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迈博|中国有限公司----王大锤的大电影(1/06)

迈博|中国有限公司 !

在过去,大电只要他不碰她,大电他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现在,她的整个牙齿又尖又尖,让他恨得痒痒。我好想把她的牙一颗一颗拔掉!

安若微微笑了笑:“不是我脾气不好,而是我在面对别人的时候用了什么态度。你只配我对你用这种态度。”

唐雨晨的眼中有一丝阴霾。他心怀叵测地勾勾嘴唇,淡淡地点点头:“是啊,你胆子真大。那我也告诉你,我想面对什么就做什么。而面对你,我只会做一件事……”

他扔掉手里的宣纸,把她撕碎,抱在怀里。

“那就是,做——爱!”

安若还没有回应,他的吻落了下来,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嘴。安若挣扎了几下,他的手很快被映在身后,另一只手勾住她的腰,抱着她转了几圈,然后他们一起倒在床上。

“嗯……”在他熟练的吻下,她情不自禁地低语,唐雨晨的手伸向她的胸部,抚摸着,吻变得更热了。

衣服很快被他脱掉,安若停止了挣扎。

他想做什么,她根本阻止不了,挣扎也只是徒劳。

男人看着她玲珑的身体,手指在她腰线上轻轻拂动,一路向下。

“怎么,你不反抗吗?”他盯着她,黑眼睛闪着灼热的光芒。

安若忍住怒气,冷笑道:“你要快,怎么说那么多?”!"

唐雨晨的眼睛突然一沉,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冰冷的话语。“那么,如你所愿。”

安若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很难受,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痛苦的尖叫。

唐雨晨的呼吸越来越粗,他的身体几乎是热的。这两个人靠得很近,但她的心却冷得发抖。

* *,如果不是自愿的,真的会让人觉得恶心,让人无法接受。

为了减轻心中的痛苦,安若把空放进眼睛里,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个点,思绪飘到了别的地方。

她不知道唐雨晨会用这种方式留住她多久,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联系上云飞。

如果他没有她的消息,他一定很焦虑。

算了,就断联系吧,以后再也不见面了...

男人突然挺直了脸,她被迫面对他那双漆黑的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安若,和我在一起,你在想别的男人!”他咬紧牙关,显然很生气。

安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声不吭地舔舔嘴唇。

唐雨晨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动作变得越来越激烈。“看来我不够努力让你有空去想别人!”

他伤害了她,安若皱起眉头,他的手试图推开他,但他抓住她的手腕,囚禁她,低头吻她的嘴唇。

她不喜欢吻他。她下意识地转过头,避开他的吻。男人突然愤怒的咬她的脖子,让她的眉头越皱越深。

“安若,你给我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你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唐雨晨阴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若没有说话。

朵拉咯咯地笑了。“当然,大电我可以为所欲为……”

结束了...

叶笑言的脑海里只出现这两个字。

到时候朵拉肯定会查出他的真实性别。

叶笑言的心有点困惑,大电她的脸很平静:“谢谢你提醒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朵拉笑着说:“虽然你知道这是个测试,但从头到尾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真的很好奇。你喜欢女人吗?”

叶笑言:“…”

朵拉走出叶笑言的房间,就在对面的门打开的时候,陈俊也走了出来。

朵拉看到安森时想起了什么。

叶笑言似乎最近才和他一起去。

她对安森笑了笑:“我之所以一直不成功,是因为你?”

她的话可谓无脑。

陈俊怔了一下,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朵拉笑着说:“也许我应该建议米砂大师用另一个人来训练小燕。”

如果叶笑言喜欢男人,她真的没有必要训练他。

朵拉丢下两句话,笑着走了。

然后只有陈俊和叶笑言面面相觑。

多拉刚才说的话,叶笑言明白了一些,但他并不在乎,也没有放在心上。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陈俊。

陈俊没有回答,问道:“她在这里干什么?”

叶笑言没有隐藏他:“姐姐多拉是来训练我的,但我一直在安静的里面。”

最后一句话,叶笑言说得有点得意。

他很坚决,也做到了安森说的,要求内心安静。

陈俊扬起眉毛。他想起了朵拉刚才说的话,立刻看着叶笑言的眼神有点不同。

叶笑言非常敏感。他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了?”

陈俊走到他面前,淡淡地问道:“你对她一直很安静?”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

“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的……”叶笑言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些。

“怎么能没感觉呢?”陈俊的黑眼睛似乎想看穿他。“即使是我,在训练中也不能做到内心真正的平静。”

他说的是实话。

即使不喜欢对方,在对方的引诱和迷惑下,他还是会有一些不稳定的气息。

他的专注力已经很好了。

都说异性互相吸引,只要喜欢异性,对方长得不差,各方面都很好。说他们在对方优越的引诱和诱惑下不能无动于衷是有道理的。

这样的测试只看谁的专注力好,谁能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

至于身心的感受,很难控制,克服这个困难需要时间。

当然,有反应不代表动了真情。

这只是暂时的生理反应。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有人真的做到了内心平静,没有任何波动,原因无非是几点。

1.他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所以对别人没有感觉。

2.他经历过很多战斗,见过世间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可以对那些低招的人无动于衷。

3.他喜欢同性而不是异性。

陈俊认为叶笑言不可能是前两个。

很可能他是最后一个。他喜欢男人而不是女人...-5327+376171->

他又想起了朵拉模棱两可的话。

陈俊的眼睛突然加深了。

他的眼睛仿佛聚集了旋涡,大电让人觉得可怕。

叶笑言没有发现他的不同之处。他回答他的问题:“就是没感觉。不是你说的,大电你要在里面做安静。”

“如果我没有提前警告你,你会感觉到吗?”陈俊问道。

叶笑言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他是女生!

女生怎么会对女生有感觉?不讨厌他们就好。

叶笑言傻乎乎地笑了笑:“如果你没有感觉,你就没有感觉。反正这是演戏。我知道这是演戏,自然没感觉。”

陈俊盯着他。“要不是演戏?”

叶笑言觉得他的眼睛有点可怕。“就算不是演戏,我也没感觉。”

“为什么?”

叶笑言很奇怪。“你为什么问这些问题?”

问为什么有什么意义?

陈俊没有回答,他只是向他靠近了一步,他们离得太近了。叶笑言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并排靠着,贴着门。

“安森,你怎么了?”何不解的问道。

这种安森让他觉得莫名其妙,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危险。

陈俊突然在他的两侧举起了手。他比叶笑言高得多。从高处俯视他给了叶笑言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叶笑言背靠着门,全身不禁紧绷起来。

“安森,你怎么了?”

陈俊没有回答。他微微低下头,鼻子几乎碰到了他的。

两人靠得如此之近,叶笑言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呼吸。

安森的呼吸很热,有薄荷味很清。

叶笑言呼吸着,呼吸着他几乎所有的呼吸。

他的心突然乱了套,心底不知所措。

叶笑言屏住呼吸:“你怎么了?”

陈俊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他的眼睛很深邃,叶笑言有点被他吸引。要不是他一直注意力很集中,他早就脸红了。

他伸了个懒腰,试图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你在干什么?!"

陈俊仍然没有回答。

此时此刻,叶笑言的良好专注似乎已经失效,这并不那么有用。

安森越是不回答,越是无法平静下来。

叶笑言避开了他的眼睛,他的心跳得无法控制。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奇怪。

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叶笑言微微握紧双手。他可以推开安森,但他没有。

他习惯了忍耐,就等着安森自己走开。

他就是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叶笑言的反应,陈君没有放过一丝一毫。

随着叶笑言变得越来越不安,他只是站起来和他保持距离。

他一走,空就传开了。

叶笑言暗暗松了一口气。“你刚才在干什么?”

陈俊笑着说,“我真的很想知道?”

“不想说就不用说了。”叶笑言语气平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陈俊坚持说:“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你对男人有没有感觉。”

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陈俊笑着说:“我刚才做的比不上朵拉的1%。刚才朵拉和我内心安静怎么办?”- 5327+379772 - >

王大锤的大电影

叶笑言不可思议的看着安森。

他在说什么?!大电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大电

不,他怎么能考验他呢?

叶笑言微微扬起下巴,提高音量:“对你来说,我内心也很平静!”

“真的?”陈俊疑惑了。

刚才,他明显感觉到叶笑言的呼吸被打乱了。

叶笑言肯定地点点头:“当然,我是男生,我怎么会喜欢男生呢?”

陈俊很清楚:“我以为你喜欢男人,毕竟你和杰克……”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叶笑言连忙否认,“还有,我不喜欢,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个我不懂!”

他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还年轻,什么都不懂。

叶笑言发现年轻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陈俊的语气淡淡的:“14岁,不算年轻。”

“还没成年,怎么不小了?”趁年轻,叶笑言是最有道理的。

陈俊点点头:“你说的也是真的。看来你一定会通过这个考验的。”

“当然!”

“你真的不喜欢男人?”陈俊突然又问道。

叶笑言抑郁得几乎吐血。“我不喜欢。我对此一无所知。我说的是真的。”

陈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从未放过他。

“以前没有想法,现在也没有?难道你什么都没学到,不懂两姐妹付出的努力吗?还有,你是没有想法还是不敢承认?我承认我会感觉到。你为什么不承认?承认而不丢面子。”

“我只是没有......”叶笑言很无奈。

“不只是现在?”

“要不要我收下?”叶笑言乖巧的问道。

陈俊突然无言以对,他问道。

他能说希望吗?

绝对不行!

叶笑言睁大眼睛,等待他的回答。哼,看他怎么回答。

陈俊很平静:“如果你真的没有,恭喜你,你明天就能通过考试。不,应该是最后你会通过考验。”

叶笑言不明白:“明天?这是什么意思?”

陈俊勾着嘴唇笑着说:“你对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没想到米砂大师会让男人们试一试吗?”

叶笑言:“…”

朵拉走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她觉得他喜欢安森和男人吗?

她建议米砂大师换一个人试试。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叶笑言很想对大姐朵拉说,你想太多了!

他是个真正的男人。女人不喜欢他。

但是...就像安森一样,他真的有感情...是一种让人恐慌的感觉。

叶笑言的脸色有点不好。他担心米砂大师会改变一个人,他会感觉到。

“换男没用!”叶笑言握紧拳头,坚定地说道。

他试图说服自己。

“你这么确定?”陈俊仍然不让他走。

叶笑言点点头:“嗯,一开始,杰克兄弟让我没什么感觉,更别说其他男人了!”

陈俊拂了拂他的脸,说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明我比杰克差?”

叶笑言连忙解释道:“不,我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除你之外的其他男人。而且我们是朋友,我不会拿你和别人比。”- 5327+379861 - >

“那么在你看来,大电是杰克强,大电还是我强?”陈俊继续问。

叶笑言认为安森今天很奇怪。

他问的所有问题都很奇怪。

“杰克很厉害,但现在你也很厉害。等你到了他这个年纪,你就比他厉害了。”叶笑言说实话。

陈俊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那么,在你眼里,我是最棒的?”

叶笑言又说了实话:“如果你只看功夫,你就不是最好的。但是,你什么都好,所以总的来说,你是最好的。而在我眼里,你一直是最棒的。”

陈俊笑了:“你这么看好我?”

“嗯!”叶笑言点点头。

陈俊心里很高兴。“其实,我也喜欢你。记住不要让我失望。这个一定要活下来。如果你活不下去……”

说完,他露出一个凌厉的表情,“小心我收拾你!”

“我会的。”叶笑言认真保证。

他一定要熬过来,他会很轻松的熬过来,因为对他来说,被颜色诱惑并不难。他真的没兴趣。

陈俊笑了。“那我先走了。早点去休息。”

说完,他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了几步后,他停下来,回头看着叶笑言:“你刚才真的感觉到了吗?”

"..."叶笑言压制复杂的想法。“没有。”

陈俊笑着说:“看来我的诱惑成功了。你对我没有感觉。就算别的男人来了,你也一定会过。”

叶笑言笑了笑,没说话。

陈俊转过身,悠闲地走进房间。

只是叶笑言没有看到他复杂的表情。

他丢了树叶,什么也没说。可能他有点,但很可能是尴尬造成的。

同时,他很高兴叶笑言的专注力很好,这样他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别人诱惑。

只是叶笑言。真的很无奈很纠结。

叶笑言关上了门,他的心里充满了情感。

安森,你真好。

为了让他通过,亲自测试他。

他看得出安森担心自己考不上,经不起诱惑。

他的关心真的感动了叶笑言。

因此,叶笑言认为他当时的慌乱和困惑是对安森的亵渎。

不,任何怀疑安森刚才行为的恶念都是对他的亵渎!

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其实刚才他有反应,他内心并不平静。

他真的很害羞,不知所措。

这些他不能让安森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估计他会认为自己不正常。

他没有忘记安森讨厌变态。

他也想继续和他做朋友,不想让他反感...

叶笑言的感激和理智占据了上风。

他从心底压下了一点对安森的异样感觉,深深的埋藏到感觉不到为止。

第二天,叶笑言非常不安,害怕多拉会建议米砂大师找个人来测试他。

幸运的是,还是朵拉考验了他。

只是他发现朵拉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当然不是。

他觉得朵拉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看一个猎物。- 5327+379867 - >

她的兴趣是征服的兴趣。

仿佛你不征服他,大电你就不会停止。只有征服了他,大电她才会失去兴趣。

叶笑言意识到朵拉的心理,心里反而释然了许多。

“朵拉姐姐,其实你再也不用考验我了。我不会动心,也不会上当。”叶笑言直接对她说。

朵拉扬起眉毛。“那么,你真正喜欢的是男人?”

叶笑言对这个话题一直很平静。

除了在安森面前,不管是谁告诉他这些,他都很淡定。

“不,我不喜欢男人!”叶笑言非常肯定的说道。

朵拉很困惑。“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女人不喜欢,男人不喜欢。你是舍曼吗?”

叶笑言默默地想,除了身体是女孩,性格也是,他怀疑自己是人妖。

多拉把手放在臀部。“蛇男有世俗的欲望!我看你是和尚!”

“不,每个人都有世俗的欲望。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感觉,只是担心过不了关,所以不承认?”朵拉按下。

叶笑言摇摇头:“没感觉。”

朵拉不相信:“我怎么会没有感觉呢?其实你承认自己没什么感觉,不影响成绩。只要保持头脑清醒,就能过关。有一段时间和搭档挺好的,但是一直醒着,就过去了。”

朵拉以为叶笑言会承认,当她这么说的时候。

谁知道他还是摇头,眼神清澈:“我真的没有……”

多拉严厉地盯着他。“叶笑言,我想听你说实话。你是人类吗?”

叶笑言:“…”

"...妹子,我当然是人。”

朵拉摸着下巴,想了很久。她怀疑,“你肯定还没发育。反正这个培训持续了半年。也许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开始明白了。哈哈,别忘了做第一个喜欢我妹妹的。”

“如果你是第一个喜欢别人的人,那么我的魅力太失败了!记住,喜欢人,一定要第一个喜欢我!不管你喜欢我多久,反正你应该是第一个喜欢我的!你知道吗?”

叶笑言很乱。岛上的这些人都有奇怪的性格。他们是谁?

“我明白了……”他现在不想让多拉生气。

另外,他不会喜欢任何人。

他想做一辈子男人,那他敢喜欢谁?!

看到叶笑言如此听话,御姐朵拉更想征服他。

多新鲜的一块鲜肉啊!朵拉迫不及待地想征服他。

当然,征服之后,如果叶笑言爱上了她,那也不是她的责任。

她只负责征服,不负责善后!

应该说,所有来训练他们六人的兄弟姐妹,只负责征服,不负责善后。

因为这是对感情的考验。

不仅仅是考验他们是否经得起诱惑,更是磨练他们的心智。

只有经过感情上的打击,人们才能更清楚地理解男女感情。

其实这个测试也是岛上最残酷的测试之一。

但是,这种残忍是看不见的,很难阻止。

然而,安森从未想过这一点,因为他们太年轻,不知道测试的目的。- 5327+379932 - >

王大锤的大电影

但是再严峻的考验,大电只要你能守住自己的心,大电就能轻松过关。

转眼,距离测试已经两个月了。

叶笑言他们的表现,米砂他们偷偷看得很清楚。

她发现除了叶笑言、陈俊君齐家,其他三个人都有点感动。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感情方面太嫩了。

或多或少,有点头绪。

比如布兰奇看着自己的伴侣,眼睛会不由自主地发光。

其他男生看着自己的另一半也会有同样的反应。

还有,时不时打着考试的名义,吃个饭,逛逛,都是忍不住。全文下载

只有叶笑言他们三个非常守规矩。

平时根本不和考他们的人接触,上课时间也很认真,绝对不会被什么事情诱惑或者迷惑。

米砂对他们三人的表现感到满意。

但是,陈俊和君齐家不会成为杀手,她满足了也没用。

叶笑言,她可以多培养他,让他将来变得更好。

叶笑言最近一直在刻苦训练。

过去,他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学习文化课。现在他不学文化课,一有时间就训练。

他从早到晚努力工作。

陈俊,他们很困惑。叶笑言如此渴望什么?

他问他在做什么,但叶笑言只是说他想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强。

“为什么要设定时间?你担心自己会被选中参加秘密训练吗?”陈俊又问道。

叶笑言摇摇头,他不得不说出真相。

朵拉告诉他,如果她不能被打败,就只能让她为所欲为。

他不想被动,只能加强自己。

陈俊听着,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但是朵拉的训练时间比你长,她的功夫也很好,短时间内你无法超越她。”

叶笑言笑着说:“我没必要超过她。我只是需要拖延时间,让她不能从我开始。”

陈俊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有一个主意,这样你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如何对付她。”

“有什么想法?!"叶笑言高兴地问道。

“学针灸,人身上有很多穴位。如果你能击中她的要害,你就能制服她。”陈俊说。

叶笑言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只是...

“我不知道穴位。”

陈俊笑着说:“这很简单。请迈克教你,我跟你学。”

“是的,迈克懂得医术。他一定知道穴位!”叶笑言开心地笑了。

乐山确实懂一点医术。

正好,他从小就带着穴位,对穴位很了解。

他也认为陈俊的提议很好。

他们在岛上学功夫,偶尔会涉及穴位,但也就那么几个。

而涉及的穴位是最常见的死亡点。

但是人体有一个穴位,一个关键的穴位。

熟悉这个穴位需要很长时间。

幸运的是,叶笑言不怕吃苦,不怕学习。他们做了几个上面画着穴位的娃娃。叶笑言每天都在宿舍学习穴位。

穴位讲究快速准确,尤其是力量的控制。-15853328368742109878+dsguo+4369->

力度轻,大电也不管用。网站页面刷新,大电广告很少。我最喜欢这种网站。我必须强烈赞扬它,它可能导致人类死亡。

总之,学习穴位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

叶笑言不怕吃苦。他怕自己对付不了朵拉。

为了尽快学会取穴,他甚至晚上做梦都在想如何更有效的进攻。

在熟悉了人体的穴位之后,也互相学习,积累了实战经验。

叶笑言他们的秘密努力无人知晓。

布兰奇最近很少来叶笑言。

叶笑言发现她和训练她的哥哥非常亲近。

叶笑言认为布兰奇是一个非常聪明和有能力的女孩。

虽然她总是有很多小心翼翼,但她也想活得更好。电子书下载

至少这么多年来,布兰奇从未做过伤害他的事。

作为布兰奇的朋友,他有必要提醒她不要真的卷入其中。

叶笑言仔细考虑后,打算去找布兰奇和她谈谈。

他下楼向布兰奇住的大楼走去。

这时天已经黑了,天上出现了几颗星星空。

叶笑言拐了个弯,突然发现旁边的绿色灌木丛中有人。

透过几棵树,他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

他看见布兰奇和她的搭档在接吻。

布兰奇被他压在树干上,两个人形影不离地互相亲吻...

叶笑言看到这一幕,顿时红了脸。

他没想到布兰奇和哥哥已经进步到这种地步。

叶笑言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虽然他的眼睛看不见,但两个人暧昧的声音仍然让他很尴尬。

“甜心,今晚我去你家好吗?”哥哥轻声对布兰奇说。

布兰奇犹豫了一会儿:“没有……”

“为什么?”

“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布兰奇笑着说。

哥哥没有强迫。“你说得对,太快了,但我真的很喜欢你……”

“克莱德,我也喜欢你……”

然后他们又接吻了。

叶笑言蹲在树下,蘑菇正在生长,所以他们两个不情愿地说再见。

布兰奇说他会先看着克莱德离开,克莱德回去了三次。

叶笑言清楚地看到,布兰奇非常不愿意和克莱德在一起。

她似乎真的很情绪化...

晚风一吹,布兰奇摸着滚烫的脸颊,唱着笑着离开了。

叶笑言站起来说:“布兰奇。”

布兰奇回头一看,惊讶地看到叶笑言。

同时也有些尴尬。

我不知道叶笑言是否看到了她和克莱德之间刚才发生的事情。

“小燕,真巧,你要去哪里?”布兰奇向他打招呼,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叶笑言走到她面前,尴尬地说道:“实际上,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了……”

“你看到了吗?!"布兰奇大吃一惊。

“嗯……”

布兰奇很快恢复了镇静。“如果你看到它,没什么。我承认克莱德很有魅力,我也被他吸引了。”

“你真的喜欢他吗?”叶笑言问道。

布兰奇微微抬起下巴,自信地说:“是的,我喜欢他。但是你放心,我醒着,我一定会通过考验的。”

“你们都喜欢他,怎么考上的?”-15853328368742109878+dsguo+4370->

王大锤的大电影

叶笑言皱眉,大电“米砂大师说,大电里面要做清静,但你已经动心了。

布兰奇突然笑了。“我骗了你。你相信我说的话吗?”除了脑子,我不说谁知道。我说我喜欢他,可能我根本不喜欢他。"

叶笑言盯着她说:“布兰奇,我看得出你喜欢他。其实你不能喜欢他,但你现在不能。”

“为什么?”

“因为这个测试很重要,如果测试失败,怎么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杀手?”

“测试标准是什么?”布兰奇没有回答反问。

叶笑言想了一下说:“我们不要动心~迷茫。”

布兰奇笑着说:“没错。&#;&#;&#;&#;&#;&#;&#;&#;&#;更新快,网站页面刷新,广告少。我最喜欢这种网站。我必须赞美它。只要不跟他上床,我就能过关。只要能坚持底线。”

“测试没那么简单?”叶笑言怀疑。

“就这么简单。克莱德曾经很擅长训练他的姐姐,但他也通过了考试。他说玩着玩着没问题,只有尝试了爱的滋味,他才能更免疫诱惑。如果一直控制自己,就看不清感情了。克莱德说,不进虎穴,焉得虎子!”

这也是事实。

“真的能看清楚吗?”他问。

布兰奇很自信:“当然。我现在只是爱上他了…尝到爱的滋味就不会好奇了。小燕,是你,别太死板,你应该试试……”

说到这里,布兰奇突然想起了叶笑言的情况。

他就是这样,我怕他不能谈恋爱。

布兰奇说:“其实你也可以试试,只是谈恋爱,什么都不做,没关系。”

叶笑言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但他是个女孩,而不是布兰奇认为的变性人。

“布兰奇,我是来提醒你不要陷得太深。既然你有把握通过考试,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布兰奇笑着说:“非常感谢。你放心,我会通过考验的。”

叶笑言也这么认为。

他突然觉得有点大意。

布兰奇非常聪明和自信,他不会让自己失败。

他真的不应该来告诉她这些。

“嗯,我没事,先回去了。”

“嗯,好的,再见。”

“再见。”叶笑言和布兰奇告别后离开了。

但是布兰奇和克莱德还是很亲密。

布兰奇除了必要的训练,一般不主动训练。

叶笑言发现她每天训练后都会和克莱德一起离开。

大家都知道自己恋爱了。

以布兰奇为例,另外两个男孩也大胆地爱上了训练他们的师姐。

岛上恋爱的人很多。

但每个人都是杀手,对感情很随便。

亲密在一起,不分开,即使天天见面也不尴尬。

半年测试还没结束,三个人就谈恋爱了。

目前只剩下叶笑言,陈俊君齐家还没有爱上自己的另一半。

米砂对其他三个弟子的爱只字未提,一如既往地培养他们。

叶笑言不再指控布兰奇了。-15853328368742109878+dsguo+4371->

他已经说了他应该说的话。

他希望布兰奇真的明白她在做什么,大电她想要什么。

而且,大电他每天忙于训练,疲于应付朵拉,没有精力去关注别人的事情。

朵拉引诱和迷惑叶笑言是没有用的。

她对叶笑言越来越感兴趣。

征服叶笑言是朵拉目前最大的挑战。

叶笑言越是不动心~迷惑,她越是精力充沛。

朵拉通常会受到彼此不亲近的诱惑。她认为是时候改变策略了。

对于叶笑言的霰弹枪来说,猛烈的攻击可能要有效得多。

“你小声吻过吗?”距离有多近盯着他的眼睛,魅惑的问道。

叶笑言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

朵拉风情一笑:“要不要试试?如果你吻我而不被我诱惑,我就承认你决心免费下载。”

叶笑言没有上当:“不,我不想那样做。就算亲,也不会被你诱惑。”

“不一定。”朵拉走近他。“我试过才知道结果。直到你让我尝试,我才会放弃。”

叶笑言很无语,他是女人,没必要试一试。

“师姐,我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对这些真的不感兴趣。今天的训练结束了。我先走一步,明天见。”

说完,他转身就走。

朵拉狡黠地笑了笑。她不允许他拒绝。

“小话!”她赶上了。

叶笑言下意识地回头,看到一张漂亮的脸压了下来。

叶笑言避免条件反射,但多拉非常快。

她的嘴唇还是掉了下来。

叶笑言被卡住了

他被卡住了。朵拉不仅吻了他,还在不远处看到了安森。

他惊愕地看着他们。

叶笑言推开多拉,多拉骄傲地笑了。“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叶笑言无言以对:“姐姐,这种玩笑一点意思都没有。”

朵拉很郁闷:“我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差吗?”

“我说过,不是你的魅力有问题,是我对它不感兴趣。”叶笑言再次重复道。

朵拉看到他是认真的,而不是口是心非,有点气馁。

“看来你的专注力真的很好。算了,我就不为难你了,免得你老打我。”

叶笑言听了松了一口气。

要是朵拉以后不为难他就好了。

朵拉对他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叶笑言看着安森,他还在那里,离得有点远,叶笑言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看到刚才的情景,叶笑言莫名其妙地尴尬和内疚。

他走向安森。“我没有动心。朵拉姐姐在跟我开玩笑。”

但他记得安森说过,如果他考不上,就要好好看看他。

陈俊的黑眼睛盯着他的嘴唇。“她在吗?”

叶笑言想起多拉的嘴唇落在他的脸颊上,尴尬地点头:“嗯……”

陈俊的胸口突然涌起一股烦躁。

当他看到刚才的场景时,他已经感觉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

他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快,现在心情又澎湃了。-15853328368742109878+dsguo+4372->

说完,大电他不怕失礼,大电当着所有人的面脱衣服。

邓恩展示了他瘦削的上半身。

他的身体很强壮,有点小麦色,肌肉恰到好处,很美。

视频中,男子的身体虽然强壮,但明显没有唐恩的细腻。

邓恩的身体经过多年训练。

现在,物理对比很明显。

“他真的不是我。”唐恩低沉地强调,“我心里只爱一个人,不能碰别的女人。”

小葵平静地说:“会不会有人很容易长得像你?如果你找了一个和你有些相似的人,然后化妆,至少可以保证你有一个和你相似的* *分。”

陈俊点点头。“有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并不太困难。"

他们彼此都有联系。

君爱也学过异装癖,但是很多年没联系了,突然被撞了,一时没想起来。

现在想来,视频里的男人真的很容易长得像多恩。

她真的错怪他了!

艾君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感到非常内疚。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邓恩很快抱住了她的身体,一种恢复的兴奋涌上了她的心头。

“没关系,只要你相信我。”

艾君仍然非常内疚。“邓恩,我真的很抱歉。”

邓恩吻了她的前额。“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

如果是他,他会失去控制,失去理智。

既然艾君可以信任他,他已经很高兴了。

艾君抬起头,眼里含着泪水。然后她踮起脚吻了他的嘴唇。

邓恩马上回应她,两个人形影不离,没有一个...

江予菲他们回头,没有人好意思看他们两个。

阮天玲很不高兴,他还坐在这里!

“咳咳!”他咳嗽得很厉害。

艾君和邓恩醒来,心虚地分开了。

“过来坐下!你给我穿上衣服!”后一句话,他是直接点唐恩。

邓恩拿起他的衣服,迅速穿上。你爱帮他收拾,然后带他一起坐下。

阮、说:“这件事显然是有人陷害多恩。”

他看着君哀:“光盘是写给你的吗?”

艾君点点头:“是昨天发给我的,没有发件人的信息。”

阮点了点头:“对方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把唐恩和艾君的关系分开。”

江予菲皱着眉头说道:“艾君和唐恩分开了。对方能得到什么好处?”

"会不会是有人爱多恩或艾君,所以他们这样做了?"丁猜到了。

主要是因为她刚刚经历了徐梦瑶,很容易去想它。

艾君摇摇头。“没有人喜欢我。大家都知道我和邓恩订婚了,从来没有人打扰过我。但绝对不是刘易斯。刘易斯和他的女朋友关系很好。他们都要结婚了。”

邓恩说:“我也相信那不是刘易斯。”

“那对方的目的是为了得到邓恩?”江予菲猜到了。

邓恩皱眉,但是喜欢他的人还真不少。

公司里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问题是,他们似乎没有做这种事的心和勇气。

邓恩摇摇头。“我只知道公司里有些女员工。但即使我与艾君分离,大电也不可能与他们交谈。”

“对你有什么特别的追求吗?”江予菲又问道。

多恩看着艾君,大电艾君撅着嘴,“昨天,有人抱着他,并承认了。女人的胸很大,和视频里一样大。”

邓恩意识到艾君昨天决定了他作弊的原因。

她以为他看上了那个胸大的女人。

陈俊冷冷地说,“让我们从这个女人开始。也许是她干的!”

邓恩没意见,只要能洗清罪名,想干嘛干嘛。

事情商定后,艾君带多恩上楼。

进了卧室,她关上门,心虚地看着他:“对不起,我应该相信你的。”

邓恩突然拉了拉她的身体,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他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一下。你喜欢呻吟,唱歌,回应他。

两个人激情忘我地吻了很久才分手。

唐恩的额头紧贴着她,他微微喘息着,用深邃而炽热的目光看着她。

“以后不要说再见了!”

艾君点点头:“别说了。”

“再遇到这种事,你得问我,你自己猜不出来。”

“不敢!”这一次之后,她哪里敢了?

唐恩抚摸着她的脸颊。“相信我……”

“嗯!”你的爱重重地点点头。

邓恩微微笑了笑。“这次我原谅你,下次我再也不原谅你了!”

你爱头疼,”说着就没有下次了。除非你真的出轨了!”

邓恩勾住她的腰。“你以为我会出轨吗?”

你充满爱意的眼神。“谁知道呢?男人喜新厌旧。”

“但我觉得你爸和你妈关系一直很好。”

艾君笑着说:“他们以前感情不好。后来他们经历了很多磨难才去世。”

“你以为我们一定要吃苦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经历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经历更多的苦难了。”

邓恩的眼神温柔深情。

“我只想早点把你娶回家,和你在一起天天开心。”

“不累?”

“无聊吗?”

君爱摇头。“我不会。”

“我也不会。就算你累了,我也不会。”

艾君甜甜地笑了。“都说女人重感情,男人重感情。为什么这么依恋感情?”

“因为对象是你。”

多恩深情的眼神不言自明。

因为是你,他永远不会无聊,不会出轨。

艾君被感动了。她搂住他的脖子,微微开口:“多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管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当你还爱我的时候,我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即使以后我们分开了,这段记忆也足够我重温一生……”

邓恩紧紧地拥抱着她,笑了。“傻瓜,不会有那一天的。不会有死亡。”

他如此爱她,以至于他尽最大努力得到她的爱。他来不及珍惜。他怎么能抛弃它呢?

如果他抛弃了这么好的女孩,恐怕他会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你的爱,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

别忘了读虞姬的新书《黑帝的特别宠物:早上好,8号新娘》

邓恩郑重地说了他的承诺。

艾君突然脸红了。“讨厌,大电我从来不哭。”

她努力睁大眼睛,大电眼里的泪水很快就干了。

邓恩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有一些血丝。

他皱起眉头:“你昨晚睡着了吗?”

“我睡着了。”君爱说谎。

邓恩的眼睛变暗了。“我没有睡着。我整晚都在想你。我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你。”

“想着你要取消婚礼,以陌生人的身份和我分手,我等不及要逮捕你了!”

“你的想法太改变了~状态……”

唐恩突然收紧身体,艾君突然呼吸困难。

“会有更多的变化~状态!我甚至想过,如果你不嫁给我,那么不管你嫁给谁,我都会杀了他!”

艾君有点惊讶,他的想法让她非常震惊。

唐恩害怕吓到她,这很快软化了她的表情。

他用脸摩擦她光滑的脸。"艾君,这辈子别离开我,好吗?"

“你离开我怎么办?”

这件事之后,艾君承认自己有点患得患失,没有那么自信。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

“唐恩,我们不结婚,你不能碰我,你心里不委屈,不平衡吗?你有没有想过找个女人解决你的需求……”艾君问她怎么想的。

邓恩皱起了眉头。“你凭什么这么想?”

“男人没有需求吗?”

“不结婚,不碰你,这是我说的,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我对你的尊重。既然能提出来,自然就能做到。我心里全是你,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我也不会碰她们!”

“真的?”你的爱已经被相信了。

邓恩突然在她耳边吹气,“不信你能验货。”

“第一次没见过,你可以查,现在可以了。”说完,他的身体摩擦着她。

艾君立即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她脸红了,把他推开:“谁要验货!”

邓恩突然把她推倒在床上,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你真的要查吗?”错过这个机会只能等到下次结婚了?"

“不检查!”小君喜欢盯着他看。

“我不是男的怎么办?”邓恩开玩笑地问道。

君爱眯眼,做个危险的表情:“如果你不是,那我就踢你!也让你非人一辈子!”

邓恩身上全是黑线。“宝贝,你太强悍了。”

君爱突然轻轻一笑:“不惹我我还是很温柔的。”

邓恩吻了她的嘴唇。“没有出路。我只能一辈子远离你。我会供给你,宠你。我不会让你生气的。不然我的下场不是很惨吗?”

艾君骄傲地扬起眉毛:“知道就好!”

唐恩看着她可爱的表情,心里一动。他低下头,又吻了她一下,舌头几乎伸进了她的喉咙。

正当他们互相亲吻时,门突然响了。

“艾君,你父亲告诉你说话后下楼去,不要在房间里呆太久。”外面是江予菲的声音。

你很喜欢,忍不住捂脸。

他们怀疑自己在房间里做了什么坏事吗?

即使你怀疑,大电也要微妙...

知道唐恩是被陷害的,大电阮家人肯定会帮他查出是谁陷害他的。

邓恩自己也不会放过那个人。

经过两天的调查,他们已经查明了一切。

邓恩走进办公室。

他按下内线,淡淡地对助手说:“企划部的朱让她今天就打包辞职。”

助手惊呆了,但什么也没问:“好的。”

不久,收到了朱的免职通知。她非常惊讶。为什么她必须被解雇?

“我要见总统!”她冲到总统办公室外面,对守在外面的助理说。

助理表情冷漠:“你也能见总统?你没被解雇吗?违约金也给你了,你可以直接走。”

“我没做错什么吧?为什么要辞退我?”朱对很是冤枉。“我要见总统!”

“我说放开你!”

“不行,我必须见总统!”秀梨竹推开他,直接敲门。

“进来。”唐恩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听到他们两个在外面说话。

秀秀-梨竹得意地瞥了助手一眼,推门进去了。

她一进去,表情就变了,变得很委屈。

“总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解雇我,我没有做错什么。”

邓恩严厉地盯着她。“你怎么看?”

朱想了一会儿,说:“是因为我向你坦白,你才要辞退我吗?我...我喜欢你。没毛病!”

邓恩淡淡地勾勾嘴唇:“我辞退你,只是觉得你不适合我们公司,你去吧,说不定有更好的公司适合你。”

朱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主席,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为什么我不适合公司?”

“你心里很清楚。”

“不,我不知道!”

唐不想和这个人废话。他冷冷地说:“朱小姐和外面的公司串通了什么?我已经查清楚了。我也把证据交给了警察。如果不知道,可以去派出所问问。”

秀秀——梨竹刷地白了脸!

她的所作所为被揭露了?不可能的...

唐恩冷冷的看着她,“你的那种伎俩,以为你能搞垮我的公司吗?!你太过分了!滚出去!”

“总统,我是被逼的——”修-朱莉立刻跪在地上,哭得很伤心。

她一直求饶,说是对方逼的,是对方威胁她才让她这么做的。

但邓恩一点也不想听,助理也很懂事,就立刻叫来保安,把朱带走了。

警方也很快确认确实是一家公司,为了搞垮邓恩的公司,有人拍了这样的视频。

把视频发给君爱的目的是和邓恩分手。

为了报复唐恩,阮家自然会打压他的公司,让他破产。

对方算盘打得不错,可惜勾心斗角被抓了。

视频中的女主角是朱。

她利用了对方,想到了拆散多恩和君爱,于是就有机会做了那样的事。

但后来,都被抓了。

这件事很快就被发现了,君爱和邓恩在暴风雨过后自然会平静下来。

同时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不久,徐梦瑶的案子也被审查了。

徐梦瑶被判多项罪名成立,大电但最终她只被判十年监禁。几年来,大电是她叔叔花了很大力气减轻对她的惩罚。

当丁怀孕快两个月的时候,她庆祝了的20岁生日。

过完生日,她要举行婚礼,嫁给多恩。

可以说,这也是她最后一个单身生日。

为了庆祝她的生日,全家人绞尽脑汁,想送她什么样的礼物。

然而,邓恩的礼物是最特别的。

他给了君爱一栋漂亮的别墅。

别墅的装修风格是你最喜欢的,家具也是。

这座别墅将是他们婚后居住的地方。

别墅还有游泳池,花园,配套齐全。

别墅自然是写在你的爱情名下的,同时,唐恩给了你爱情公司20%的股份。

多恩拥有公司70%的股份,他给了她20%。

别看这20%不算多,但是每年的分红是非常可观的,是邓恩热爱你的生活的保证。

甚至,他把自己的钱转到了他们的共同账户上。

最让人吃惊的是他签了结婚协议。

根据协议,艾君对其财产享有一半的绝对控制权。

一半,虽然不是全部,足以显示邓恩对彼此的尊重。他不仅尊重自己,也尊重她。大家都可以接受,一方也不会有很重的负担。

还没结婚,唐恩送了那么多嫁妆,阮田零不想让他们结婚。

君爱过了20岁生日,马上就要结婚了。

这是阮家的最后一场婚礼。自然大家都会参加。

莫兰等人会来,只是比较郁闷。

一两年几次,是不是太频繁了?

家里的孩子,能不能不那么勤快的结婚?让他们这一个孩子没结婚,那我呢。

但是埃文还年轻,比君爱小一点,现在结婚真的太早了。

你可爱的婚礼非常隆重。

嫁妆可谓红妆十里。阮、给的嫁妆和唐恩给的一样多。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号码,没有人按任何人。

阮天玲想多给点,但被江予菲阻止了。

想给就偷偷给你,不要明目张胆的给。

毕竟我要照顾多恩的自尊。

再说多恩给的嫁妆够多了,够吓人的。阮、给的聘礼太多,令人厌烦。

阮天玲也想过,也没打算给太多。

其实只要孩子努力成功,钱给得多给得少,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们会努力工作,自己创造更多的财富。

结婚那天,你的爱是悲伤的,也是快乐的。

怀里抱着阮,哭了半天,不肯放手。

阮天玲也舍不得,但还是把她的手交给了天明。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吓唬吓唬他,但阮田零没有。

他只是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我已经把女儿给你了。以一个父亲的名义,恳求你对她好,爱她,照顾好她一辈子。而我的女儿值得你所有的爱。”

听到这句话,艾君崩溃了,又哭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