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43303com(中国)集团有限公司----锁青锋(1/44)

443303com(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他说的很诚恳,锁青锋锁青锋看起来这场赌局真的没有问题。

安若想了一会儿,锁青锋锁青锋同意了。“好吧,我答应你,我跟你赌。”

那人弯下嘴唇,满意地笑了。看到他的笑容,她不禁怀疑他会不会恶作剧。

但她已经答应了他,没有反悔的余地。

别墅里没有绳子,所以唐雨晨建议她用别的东西代替。安若想到了领带,并把他的许多领带当成了绳子。

唐雨晨乖乖躺在床上,表情悠闲,一副等着她随意捆绑的样子。

安若也是不礼貌的。他用三条领带把双手绑在床的柱子上,全都绑得紧紧的。又把他的腿绑在床尾的柱子上,还打了个死结。

每个死结,她都试着去打,即使一个接一个,也需要花很多时间。

看到她拼命的忙碌,男人戏谑的笑了起来:“宝贝,你不用再用力了。就算给我一个小时我也解不开这些结,你放心吧。”

安若瞥了他一眼,听他这么说,更不放心了。

既然解决不了,为什么还表现的很轻松?

她不放心,就拿了几条领带从头再系。

整个过程中,男人都很配合她,让她为所欲为。

说实话,绑了唐雨晨,她心里觉得很爽,好像终于抓住了充分的机会。

工作了半个小时后,他终于把他绑了起来。安若停下来,自豪地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解开它。五分钟内解不开就输了!”

哼,他肯定输,她在等。

女人的眼睛里充满了自信和骄傲,看起来像一只骄傲的小动物。男人盯着她笑,不急着解决。

“你就这么有信心能赢?”他扬起眉毛,问她。

安若也没有对他胡说八道。他淡淡地说:“你还有四分三十秒。”

“宝贝,以后我赢了,别哭了。”

“你能赢吗?唐雨晨,如果你解不开,我就不帮你解。除非你自己解开,否则会被绑一辈子!”

安若越想越得意,心里好痛快,唐雨晨也有今天,呵呵,他自找的!

“你好像高兴得太早了。”唐雨晨仍然没有动,仍然和她聊天。

安若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块手表,一眨不眨地看着。

如果他喜欢胡说八道,他最好一直胡说八道。

还有两分钟半,现在,唐雨晨就算长了十只手,也不可能解开所有的死结。

“嘶——”安若正得意地想着,突然听到了布被撕破的声音。

她惊讶地抬起头,看见唐雨晨的两个手腕被扯开了,缠绕在他手上的五条领带也像这样被扯断了!

“嘶嘶——”领带撕裂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怕。

他最后一推,五条领带,全断了!

男人恶狠狠地看着她,扬起眉毛问:“还有多少时间?”

安若等了一会儿仔细看了看手表,还有两分钟…

刚才他撕了五条领带,只用了半分钟!

“宝贝,我怕我会让你失望。”唐雨晨邪恶地笑了笑,用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她脚踝上的领带,撕掉了几下。

古晓已经确定这个人是故意捣乱。

“先生,锁青锋如果你吃完了,锁青锋请结账,否则我们会报警的。”

男人一听,生气了,“你欺负人?觉得我怕你?!我告诉你,你今天一定要向我道歉!”

顾晨曦不理他,淡淡地对旁边的服务员说:“去报警。”

那人似乎被激怒了,他突然拔出一把刀-

“兄弟,怎么回事?”丁刚从人群中走过,突然看见那人拿着一把刀,刺向古天明。

“哥哥,”她惊恐地尖叫起来。

古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旁边突然冲出了两个人,帮着压制住了这个人。

“放开我,放开我!”男人斗争激烈,但根本不是几个男人的对手。

徐梦瑶坐在家里,等待着好消息。

但是,她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她担心计划会失败。

但是那个男人拿了她的钱,他当然不会放弃她,他会自杀。

如果他死了,他会死而不告密。

但是她等了很久,网上还是没有消息。

阮的家人肯定屏蔽了这个消息。

徐梦瑶决定亲自去看看。

她来到餐厅,餐厅照常营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徐梦瑶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很快回家,收拾好东西,打算随时逃跑。

只是她侥幸以为不会来找她。

正想着这个,门铃突然响了——

徐梦瑶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她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微笑着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名女警察和一名警察。

徐梦瑶的心突然一沉。

“有什么事吗?”她疑惑地问。

“你是徐梦瑶小姐,是吗?我们怀疑有一个案件和你有关,请你回去和我们一起调查。”

“什么案子?”

“今天,有人在‘龙凤程响’餐厅杀了人。我们怀疑是你买了人,杀了人。”

徐梦瑶的脸有点白。“你弄错了。我又没买杀人!”

“没有,请先回去和我们一起调查。”女警淡淡地说。

“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请离开!”

“徐小姐,请配合我们。如果你是无辜的,我们很快就会让你回来。”

徐梦瑶暗暗握紧了他的手掌。“好吧,我和你一起去,但我需要先找到我的律师。”

徐梦瑶跟着去了警察局。

她还是不想相信那个男人会背叛她。

如果你背叛她,他女儿就没钱治病了。

在警察局,看到了古天,还有丁和。

古老的黎明是安全的。看来这个人彻底失败了。

但是没有人出事,所以徐梦瑶的心没有那么害怕。

就算男方什么都扛下来,最多坐几年牢,女儿还有钱治病。

徐梦瑶非常肯定这个人不会放弃他。

徐梦瑶在他们旁边坐下。

她对面的警察问她:“徐小姐,你知道今天龙凤完好的那家餐馆有人杀人闹事吗?”

徐梦瑶无辜地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认识这个人吗?”警察拿出了凶手的照片。

推荐朋友小说《桃花开了:我的公主要相亲》,作者:顾若欣

“不知道。”她一点也没有犹豫。

“经我们调查,锁青锋此人有一个女儿,锁青锋病情严重,但家里没钱给她治病。但是昨天他们突然有钱做手术了,然后我们从他家找到了40万现金。我们怀疑这笔钱和你有关。”

徐梦瑶冷笑道:“我自己也没有钱。怎么才能把钱给不相关的人?而且还用钱买凶杀人,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警察慢吞吞地说:“我们又发现,你上个月左右向朋友借了50万。这是真的吗?”

徐梦瑶没有眨眼:“是的,我打算开店。”

“钱现在在哪里?”

“当然是在家里,我没碰过钱。不信你可以去我家搜。”徐梦瑶的心里非常自豪。

他们认为她会用借来的钱去买一个杀人犯?那太明显了。

她取出的钱是从其他渠道获得的,谁也不会发现钱是从哪里来的。

至于向朋友借钱,只是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幌子。

当警察听到这些时,他们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丁还是那个样子。

徐梦瑶觉得有点不对劲。

警察瞥了她一眼,突然拿出一叠照片。“徐小姐,看看这些照片。是你吗?”

徐梦瑶不明白,她接过照片,立刻瞪大了眼睛——

这些是.....她偷偷遇到那个男人时偷偷拍的照片!

徐梦瑶脸色变得苍白。

为什么...!

她一直很小心。他们相遇的地方太隐蔽了,没人知道为什么会被拍到。

丁淡淡地回答了她的疑惑:“你还不知道。为了防止你攻击我们,我们一直派人跟踪你。所以我们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徐梦瑶震惊地看着她。

丁面色平静。“徐梦瑶,这次没有人能救你,也没有人会放过你。真的,你是我见过最傻的女人!”

她总是认为她做的是对的,但这都是错的。

如果她是她,最终会有重新开始的机会,老老实实过日子也晚了,又怎么会犯错呢?

她是不是觉得自己每次都那么幸运的逃脱了惩罚?

徐梦瑶突然平静下来,她冷笑道:“你知道什么?在我看来,要么你成功,要么你成为一个人。这是我最后一次翻身的机会。就算失败,也不会错过。既然失败了,自然无话可说!”

没想到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众人都有点惊讶。

但是她这样想真的对吗?

徐梦瑶被捕了。

他们这次不会给她改过自新的机会。

丁和都无法想象如果她的计划成功了古代的黎明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古晓真的出事了,她不能原谅的不是徐梦瑶,而是她自己。

幸运的是,古老的黎明仍然活着...

当晚,丁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和顾晨曦站在岔路口,不知道该选哪个。

其中一条是死路,但路上会有美景。

一条充满恐怖和黑暗,但不一定是死路的路,可能是一条坦途。

锁青锋

“你们都给了她一个机会。我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死。”

丁夏楠笑着说:“个人追求不同,锁青锋她的追求我们无法理解。”

你的爱不屑,锁青锋“不是看别人过得好。事实上,她生活在和平与安全之中,这并不坏。”

是的,徐梦瑶的条件还不错。

如果她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她会很幸福。

我没见过那么多男人喜欢她。

偏偏她野心太大,一直想升天。

丁夏楠拿起一块面包,抹上奶油,然后盖了一块,递给君齐家。

琦君喂她:“你吃吧。”

丁夏楠摇摇头:“我不喜欢这样,我喝粥,你吃吧。”

小君齐家刚开口就吃了。

你受不了说“天天示爱,累不累?”

她一说完,手机就响了,是唐恩打来的电话。

艾君正忙着联系,“你好,多恩。”

“起来?”邓恩在下面轻声问道。

艾君笑了:“起来,吃早饭,你到公司了?”

“嗯。你在吃什么早餐?”

"面包和牛奶,但我想吃你的意大利面."

“中午来找我,我帮你做。”

“很好。你想吃什么,我买来给你带了……”

丁看了看自己爱情的甜蜜,真想说,不知道是谁天天示爱。

她笑了笑,低头喝粥。

粥是皮蛋瘦肉粥,丁和刚吃了一口,就觉得皮蛋有猫腻。

她皱起眉头,咽了口唾沫,但琼·齐家注意到了她的神色。

“不好?”

“感觉有点猫腻。皮蛋会碎吗?”

“我试试。”琦君拿起勺子吃了起来。他没有吃鱼腥味。“我没吃。”

“那我为什么要吃?”

君齐家顿时愣住了!

他突然兴奋地扔掉勺子,抓住丁夏楠的手。

丁惊呆了。“怎么回事?”

琦君突然笑了。“你没注意到吗?”

“找到什么……”丁被卡住了,然后她激动起来,“我好!我真的很好!”

我不敢相信她能尝出味道。她的品味不错!

“再咬一口!”君齐家忙说:

丁点点头,迅速吃了一勺。太好吃了!

“是的,我感觉到了米饭、瘦肉和皮蛋的味道!俊浩,我真的很好!”

两个人开心地抱在一起,笑着。

艾君盯着他们,冲唐恩笑了笑:“算了,我二嫂和二哥都疯了。”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丁对恢复了兴趣。

大家都很开心。

艾君说:“一定解决了徐梦瑶的大心事,二嫂好。”

本来她是想随便猜的,但是丁却惊呆了。

“也许你是对的……”

徐梦瑶估计真的是她的心脏病。

“真的是她吗?”你喜欢惊讶。

丁点点头。“在我父亲的占卜中,我死在她手里。后来,她真的对我做了。估计潜意识里,我一直害怕她会杀了我……”

琦君握紧她的手:“她不会再这样做了。”

丁夏楠点点头:“是的,我再也不用害怕她了。”

那个女人再也不能伤害她,对她构成威胁。

江予菲笑着说:“不管是什么,总之,在夏楠恢复就好。”

“但我还是得去医院检查。你待会去医院看看。”

君和丁都同意了。

君是不去公司的,锁青锋所以他要陪丁去医院检查。

一路上,锁青锋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好。

丁也打电话告诉了顾晨曦和他的父母这件事。他们也很开心。

在医院,医生给丁做了全面检查。

在等待结果的同时,两人坐在休息室里轻松的聊着天。

他们一点也不担心考试结果。

没多久,医生进来了。

“阮先生和阮夫人,检查结果显示阮夫人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这句话在丁他们的意料之中,依然很开心,依然感谢医生。

“但是……”医生话一转,看了看一张检验单,说:“我们发现阮夫人血液里的hcg有一点升高。”

君和丁都糊涂了。

“那是什么?”君齐家低低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紧张。

医生笑着说:“这是我们判断一个女人是否怀孕的激素。精制一周后,血液中可检测到hcg。初步确定颜太太估计怀孕了,但怀孕时间太早。”

丁和君都惊呆了——

两人久久没有反应。

丁首先回过神来。“你是说...我怀孕了?”

“应该是怀孕了,不过需要进一步检查。”

琦君急忙说:“现在检查!”

医生自然是要给丁检查一遍。

这一次,在等待结果后,他们两个都没有那么放松,都很紧张。

“你真的怀孕了?”丁看着。“你不是每次都采取措施吗?”

琦君一直握着她的手,突然回答她:“也许有一条鱼从网中溜走了。”

丁::“…”

这种描述有多奇怪?

顿时,俊浩又开始担心了。“医生不是说两年内最好不要孩子吗?”

说到这,也是紧张的丁。“但是我身体很好,我很好。”

“不行,以后再检查!”

丁夏楠并没有放弃:“我感觉我真的很好,而且伤口早就无痛了……”

“我还是要查一下。”

“嗯……”

医生很快给他们做了一次很好的检查。丁怀孕一周左右。也就是说,她肚子里的胎儿不是胎儿,而是精卵!

但是这个接受精子的卵子足以让他们两个兴奋。

君连脑子都自动编了,丁怀了个女儿。

为什么是女儿?

如果家里有男生,那就只剩下一个女生了。

而且他喜欢女生,女儿像妈妈。

然而,还是要求医生给丁做个体检,看看她现在是否适合怀孕。

医生哭笑不得,他一开始说的话,他们都没当回事。

“我已经先检查过了。颜太太身体很健康,适合怀孕。”

琦君仍然有些怀疑:“真的吗?”

“真的。阮夫人恢复得很好,目前的身体状况适合怀孕。如果不放心,回去后注意营养。”

丁夏楠猛点头:“我也觉得我的身体很好!”

君齐家这才松了口气。同时,锁青锋他很高兴丁恢复了他的味道。

她的品味及时恢复了。

否则,锁青锋他担心如果她突然吃不下饭,就会营养不良。

总之今天所有的测试结果都让他们很开心。

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分享这个好消息。

君爱一早出门,错过了好消息。

君爱目前在一家娱乐公司兼职写歌。

她和一个创作者最近一直在合作写一首新歌。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中午了。你喜欢打包早点离开。

她去了一家西餐厅,打包了两份牛排,然后开车去了唐恩的公司。

唐恩公司的员工都认识她。你喜欢上楼推开唐恩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没有人。

你喜欢带着微笑走到里间休息室。

办公室里有一个休息室,里面还配有卫生间和厨房。

邓恩穿着围裙正在给君爱做意大利面。

他听到声音,看到她带着温柔的笑容:“你准时来了,给我两分钟吃饭。”

你爱走过去,他们默契地亲吻。

刚松手,艾君突然蹙眉。

“怎么了?”邓恩纳闷,“我嘴里有味道?”

艾君在衬衫上嗅了嗅。她凝视着他的眼睛。“你闻起来像女人的香水。”

唐恩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说:“这是误会!我什么都没做!”

“香水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虽然艾君知道这一定是一场误会,但她还是很不舒服。

说到这,邓恩不高兴了。

“有个女员工突然抱住我表白了。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做。我立刻推开她。”

幽爱冷哼一声,“她是谁?!"

“你要和她算账吗?”

“不能吗?”

多恩笑着说,“当然可以,但是你得跟她算账,掉价。”

“你不愿意说她的名字吗?”

“绝对不行!”邓恩急忙说了那个女人的名字。“是企划部的员工。“好像是朱”

艾君转身离开了,唐恩忙着跟上。“你真的要去追她吗?”

“可以!”

“否则我解雇她……”他不想让你太爱这些东西。

君爱皮,笑而不笑:“会让人笑,只是因为人家向你表白,辞退她。”

“没关系,我会找个借口戒掉她的。”

你的爱哼了一声,却不同意也不反对。

走出休息室,她走到他的电脑前坐下。

唐不解:“不去找人算账?”

“你为什么问这么多问题?我饿了。去给我弄点吃的来!”艾君不耐烦地挥挥手。

唐这个时候没敢惹她。“好的,我马上就去。你应该先玩。”

“记得换衣服!”

“可以!”

你爱用他的电脑,不是玩,是看那个女人长什么样。

邓恩的电脑有密码,你很想知道。

公司系统也有密码,这位先生还是知道的...

她很快就找到了朱的照片。

非常感谢公司人事部。系统中每个员工不仅有一张身份证照片,还有两张生活照。

你爱打开朱秀莲的照片突然放松。

锁青锋

这个女的肯定没有她好看,锁青锋气质也没有她好,锁青锋还远远没有。

唐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胸大...

艾君低头看着自己的,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不,她的不小,她的正好,但是那个女的太大了。

突然听到唐恩的脚步声,你爱合上书页。

“干得好,去吃饭。”唐,过来握住她的手。

艾君跟着他进了休息室。

今天中午他们吃了牛排和意大利面,多恩开了一点红酒。

多恩让她坐下,推了推她的意大利面。“你饿了吗?快吃。”

艾君此时不再生气。她咬了一口,称赞他。“还是挺好吃的。”

邓恩听了,心里自然很高兴。

他熟练地切好牛排,递给她。“如果你想吃,随时告诉我。”

“好。”

“不生气?”

“别生气。不是你的错,但是下次注意。如果有别的女人来了,你最好赶紧躲开。如果不避免,那就是你的错。”

邓恩认真地点了点头:“这次我大意了,下次不会再给别人这样的机会了!”

你爱笑,主动叉了一块牛排喂他。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其实真的没闹什么矛盾。

这件事,当然过得很快,没人在意。

午饭后,艾君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点了很多巧克力。

唐很不解:“你点这么多巧克力是为了什么?”

艾君没有回答,只是说:“过了一会儿,你把巧克力递给我,说你给我买的,没有吃完。”

邓恩的眼睛在慢慢移动,他钩住了自己的嘴。“你应该让我来点菜。”

“谁点的都一样。”

邓恩把她拉起来,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她走。

“没想到你也会吃醋。”他笑着说。

君爱看他:“我不吃醋不正常,但我不吃醋,我只是不高兴别人碰你。”

邓恩抱紧她,“不会有下一次了。我是你的,只有你能碰。”

君爱笑。“知道就好。”

黎明的眼睛变暗了。“你也是我的。我只能碰你!”

说完,他又吻了吻她的嘴唇,并用有力的双臂抱住了她。

你的爱跟随他的节奏,回应他的吻。唐恩突然激动起来,把她按在沙发上。气息越来越重,亲吻越来越激烈。

他的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她体内的渴望和希望突然涌出,她忍不住了。

“你爱我,我爱你,我真的爱你……”邓恩急切而含糊地说着恶心的情话。

艾君沉溺于热情之中,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

她突然感觉到他的动作,他的意图和失控,她的头脑瞬间清醒了。

“不……”她推了推他的身体,唐恩不为所动。

“唐恩,我不能……”

她又推了他一把,邓恩愣住了,然后抱住她的身体,把脸埋在脖子里。

两个人静静的互相搀扶着,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邓恩撑起身子,把她拉起来,顺便帮她整理衣服和头发。

你慈爱的脸颊绯红,锁青锋眼睛水汪汪的,锁青锋不敢看他。

唐恩抱住她,轻声笑了笑:“吓到你了?”

“不……”这种场面失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但每次邓恩及时刹车。

只是他今天差点失控。

邓恩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你的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随着时间的临近,我就是忍不住。”

艾君理解他的努力工作。

看他能不能吃,真的是一种折磨。

其实她没那么介意,如果他真的想要的话。

但我怕我爸知道,然后邓恩就惨了。

邓恩本人承诺不娶她也不碰她...

有条件的,她自然想成为一个完美的新娘,想在婚礼当天交出自己的第一次。

艾君安慰他:“再忍一忍,一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

多恩笑着点点头:“我忍了这么多年,这一次自然不算什么。你放心,我等你,给你最好的。”

大家听到这个都很甜。

你的爱靠在他身上,笑得很开心。

她想,恐怕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幸运的女孩了...

两个人温馨甜蜜了一会儿,你爱点的巧克力到了。

看到这么多巧克力,邓恩忍不住笑了。

你吃醋了,还这么可爱。

邓恩叫秘书发巧克力,因为他给君爱买的太多了,怕吃完变质,就分给大家。

现在全公司都知道老板有多爱未来的老板娘了。

有想法的人还是别想了好,没想法的人都羡慕。

你恋爱的目的达到了,不要打扰邓恩的工作。他离开了。

她下午没事,直接开车回家。

回到阮家,仆人看见是她的车,就开了门。

你喜欢开车进去,把车停在一边。

她刚下车,搬运工就拿着一个箱子向她走来。

“小姐,这是你的快递,刚到。”

君爱纳闷,她不是网上买的。

我拿着盒子,上面只有收件人的信息,根本没有发件人的信息。

君爱以为是某些公司送的礼物。

她收到过许多这样的礼物。

此刻已经是中午了,江予菲他们都去午睡了,客厅里并没有人空。

君爱直接把快递拿回卧室。

她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张光盘。君爱更是不解。这是什么CD?

将光盘插入电脑,她随意坐在椅子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突然,画面出现了,与此同时,有一种暧昧的喘息声...

艾君惊讶地盯着屏幕。

电脑里出现的是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一个女人纤细的手掌托着他的后背。

两个在做床~玩…

你爱皱着眉头,继续迷茫地往下看。

图中两个人看不到脸,只看到他们摇摆的动作。

女人的胸大到男人一只手都抓不住...

你爱看十几秒,想吐。这种东西是谁恶作剧送给她的?!

这时,镜头晃动,瞬间面朝上,然后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被激情扭曲的男人的脸。

你的爱感觉脑袋里一阵轰鸣,整个人都僵硬了!

锁青锋

午睡之后,锁青锋江予菲一个接一个地起床了。

丁夏楠今天被诊断怀孕了,锁青锋现在大家都很开心。

三个女人聚在客厅里,谈论怀孕时要注意的事情。

丁仔细听着,尽管她的肚子里只有一个接受精子的卵子。

聊了一会儿,江予菲突然说:“仆人没说艾君回来了,但他还在睡觉吗?几点了?”

“估计你在玩电脑。”小葵说。

江予菲起身说,“我去叫她下来。她二嫂怀孕了,还不知道。”

她一说完,就看见君爱从楼上慢慢下来。

江予菲看到她木然的表情,以为她刚刚醒来。

“你的爱人,过来坐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二太太怀孕了。”江予菲高兴地说。

你爱的眼神动了,她扯出一个笑容:“真的,二嫂,恭喜你。”

“你怎么了?”江予菲不解地看着她。“我感觉你心情不好。”

丁夏楠开玩笑地说:“你和多恩吵架了吗?”

“别提他!”你的爱突然变得灰暗。

江予菲他们三个面面相觑,真的吵架了?

但是他们不把它当回事。邓恩脾气特别好,就算真的吵架,也很快会和好。

江予菲说,“你没有让唐恩不高兴,是吗?你说你要结婚了,你知道多成熟吗?只有邓恩对你这么好说话……”

“我不会嫁给他!”艾君打断了她的话,她的眼睛闪着寒光。“妈,婚礼取消了,我不嫁给他!”

江予菲皱起眉头:“你在说什么?”

“我是认真的!”你爱的样子意味着没有愤怒。

现在,他们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君爱虽然是个小公主病了,但是很懂事,从来不做不讲道理的事。

她从不拿自己做的决定开玩笑。

所以,她不是开玩笑,她真的不打算结婚。

江予菲把她拉到前面,让她坐在沙发上。

“你为什么不结婚?怎么回事?”

君爱咬牙,眼睛瞬间湿了。“总之我就是不嫁!”

“孩子,你不嫁也得给个理由。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你不想说,她不能说。

“反正我就是不嫁。”

“君爱。”丁夏楠道:“唐欺负你?”

“不,我不爱他!”

大家都不信这个。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多少。

今天早上,当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都很好。

江予菲很着急:“你不能对你妈妈说什么?”

艾君站起来,看向莫莫:“你什么也别问,帮我取消婚礼就行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见到多恩。不想和他有任何联系。”

说完,幽爱转身开始朝后院走去。

此刻,她迫切需要发泄,否则她会发疯的。

艾君去了训练室,她把沙袋当成了邓恩,毫不留情地发泄出来。

期间,江予菲来看过她几次,看到她这么努力,他们都很担心。

江予菲决定打电话问邓恩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女儿自己也知道,这次肯定不是你的错。

虞姬翻开了新书!《黑帝特别宠:早上好,8号新娘》,请支持新书~搜索标题看看~

江予菲打电话给邓恩,锁青锋接到了她的电话。邓恩有点惊讶。

“嘿,锁青锋妈妈。”订婚后,唐恩改了口。

江予菲淡淡地问他:“唐,你和君爱吵架了吗?"

邓恩错了:“没有。”

“你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没有。”早上,艾君并不生气。

江予菲不明白。既然没有发生,你为什么爱取消婚礼?

“妈妈,艾君怎么了?”邓恩关切地问。

“没事,做你的事,她在家没事。”说完,江予菲就挂了电话。

她不能告诉多恩你爱不结婚。

也许你的爱是一时之气。

但是她长这样真的生气吗?

邓恩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接到江予菲的电话后,他立即拨通了你的爱人的号码。

她的电话接通了,但没人接。

唐恩打了几次电话,但没人接。

君爱为什么不接电话?她怎么了?

她妈妈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邓恩胡乱猜测了一下,干脆起身打算亲自去阮家看看。

这时,艾君还在训练室里打沙袋。

每次她打沙袋,都会发出可怕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她没有戴手套!

“你的爱,够了!”小葵阻止她。

你爱不听,仿佛魔法是晕眩的。

小葵上前抓住她的手。你用另一只手爱着她,被她抓住了。

沙袋弹回来,小葵抬起腿挡住。

“够了,别这样对待自己!”萧岿看上去很严肃。“看你的手。”

她的手指关节和手背都沾满了鲜血。

可见她有多努力。

站在一边的丁夏楠,也皱起了眉头。“你在虐待自己。等等,我去拿药箱。”

“没必要。”艾君张开萧岿的手。“你去吧,我要安静。”

“先治伤口。”小葵说。

“我说没有!请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丁看得出对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她拉着萧岿向前走。“姐姐,我们走吧,让她安静一会儿。”

小葵无奈的点头,两人一起离开。

他们一离开,艾君就躺回垫子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一停下来,脑子里就全是视频里的画面...

她每想一次,心里就流泪一次。

从小到大,她不知道什么是难过。现在她终于知道,心碎的感觉好难受!

但是她不能哭。多恩是她的选择。

受伤了只能自己承受!

因为她活该!

“君爱!”唐恩的声音突然响起,当你睁开眼睛时,你看到他焦急地向她跑来。

“你是怎么把自己卷进来的?”他皱起眉头,试图拉她的手,但你的爱猛地推开了。

邓恩停顿了一下。“你怎么了?”

你喜欢翻身站起来,踢他的胸口-

多恩后退了。他迷惑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艾君看上去很冷。“我妈没告诉你吗?”

“说什么?”

“我要取消婚礼!”

唐恩突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但是埃尔西一直在恳求他,锁青锋如果他不答应她,锁青锋她真的太穷了。

叶笑言在心里挣扎了很久。

最后他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陈俊的声音突然响起。

叶笑言抬起头,面对他英俊的脸庞。

他发现埃尔西不见了。

“没什么,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去准备吗?”叶笑言问道。

“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发呆,过来问你,你怎么不准备?”

叶笑言站起来说:“我要走了。”

陈俊拍拍他的肩膀:“别紧张,你要相信自己,加油!”

对着他灿烂的笑容,叶笑言恍惚了。

“嗯。”他轻声回答:“我会加油的。”

“那我先走了,记得来看我们的表演。”

“好。”

陈俊笑着走了,叶笑言也去更衣室换了衣服。

现在,更衣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叶笑言穿上一条白色公主裙,开始向更衣室走去...

陈俊的魔术表演非常精彩。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就为了他们的身份,掌声会很大。

他们四人优雅地退下舞台,走到观众席前排坐下。

前排为他们保留了几个座位。

“不知道小燕哥哥什么时候出现。”坐在中间的绅士低声说道。

陈俊笑着说:“估计还有几个节目能接触到他。”

“期待小燕哥哥的表演。”

乐山点点头:“我也是。”

然后他表演了几个节目,陈俊对所有节目都不感兴趣。

不是节目不好看,而是他们早就习惯了各种大型的歌舞表演。

岛上只有这几个学生,平时除了训练没有什么娱乐,所以看的兴致很高。

“这是叶笑言的表演,他会给你带来一首歌——《这份爱永远不会动摇》!欢迎叶笑言来玩!”

当主持人的话音刚落,艾君笑了:“原来小燕的哥哥在表演唱歌。”

陈俊、乐山和君齐家对视一眼。

叶笑言会唱歌吗?

惜字如金的人会表演会唱歌?

“小燕哥哥出来了。”艾君提醒他们。

他们向舞台中央看去。

窗帘拉开了,光线照射到了叶笑言身上,这立刻暴露了他惊人的外表!

大家都没有想到。

外貌原来是个可爱漂亮的公主。

应该出现的不是叶笑言吗?

一个可爱的女孩穿着白色公主裙,戴着假发和公主皇冠,穿着白色小皮鞋,慢慢走向舞台中央。

每个人都知道叶笑言是个男孩。

出现的那个女生后来怎么样了?

为什么叶笑言会成为一位美丽可爱的公主?

现场没有声音...

叶笑言微微抬起眼睛,她长长的卷曲的睫毛像黑色的蝴蝶一样闪烁。

他握紧麦克风,非常紧张。

“哇,那是小燕的哥哥吗?!"你爱的声音突兀而响亮。

叶笑言苍白的脸被鸡蛋弄得通红,他看着它们。

然后陈俊的表情僵了又愣。

叶笑言有些慌乱地躲闪着他的目光,他真想转身逃跑。

【小燕,对不起!】

!!

埃尔西突然说,锁青锋在叶笑言做出反应之前,锁青锋她已经控制了他。

叶笑言的思想恍惚中出现,好像他被医学迷住了,他的思想有点失控。

当音乐响起时,眼睛模糊的叶笑言平静地拿起麦克风,慢慢地唱着歌词。

他的声音略显沙哑,不同于男生的粗重嗓音。

他的声音有点清脆,中性,很惊艳。

再加上他的戏服,真的很怀疑他其实是女生。

在场的每个人都盯着叶笑言。

叶笑言的眼睛,却看向某个方向。

那个方向就是陈俊的方向。

叶笑言的眼睛似乎在看着他,但似乎没有。

但他一直盯着那个方向,唱着深情的《这爱永不动摇》...

阮俊臣也盯着他,眼神变得有些深邃。

你的爱看着叶笑言的眼睛,看着陈俊的身边。

“奇怪,小燕哥哥为什么盯着哥哥看?”她困惑的低语。

但是陈俊甚至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应该说,他似乎被某种魔力所吸引,除了眼中的叶笑言,他什么都忘了。

乐山摇摇头,表示不解。“不知道。”

歌曲缓缓飘动,每个人都被这首歌感动了。

歌声停止的那一刻,叶笑言突然感到放松,头脑变得清晰起来。

他抬头看空,正在消失的埃西向他挥手告别。

[小燕,谢谢你,我终于可以离开了,谢谢你,再见...]

叶笑言不禁笑了。

在他身后的巨大显示屏上,他在微笑。

他那双又大又黑又美的眼睛,在那一瞬间仿佛被照亮的星星,瞬间明亮,带着无限的星光。

每个人都被他的微笑和眼睛惊呆了。

“好美!”你的爱低声说:“我该怎么办?我想和小燕的哥哥谈恋爱……”

如果这是正常的,陈俊一定是疯了,反对它。

但这一次,他什么也听不见。

这一次,他只深深地看着叶笑言...

他的心跳很快。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觉得他和叶笑言似乎很熟悉。

仿佛上辈子见过。

这时,他觉得和他很熟悉,但他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

叶笑言的笑容很短暂,很快就消失了。

他低头向观众鞠躬。

现场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叶笑言站直了身子,情不自禁地朝刚才一直盯着的方向望去。

他看到一个30岁的帅哥。

他认识他。他是岛上的训练大师。

然后,他看到主人坐在前排,坐在他旁边的绅士爱他们。

叶笑言向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舞台,迅速去换衣服。

当他换衣服的时候,他能想到的只有艾尔西。

那么,埃尔西喜欢那个主人吗?

她想唱歌,但她也想对那位大师唱歌...

但是,对于爱情,他真的没有经验和想法。

换回原来的衣服,卸下化妆品,叶笑言又恢复了原来的卑微模样。

希望今天,他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

但是他打扮成一个女人,锁青锋每个人都必须注意他...

叶笑言突然非常不安。

他只能祈祷下一次不会有什么麻烦。

叶笑言表演结束后,锁青锋她直接回到宿舍,没有留下来继续看表演。

回来后,他拿着衣服,在浴室里洗澡。

刚洗完澡,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陈俊穿着白衬衫,优雅地打扮成绅士模样,站在门口。

叶笑言的头发仍然是湿的。

他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陈俊舔舔嘴唇,没有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突然回来的。

他只是坐在那里,无法平静下来。

他满脑子都是叶笑言的样子,他的眼睛,他的微笑和他的歌声。

舞台上全是他!

即使是平时,他也是沉默的,他努力的训练,努力的学习,所有他为他努力的画面都出来了。

然后越想越不爽,越失控。

他刚满十一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早熟,懂得很多东西。

他不是无知的孩子!

他知道他的心已经变了。他动心了,第一次被激起了性欲。

他不怕早恋,也不怕喜欢人。

可是为什么,让他动的,是个男生!

陈俊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他现在盯着叶笑言,他愤怒、纠结和痛苦的眼神让叶笑言非常震惊。

“安森,你怎么了?”叶笑言紧张的问道。

“闭嘴!”陈俊冲上去打了他的脸。

叶笑言被他打倒在地,整个人都惊呆了。

陈俊认为揍他一拳可以让他清醒一下头脑。

但是他的脑子还是一片混乱。

他冷冷地盯着他。“你为什么穿成那样?!"

叶笑言不知道如何回答。

陈俊生气地说:“你是个变态吗?!穿成那样,你想干什么?!"

“我……”叶笑言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着你长大有点娘娘腔。没想到你是个变态!”陈俊非常生气,直言不讳。

叶笑言垂下头,什么借口都不说。

陈俊这样看着他,让他更加生气。

他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还是不是男人吗?!我打你骂你,你怎么不还手?”

叶笑言的表情平静,没有愤怒或波动。

“以后不会再那样穿了。”他说。

陈俊突然生气地离开了他。“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的表情了!”

对任何事情总是漠不关心,总是很平静,好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真的很讨厌他这个样子,尤其是现在他这么生气,为什么还这么淡定?

他唱歌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神怎么了?

他笑的时候去了哪里?

为什么现在是死脸?

而且,用这种方式看他,他会知道叶笑言对他来说和以前一样,一点变化也没有。

所以,他很苦恼,那个人,也许,完全是无心的。

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当陈俊想到这一点时,她更加愤怒和恼火。

“叶笑言,你将来不是我的朋友,我们会分手的!”

!!

留下这句话,锁青锋陈俊转身果断离开。

他不喜欢男人。他确信他喜欢女人。

即使是意外,锁青锋他也接受不了。

因此,他必须立刻切断这个想法,快刀斩乱麻。

从现在起,他再也不能和叶笑言联系了。

至少,他不能和他合住一个房间。

陈俊非常理性。他知道,年轻的时候,他的心不会永恒。只要时间一长,他就会忘记一切,一切都会过去...

叶笑言一直坐在地上。

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的都是陈俊刚才说的话。

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为什么生气。

你为什么要和他分手...

因为他讨厌变态?!

叶笑言的眼睛红红的,但他没有哭。

其实他很想说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一个怪物…

但是变态不配有朋友,更不配有怪物。

所以他只能是一个人,从不奢望什么。

那天晚上,陈俊没有回来。

叶笑言躺在床上,睡了很长时间

如果他没有强迫自己睡觉,他可能整晚都睡不着。

第二天醒来,看着对面空空的床,叶笑言的眼睛昏花了。

他真诚地把安森当成朋友,但他们不再是朋友了...

后来,他又一个人了。

叶笑言的心非常空空虚凄凉,但他仍然平静地起床,去洗漱,然后去食堂吃早餐。

早餐时,他没有看到安森和他们。我觉得他们是故意躲着他。

叶笑言吃得很快,去训练场集合。

然后,他看到了他们。

原来他们已经来了...

艾君看到叶笑言,高兴地跟他打招呼:“早上好,小燕哥哥。”

叶笑言有点吃惊,然后他点点头,“早上好。”

“小话,早。”乐山也跟他打招呼。

君齐家对他的态度和以前一样。

只有陈俊似乎不认识他。

但是其他人,他们没有问为什么他们之间会这样。

叶笑言猜想,安森一定已经告诉他们,他和他不是朋友,所以大家都装作一无所知。

叶笑言的心情暗淡而欣慰。

虽然他没有和他交朋友,但至少他没有问安妮,他们也没有和他交朋友。

然而,他仍然感到孤独...

米砂很快就会来。

然后她开始安排今天的训练任务。

“今天你的任务是练腿力,两人一组,互相练习……”

练腿部力量就是一个人拿着板子,另一个人踢板子,把板子踢开。

米砂说,住在一起的两个人被分成一组。

米砂独自帮助她训练。

也就是说,陈俊必须和叶笑言成为一个团队。

叶笑言看着他,陈俊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对乐山说,“我和你交换。”

乐山没问:“好。”

叶笑言弯腰捡起一块木板。他对乐山说:“你先来。”

“嗯。”乐山摆了个姿势,在板上踢了一脚。

叶笑言的手麻木了,但他仍然没有动:“再来一次……”

乐山刚开始训练不久,腿力不好,打了很久也没断。

!!

叶笑言一直拿着董事会,锁青锋没有任何不耐烦。

乐山自己也不好意思。“不然就轮到你了。”

“没关系,锁青锋你现在越来越好了,继续,不要停。”叶笑言说。

乐山非常感激,他辜负了叶笑言的好意。

“嗯!”

乐山摆好架势,踢板更认真了!

“哈哈——”他看了它一眼,每次都更加努力。

叶笑言用力握住板子,渐渐地,他手掌的刺痛越来越明显。

但是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哈——”随着乐山的最后一击,板子终于断成了两半!

乐山惊呆了,然后欣喜道:“小字,我成功了!”

叶笑言笑着说:“嗯,你成功了。它非常强大。”

乐善连忙拿起一块木板。“该你了。”

叶笑言放弃了那块破木板,握紧拳头,摆好架势,踢了它一脚...

他的力量比乐山大,只踢过几次板。

“小字,我想再试一次。”乐山不好意思地对他说。

“好。”叶笑言再次举着棋盘。

大家都在认真训练,最好的结果自然是陈俊和小君齐家。

两个人都是一脚就能破板的。

米砂把它们换成更厚的木板让它们练习。

训练场上,不断传来少年的喊叫声和开球板的声音。

不知不觉,一个上午过去了。

米砂早上宣布训练结束,并要求他们下午1: 30集合。

一解散,大家都放松下来,向食堂走去。

他们得赶紧吃饭,然后回去休息,然后下午训练...

“小字,我们去吃饭吧。”乐山叫他。

叶笑言摇摇头:“不,你先走,我去洗手间。”

“哦,好的。”

叶笑言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乐山不解地问陈俊,“安森,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和小燕交朋友?小燕很好。”

陈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是我的事,别担心!”

“但我是你的长辈。”老好人说。

陈俊假装没听见他说话。他正要离开,这时他看到地上有一堆破木板。

有的木板沾了血,还不少。

他知道有几个人受伤了,但当时他们大声喊叫,然后米砂给了他们绷带。

都是用绷带训练的。

说不会有那么多血是有道理的...

“你们谁伤了手?”他问。

艾君摇摇头:“我没有。”

她从来没有拿过木板,但米砂带她去训练,她的手完全没事。

乐山也摇摇头:“我也没有。”

君齐家是不可能的。他没有。君齐家如何得之?

那这是谁的血?

陈俊突然朝叶笑言离开的方向看去,叶笑言已经离开了...

是他的吗?

他记得乐山一直在训练,大部分时间他漫不经心地看着,看到乐山在打球,叶笑言拿着一块板。

他身体好瘦,手也没包扎,技术也不是很好…

也许是他的。

陈俊又看了看血,她的心很不安。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