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62727网(中国)集团有限公司----紫鱼儿不忘(1/61)

862727网(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然而,紫鱼罗素,紫鱼一个奇木脑,不是一个普通的奇木脑,而是可以通过加入她不同的火和复杂的技术来提炼的。至于小王子...

所以,小王子的脸就是炼药。

一次失败,又一次。

再失败,回来。

连续失败五次后,小王子的脸皱成了苦瓜形状,但他还是失败了。

小王子特别不解。“上次明明是可以的,师父明明教的!”

罗素似笑非笑“你确定炼制不出来?这是拿到锦盒的最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小王子狠狠地瞪了罗素一眼。“再来!”

然后他一次又一次的继续失败,失败的小王子差点哭了。

在这个过程中,罗素总是冷眼旁观,看着小王子一次次失败,却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小王子生气了。他直接把药罐扔了,气愤地抱怨“这种药有问题!”

罗素愤怒地看了他一眼。“你自己能力有问题,却怪药。丢了也不丢人。”

小王子固执地昂着脖子,愤怒地盯着罗素。“那你就可以了!”

罗素淡淡的笑着看着他“如果我伪造出来,你就输了。

而失去了,却要履行诺言。

小王子冷笑“你以为王子就这么坏吗?这位王子想看看你是如何提炼的。”

罗素冷笑道:“炼药师的领域博大精深,多加一种药材就大不相同了,但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看着好,红羽丝多了之后,齐木神女丹的炼制过程会复杂三十六转。你面前的那种炼制只是一个普通的版本,而这种奇怪的木神脑丹却是一个特殊的版本……”

罗素开始向小王子解释。

罗素说的很简单,很容易理解,也很精彩,所以即使是小王子也是如此目中无人,以至于他听得津津有味。

经过罗素的讲解,齐木神农丹的特别版也进行了提炼。

罗素不只是伪造一个。

揭开药鼎后,十二个奇木神农架呈椭圆形排列,每一个都饱满、圆润、洁白、晶莹,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小王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还是能分辨出丹药的好坏。所以当他看到罗素揭开药鼎露出那颗饱满洁白的丹药时,他那张精致美丽的小脸就发臭了。

小王子一边吐一边冷哼“才一百八十转,那岂不是帝国炼药师的范畴?帝炼药师我怎么才能炼制出来!你故意坑我!”

罗素微笑着看着他。“我是不是说我炼不出御丹药?”

“反正你撒谎!”小王子气呼呼地盯着罗素。

罗素笑嘻嘻的看着他“这么说,我们的小王子要耍赖了?转头就认不出来了。真是不要脸。哈哈。”

“你以什么为荣!谁说不认了!我就是认得!”小王子是最激动的,他被罗素激动了,立刻爆发了。

有了小王子的承诺,罗素觉得他必须充分利用它。

趁着这个机会,拉着小王子出去走走,让达官贵人看看,然后小王子的使命就可以结束了。

于是林药师又跑了出去。

作为最有权势的炼药师,紫鱼林药师在日常生活中也是高人一等,紫鱼但现在他就像是一个打杂跑腿的,不过考虑到副总统大人听从的吩咐,他也不是不甘心。

事实上,林若愚的生命曾几次处于危险之中,罗素确实救了他。

曾经是巧合,又是巧合吗?因此,林药师对的仰慕越来越深。

这边刚告诉林药师,林药师还没跑到门口,南宫云烟已经拉开门帘走了进来。

他修长的身躯大步走到罗素面前,当他看到罗素苍白的脸时,南宫的流云在他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爱意。

罗素毫不客气,直接说道:“我的精神不够支撑。”

上次在别墅里,南宫刘芸为了让罗素参赛,把她的精神恢复到了极致,所以只有他能帮她。

南宫云烟点点头,平静地走到罗素身后,右手掌心贴着罗素的后背,深远的精神输入到她的体内。

精神和精神力量是两种不同的灵魂。

精神力量容易运输,但精神力量很难。≠一不小心,就会损伤人的灵魂,让人变成傻逼。

而罗素,只信任南宫云烟。

“把引流管给我。”罗素伸出手。

南宫药剂师从罗素带来的一堆医疗设备中挑选了一根中型引流管递给了罗素。

有了皇帝的炼药师公子,有了南宫二号邵的辅助精神,可以说是一个更好的人了。

“钳子。”罗素再次伸出手。

罗素的精神高度集中和集中,他的身体精神一落千丈。

最后,把林若愚腹腔内的器官全部清洗一遍后,用针线缝合,最后一针落下,割断鱼肠线。

罗素的身体微微绊了一下。

南宫云烟立刻抱住了她,温柔无比,那双眼睛里有深深的怜悯和心疼。

南宫刘芸想把罗素抱走,但罗素摇摇头,带着疲惫的表情滴下十滴血:“每隔一小时喂他一滴血。”

罗素的血是一切的精华,每一滴血都是珍贵的。

流了十滴血,她头痛欲裂。

南宫刘芸抱着她走到一边休息,罗素蜷缩在他怀里像只小猫。她没有力气大声说话。她低声说:“抱着我去研究站,我刚才有了新的想法。”

“你需要休息。”南宫云烟看着罗素柔软的身体,心如刀割。

“没时间了。”罗素疲惫的摇摇头,“我答应你尽力而为...我会尽力的……”

南宫刘芸感到胸口隐隐作痛。他深情地摸着小女孩的头:“别太累了,嗯?”

“和你在一起,你不累。”罗素虚弱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南宫云心痛。他只能硬着心肠把罗素带到研究室。

他没有放开罗素,而是把她抱在怀里,让罗素坐在他的大腿上,引导她源源不断的精神。

林太太听到里面的惊慌,想冲进去,却被妙林法师拦住了。

老人有多厉害,他的神祗都放出来了,福临的一切都在他的神祗之内,所以他能清楚的看到罗素救林若愚的场景,罗素的疲惫。

第二天,紫鱼没有任何结果。

第三天...

外面林家家族依旧森严,紫鱼没有一步之遥。

他们的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像一根直弦,非常紧张。

里面一直没有消息,这让他们感觉好多了。

因为没有消息,就代表没有坏消息。

林太太最怕的是罗素从里面出来,然后告诉他们她无能为力。

想到这,林太太的手攥紧了,手背上的蓝色血管破裂了。

她发誓!

只要罗素这次能救她的儿子,她就会把罗素当成自己的女儿!

妙林法师知道罗素尽了最大的努力,也知道她是多么努力地挽救。

因此,他对罗素还是有好感的。

即使是之前对罗素的医疗技术持怀疑态度的南宫夫人,此刻也是若有所思。

因为三天前副总统宣布林若愚要死了,他也无能为力,但是现在三天过去了,林若愚至少还活着。

这说明罗素的医术确实有可取之处。

南宫夫人眼神难测-◆,内心犹豫。

她想,再看看,看看林若愚会不会得救。

现在在急诊室。

整整三天两夜,罗素一夜没合眼。在她的眼皮下,她是蓝灰色的,她看起来累到了极点。

因为对毒素的研究是非常耗费大脑和精神的。

要不是南宫云烟给她送去了灵体,罗素要么已经不知所措,要么就成了白痴。

南宫云烟看了三天两夜,深深地沉浸在罗素对解毒药剂的研究中,眼底的爱意越来越浓。

然而,罗素的疲惫和虚弱到了极点的出现,是由毅力支撑的,这使得性格坚强而又英俊的南宫刘芸看得两眼微红。

他完全可以想象罗素在这三天两夜里经历了怎样的艰辛。

而这个时候。

“好!少爷的器官又衰竭了!”林药师紧张的大吼一声!

他这一吼,不仅惊醒了,也让林家在外面看热闹的人都吓了一跳。

罗素赶紧从南宫云的怀里跳了出来,但由于双手瘫痪,她差点摔倒在自己的头上。

南宫刘芸立刻拉住了她的手,罗素已经被南宫刘芸抱在怀里:“别动,我过去抱你,省点力气。”

现在罗素这么弱,能省一点力气。

苏点点头。

林太太在外面已经惊慌得几乎失去了理智。

她不顾一切地冲进去。

但这次他没有阻止她,因为...

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林太太、林大人和南宫太太,包括妙林法师,都涌进了急诊室。

南宫刘芸正要戒酒,罗素微微摇头:“让他们看看。”

只有60%的丹药在罗素的变异阶段研究过,还没有完全研究过,但时间没有等她。

林若愚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清洗器官了。

而罗素的身体状况无法支持再次清洗内脏。

罗素拿着一个透明的容器,这是一种浅绿色的液体。液体里只有白色的鸡蛋,密密麻麻的,看的人头皮发麻。

Ps:第一,完善担保八章。如果今天还有时间,再补充~ ~ ~

紫鱼儿不忘

罗素知道林家真正的老大是林老子,紫鱼所以她直接看着林老子:“我只研究了60%的解毒药物,紫鱼但是如果我不注射,林若愚就会死。你怎么选择?”

罗素直接把烫手山芋扔给了林老。

林太太紧张地盯着妙林法师。

林爸爸略微思索了一下:“以前,你说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救羽。”

罗素点点头。

林老又道:“现在你有百分之六十的机会救羽?”

罗素再次点头。

林老干脆拍了拍桌子:“还等什么,救人!”

妙林法师一开口,就相当于签了手术同意书。点点头,吩咐林药师:“把这里的液体喂给林若愚。”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但是鸡蛋……”林药师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罗素自己没有力气养活自己,否则,何必麻烦别人呢?

南宫刘芸立刻端起碗,问罗素:“倒进去就行了?”

罗素点点头:“灌进去之后,把鸡蛋引到全身的经脉上去。血过之处,卵必有!”

南宫刘芸点点头,正要把液体倒进林若愚的嘴里,这时林太太喊道:“不!”

罗素抬起眼睛,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不不!你的卵附着在羽毛的身体上,当虫子在羽毛的血管里孵化时,那么他,他就会死!你先救他,再杀他。我不允许你这样!”林太太看起来很疯狂,大声吼叫。

罗素看着妙林法师:“林太太说得对,这是一条血淋淋的虫子。它进入血管后一小时内就会孵化,但血虫吐出的气泡是排毒剂。等血虫的泡泡溶解了林若愚身上的毒,我就有自己的办法把血虫拿出来。”

这是你想先拿之前必须给出的另一个解释。

如果罗素想要解毒,它必须首先植入血雉,这是必要的一步。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罗素可能会从布满血丝的虫子体内提取解药,但是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所以这一切只能在林若愚的体内进行。

当然,向林家明确表示:“成功率只有60%。”

林太太犹豫了!

“器官在加速衰竭!”林炼药师喊道。

罗素定睛看着林太太:“成功率只有50%。”

林太太吓得脸色发白,手都发抖了。妙林法师平静地说:“拿去。”

他话音刚落,南宫云就端着一个药碗,一大碗液体灌进了林若愚的身体。

罗素说:“我还需要林的帮助,把鸡蛋均匀地输送到林若禺期的八脉。”

罗素让南宫云烟运输精神力,这是最后的手段。只有他会知道这个秘密方法。

现在有林老爷子在场。有这么好的劳动力,罗素自然不会让南宫云烟再累了。

所以这项工作就交给了妙林法师。

急欲救孙,与无动于衷,其余人都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

罗素接着下令,但那是妙林法师!

林家在八大豪门之列,老林和老慕容老爷子,其他六位并列,超然地位如此之高。罗素用了它,但他一点也不紧张,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明明大家在林老爷子的威严面前,紫鱼都会不由自主的挺直腰板,紫鱼心生畏惧。

罗素一点也不害怕!

她还命令老人干活!

你想当然?

此时此刻,就连南宫夫人也对罗素有了特别的尊重或新的看法。这种傻傻大胆的勇气,值得称道。

罗素认为这不是一件好事。此刻,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妙林法师的动作。

不愧是林大师,技术的稳定性不是小辈可比的。

经过半个小时的扩散,卵均匀地分布在林若愚全身。

他们看着闭着眼睛的林若愚,眼底浮现出一丝同情。

如果他知道自己全身都种了鸡蛋,就不会毛骨悚然了。

“少爷器官衰竭比较严重!”林药师大声说道。

每个人都在看着罗素。

潜意识里,他们已经把罗素当成了脊梁。

十三根金针出现在罗素的手中。

而下一刻,只见罗素手中的针落下,十三根金针整齐地插入了林若愚身体经脉的重要位置。

看了罗素一眼,老林大吃一惊,因为他很清楚,在罗素作为百合没落之初,有十三个地方是鸡蛋最集中的地方。

罗素的手指像弹琵琶一样,在金针上轻轻扫过。

十三根金针,像麦浪一样,一根接一根地爆发出来,针尾不停地抖动。

林若愚浑身不停地抽搐,但此刻,有了十三根金针,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是奇效!

每个人都下意识地看着罗素,想表扬她。

然而,罗素已经厌倦了靠在南宫刘芸的怀里,疲惫地闭上眼睛,声音里充满了倦意:“林若愚半小时后会有反应,然后给我打电话。”

三秒钟后,她很快就睡着了。

这三天,她太累了。

大家看着苏苍白的脸,都有深深的敬意。

林太太眼里满是歉意。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生怕打扰罗素的休息。

但他们不愿意离开,因为只有亲眼看到,他们才能安心。

南宫云轻轻抱着罗素,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让罗素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

他轻轻地拍了拍罗素的背,哄她入睡,两眼深深地依恋着。

南宫夫人的视线一直盯着南宫云烟,眼神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在大家紧张的等待中,终于过去了。

当每个人都犹豫要不要叫醒罗素的时候-

罗素慢慢睁开眼睛。

半小时,不超过一秒,不低于一秒。

然而下一秒!

林炼药师大叫:“少爷体内毒素沸腾!”

罗素还没说话,南宫云烟已经轻轻抱着她,下一刻已经到了林若雨的床边。

罗素回头看了看南宫刘芸温和的笑容。

他们之间的默契谁也干涉不了。

南宫夫人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微微蹙眉。

罗素没有注意到南宫夫人眼中的情绪,此刻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林若愚身上。

罗素一根根拔出金针后,用手指在林若愚的脖子上把脉。

“怎么?”林太太紧张不安地盯着罗素。

其次是。

“噗!紫鱼”

林若愚喷了第二口血。

“噗噗!紫鱼”

林若愚连续吐了五次血。

林太太心疼的眼泪一下子就没了。她紧紧抓住林的衣袖,身体在颤抖。

“余身上的血少了。你这样吐槽,他会死的!”林太太忍着,但终究还是忍不住,哽咽了。

罗素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需要很大的精力去解释,但是抬头看到人们狐疑的眼神,罗素微微叹了口气,解释道:“吐出来的是毒血,吐出来5■就能活。”

何琳见罗素累得随时会晕倒,不由瞪了林夫人一眼!

要不是她是林若愚的生母,早就被林老赶出去了。

林若愚吐了五口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林炼药师留着脉,显然是惊讶的大叫:“师傅的脉比以前强了!”

人们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楚三看着罗素。

罗素示意:“让他先躺回去。”

楚三很快就做到了。

罗素这次拿出了七根金针,迅速地将它们插入了林若愚的身体。

他们清楚地感觉到罗素刷百合的速度比以前慢了。

仔细看她的脸,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她的脸比以前白了一点。

南宫云烟抓着罗素腰的手微微颤抖,他甚至有点后悔让罗素过来救林若雨...他的女孩显然筋疲力尽到了极点。

抖完七根金针后,罗素闭上了眼睛:“十五分钟后给我打电话。”

这次没用三秒钟,但下一秒钟,罗素已经歪倒在南宫云烟的怀里,完全不省人事。

你才知道,原来针道口就是这样一个耗费灵气和精神力的地方,而罗素甚至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治疗林若愚的。

看着如此虚弱的罗素,林大人和林太太的眼神都深深的愧疚起来...

事实上,这种治疗的难度已经超出了罗素的能力范围。

如果病毒没有变异,罗素肯定会得救,但是变异的病毒很可怕。

接下来的15分钟,大家都度过了岁月。

他们的目光不断地从罗素的脸上转移到林若愚的脸上,从林若愚的脸上转移到罗素的脸上。

担心林若愚中毒,担心罗素睡着不醒,很纠结。

幸运的是,当十五分钟准时到达时,罗素挣扎着睁开眼睛,即使他又累了。

那双美丽清澈的眼睛,木讷,哪里有平时的潇洒波澜?

罗素的声音很低:“抱我过去。”

Ps:还有四章~ ~ ~ ~

紫鱼儿不忘

南宫云烟心疼的捏捏罗素苍白的脸,紫鱼最终还是把她抱到了林若雨身边。

他们清楚地看到,紫鱼罗素拉着莉莉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她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楚三看着罗素这样,眼睛红红的。他转过身去,默默地擦去眼里的泪水。

林太太暗暗发誓,如果林若愚得救,一定好好报答罗素。

即使是铁石心肠的南宫夫人,也不能不被罗素此刻的坚持所感动。

这个女孩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好一点。

罗素再次拔出了金针。

她看了一眼楚三。

楚三这么聪明的人,马上就会。

下一秒他就抱起了林若愚,而林太太连忙接过了铜壶。

林若愚连续吐了五次。

此刻不需要罗素说话,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林若愚起初吐出墨一样稠的黑色血液,但渐渐地,在他吐出的血液里,黑色越来越淡,鲜红的颜色越来越浓。

到现在为止,≌被林若愚吐出的已经是鲜红的血了。

林太太高昂的心终于放松了一大半。

她急切地看着罗素。

罗素能够理解身为母亲的担忧。她用嘶哑的声音说:“林若愚好些了,剩下的毒都不严重,一会儿就会被血螨吞噬。”

但是现在有个问题,血雉呢?

那么多血淋淋的虫子潜伏在林若愚的血管里,但此刻,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林若愚手背上的蓝色血管有一点点突起。不用说,这无疑是血淋淋的虫子。

每个人都热切地看着罗素。

罗素正要说话,南宫刘芸却用冷冷的眼神看了一眼大家,但当他去罗素的时候,语气却很柔和:“不用解释,说什么就做什么。”

罗素看着南宫云烟,虚弱的扬起一丝笑容。

有他在身边,他温暖又贴心,每一分钟都是那么开心。

罗素点点头,向南宫药剂师示意:“我说,你来吧。”

南宫药师受宠若惊!

现在他真的看到了。这个苏姑娘,是所宠爱的,有着炼药师的本事。如果他有幸学会一招,那绝对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意外。

与其他顽固不化的老人不同,南宫药剂师很快就接受了罗素。

这是一个尊重实力的世界,不仅仅是武力,还有炼药。

“苏小姐,你说,我来做!”南宫药剂师答应道。

罗素淡然点头。她拿出一种草药:“捣碎,取汁。”

南宫药剂师赶紧抄。

罗素半依偎在南宫云的怀里,眼睛半闭着,仿佛随时都会晕倒。

南宫药剂师把它捣碎三次,五次除以二,拿了一把果汁,然后急切地跑向罗素。

罗素点点头:“打开手背上的血管,在上面涂上绿药汁。”

南宫药剂师连忙照办。

罗素没有解释,但大家都已经猜到,罗素可能想用这种奇怪的药汁来吸引吸血昆虫爬出来。

奇怪的是,涂抹血管后,血液并没有流出。相反,不到一分钟,一只肥胖的血雉从血管里钻了出来,钻进了它的脑袋。

它的两根触角看着外面的光明世界。

“夹!紫鱼”

罗素下令。

南宫药师还没反应过来,紫鱼楚三已经走上前去。他用镊子夹住血淋淋的虫子,用灵气使劲拉!

他们看到一条像蚯蚓一样长的血淋淋的虫子被突然拉出血管。

本来血雉的卵是白色的,但吸了变异毒素后,全身漆黑如墨,肚子涨得大大的。显然,他们这次客满了。

罗素说:“把血螨放在特殊的容器里,我很有用……”

说完这句话,罗素再也坚持不住了,在南宫云烟的怀里沉沉的不省人事。

楚三带着血淋淋的虫子,有点不知所措。

一边副总统大人直接扔给楚三一,一个气密性好的透明瓶子,副总统大人自己跑到罗素。

他苦恼地看着罗素,嘴里叹息着:“这个女孩必须通过燃烧自己的灵魂来救人。她以前没有这样的好。”

他低声喃喃自语,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林若愚的身上。只有捧着罗素的南宫云听得清清楚楚。

4♀南宫云的手越来越紧抱着罗素。

他知道,因为林若愚是他的朋友,所以她尽力了。

他怎么对得起这么讨喜的女孩?

“她怎么样?”南宫云烟抚着罗素安静的睡眠,眼里满是怜惜。

摸了摸罗素的脉搏后,副总统说:“没什么大问题。她太累了。等她自然醒了再让她睡,恢复。”

南宫云抱着罗素就要出门。

当林太太看到罗素被带走时,她吓得要死。她冲上去拉了拉罗素的裙子:“去不了,她怎么能去呢?”如果她留下羽毛呢?"

副总统生气地说:“你儿子大部分已经康复了。等他身上的吸血昆虫都抓出来,再吃几片复元丸,过几天就好了。”

林太太怀疑地看着副院长。

副院长大人忍不住笑了。

嗯,以罗素的本事为背景,他副总统大人的本事也是值得怀疑的。

幸好副总统大人心胸宽广,对方是罗素,所以他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如果是其他小心眼固执的老人,他们不会恨死罗素。

果然,在吸血鬼被清理干净的时候,林若愚慢慢睁开了眼睛。

“主人醒了!!!"

林药师兴奋的大叫一声!

这三天大家都怕林若愚死,现在他终于醒了。

做完脉后,副总统大人满面笑容:“很好,毒素已经完全清除,这条小生命得救了。接下来,好好照顾血,三个月后做个好人。”

副总裁的话,立刻点燃了现场的气氛。

林太太简直喜极而泣,被一个像妙林法师这样强壮的男人弄得两眼通红。

罗素被南宫刘芸带走了。

副校长大人向林老告别。

南宫夫人见大局已定,也和林夫人道了别。

林太太拉着南宫太太的手,泪如珠:“谢谢你,谢谢姐姐,”

南宫夫人苦笑:“我没帮你。为什么要感谢我?”

Ps:还有两章

紫鱼儿不忘

林太太拉着南宫太太,紫鱼感激地感谢她。林太太没好气,紫鱼说,你为什么谢我?

林太太睁大眼睛说:“罗素的小医生不是你的家人吗?”

南宫刘芸和罗素的互动看起来那么温馨美好,谁忍心破坏?林太太现在有一万人支持罗素和南宫刘芸的婚姻。

南宫夫人低声道:“她想进我们家,可是龙凤家的门这么容易进吗?”

谁知道,南宫夫人说这话的时候,林夫人突然眼睛一亮,激动地提高了声音:“姐姐!那你一定不能让她进来!等我们家的羽毛状态好了,让羽毛恢复小医生的状态。你家不要,我们家要!”

南宫夫人突然愤怒地看着林夫人:“开什么玩笑?”

林太太很认真地说:“姐姐,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如果你说一个字,你真的不会让罗素进来,是吗?”

南宫夫人顿时无语了。

起初,她对罗素真的有不好的印象。一个来自下层世界的野姑娘,困惑得儿子神魂颠倒。南宫夫人怎么会喜欢罗素呢?

但是后来南宫云把罗素拉到了每个人的视线里,迫使每个人都去观察她。

大一联赛的时候,南宫夫人渐渐发现,哎,这姑娘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而这次对林若愚事件的处理,更增加了南宫夫人对罗素的好感。

如果之前我们得了十分,现在,应该升到二十分吗?南宫夫人在心里想道。

南宫夫人生气地看了林夫人一眼:“你不嫌弃姑娘的出身吗?”

当林太太看到她的宝贝儿子醒来时,她高兴不起来。她看世界的眼光和以前不一样了,觉得豁然开朗。于是她笑着说:“儿子的命最重要。现在只要儿子喜欢,别说下界,就是下界,我都会给他找!”

南宫夫人立刻白话说道。

但是林太太的话真的影响到了南宫太太,让她陷入了沉思。

妙林法师知道罗素的待遇不应该是谣言,所以他给了一个密码。

不管谁问,都说人是副总统大人救的,而罗素只是副总统大人的助手。

当然,他们的几个客户自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角。

南宫云烟抱着罗素飞走了。

他没有把罗素带回龙凤氏族,而是把她带回了靖远。

南宫云烟轻轻把罗素放在床上,看着她熟睡的脸,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白皙无暇的脸颊,最后手指停在她眼睑的蓝色阴影上。

南宫云让月亮带来了一盆温水。

他把又白又干净的帕子泡在脸盆里,拧干一半,拉着罗素的手,小心翼翼地给她擦。

他的动作是那么温柔,仿佛在对待易碎的珍宝。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可怜,恨不得把她藏起来,再也不让她对任何人。

他的眼神是那么柔和,他的情意是毫不掩饰的。

看到月亮退出时的南宫绍尔,她脸上的震惊难以掩饰。

像优雅和怜悯你的两个小,还会亲自照顾人吗?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擦女生的手。

月儿记得宁三小姐的脸很脏,紫鱼她想让二小帮忙擦,紫鱼二小直接拿手绢扔进宁三小姐怀里自己擦。

宁三小姐捧着秋月的帕子咬牙切齿的样子,至今还历历在目。

当年宁三老师为了二中付出了多少努力,却没有回应?别人劝她。当时宁三小姐也说:“这样的人怎么会照顾女人呢?”他没有回应是对的。

我真的应该请宁三老师来看看现在的两个小家伙。为什么他不能照顾女人?不照顾,只是因为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心上人。

月儿知道,她的两个小丫头对这个神奇的苏姑娘是不一样的,但她不知道有多不一样,两个小丫头曾经那么深爱过。

这样的感情,如果家人反对的话...月亮想起来就心疼他。

我不能再呆了。秋月行色匆匆,用轻柔的动作将门带走。

副总统大人只说罗素应该自然醒来,罗素没有醒来。显然,之前给林若愚治病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一天,两天,三天...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罗素仍然没有觉醒的迹象。

在此期间,南宫刘芸接到了军事动员令,但他以修炼为由留了下来。

无论如何,他不会在罗素需要他的时候离开。

这一天,南宫云正在擦拭罗素的手指,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靖远与世隔绝,只能允许极少数人进入。

不久,秋月走过来告诉我:“我妻子在这里,在书房里等两个年轻人。”

南宫刘芸没有说话。他仔细擦拭了罗素的每一根手指,它像玉一样绿。这时,他才满意地放下手帕,向秋月点点头:“好的。”

秋月暗暗腹诽,以夫人的脾气,两个小不去就是发脾气。

南宫云烟偷偷扫了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浅灰色身影。

人影瞬间僵住了。

“保护她。”南宫二少来空气说了一句。

浅灰色的影子点点头。

自从知道罗素可能会被炼药师堂记住,南宫刘芸便留下了他的两个暗卫中的一个来保护罗素。

南宫云来到书房,南宫夫人实在等得不耐烦了。

但这次她想从别人身上得到些什么,她没有发脾气。

“刘芸,过来坐。”看到南宫云烟出现,南宫夫人开心的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自从南宫发生了流星,南宫夫人很少对着南宫的流云笑,更别说笑得那么灿烂了。

“妈妈大人。”南宫云烟在她手中坐下。

母子关系曾经很好,但南宫流星事件后,关系越来越疏远,相互陌陌。

所以有一段时间,很尴尬。

南宫夫人受不了这种气氛,就直奔主题。她盯着南宫的云说:“那流星你打算怎么办?”

“妈妈的意思是……”南宫云烟假装玩味。

“你以前不是带罗素去看过流星吗?这是我允许的。”南宫夫人一拍桌子,“请快放那姑娘出来,我今天就带她走。”

南宫云微微皱眉。

但他不知道这一个月来,南宫夫人的心是多么的犹豫和煎熬。她一直在等待南宫云派罗素去救流星,但她等不及了,直到她左等右等。最后,她只是一个人来看某人。

Ps:今天结束了,晚安~ ~明天继续加更月票~ ~ ~

Ps:谢谢大家~ ~

10000币:2633678462,柠檬可乐,冰恋雪,冰恋雪,冰恋雪,电话计晓艳,5888币:岳越

1888书币:嘿,安年,寒潮,七月,断肠,雨与凉,花在彼岸,美,莫莫,笑,安玲,时间,旅行,萌萌兔,浅浅,单纯,铃兰,lx,莫小小,小看,爱不,妹妹

但是当它达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紫鱼事情开始变得有点糟糕。

因为暴风雪不但没有停,紫鱼还愈演愈烈,而且一米以外没有视线范围。

“天冷了……”北辰影瑟瑟发抖。

“这有点让人受不了,整个人都会冻僵。”晏子不停地搓着手,跺着脚,这没什么用处,尽管他已经运行了精神力量。

“真的受不了?”罗素回头朝他们笑了笑。

在雪白的雪地上,在鲜红的皮帽下,一双内有红色的小脸,黑黑的眼睛亮如星辰,带着点点笑意,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北辰荫和晏子。

“咳咳...咳咳……”北辰影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我走不了,我真的走不了……”

“我也是……”晏子干脆坐在北辰影后,两人背靠背休息。

“刚才是岩浆,现在是一座大雪山。两者结合,岂不妙哉?”北辰影眼睛望着天空空,也开始徘徊。

晏子生气地拍拍他的头:“你开始做白日梦了吗?怎么会有这种事!想都别想,绝对不可能!”

“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不仅仅是想一想。”北辰的影子遮住了她淤青的额角,委屈地噘起红唇。

“想都别想。想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是没用的。”晏子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这个冯刚是什么,但它能引起精神力量的波动,使她的呼吸紊乱。

罗素微笑着看着他们争吵。这时,他们见打完了,慢慢蹲下来,用眼睛看着他们。笑容里充满了某种深意:“你以为岩浆桥和大雪山融为一体,就完全不可能了?”

“你有办法吗?”听到罗素的询问,北辰黑影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惊喜的大礼扶住罗素的肩膀。

“没办法,不过南宫可能有办法。”罗素的微笑很神秘。

“第二!!!"北辰影又开始缠住南宫云了。

南宫刘芸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放手。”

“嗯。”北辰英不满地撅起红唇,低声嘟囔:“只对罗素好,对别人凶!嘿嘿。”

罗素觉得很好笑,就拉着南宫刘芸的胳膊笑着问:“你没有办法吗?”别卖光了,这里的风雪真的对他们俩都有伤害。"

罗素一开口,南宫刘芸的面色就像雨后的阳光一样温和:“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岩浆够了,撑不了多久。”罗素,说实话,说实话。

“那好吧。”南宫云烟同意了。

“怎么回事?”北辰荫和晏子都瞪大了眼睛。他们不知道南宫云要用什么办法。

正在这时,罗素把一块小石头递给了南宫云。

这些石头很热,像燃烧的火焰,温度很高。

“跟在后面。”南宫刘芸指挥北辰影业和晏子。

说完之后,南宫刘芸默默的运行着灵力,然后一个箭步,迅速的将小石头向前抛去,小石头在空做了一个抛物线,最后消失在雪山之巅。

但是,紫鱼在小石头的抛物线下,紫鱼有一条长长的火焰路径。

火焰和冰雪迅速融合,僵持不下。没有人能打败对方。

“走吧。”南宫云烟拉着罗素的手,踏上了冰与火融合的道路。

北辰影业和晏子被南宫云烟的慷慨征服了。

南宫云烟真的让你指尖一路燃烧过去的火焰之路吗?这不是很神奇吗?

如果只是把小石头扔出去,岩浆落下来,当然没什么,但是岩浆落下来之后,可以和当地的冰雪均匀融合,从而形成一条稳定而平坦的道路,踩上去之后,可以发现上面的灵力波动非常平稳,完全没有紊乱的迹象。这种对精神力量的控制是最难得的。

“这也太厉害了吧?”北辰影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挺拔的身影。

两年前二胎虽然比他差,差距也没那么大,但是现在两个人差距太大了,眼前这个身影让他有种仰视的感觉。

他有一种一辈子追不上南宫云的敬畏感。

“你怎么看?三哥比你强。你只需要沿着他走过的路追上他。你以为有那么有用吗?”晏子没好气地敲敲北辰影的额头。

“我不是在胡思乱想。你在说什么?”北辰影为了面子没有承认,而是捂着额头哀嚎。

“你怎么了?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看看这个……”晏子故意跟他开玩笑。

“嗯,我承认你是对的。不能吗?”北辰影,快走两步跟上。

看着两个人在后面笑,罗素抬头对南宫说:“太好了不好,会给周围的朋友带来很大的压力。”

如果把北辰影放在同龄人中,那它的实力已经可以算是很了不起了,也就是放在前十大家族的后辈中,他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谁也比不上南宫云烟的邪气。这不是虐吗?

南宫刘芸看起来平静如水,平静地说:“有动力是有压力的。在通往强者的路上,没有人会停下来等别人。只有快速追赶,才能一路走来。”

“那我呢?”罗素的心里有一张小白脸,他严肃地盯着南宫刘芸的眼睛,不放过任何微妙的表情。“如果我跟不上你的脚步,你会停下来等我吗?”

罗素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

南宫刘芸停了下来,她纤细的手指在鼻尖刮着,深深地叹了口气,温柔地看着她:“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的坠落?”

“什么?”罗素看上去很困惑。

“我的南宫刘芸是为你而生的。我怎么能离开你,一个人走下去呢?”南宫刘芸无奈地捏了捏她白皙的瘦脸。“在我心里,你不同于别人,也不同于任何人。你要记住,你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南宫云烟的语气,比以往更加严肃,眼神那么凝重,看得罗素心里酸酸的,甜甜的,软软的。

这时候,紫鱼罗素怔了怔,紫鱼随后她很快回过神来,拉下南宫云的脖子,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什么?”南宫云烟又问了一句,但他的眉眼明显带笑。

“没什么,既然没听见,那就算了。”罗素喜Xi笑了笑,高兴地向前跑去。

南宫云正想追上去,却见罗素已经自发地停下了脚步。

“你看,那是什么?!"罗素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黑影,转身向大家示意。

所以每个人都顺着罗素的视线看去。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一个人,一个躺在地上,四面对着地面的人。他一动不动地躺着,似乎晕倒了。

“好像是...李?”罗素眼里带着一丝怀疑。

“别说了,越说越觉得喜欢。其实李也没那么讨厌吧?”晏子向罗素跑了几步,向远处望去。

北辰影最好奇,就这么跑出这条路往前跑。当他跑到人影面前时,他用手指戳了戳。可惜对方真的晕倒了,所以没反应怎么戳。

于是北辰影稍微用力就把全身翻了个底朝天。

“哦,真的是李,真巧啊。”北辰影双手叉腰,笑盈盈看着这一幕。

因为李是直接栽在雪地上的,他的头、脸、胸全都沾着雪花,甚至连鼻子和嘴巴都被蹭了一大截,差点把他闷死。与此同时,他的脸和身体有很多地方受伤,周围的血都被鲜血染红了,这让他看起来很尴尬,很奇怪。

这时,罗素等人已经全部跑了过去。当他们看到李瑟娥·陈傲时,他们都哭了。

“真是个傻瓜,如果你走在我们后面,你就没有路可走了吗?我要跑在前面,现在被雪山魔兽攻击。该怪谁?”北辰影得意洋洋的说着风凉话。

“原来,这座雪山里真的有一只非常强大的魔兽。如果我不这样对待李瑟娥·陈傲,我还是不相信。”晏子笑着说道。

他们一路穿过马路。因为这条路特殊的精神力量波动,那些魔兽们都躲开了,他们也不会自动上来送死。所以他们一路上不说遇到过魔兽,连蚂蚁都没遇到过。

随着李他们的议论纷纷,的眼睫毛猛地一颤。

直到这时,突然摇了摇头:“李一直反对我们,我们该不该……”她做了个掐脖子的手势。

“这样会不会有点危险?”北辰影子摸着下巴,开始考虑晏子的提议。

“你想干什么!”就在这时候,李彻底的醒了过来,看到了那些围着自己的人,他们的眼睛里有着不好的光芒。

“嘿,李,我们救了你。你是什么态度?”晏子双手环胸,恶狠狠地盯着他。

“谁要你救!”李冷笑了几声。

“好吧,如果你不想让我们救你,那就自己去吧。记住,我们开拓了前方的宽广之路,你千万不要拿出这样的骨气。”罗素笑了,指着附近的南宫云烟所揭示的真相。

“在雪山上开辟一条道路?开什么玩笑?”李还没有看到神奇的道路,紫鱼所以他根本没有把的话当回事。

“我们正在非常认真地和你谈话。”罗素严肃地看着他。

“好,紫鱼那我也认真回答你!我对李一点都不感兴趣!你走你的阳光路,我过我的独木桥,人人不犯河水!”李骄傲地说道。

“这是你说的。男人的话很难听懂!”罗素笑着抿起嘴唇。“我就等着看你怎么打脸。”

“你永远看不到这一幕。”李不相信几个人会开辟一条道路。就算他们真的开辟了一条路,那条路是什么?难道还能自动抵挡雪山魔兽?太搞笑了!

“好,走着瞧。”北辰英笑得前仰后合。

“希望你不要后悔。”晏子兴高采烈地从他身边走过。

一行人回到了原路,然后开始慢慢前行。

“哼!装鬼!”李冷冷冷笑道,随后他意识到东北方向的灵力波动相对稳定,于是他一路向东北靠近,但令他不悦的是,东北和竟然是同一个方向。

随着李越来越近,终于看到了之前在公众口中提到的那条路。

那是一条淡橙色的小路,宽约两人并排行走,长度几乎没有尽头。

走近这条路后,他有一种想踏上这条路的冲动,因为一种神奇的感觉告诉他,只要踏上这条路,他就安全了。

但是...看到不远处那四个有说有笑的身影,李终于停了下来!

如果你没猜错的话,这条路应该是罗素口中南宫刘芸开的路。就在刚才,他还发誓不踏足。现在踩上去真的不是他自己的脸吗?他没那么蠢。

因此,李与并肩走在距离这条大道100米的地方,各走各的路。

“还有,你说李会不会跑我们这条路?再这样下去,就看不到他打脸的那一幕了。”晏子感到有点遗憾。

“走在外面应该会被雪山魔兽攻击吧?”罗素没有回答,北辰影急着回答。

不知道是晏子的心性太强,还是北辰影的乌鸦嘴。总之北辰影刚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突然——

不远处传来一阵轰轰烈烈的喊叫声!

“九阶巅峰魔兽。”南宫刘芸拉着罗素停下来,眼里带着妩媚邪恶的笑容。"李是初阶的十阶,现在有些好玩了."

“九阶巅峰魔兽?”笑着看了看李,李在外面脸色凝重。“魔兽基本上比人类的武力高一个等级,也就是说新来的可以直接绑上李。嗯,真的很有趣。看来我们的行程要暂时推迟了。”

然后,一群肆无忌惮的人站在原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人兽之战。

四眼雪獒全白,紫鱼毛厚如玄铁。在阳光和积雪的反射下,紫鱼有着淡淡的银灰色光泽,尤其是那双锐利嗜血的眼睛,散发出幽冷凶狠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的胆战心惊。

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奄奄一息的李·与他奋力搏斗,而和附近的其他人则在一旁观看。

“李的速度有点慢。估计十招之内就会被四眼雪獒给灭了。”晏子发誓要说,同时,这也是她心中的期望。李一直反对他们,所以希望李早点在大家面前消失。

“不,没那么简单。”北辰影摸着下巴,眼睛半眯着,缓缓摇头,盯着眼前的景象。

“哦?你的看法是什么?”晏子不服气地哼道。

“我跟李之间,绝对不是那么好死的。”北辰影郑重地点点头。

“证书是什么?”晏子变得越来越不服气。

“俗话说得好,好人活不长,灾难留了几千年。像李,这两个兄弟姐妹是典型的千禧年灾难,他们不那么容易死亡。”北辰影一脸正色。

原来北辰影业所谓的基础就是这个,不是它真正看到的。晏子冷笑了一声,然后问罗素:“你觉得怎么样?”

罗素抿着红唇,眼睛密切关注着前方的战斗。

这时,李和四眼雪獒正在战斗到最关键的时刻,而残影正在闪耀。两个人都很快,差点晃到眼睛。

严格来说,李确实处于劣势。

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在各处防守上进行反击,脸上原本的伤口早已再次裂开,衣服也被鲜血染红。正是因为这些血,四眼雪獒的野性与狼性才被唤醒。

此时,四眼雪獒的眼中闪着嗜血而冰冷的光芒,它们的力量无形中被加倍了,这让李对压制住了。

“噗——”四眼雪獒锋利的爪子划过李的脸庞。

那摇摇欲坠的李也忍不住了,顿时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爪痕,五道血痕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李死了,哈哈哈!”晏子心里显然很高兴。

“我的看法和你完全不同。”罗素对晏子微笑。

“你不认为李会赢吗?这不可能!”很肯定的说:“如果是李鼎盛时期,或许会和四眼雪獒并列,但现在李的实力已经削弱大半,而四眼雪獒正处于饥饿期,野性十足。

“李会输,但他不会死。”笑眯眯地看着面前节节败退的李,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为什么?”晏子仍然不明白。

“傻逼。”北辰的影子弹了弹她的额头,这让晏子更加沮丧。

突然,晏子突然意识到他拍了拍手:“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

这时,战斗已经结束。

四眼雪獒以风暴般的手法横扫过去,将李砸在地上,随后他的身体便如电一般,他庞大的身躯迅速的向李冲去。同时他的牙关迅速张开,看起来狰狞可怖!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