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616102.COM港澳宝(中国)有限公司----旋转爱情继承者们(1/65)

616102.COM港澳宝(中国)有限公司 !

他真的会杀了她,旋转但她不会死在他手里!旋转

“唐雨晨...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不能和我离婚,你!这...不能怪我!”

"..."那人无动于衷,握紧了手。

他冷酷嗜血的眼神看起来很吓人。

安若抬起腿,踢了他一脚。他脸红了,怒吼道:“你爱的人不是蓝色的吗...为什么,你现在爱我了...你就不能接受我背叛了你吗?”

男子目光微亮,动作突然顿住,不再继续推。

他爱的人真的是蓝可仁,不是她。

他也想过怎么和她离婚,怎么补偿她...

但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背叛了他!

嗯,现在他不用内疚,也不用补偿她!

撇开安若,唐雨晨冷冷地说:“好,离婚吧!我明天就把离婚协议书发给你!”

“没有离婚协议,明早直接去民政局。”安若捂着脖子,喘着气。

她不再相信离婚协议了。她要拿到离婚证,确定他们离婚了。

唐雨晨勾着嘴唇,冷冷一笑:“是的!”

说完,他愤怒地摔门。安若笑着坐在床上。

唐雨晨,你不要我,我不要你。

你没有背叛我,我背叛了你。

我不想做一个被遗弃的可怜虫。我想让你永远知道,我抛弃了你,我不想要你!

唐雨晨阴沉着脸,快速驾车。

他心里很不高兴,很烦躁,很生气。

从来没有女人敢给他戴绿帽子。安若太好了,竟然敢这样对他!

明明是他和她提出离婚的,却是她先提出来的!

他以为她喜欢他,她爱他。没想到,她竟然对他不屑一顾,背叛了他。

虽然他爱的人是蓝可仁,不是她。但被她甩了之后,他心里还是很难受,男性自尊心严重挫伤。

离婚是他想要的结果,但离婚的原因不是他想要的。

唐雨晨一口气驱车来到别墅,接到了兰可仁的电话。

女人在电话里心虚地说,“陈,你真的要和离婚?我想了一晚上,觉得对她不公平……”

“没有什么不公平的!”男人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他勾唇冷笑,“她是那种女人,我不想和她夫妻多做一天。亲爱的,你放心吧,她已经同意和我离婚,明天你就能看到结果了。”

“你怎么了?”蓝可人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唐雨晨不想谈论安若的背叛。他跟她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走进客厅,突然吩咐道:“把安若的东西都收拾好,一根头发都不要留!”

陶大爷怔住了,师傅,怎么了?

“先别走!”

“可以!”

他想彻底摆脱她身上的一切,让她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

唐雨晨走后,不久,云飞来了。

当他看到安若脖子上的抓痕时,他立刻抓住她,把她摁在发生的事情上。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爱情南宫家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她。

成为最高等级的杀手,爱情你得到的不仅仅是金钱、地位和权力,还有整个南宫世家作为后盾。

这样的杀手不一定要过绝望的生活,而是可以自由随意的生活。

唯一的要求就是绝对服从家主。

没有什么比得上他们,他们只会被欺负,被* * * *的孤儿带到这个岛上。最好的出路不是做最好的杀手。

为了挤进高级杀手的行列,大家都割了头,拼命往上爬。

都是杀手。自然,为了爬梯子,他们会在不激怒主人的情况下,竭尽所能。

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根本不是问题!

巴结有地位的人不成问题。

为了爬梯子拿个名额互相残杀是常事。

如果一个学生没有自己的朋友圈,没有人帮助他,他的结局不会很好。

就算你成为下级保镖,也会被欺负被排挤。

所以很多人想交朋友,想讨好有地位的人。

所以科里和布兰奇都想和安森交朋友。

这也是杰克在接近他后,尽管很多人想欺负他,但他不敢攻击他的原因。

杰克的朋友在岛上功夫名列前茅。

他们关系很好,都是很有智慧的人。

但是,很难融入他们的圈子。不是说你能和你的功夫融为一体,而是你要进入他们的眼睛。

但是,如果你能加入他们,和他们搞好关系,成为朋友,好处自然会很多。

而和他们接触,他们会越来越优秀。

所以杰克抛出的橄榄枝很有吸引力。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是不会被拒绝的。

拒绝杰克就是得罪他,得罪他就是得罪他的朋友。

这是自杀。

估计岛上很多同学都不会拒绝杰克的要求。

如果叶笑言足够聪明和唯利是图,他不会拒绝。

可惜他不在乎权力,他只想活着,哪怕活着很艰难。

叶笑言没有丝毫的心。他很快拒绝了杰克:“哥哥,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被自己的能力所认可。”

杰克假装不明白他委婉的拒绝。

“小燕,我们都是靠自己的本事,但有时候要注意天时地利人和。最重要的是人和。”杰克笑着说。

“这个我不懂,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杰克意识到了他的严肃。“你真的这么认为?”

叶笑言点点头,眼神清澈:“是的。兄弟,我很感激你的好意。早点回去休息。”

杰克站了起来。在这段时间里,他长得越来越高。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笑言,气势给了叶笑言很大的压力。

杰克还在笑,但他的笑容让人觉得危险而有穿透力。

“好吧,我再问一个问题。”他走近他,微微说话。“我今晚想留下来。你不能拒绝吧?”

叶笑言:“…”

!!

他说不能拒绝,继承问他能不能。

这是什么问题?

叶笑言看着他的眼睛:“哥哥,继承如果我说不呢?”

杰克微微眯起眼睛。“我说,你不能拒绝。”

“你为什么不能拒绝?这是我的宿舍。”叶笑言像石头一样顽固。

杰克突然头疼起来:“小燕真的不怕我?”

叶笑言诚实地点点头:“害怕。”

“怕我还敢拒绝我,不怕惹我生气?”杰克危险地问道。

如果是别人,我估计是真的被吓到了,屈服了。

叶笑言不能妥协。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面对恶势力,他不能盲目低头。失去了原则性的妥协,只会被欺负的更惨。

为了保护自己,他一定不能妥协。

“我当然怕惹你生气,但我不能因为怕你就牺牲自己。”叶笑言微微垂着眼睛,有些阴沉的说道。

杰克笑了:“牺牲自己是什么意思?我喜欢小字,不伤害你。”

"..."叶笑言心里不屑。

不顾他的意愿,这不是害了他吗?

杰克突然抬起手,抚摸着他的头。“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哥哥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岛了。小燕不想给我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吗?”

叶笑言紧紧地咬着牙齿,不知道如何反驳他。

杰克直接把额头压在额头上,气都喷到脸上了。“告诉我,哥哥对你好吗?”

叶笑言不想开始,但后脑勺被他禁锢了,他无法避免。

“兄弟,请你自重!我是男的!”叶笑言逐字逐句。

杰克咯咯笑道。“我说,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欢你。”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叶笑言生气地问他。

杰克盯着他燃烧的眼睛,痴迷于它们。

“因为你最漂亮,你让我很感兴趣。”

“我哪里好看!”

男生中,长得好看的人很多。安森和安迪更好。

女生中,很多女生都很迷人很漂亮。

他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他有什么好的?!

杰克笑得更温柔:“你的眼睛是最好的。”

“小燕不知道?你的眼神神秘而美丽,只看一眼就忍不住沉醉其中。”

叶笑言睁大眼睛恢复平静,没有任何情绪。

杰克厉声问道:“小燕平时就是这样伪装的吗?”

叶笑言有点失落。

他实际上看到他的平静是一种伪装。

“但你做得很好。”杰克笑了,否则,叶笑言早就被抢了。

“哥哥,你说完了吗?完了就出去。我要休息!”叶笑言突然冷冷地说道。

杰克猛地抱住后脑勺,他们的鼻子挤在一起。

“我说,你不能拒绝!今晚我留下。”

叶笑言也不怕得罪他,他举手反对他。

杰克看都没看就抓住了他的手。“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最好听话。”

叶笑言迅速踢了他一脚,但被夹在杰克的两腿之间。

叶笑言也不气恼,抡起左手打他的身体。

!!

旋转爱情继承者们

然而,旋转用他的一点点努力,旋转杰克根本不可能受到伤害。

杰克让他打他,但他抓手腕的力度不断加大。

叶笑言觉得他的手要断了。

“杰克,别走太远!”叶笑言神色冰冷。

杰克笑了。“你错了,不是我太过分。小燕,你不知道怎么做好人,你哥已经屈服了。你怎么还这么固执?”

“我说,我是男人!我不会让你羞辱我的!”

“这不是羞辱。”

“可以!”

杰克的眼里闪过一丝黑暗。“尝了就知道是不是羞辱……”

叶笑言瞬间感觉到了危险:“你打算怎么办?”

杰克没有回答。

他放开了叶笑言的手,用双臂搂住了他的身体。叶笑言的脸被他压在胸前,他立刻激烈地挣扎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空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冰冷的气息!

杰克眼神一凛,抱着叶笑言几个转身,躲过了身后的攻击。

他看着袭击他的人。

是安森。

陈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杰克勾着嘴唇。“你干什么,要杀我?”

叶笑言暗暗松了一口气。

有安森在,他应该没事。

但是杰克也很厉害。安森如果真的和他打起来肯定会吃亏。

陈俊没有看叶笑言。他只是冷冷地盯着杰克:“滚!”

杰克扬起眉毛。“你说什么?”

“滚!”陈俊,重复。

杰克笑了:“你为什么让我出去?这也是一个小聊天室。今晚我想和他睡觉。”

“哥哥,你要是出去,我就不能住在这里了!”叶笑言忙说。

杰克的手从后面搂住了叶笑言的脖子。他低头看着他。“小燕,哥哥只是在和你玩。别生气。”

叶笑言的眼里掠过一丝厌恶。“我没有生气。回去休息吧。天色已晚。”

杰克笑了。“你真的不生气吗?既然你不生气,送我回去怎么样?”

送他回去,不是送羊入虎口?

“兄弟,我累了,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杰克没有生气。他勾着嘴唇。”小燕似乎真的生气了。我能怎么做呢?我不想让你生气。”

“杰克!”陈俊冷冷地打断他,“我再说一遍,滚出去,滚出我的房间!”

杰克抬起头,笑得越来越灿烂。“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我是不是太没面子了?"

陈俊不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出去比赛吧!”

叶笑言惊愕了。

他根本不是杰克的对手!

杰克只想了一会儿。

这时,他可不是袖手旁观。

出去和他比赛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既可以挽回他的面子,也可以借机教训一下安森。

杰克放开了叶笑言:“既然你这么真诚,我就不能拒绝。走吧。”

陈俊转身先离开。

杰克揉了揉叶笑言的头。“小燕,你觉得你室友好还是我好?”

叶笑言淡淡地看着他。“哥哥,别忘了他的身份。”

“你在威胁我吗?”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让你做太多的事。”

杰克笑着问:“你在乎我还是他?”

!!

“如果你出了事故,爱情我不能逃避责任。”叶笑言说完,爱情跟着出去了。

他们下楼了。

陈俊正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等他们。

看到杰克来了,陈俊扔掉了手中的匕首:“来吧。”

杰克应该和他竞争。

但是考虑到他的身份,他决定不去。

杰克笑着说:“安森哥才训练了一年。我不想以大欺小。如果你伤害了你,那我就没面子了。”

陈俊自然理解他的想法。

他淡淡地说:“放心吧,我要跟你比。我受伤了,与你无关。”

既然杰克已经这样说了,他就不会再让步了。

“好吧,我们互相学习吧。”他笑得很灿烂,下一秒,其他人也冲了上来。

陈俊反应很快,并立即与他战斗。

叶笑言站在边上,有点紧张地看着他们。

其实安森是他唯一担心的人。

在这个岛上,他是唯一一个真正成为朋友的人。

安妮和迈克太年轻了,他把他们当成兄弟姐妹。

安迪和他没什么交情,岛上其他人和他也没什么交情。

唯一尊重他,以平等的眼光对待他,永远帮助他的人,就是安森。

虽然安森不想和他做朋友。

但在他心里,他仍然是他最好的朋友...

叶笑言真的不想让他受伤。

他只希望杰克不要太过分,希望他能对安森的身份有所顾忌。

但令叶笑言惊讶的是,安森的功夫非常好,一点也不差。

他和杰克在一起这么久了。

杰克一定是保留了很大的实力,但他看得出杰克在认真对付安森。

叶笑言几乎可以预见,几年后,安森的功夫会有多厉害。

打了半个小时后,陈俊和杰克没有取得任何优势。

继续打毫无意义。

两个人同时停下来。

杰克笑着说:“你的技术很好。”

虽然陈俊讨厌杰克,但他必须表扬他。“你也很好。”

他知道杰克没有尽力。

如果他们没有对视,他们可能会成为朋友。

他们只是现在不想和对方做朋友。

也许他们不可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

杰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叶笑言,然后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还有空一天。大家互相学习吧。”

陈俊什么也没说。

杰克向他们挥手,笑着离开了。

叶笑言松了一口气。他向陈俊走了几步:“安森,你没事吧?”

“我没事。”

“今天谢谢你,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叶笑言感激的说道。

科里,尼尔,杰克,他帮助他处理这些人。

岛上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但他很幸运,每次都有人帮助他。

叶笑言真诚地感谢他。“如果你将来需要什么,可以随时告诉我。我将不胜感激。”

陈俊用深邃的目光看着他,然后他淡淡地说,“你不必感谢我。我不是在帮你,我早就想向杰克学习了。”

“但是今天没有你……”叶笑言不能继续下去了。

!!

如果他不来,继承杰克真的会逼他吗?

也许杰克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继承但肯定有屈辱。

更重要的是,他的性别避免暴露。

叶笑言很高兴安森今天帮助了他。

当时他出现的时候,真的很激动。

他没有提及此事,但当他提及此事时,陈俊的神色有些阴沉。

“叶笑言,你听我说,虽然我不想住在那里,但那是我的地盘!以后少带人来我的网站!”他压住怒火,斥责他。

叶笑言没有为自己辩护:“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带任何人来。”

“你能记住最好的!”说完,陈君大步走了。

叶笑言不难过,但很开心。

安森骂他骂他恨他都无所谓。

至少他是对他最真诚的人。

他给了他这种感觉,没有任何虚假。所以被骂的时候,他并不难过,反而很舒服。

叶笑言有点歪,难道他不仅习惯于被奴役,而且还倾向于被虐待?

叶笑言跟着陈俊走回宿舍。

他们刚到四楼,齐家和乐山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安森,你太棒了,甚至可以和杰克一起画画。”乐山兴奋地说。

刚才,他和小君齐家一直在楼上的阳台上看他们打架,真是太精彩了。

陈俊无言以对:“他没有展示他所有的技能。”

“但你也很厉害。”

陈俊哼了一声。他根本没有杰克好。

他大步走回乐山的宿舍,没有回头看叶笑言。

君齐家跟着走了进去,乐山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叶笑言。

叶笑言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这才走进房间。

他走到桌边坐下。他不禁叹了口气。

今天真是漫长的一天。

但是以后,他不想和杰克有任何联系。

既然杰克已经撕了最后一层纸,他就不必再和他打交道了。

叶笑言瞥一眼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

他今天没怎么看书。

算了,不看了,明天看。

他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擦干头发后,叶笑言打开门走了出去,突然发现房间里又多了一个人。

他吓了一跳,盯着安森铺床。

“你……”

陈俊回头淡淡地说:“我要回房间休息。有什么问题吗?”

叶笑言怀疑他的耳朵有问题。他在说什么?

但是他没有问愚蠢的问题。

“我不介意,这是你的房间。”

陈俊很快整理好床铺,直接上床睡觉了。

叶笑言也悄悄地上床睡觉了。

他的脸很平静,但他的心绝对不平静。

安森搬回来了。是不是说明他没那么讨厌他?

不,也许他担心他会带人进来弄脏他的床。

或者他在宣誓主权。

不管是什么原因,叶笑言很高兴他能活着回来。

但唯一烦恼的是他以后还得再小心,不然很容易暴露性别。

陈俊搬回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小君齐家以前喜欢在他们的房间里玩,但是现在陈俊搬回来了,他们又来这里玩了。

!!

旋转爱情继承者们

叶笑言喜欢他们都来这里玩,旋转这让他觉得很活泼。

即使他们玩的时候,旋转他总是沉默不参与,但他还是很开心。

经过一天的训练。

吃完洗完澡,他们都拿着书在这个房间里学习。

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只在休息日打游戏。

桌子不够,叶笑言在床上,靠在床上看医学书籍。

艾君做了几道数学题,突然变得很无聊。

她爬起来,爬上叶笑言的床,靠在他身上,没有看到他在读什么。

“小燕哥哥想学医?”她疑惑地问。

“不是,我只是想学点基础医学知识。”

还没有医学课程,只能自学。

艾君问他:“你学到了多少?”

叶笑言摇摇头:“不多,我理解不了很多。”

艾君突然捂着嘴咯咯笑起来:“小燕的哥哥真的在找更远的距离。如果想学医,可以找人咨询。”

“找对象?”叶笑言疑惑,找谁?

但看安妮的表情,似乎指的是其中一个。

他们懂医术?

不可能!!!!

艾君指着乐山。“你不知道,迈克的父亲对医学非常精通,而且非常非常厉害。”

叶笑言很惊讶:“迈克的父亲是医生吗?”

“当然,我爷爷……”艾君突然意识到他泄露了秘密。

陈俊无助地看了她一眼。

“爷爷?”叶笑言困惑地看着她。

你的爱不想骗他。不说是一回事,撒谎又是另一回事。

小女孩苦恼地说:“好吧,我失言了。事实上,迈克是我们的小妹妹。”

这一次,叶笑言完全惊呆了。

他看了看迈克,然后又看了看安森和安迪。

安森和安迪比迈克大几岁,但迈克实际上是他们的叔叔……

迈克平静地抬起头说,“安妮说得对,我是他们的叔叔,这一点你不用怀疑。”

叶笑言:“…”

难怪他们关系这么好。他们都属于同一个家庭。

艾君补充道:“小燕哥哥,我们不是故意骗你的,只是……”

“我明白。”叶笑言很快接受了他很体贴的事实,说道:“我知道你没有告诉我你的理由。我知道你不想对我撒谎。没关系。而且,我不在乎你们的关系。”

艾君笑得很灿烂:“谢谢小燕哥哥理解我们。”

叶笑言的内心非常感动。

他们只在乎他当朋友时的感受。

不然没必要跟他表白。

君爱接着说:“刚才我说我爷爷的医术很厉害,迈克学到了很多。如果你想学,可以去问迈克。”

乐山笑着说:“如果你只是想学基础,我可以教你。”

叶笑言非常着迷。

他找不出为什么胸口疼。

问迈克,你可能很快就会得到答案。

“你想问什么?”乐山看出了他的想法,主动问道。

叶笑言看着他们所有人的眼睛,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我们他的情况。

他担心自己真的得了绝症,岛上的人会抛弃他。

!!

他还没长大,爱情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他不想离开这里。

但是如果不早点找到原因,爱情我们会等着病情恶化吗?

叶笑言的脑子转得很快,一瞬间就有了主意。

他问了迈克一些一般性的问题,迈克认真地回答了。

他回答得很清楚,叶笑言一听说迈克真的懂一些医术就知道了。

问了这些问题,叶笑言随意又问了一遍。

“刚才,你说了心中可能存在的问题,那么你认为这属于什么样的问题?我在鬼洞的时候,总有人跟我说他胸口刺痛,但他平时精神很好,一点也不像有病。”

“刺痛?心感到刺痛是一种怎样的刺痛?”迈克问。

叶笑言摇摇头:“不,是左胸和右胸。摸了会有刺痛的感觉。不碰就没有。”

迈克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那是女生吗?”

叶笑言心里惊呆了。"...嗯,是个女孩。”

“她多大了?”

“她大约十二岁。”叶笑言故意说大一岁。

乐山的脸突然红了。他咳嗽了一声,说:“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正常的。”

“正常?”叶笑言迷惑不解。

别人不懂。

艾君好奇地问:“为什么这很正常?迈克,你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女生都这样。”迈克支支吾吾。

爱是不明白,“我以后会这样吗?为什么会有胸痛?我不要这个!”

陈俊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他低下头继续看书,不再听了。

叶笑言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男孩,他不明白这一点。

“我还是不明白。”

君齐家盯着乐山,但他不明白。

乐山无奈的说:“那是女生在发育的时候,发育了就会疼。”

“发展?”你还是不明白。

叶笑言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是在长胸吗?”君齐家直接说道。

乐山的粉小脸红了:“嗯……”

艾君似乎明白了。她点点头,突然说:“原来如此。看来我注定要受到伤害……”

叶笑言迅速低头看书,但他心里很高兴,他没有直接说这是他的问题。

不然就暴露了!

在他们看来,叶笑言的行为就像害羞和尴尬。

毕竟乐山和陈俊都有点尴尬,所以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行为。

叶笑言最后去图书馆找了一本关于女孩的生理学书。

原来是真的。

他一直认为胸痛是一种病,他看的书都是关于疾病的,但是他没有想到生理学。

搞了半天,原来他是发展...

叶笑言顿时心烦意乱。

书上说,女孩子的乳房是在10到11岁的早期发育的。

然后它会一直成长,一直长大,到了十七八岁就成熟了。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他的胸部每天都会长大一点。

一两年左右,肯定会显而易见。

到时候...他怎么能掩盖自己是女生的事实呢?

如果岛上的主人知道他故意欺骗他们,他们会怀疑他来岛上的目的,他们会防备他,调查他。

!!

旋转爱情继承者们

他不知道他的过去是否容易调查。

不管怎样,继承他知道米砂大师在找一个能看见鬼的人。

如果他被调查,继承他的身份肯定会暴露。

而且他特殊的体质肯定会被别人利用。

他不想被利用,不想被抓住...

只是因为不想过以前的生活,所以努力学习。

他只希望有一天,自己的本事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然后就再也不用害怕任何人了。

但是他还没有长大,没有学到足够的技能。

如果现在暴露了他的身份,我相信他这辈子都躲不过了。

经过这一年的接触,他知道南宫家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家族。

米砂可以一个人去鬼洞除掉所罗门。

南宫世家有很多像米砂这样优秀的杀手。

而且这个家这么大,如果他的秘密暴露了,他们肯定会利用他,他这辈子都逃不掉的。

因为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永远也不会是。

所以他的秘密一定不能暴露,也不能以任何方式暴露。

今后,他也要非常小心,不要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好在他现在又年轻又瘦,一两年后胸部发育也不会很明显。

幸运的是,他现在对女生了解很多。

不仅仅是胸部的发育,还有月经的问题。

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他一定很快就会来。

在此之前,他不得不采取防御措施。

岛上的学生,如果达到一定水平,可以申请单间独居。

申请年龄一般在12岁以后。

叶笑言,他们明年可以申请。

那是他等的时候,所以他必须申请一个。

为了尽快让自己变得优秀,叶笑言更加努力了。

与此同时,陈俊也变得更加勤奋,以便尽快击败杰克。

叶笑言已经学了英语,读了很多书。

然而,他不满足于学习一种语言,所以他和其他学生一起学习其他国家的语言。

作为交换,他教对方学中文。

他还和乐山一起学医,和陈俊一起学计算机。

很快,岛上又刮起了学习风。

每个人都看到叶笑言努力工作,学习一切,学习一切有用的东西。他们不甘落后,也跟着疯狂学习。

毕竟,要成为一个好的杀手,你不仅需要好的技能,还需要多种语言。

米砂懂许多国家的语言。

如果他们想变得优秀,他们也必须这样做。

所以白天大家都是雄心勃勃的锻炼,经过训练不知疲倦的学习文化知识。以前很少有人去图书馆,只有很多人交作业。

现在图书馆每天都挤满了人,每个人的学习热情空都在飙升。

叶笑言不知道他的行为影响了这么多人。

他每天努力学习,只抱怨图书馆的人越来越多。

他不能在图书馆安静地学习。

米砂称赞叶笑言做得很好,而叶笑言很困惑。

他做了什么?动手吧。

直到艾君找到他,他才意识到每个人的反应。

艾君跑过去问他:“小燕哥哥,你现在学了几门语言?”

!!

叶笑言诚实地回答:“我目前基本上已经学会了德语,旋转但我知道的单词很少,旋转并且正在学习。”

艾君拿着包子瞪着他:“小燕的哥哥是外星人吗?你是怎么在一个月内学会德语的?”

叶笑言奇怪地说:“我可以学英语,但我可以很快学会德语。这两种语言关系很大吧?”

“哪里大了,语法这么难!”你的爱不满足。

“有吗?”叶笑言疑惑了。

艾君气馁了。看来他是个天才。都是傻逼。

“小燕哥哥学得慢,你不知道,学得这么快,大家的心理压力都会很大。”

“大家呢?谁?”

“所有的人。我们只是看着你疯狂学习,不想落后学习……”

叶笑言感到震惊。最近图书馆人多是因为他吗?

但是大家都爱学习,这是好事。

叶笑言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仍然努力学习。

从那天晚上起,叶笑言就没有单独和杰克说过话。

他现在专心学习,甚至忘记了杰克的存在。

所以当他坐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杰克突然坐在他对面,看到他很惊讶。

“小燕最近工作比较努力。”杰克笑着说,他的表情很自然,好像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但是那天发生的事对杰克来说没什么。

叶笑言有点防备地看着他。“杰克兄弟,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很忙。”

杰克露出悲伤的表情。“小燕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哥哥尊重我,我就把你当哥哥一样尊重。”

“那天还在生气吗?又不是我没对你怎么样?”

叶笑言的脸色有点不好。

如果当时安森没有出现,谁知道他会怎么做。

杰克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笑,“那天我没多想,我只是想靠近你。”

叶笑言低头不理他的话。

杰克不在乎。“我说的是真的。”

看到他仍然不理他,杰克笑了。

“小燕现在还是个孩子。那天一定吓到你了吧?”

叶笑言虚弱地抬起头:“我没有那么脆弱。”

杰克张大了嘴巴的弧度。“我知道小词不同。而且,小燕还是这个岛上最独特的存在。”

“你太高估我了。”

杰克笑着说:“我说的是真的。但我很幸运,小燕的独特性只有我自己知道。”

“哥哥,你想说什么?”叶笑言无奈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我要走了,所以来和你告别。”

叶笑言微微讶然,“什么时候?”

“小燕会舍不得离开我吗?”杰克没有回答反问。

“不。”叶笑言说实话。

杰克也不难过,但还是笑了:“晚上走吧,还有一点时间。”

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离开了这个岛。

叶笑言真诚地对他说:“哥哥,祝你未来一切顺利。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我尊重你的能力,感谢你过去的帮助。如果你顺利,我就不发给你了。”

杰克:“…”

他提醒自己的嘴巴:“小字很好听,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

!!

看到叶笑言拿着一大堆书回来,爱情他对这个室友的好感就多了一点。

陈俊放下书,爱情对他说:“早点休息。你明天早上5点就得起床。”

“嗯。”叶笑言点点头,放下书,去洗手间洗漱。

卫生间不大,但是空就够了。

他洗了个澡,穿上睡衣,然后悄悄地出去了。

他脚步轻盈,呼吸顺畅,仿佛是一只优雅的猫。

陈俊没有睁开眼睛,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动作。

事实上,他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

来这个岛训练之前,他一个人在一个地方训练,没有任何同伴。

但是这个室友人很好,很安静,也没什么讨厌的。

和他住在一起,也许他不会难过。

陈俊想了想,睡着了。

第二天五点钟,黎明前,闹钟准时响了。

陈俊睁开眼睛,发现叶笑言比他先站了一步。

他穿好衣服,直接去了浴室。

陈俊也迅速穿好衣服,然后他发现叶笑言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他又抑郁了,还得叠被子!

先生,他从来没有叠过被子!

其实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打扫卫生,自己洗衣服,打理一切...

在岛上训练了几天后,陈俊发现有太多的事情他不能知道。

更让他郁闷的是听艾君偷偷说她的衣服是别人帮忙洗的。

一个仆人照顾米砂,然后一起照顾她。

即使经过一天的训练,回家后女佣也会帮她洗澡,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她要做的就是训练,女仆会帮她做好一切。

这让他每天累得要死。训练后,他要洗衣服,洗澡,打扫卫生。

不对,卫生是叶笑言打扫的,他基本上没有机会插手。

但是光是洗衣服就让他很头疼。

那么,他是否也可以申请一个佣人来照顾他呢?

陈俊不怕死,愿意和米砂谈这件事。

“米砂老师,我们只需要注意训练。如果浪费时间做家务,还不如多花时间训练。那么,我能不能申请一个佣人帮我洗衣服、洗被子呢?”

其他孩子惊愕地看着他。

这种话,他们想都没想。

对孤儿来说,这是一个舒适生活、吃住和学习的天堂。

他甚至想要仆人,这是...太奢侈了...

米砂扬起眉毛。“要不要仆人来照顾你?”

“可以!”陈俊认真地点点头。

作为一个绅士,你应该享受绅士的待遇。

米砂没有嘲笑他。“岛上的仆人有限。他们只负责照顾师傅,工资很高。”

“我愿意雇用他们。”

在岛上训练的人每月得到200英镑的补贴。

任务结束后,会有更高的工资。

米砂粗鲁地说,“你愿意花多少钱雇一个仆人?”

“两百斤!”全拿出来,反正他不需要钱,“帮我洗衣服床单被子就行了。”

!!

“两百英镑不够。”

“啊?”陈俊震惊了。“好像很少。”

在他眼里,继承这钱真的少得可怜。

“可是我每个月只有这么多钱。”

“我的钱是给我弟弟的。”你的爱突然说。

琦君还说:“有我的。”

陈俊笑着说,继承“600英镑,雇一个佣人,我和我哥哥就给他洗衣服。”

“还有我的!”好忙说道。

他也不想洗衣服。

其他孩子心里鄙视他们。花这么多钱只为了让仆人洗衣服,真是傻逼。

“八百斤够不够?”陈俊期待着提问。

米砂笑而不笑:“800英镑雇个仆人给你们三个洗衣服?”

“是的。”三个男孩都盯着她。

米砂走近他们。“你真的是...白日做梦!”

“为什么?”陈俊很困惑。

“他们一个月工资两千英镑,只负责照顾一个人!”

陈俊、琦君、乐山:“…”

三个人都很谦让。

真的要自己洗衣服吗?

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能自己买洗衣机吗?”

陈俊转向叶笑言平静的眼神。

是的,他太笨了,竟然能买洗衣机!

米砂点点头:“嗯,你可以买。”

陈俊笑着说:“几百英镑足够买最好的洗衣机了。”

“米砂大师,我该怎么买洗衣机回来?”

米砂突然笑了:“如果你想买衣服,你可以在岛上卖,那里有各种国际知名品牌。买了可以打八折。”

大家:“…”

经过这件事,几个新来的人意识到岛上有一个大超市。

超市里什么都有。

一楼是食品和日用品区,二楼是家电和电子产品区,三楼是女装区,四楼是男装区。

没有用餐区。

逛完超市后,陈俊想,如果这里有餐饮区,估计每天都会爆满。

主要是食堂的饭菜。味道很差。

我买了两台洗衣机,他们也带来了送货、安装和良好的服务。

在琦君的卧室里,陈俊向乐山低头,乐山只到胸前,说道:“乐山,将来你继承家业的时候,不妨在这里建一个餐厅和电影院。没训练的时候,吃饭,看电影。我真的很喜欢。”

琦君点点头:“嗯,我想要一家餐馆。”

在某些方面,乐山其实是个很单纯的孩子:“餐厅重要吗?”

陈俊笑着说:“这当然很重要!你不觉得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吗?”

“不好吃...你说得对,应该建餐馆,但为什么要建电影院呢?”

陈俊笑着说:“约会方便!”

“啊?”乐山不懂。

陈俊摸了摸他的头,非常成熟地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乐山张开手说:“我比你大。”

“哪有?我比你大几岁。”

“但我是长者!而且,你连小姨夫都不叫我。”

陈俊:“…”

他叫这么小的孩子叔叔很尴尬...

买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后,陈俊认为洗衣服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但是换被套,换床单,换晾衣服,对他来说都很麻烦。

他宁愿多训练也不愿做这些琐事。

!!

在阳台上,旋转晒完一件衣服后,旋转陈俊叹了口气:“最好雇个佣人。”

站在他旁边晾衣服的叶笑言说:“你可以邀请我。”

“你?”陈俊侧身看着他。

叶笑言点点头:“你把洗衣机免费借给我,我可以帮你洗衣服,晾衣服,盖床单。”

陈俊不确定地问:“自由?这样会不会太麻烦?”

叶笑言淡淡道:“一点也不麻烦。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很简单。”

“真的不麻烦?”

“嗯。如果你太苦恼,可以给你工资,想给多少就给多少。”

“给你一个月一百英镑的工资!”

“成交!”

“等等,我的鞋袜……”

“给我。”

陈俊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笑言非常诚实:“我需要钱。你好像很有钱。”

陈俊到处都是黑线。

他怎么感觉他画外音是你钱多人家傻?

叶笑言继续说:“未来需要做的一切都可以由我来做,只要付钱就行了。”

“你不累吗?”陈俊疑惑地问道。

每天的训练都很累。他怎么还有精力这么做?

“我不是很累,也习惯了。”

一句轻飘飘的话,不带任何感情,包含了很多悲伤。

但是叶笑言一点也没有装出可怜的样子:“当然,我不会做任何我用钱做不到的事情。”

陈俊想了一会儿,说:“好吧,以后我不想做的事都给你。”

“嗯。”叶笑言说完,过来拿起陈俊的衣服,帮他挂起来。

他的身体很瘦,身高只比乐山高。

虽然陈俊在同龄人中很高,但叶笑言太矮了。

“你多大了?”陈俊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问。

“十岁左右。”

“你不确定你的年龄?”

“当然,就像十岁一样。”

“你真的不像十岁的人。”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

陈俊不再说什么。他回到卧室,把一百英镑放在叶笑言的桌子上。

"我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放在你的桌子上了."

“我知道。”叶笑言的声音仍然那么平静,没有任何起伏。

陈俊总是忍不住想知道他以前经历过什么,这使他如此苍老。

从那以后,陈俊的所有杂物都移交给了叶笑言。

乐山和君齐家也花钱请他帮忙。

三位先生只负责每天的训练。如果你需要什么,你可以找叶笑言。

叶笑言是他们特殊的小时工。

岛上的生活和封闭的学校没什么区别,除了训练很辛苦。

他们每天学习文化课,每周休息一天。

文化课分为三个层次。

小学水平,初中水平,大学硕士水平。

他们中的新成员陈俊是唯一一个学习最高水平课程的人。

琦君和乐山在读初中。

君爱和叶笑言正在学习小学课程...

陈俊发现叶笑言特别勤奋,在训练中进步很快。

只是他的文化水平太低了。他说他才上了两年小学,一定要从零开始打基础。

!!

因为他对他有特殊的感情,爱情陈俊每天晚上都会帮他补习。

叶笑言惊讶地发现他的知识非常渊博。他和他的水平真的只是小学生和大学生的区别。

幸运的是,爱情叶笑言很聪明,愿意吃苦。在岛上不到两个月,他的英语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语言交流没问题。他在课堂上学习,吸收知识更快。

这个沉默寡言、总是目光平静的男孩赢得了陈俊和他们几个人的好感。

唯一的休息日,叶笑言泡在图书馆里。

吃饭的时候,他准时到了食堂。

正准备吃米饭,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岛上的手机是无法和外界连接的,只有岛上的人互相交流的时候。

平时没人找他,只有一个人...

他的雇主!

叶笑言迅速接通手机:“你好。”

电话那头响起了陈俊的笑声:“小燕,回来吃三顿饭,给你小费。”

“好。”叶笑言挂了电话,刷了四顿饭的卡。

每个人的卡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饭数和消费。

如果一个月的次数提前用完了,只能花钱吃饭。

叶笑言口袋里有两张卡片,一张给他,另一张给他的雇主。

这三份,他画了他雇主的...

叶笑言端着四顿饭走出食堂,被三个少年拦住了。

“你是和安塞尔住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吗?”为首的少年语气淡淡的问他。

叶笑言认识他。他叫科里。他比他们早五年来到这里。现在他12岁了。他的技术自然很好。

这种人,他惹不起。

“嗯。”叶笑言点点头。

“那个男生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科里盯着他问道。

事实上,岛上许多人想知道陈俊的位置。

毕竟他们的气质差别很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孤儿,但显然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小姐。

此外,他们与米砂的关系非同寻常。

大家都怀疑自己的地位不简单。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以提前交朋友。

如果他们只是被信任进来,他们肯定会被排挤出去。这不是一些吃饱了没事干的绅士淑女来自娱自乐的地方。

但是他们根本不和其他人联系。

所以没人知道它们来自哪里或者任何信息...

最近唯一和他们一起去的是叶笑言。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和他住在一起,怎么会不知道呢?”科里皱起眉头。

“我真的不知道。”

科里举起拳头。“你和他们关系密切。安塞尔一定告诉过你什么。你不说,信不信,我打你!”

三个少年都凶狠地看着他,想吓唬他。

毕竟他是新来的,很容易被吓倒。

叶笑言退了一步,淡淡地说:“纪律守则规定,学徒不得私自打架,否则下地狱付钱。”

科里哽咽了,然后是愤怒。

他抓住叶笑言的衣领。他很高,几乎举起了瘦小的叶笑言。

“你以为我害怕这个?我们有很多办法对付你!就算我神不知鬼不觉杀了你,我也有办法!”

!!

叶笑言只是微微蹙眉。“纪律守则规定,继承学徒之间互相残杀,继承凶手将被判处死刑。”

“你……”科里第一次见到这个呆呆的家伙,然后冷冷一笑。“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发现我的头的。不想死就什么都说!”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

叶笑言很无奈:“我没有骗你。”

但是科里认定他知道一些内幕。

“他们是哪里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来这里训练?”

“不知道。”

科里失去了耐心。他抓起叶笑言手里的袋子,把包装好的食物扔在地上!

“别再说了,我会把你扔在地上!”他恶毒地威胁他。

叶笑言只对地上的食物皱眉。

他讨厌浪费…

看到他还是不说话,科里又提起他,想揍他。

“喂,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科里转身看见一个师姐走过来。

他放下叶笑言,对走过来的女孩微笑:“姐姐,我们什么也没做,我在和他玩。”

年轻女孩不相信他。她看着叶笑言说:“你认为他欺负你吗?”

科里心里咒骂着。这个女人是出了名的好管闲事,现在他有麻烦了。

他用眼睛威胁叶笑言,禁止他胡说八道。

叶笑言看着他们,淡淡地说:“哥哥没有欺负我,他只是……”

“他刚刚是什么?”少女问。

科里几个人的心也提了起来。

他发誓如果叶笑言敢乱说话,他会杀了他...

“他只是说我们吃这些饭的时候没有营养,我就扔掉了,想给我们买更好的饭。”

科里:“…”

女孩非常怀疑:“真的吗?”

叶笑言平静地点点头:“真的。”

科里干笑一声说:“当然是真的。我是个好哥哥。去吧,我再去给你买。”

叶笑言露出感激的神色:“谢谢你,兄弟。”

“呵呵,不用客气……”

叶笑言端着食物走进卧室,但他没有。他看见他们三个在玩电子游戏。

不,四个。双胞胎的妹妹安也在这里。

在这里,陈俊和其他人都用英文名字,其他人不知道他们的中文名字。

陈俊仍然使用原来的名字,安塞尔,君齐家是安迪,艾君是安妮,乐山是迈克。

在别人面前,他们互相叫英文名。

“哥哥干杯,二哥干杯,迈克干杯!”

三个男生在堵车玩,俊爱在后面给他们加油。

陈俊侧身看着刚刚进来的叶笑言。“你现在怎么没回来?”

“小燕哥哥。”你喜欢甜蜜地迎接他。

叶笑言点了一下头。

他走过去,把食物放在桌子上。"我在图书馆耽搁了一会儿。"

他轻描淡写的解释没有说实话。

“啊,我又输了。”乐山很恼火。

陈俊扔掉遥控器,笑着说:“没关系,下次再打吧。饿了就先吃。”

叶笑言看着艾君:“你吃了吗?”

艾君笑着说:“我吃过了。”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