

几个警察对她有点同情。她似乎很单纯很善良,没有这样做。

丁夏楠无辜地说,“我不是诬陷你,我只是说说我的猜想。具体来说,还是要等警察找到证据,才能还原事实真相。”

“而且如果你是无辜的,风月大陆如果你什么都怕,风月大陆配合警方调查一段时间,有嫌疑就没事了。”

丁是对的,但谁愿意整天被警察调查呢?

“丁,你是不是很高兴你非要这样陷害我?我不在乎你是否威胁我。为什么不让我去?”徐梦瑶愤怒地指责她。

丁在心里冷笑。

她不在乎?是她不能关心的。

“徐梦瑶,今天所有人都在警察局,让我们说清楚。我没有威胁你。很明显你对我撒谎了。我怕我告诉警察故意陷害我。”

徐梦瑶担心她会说出这段视频。阮军·齐家还在这里。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黑可以被你说成白。不管你说什么,反正你的嘴长在你身上。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以后也不想见到你!”

说完,她起身正要走。

警察拦住了她。“许小姐,你还没创纪录呢。”

“我明天再来!”徐梦瑶头也不回。

丁在她身后淡淡开口,“,你急着要走,心虚什么?不要以为没人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说我威胁你,那我为什么要威胁你?我跟你没仇,凭什么威胁你?”

徐梦瑶暗暗握紧拳头。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但眼睛已经红了。

“因为你看餐馆赚钱,你想威胁我,让我给你钱。这就是你的目的。”

丁微微一笑。徐梦瑶犯了个错误。她以为自己是厨师,所以缺钱。

偏偏她就是不缺。

“你说我威胁你给我钱。我威胁过你给我多少?”丁又问。

“五百万……”徐梦瑶一开始是这么说的,但现在他只能继续坚持这个谎言。

丁夏楠起身向她走去。她的表情坦荡,让人无法轻视她。

“五百万?”丁冷笑,“,你在编谎话的时候,肯定没摸清我的情况。五百万,我还是没看在眼里。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马上给你寄五百万。”

徐梦瑶脸色微变,有些怨恨的看着她。

丁勾着的嘴唇。“我说的是真的。你回去可以查查我的情况,看我会不会威胁你500万。别说500万,就是5000万,我不管。”

神色复杂,她实在不知道丁是什么。

“也许你不缺钱,但你威胁我是真的。也许你只是想伤害我。”徐梦瑶很快平静道。

“我为什么要伤害你?”丁问。

徐梦瑶冷笑道:“以前我不知道,现在我明白了。”

他说话的时候,她看着阮军·齐家。

“,君上你要小心丁。她知道你是我的朋友。她从我这里知道你的情况,试图接近你。现在我怀疑她陷害我只是为了让你我无法成为朋友。”

丁不禁一片叫好。“奥斯卡小金人没有颁给你,太不像话了!徐梦瑶,为什么你的脸这么厚?”

风月大陆

徐梦瑶也睁大了眼睛,风月大陆“我说的是真的。丁夏楠,风月大陆如果你接近君齐家,你的野心迟早会暴露。我在等那一天!”

丁突然不想和她争辩了。

她就算恶心也不想做。

因为这个女人太恶心了,她懒得恶心她。

就在这时,走到丁身边,拉着她的手。

看到他的举动,徐梦瑶惊愕了。

“徐小姐,我想你误会了。如果夏楠真的威胁你,那绝对不是因为破坏你和我的关系。第一,你与我无关。第二,夏楠不必这么做,因为她是我的未婚妻。”

徐梦瑶瞪大了眼睛,脸色瞬间变了。

琦君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是徐小姐做了什么,我不知道。”

“君齐家......”徐梦瑶脸色变得苍白,“我不知道她是你的未婚妻?你没骗我吧?!"

阮军·齐家如果你有未婚妻,整个a市都应该知道。

琦君的声音很低。“我有未婚妻。不需要你知道。”

徐梦瑶的脸色又难看了。

她眼中的失落和悲伤是无法隐藏的。

“你知道我对你的心...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她带着委屈和抱怨看着他,仿佛君·齐家辜负了她。

琦君无动于衷。“许小姐,请自重。你的心思与我无关。”

徐梦瑶:“…”

丁忽然看阮顺眼。她反而拉着他的手笑着说:“走吧,耽搁这么久,该回去吃饭了。”

“好。”小君齐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领着她走出了警察局。

徐梦瑶盯着他们的背影,双手紧握,指甲掐着手掌,她没有感觉到。

此刻,她的心里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

丁成了阮的未婚妻。

这个事实让她很慌张,很抓狂。

仿佛属于她的好东西都被丁拿走了。

不,这不是一件好事。

这是她幸福辉煌的未来,也是她一切的一切!

丁偷了她最重要的东西,她偷了她最重要的东西!

徐梦瑶眼中闪过一丝残忍。

丁,,我不会让你走的!

回去的路上,丁和曹军都没有说话。

君齐家本来就安静。

丁正在想着。

徐梦瑶太狡猾了。现在她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她怎么能得到这个秘密?

“你怎么看?”君齐家突然问她。

丁病愈。“没什么,谢谢你刚才帮我的忙。”

“你和我,不说谢谢。”君齐家低低道。

是啊,她要嫁给他了,所以她真的不必这么陌生。

琦君又问:“你父母什么时候来?”

"他们说两天后会来。"

“哦。”然后,他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回到家里,丁没有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她没说,君齐家也没说。

晚饭前还有一些时间,和丁在厨房里主动做饭。

晚上吃了晚饭,她一直坐在客厅里和江予菲一起看电视,她没有打算休息到很晚。

电视剧终于结束了。

江予菲打了个哈欠。“楠霞,风月大陆早点休息吧。天色已晚。”

"...好的。”

虽然她很紧张,风月大陆但她不得不回到自己的房间。

推开卧室的门,她看到阮军·齐家靠在床上看书。

他抬头看着她,继续看书。

丁拉着的睡衣就去卫生间洗了。她故意磨蹭了很久才出来。

结果阮军·齐家还没休息。

丁夏楠心里一横,也不管不顾。

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迟早会做的!

她想通了之后,就没那么纠结了。她直接就去了,掀开被子就去睡觉,躺了一大块。

君齐家看着她躺下。他放下书,关灯躺下。

在黑暗中,人的五官非常敏感。

丁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呼吸,以及他的呼吸和热度。

她不再紧张,但她又紧张了。

结果她紧张了很久,小君齐家根本没动。过了一会儿,他均匀的呼吸出来了。

丁错愕了一下,随即暗暗好笑。

他根本不是故意的。她又瞎又紧张。

他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她要和他睡一张床?

也许他想等到婚后...

想到这,丁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如果他真的这么认为,那么婚前她并不排斥和他同床共枕。

毕竟可以培养感情,让她尽快适应他。

第二天,丁一大早就接到了的电话。

她约她出来见她,说要把秘籍给她,真的是给她的。

丁很想得到那本秘籍。她不怕徐梦瑶的诡计,所以她直接去赴约了。

徐梦瑶邀请她见面的地方是一家露天咖啡馆。

他们的座位在池塘边,旁边有几棵柳树。

丁不想和她废话。坐下后,她直接问:“你说你要把秘籍给我,是真是假?”

徐梦瑶笑了。“当然是真的。这次我不会骗你了。”

“什么条件?”丁也不傻。

徐梦瑶没有回答,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爱君君吗?”

“关你什么事?”丁轻轻回击。

“你老实回答我,我会告诉你我的条件。你爱他吗?你真的想嫁给他吗?”

丁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她想让自己心里不舒服。

“是的,我很想嫁给他,我已经决定嫁给他。这辈子,我要嫁给他。”她淡淡地说。

徐梦瑶看上去有点茫然,随即反驳道:“你撒谎,你根本不爱他。你认识他多久了?我看不出你对他有什么感觉。你跟他是为了他的钱,为了他的身份!”

丁不禁冷笑道:“你有病吧。我和他在做什么?你在乎什么?快说你的条件,我没时间跟你废话。”

徐梦瑶突然红了眼睛,眼里也有泪水。

“南夏,你知道我喜欢君齐家,你是故意拿他做文章,真心生我的气,对吗?我没看到你爱他。你是故意接近他的吧?”

丁更是无语。为什么这个女的这么爱演戏?

还有,她的眼泪不花钱,直接说吧。

“游乐园?”

“是的!风月大陆不能吗?”江予菲微微扬起眉毛。

萧郎点点头:“当然,风月大陆我们走吧,我们现在去游乐园。”

他知道她在寻找每一个传递消息的机会,他有信心能盯着她,不给她机会。

所以他让她真心实意。反正她救不了阮。最好能让她开心。

也让她认清了自己的无力感,更早的放弃了阮。

在去游乐园的路上,江予菲一直面无表情。

不管萧郎说什么,她都不咸不淡。

萧郎有趣的发现是她脾气暴躁。

只要她决定不理你,她就真的不理你了,即使气消了,她还会继续不理你。

她不会改变态度,除非她认为她可以和你说话。

但是能让她固执的事情很少。

他很荣幸今天见过一次面...

当她来到游乐园时,江予菲说她要坐摩天轮。

萧郎看着摩天轮的盒子,认为没有危险,所以他让盛迪去买票。

“我想一个人坐,我不想和你坐。”江予菲淡淡道。

萧郎叹了口气:“我不信任你一个人……”

“但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你的“眼睛”。我上厕所你都不放过我。我受够了!我一个人坐着,没人会靠近我,你放心吧,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想安静,只想远离你一会儿!”江予菲动情的说道。

萧敛去嘴角的笑容,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他认为她今天心情很好...

今天是他的生日。她和他一起做了一个生日蛋糕。

她还许了他一个愿,给他做了长寿面。

他手腕上戴的是她送给他的手表...

今天,她对他并没有太大的敌意。她会对他微笑,和他聊天。

但是过了很久她才冷静下来。

都是因为他无孔不入的监视,她又开始讨厌他了...

他讨厌这样看着她,但也没办法。

“江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不能不跟着你。可以一个人坐摩天轮,但是要戴表!”盛迪冷冷地说道。

江予菲冷笑道:“我不坐,我什么都不玩,以后也不出去,好不好!”

说完,她就愤然离开。

萧郎抓住她的手腕:“好,我答应你。”

江予菲有点吃惊,盛迪皱起眉头:“主人……”

“什么都不用说。她一个人坐在摩天轮上,你还怎么了?”萧淡淡的打断了他。

他看着江予菲,笑着说:“去坐下,我在下面等你。”

“不给我戴表?”

“好了,别穿了。我会让你完全自由几分钟,所以不要生气。”

江予菲的眼睛在闪烁。几分钟就够了。

萧郎递给她一张票:“去吧,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谢谢。”江予菲拿着票,转身排队。

在摩天轮的箱盖上,江予菲坐下了。当她回头看时,她能看到萧郎正抬头看着她。

盒子逐渐升起,江予菲迅速装上被盗手机的电池并打开电源...

听完他的话,风月大陆江予菲感到指尖发凉。

他们太可怕了,风月大陆一直在监视她。

即使她只是接了个电话,说了些什么,他也能马上知道...

她洗澡上厕所了吗?

江予菲的心太累了,她厌倦了没有* *和自由的生活。

她真的希望阮能早日获救...

江予菲淡淡地说:“如果你和我一起去,我的父母会很惊讶的。让我一个人回去。”

“于飞,你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吗?”

“不……”

“你和我是真正的表兄弟。他们照顾你这么多年了。我要感谢他们,见见他们。”萧郎严肃地说道。

江予菲知道他绝对不会允许她独自回去。

其实他说的这些都是借口!

他只是想监视她...

“好吧。”她勉强妥协,直接挂了电话。

既然他要走了,她能不能提前回个电话说?

江予菲不管那么多,她拨通了她母亲的号码,告诉她关于萧郎的事...

第二天,萧郎带她回到母亲身边。

他买了许多礼物,但江予菲不放手。

是孙浩给他们开门的。

“姐姐,你回来了。”他对她笑了笑。

江予菲看着弟弟,心里一阵感慨。

她以前怨恨过弟弟,认为母亲偏心,只喜欢他不喜欢她。

现在她知道她实际上偷走了他母爱的一部分...

当他们走进客厅时,王黛真看到了萧郎,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这是于飞的表弟...你好,我是于飞的妈妈。”

“阿姨,你好。这是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萧郎表现出绅士的温和微笑。

他的出现似乎与这所房子格格不入,好像王子在参观一所房子。

孙浩奶奶八十多了,眼睛不太好,听力也不好。

她以为是江予菲的男朋友,高兴地跟他们开玩笑说:“于飞的男朋友真帅,小伙子,来给我看看。”

江予菲尴尬地说:“奶奶,他不是我男朋友。”

“胡说,谁不是你男朋友?!"这一次,老人听了她的话。

王黛真小声说:“我没跟她说你的事。别跟她解释。解释不清楚。”

萧郎走到老人身边坐下。他礼貌地笑了笑:“你好,奶奶,我叫萧郎。”

“叫什么?”

“肖骁。”

“萧什么?”

“肖骁,王良兰。”肖耐心地解释,没有任何不耐烦。

老人一直盯着他。“小伙子,你真帅。”

江予菲,一个沉默而英俊的男人,正在杀害三岁到八十岁的女人。

你看,只有萧郎存在于* * *,她根本不存在。

“于飞,来厨房帮我做饭。快来。”王黛珍拉了她一把,江予菲只好跟着她妈妈去厨房。

“妈妈,你打算做什么菜?”江予菲卷起袖子。

王黛珍突然塞给她一张纸条,示意她去洗手间。

江予菲怔了怔,她看了看手里的纸条,立刻转身推开浴室门。

锁上门,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锁上门,风月大陆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江予菲紧张地打开纸条,风月大陆只见上面写着。

我们找不到阮、的下落,需要你的帮助。鞋子里有追踪器,可以放心使用。】

这是...

楚浩艳给她留了纸条?

他们想通过她母亲联系她...真是惊喜。

江予菲以为自己说找不到阮田零的下落,却又找不到。

她没多想。

但是鞋子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鞋?她的鞋子?

江予菲低头看着脚上的凉鞋,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她把纸条扔进马桶冲走,然后开门出去了。

王黛珍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我昨天上街看到一双很好看的鞋,就买了,想着给你穿。鞋子在你的房间里。试试他们。”

江予菲兴奋地握紧双手。“妈妈,谢谢你……”

王黛真笑着说:“谢什么?你现在单身,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注意安全。”

江予菲知道她间接关心她。

“放心吧,我会没事的。”给了她母亲一个安慰的眼神,江予菲去了她的房间。

鞋盒放在她的床上,她打开了。里面是一双漂亮的凉鞋。

凉鞋鞋底比较厚,大概五厘米高。

鞋子是角斗士凉鞋的款式,很百搭。

江予菲坐在床上,立即换了鞋子...

“这是你的旧房间吗?”萧突然走了进来,轻声问她。

江予菲的手颤抖着。“不是,我结婚后买的这个房子。”

虽然她妈妈给她留了房间,但她再也没有回来住。

萧郎的目光落在她的鞋子上:“阿姨给你买的?”

“是的。”

“阿姨眼光不错,这双鞋很漂亮。”

江予菲站起来笑了:“我想是的。”

她正要问他什么时候带她去阮田零,就听见她母亲叫他们准备晚饭。

这顿饭,江予菲和萧郎吃完后就离开了。

坐在回程的汽车上,手里拿着手提包,问:“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阮?”?我很久没去拜访他了。”

萧抿唇不语,没有理会她的话。

江予菲微微蹙眉:“萧郎,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阮田零?”

"..."他还是没有回答她。

他一般不会理会她的话,就像今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你怎么不说话?”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说什么?”萧郎看着她身边,笑着问道。

他是在跟她装傻吗?

江予菲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阮田零?”

“看他干什么?”

“我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

“他应该做得很好。”

江予菲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你说‘应该’是什么意思?萧郎,你今天很奇怪。你对我隐瞒了什么?”

萧郎的眼睛又黑又软,他的思想比阮田零更深沉。

她总是看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是他。我自然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但我觉得他应该过得不错。”萧郎解释道。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他?”

他从裤兜里拿出一个首饰盒。

然后他单膝跪在她面前,风月大陆虔诚地看着她。

“小雨,风月大陆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予菲吓了一跳,于是就提出了一个建议。

不要走得太快,好吗...

面对他期待的目光,江予菲仍然摇摇头:“不好。”

“为什么?”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因为我不是小雨。”

龚少勋改口:“我知道你的真名是江予菲。回头我叫你小雨。小雨,你愿意嫁给我吗?”

“还是不行。”

“为什么?”龚少勋严肃地问道。

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是真的。

江予菲不想再耽误他了。

“因为我不爱你。”

“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姐姐喜欢哥哥。”

龚少勋皱起眉头:“我比你大。”

“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当弟弟。”

“狡辩。总之,你不同意我的提议是因为你不爱我,是吗?”

“是的。”

龚少勋站起来,脸上没有任何受伤的表情:“好吧,你爱上我我就求婚。”

“我不会爱上你的。”

“你会的,因为我每天都爱你,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

江予菲从未见过像他这样有纯洁爱情的男孩。

他爱她,甚至没有想过他们的不可能?

“龚少勋,有一个人天天爱我。我已经爱上他了。”江予菲说对不起。

龚少勋更认真地说:“我这辈子只爱上了你。如果他已经爱上了别人,说明他的爱很容易改变。但我的爱不会,所以他一定不会像我一样爱你。”

知道他说的话不能当真。

江予菲的心里仍然不舒服...

要是阮田零一直爱她就好了。

我真的想抹去他美好的过去。那个女人真恶心。一想到她还怀着阮的孩子。

她更恶心...

“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上楼休息一下。”江予菲抱歉地说。

龚少勋关切地问:“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看看。”

她感觉不舒服...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说着,江予菲向楼上走去。

她回到卧室,关上门,然后把虚弱的身体留在床上。

"阮,,我怀了我们的孩子,你知道吗?"

江予菲呆呆看着天花板,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肚子。

晚上——

海浪撞击岩石,发出哗啦声。

在一个又黑又窄的房间里,在一个简单的床架上,一个男人的身体微微蜷缩着。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梦,但他突然从我的梦中醒来。

我额头上都是汗...

“妈~!”阮天灵低咒。

这个又破又闷的房间简直要了我的命!

他抬起手,擦了擦满是汗水的额头...

他起床后,光着脚走到铁门前,用力捶门:“给我拿桶水来!”

门外站着两个持枪的暴徒。

他们透过小窗瞥见里面的人。

其中一个傲慢地说:“半夜到哪里给你倒水?你真以为你是个养尊处优的绅士,这里没人是你的仆人。”

“我记得当初你和颜的感情并不好。他伤害了你...我家在宫二很好,风月大陆你可以考虑他。”宫美人眨眨眼,风月大陆暗示道。

江予菲很惭愧:“你不是说我希望我能让他放弃我吗?”

“我说这话,那小子可是如痴如醉,你人又好。如果能凑成一对,我不反对。”

江予菲更无语了,这么开朗大方。

她看着楚浩燕,打开话题:“楚哥,你说他们什么时候联系我?”

楚严昊在他们身边坐下。他勾着嘴唇说:“你明天就要和奥众集团的总裁进行股份交易了。我猜他们最迟明天会联系你。”

神色凝重:“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救阮田零了。”

楚浩艳点点头:“你遇到阮天灵,可以直接把股份过户书签给他们。我们已经和警方联系过了,等证据确凿的时候,警方会出去把他们都杀了。转让给他们的股份也将无效。”

江予菲点点头。“其实我不在乎股票发行。救燕田零就好。”

“没有!”龚梅发出了反对的声音。“什么都不要给他们,便宜不了那些混蛋!”

“姐,你怎么来了?我进来之前听到了你的声音。你说什么,谁不能便宜一点?”龚少勋拎着包进来,笑着看着他们。

龚梅的鼻子嗅了嗅。“你买了什么?真香。”

龚少勋走上前去,把包放在茶几上。他打开袋子,里面装了几只烤幼鸽。

“哇,这是我最喜欢的!真的是我的好兄弟。知道姐姐要来,就去买烤鸽招待姐姐……”

龚梅伸手去拿乳鸽,被龚少勋一枪打开。

“这是我给小雨买的。她最近胃口不好,喜欢吃这个。”龚少勋拿了一只乳鸽,递给江予菲。

“小雨,这是刚烤好的,很香,你赶紧吃吧。”

“谢谢你……”江予菲不好意思接过来。

“龚少勋,你是个异性无人性的家伙,我也要吃!”宫美强伸出一只手,将他带走了。

“宫大小姐,这是我给孕妇买的,你也想抢?如果你有能力做孕妇,我给你吃!”龚少勋保护了几只雏鸽,却不肯给她。

龚梅悲伤地看着楚皓:“老公,我最近一直在吃东西呕吐,还很困。我猜我怀孕了...哎,我现在特别想吃烤乳鸽。能不能给我买几个好的?”

她满脸黑线,却紧张地问她:“你真的怀孕了吗?”

“如果是假的,你会给我买吗?”宫美人眨眨眼,期待地问。

在她期待的目光下,她只好站起来,“我给你买。”

“老公,你是最棒的。”宫美立刻笑着跳起来吻了他。

龚少勋假装很反感,说:“你年纪大了,不怕恶心人!”

“有些人想恶心,又不能恶心。”宫美回头看了他一眼,露出得意的神色。

龚少勋不屑地冷哼一声。

江予菲不禁哑然失笑。事实上,她发现他们家很有爱心...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