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黄金城官方(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桃运狂医(1/11)

黄金城官方(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如果他们满足了寻宝的任务,桃运狂医桃运狂医就能得到一些好处。

重要的东西交上来就好。

因此,桃运狂医桃运狂医里面的两百斤黄金是他们的目标。

每人拿几十斤黄金,足够他们送一笔钱了。

叶笑言淡淡地看着他们:“跟我来,不要擅自行动,这是命令!”

几个大男人不笑了,很听话地点点头。

没有办法,谁让他们都在一起,没有叶笑言厉害。

叶笑言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脖子上的如来坠子,然后领着其他人向鬼城走去。

一进入鬼城,叶笑言就感觉到里面有一种强烈的诡异气氛。

其他几个人感觉不舒服。

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压迫他们。

“跟紧点,别离我远!”叶笑言大声命令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风开始,天空空突然下沉。

就在明明是白天的时候,突然变得阴沉沉的,一切都阴沉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慌慌张张的问。

叶笑言不能告诉他们这里有很多谋杀。

他能看到鬼魂,他不想暴露它。

“这个城市很奇怪。我对破解略知一二。你只需要紧紧跟着我。”叶笑言说的很平静。

几个下属见他如此自信,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谁也没动。

叶笑言他们打着激光手电筒,在里面慢慢走着。

这个城市很大。

城市里所有的建筑都被风侵蚀了,大部分都被风沙淹没了,导致了所有建筑的毁灭。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许多骷髅。

有的人有骨架,有的人有骆驼。

果然,进来的人都被困在里面了。

叶笑言走在前面,他很平静,因为那些鬼魂无法靠近他。

只是他们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

无论叶笑言多么努力,他都无法走出这个迷宫。

“再回来,这是第八次了!”有人性急地喊道。

“这里真的有鬼吗?为什么我们总是往回走?”

叶笑言转过头说:“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们应该可以出去了。”

“老板,你确定?”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虽然我们每次都走回这里,但我发现我们错了好几次。只要头脑清醒,不犯错误,就能走出去。”

其他几个人也发现了这个。

每次都是莫名其妙的随机选择一个方向,然后浑浑噩噩的走到岔路口。等他们醒了,走错了,基本上又要往回走了。

如果他们保持头脑清醒,他们就不应该回来。

少数人重拾信心,重新上路。

这一次,他们走得非常小心。当他们无意识地选择走另一条路时,他们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等到头脑清醒后再继续。

最后,他们成功了。

这次他们去了一个新的地方,再也没有回到原点。

鬼城的天气变化很大。

一会儿多云,一会儿烈日,一会儿黄沙。

叶笑言在里面摸索了两天,终于找到了一架飞机的残骸。

“看那里,找到了!”

!!

如果可以,桃运狂医她真的想活在回忆里,桃运狂医永远不会醒来,因为回忆太美好了。

就这样,贝贝沉浸在所有的回忆中,无法自拔。

她彻底放下了自己的思想和想法,让自己无限怀念南宫乐山...

阳光透过玫瑰丛照在草地上,光影缓缓流动,时间过得很快很久。

贝贝躺在草地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凉风吹来,突然下起雨来。

贝贝从梦中醒来,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睡着了。

更糟糕的是,下雨了。

贝贝赶紧起身跑回原路。

不幸的是,当她上车时,她的衣服仍然是湿的。

“阿啾——”贝贝关上门,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然后她剧烈咳嗽。

而且额头还烫。

贝贝知道她的感冒越来越严重了。她发动汽车,向医院走去。

但是在路上,她咳得很厉害。

贝贝把车停在路边,不敢继续上路。她病得不能开车。

当贝贝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电话是大卫打来的。

贝贝接通,“嘿,咳咳,咳咳……”

大卫听到她咳嗽,立刻紧张地问:“贝贝,你怎么了?”有病?"

“我,咳咳...有点,咳咳,感冒了,咳咳……”

大卫的声音很严肃。“你病得很重。你在哪?我马上去找你。”

贝贝觉得自己支持不住了,头都晕了。

她没有拒绝,只好请他来找她。

大卫来的很快,但是来的时候贝贝已经迷迷糊糊了。

大卫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天气非常热。

“你怎么这么不舒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咳咳,谢谢你……”

“什么时候了,你还对我这么客气。”大卫抱起贝贝,转身上车。

贝贝想拒绝,但她真的没有任何力气。

大卫的车开得很快,但是贝贝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她觉得她要烧了自己的大脑...

贝贝不知道怎么去医院。医生救了她之后,她睡着了。

贝贝完全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当她睁开眼睛醒来时,她看到大卫靠在椅子上睡在床边。

贝贝的眼睛一闪。她想撑起自己的身体。一出事,大卫就被惊醒了。

看到贝贝,他立刻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谢天谢地,你的高烧终于退了。贝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贝贝摇摇头。“我很好,大卫,昨天谢谢你。”

大卫潇洒地笑了笑。“别跟我客气,我很乐意帮助你。但是昨天,你真的吓到我了。我在想,如果真的被烧成傻子你会怎么办?终于,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你猜怎么着?”

贝贝眨了眨眼睛:“什么事?”

大卫展开笑容说:“我会一辈子支持你。”

贝贝:“…”

大卫开心地笑了。“你觉得这个方法好不好?”

贝贝尴尬地转移了话题。“对了,我今天能出院吗?”

大卫摇摇头。“我不知道,桃运狂医但我不这么认为。你病得很重。”

“我觉得没事,桃运狂医咳咳……”

大卫皱起眉头。“你的感冒还没好。怎么会没事呢?今天再治一天,好了就出院。”

贝贝不想一直呆在医院里。“我真的很好。我想回家。”

不管大卫怎么劝,贝贝还是坚持要出院。

大卫别无选择,只能帮她办理手续,送她回家。

他还为她准备了很多药物和食物。贝贝想吃东西的时候,只需要加热就可以了。

大卫走后,贝贝在家休息。

躺在床上,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开始用手机思考。

怎么办?她很想打电话给南宫乐山。

我很想听到他的声音。

但是她没有勇气去战斗,很惭愧。

贝贝一直在反复纠结,一直不敢联系他。

算了,她没有理由联系他...

贝贝弃了手机,想睡觉。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

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贝贝一头雾水:“喂,是谁?”

“是贝贝小姐吗?你好,我是南宫家的律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安德烈。”

贝贝突然坐了起来。“你好,咳咳,有什么事吗?”

安德烈没有回答,问道:“贝贝小姐,你的情况似乎很糟糕。”

“咳咳,我没事,咳咳……”她只是太紧张了。

安德烈笑着说:“我很高兴你没事。我来找你是告诉你明天来南宫城堡。我有事要见你。”

“是什么?”贝贝更加紧张了。

“我不能在电话里说,你明天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谁让我去的?”她更关心这个。

“找你,还有那个死去的老人。你明天来了就知道了。”

“好的……”贝贝只好答应。

挂了电话,贝贝愣住了,忍不住笑了。

明天可以去南宫城堡。你能看到南宫的哥哥吗?

她有机会再次联系他。

想到这,贝贝真的无法抑制内心的期待和喜悦。

然而,她很困惑。她不知道他们找她干什么,而且和南宫爷爷有关。

到底是什么?

******

贝贝终于等到第二天了。

一大早,她就起来洗澡,收拾自己。

确保她的衣服没有问题,她出发去南宫城堡。

结果刚出去就遇到了大卫。

大卫来看望她。看到贝贝要出去,他问她要去哪里。

贝贝关上门答道:“我要去南宫城堡。我在那里有事。”

“是什么?”大卫又问。

“不知道,咳咳,我先走了,再见。”贝贝直接向车走去。

她租的车还在,她准备自己开车去。

大卫正忙着赶上她。“贝贝,我带你去。你身体不好,不能开车。”

“我没事,咳咳……”

大卫非常不同意。“你病了,别逞强。”

“我真的,咳咳……”

大卫抓住了她。“贝贝,你不能这样。你今天一定要让我带你去。”

桃运狂医

他的态度很坚决,桃运狂医贝贝拒绝也没用。

最后大卫说:“我也想去南宫城堡。即使你不让我发,桃运狂医我也会跟着你。我说的是真的。”

开车去南宫城堡需要几个小时。贝贝身体不好,确实不适合开车。

除了妥协别无选择。

上了车,贝贝想起问大卫:“你在南宫城堡干什么?”

“有个人的东西。南宫先生想请我帮个忙。”

贝贝眼睛一亮:“忙什么呢?”

大卫耸耸肩。“我不知道。他只是说有机会和我一起吃个饭,聊聊。今天就送你去,我问他是什么。”

正是因为她,他计划去南宫城堡。

其实贝贝能看出大卫对她的看法。

但是.....她根本不可能对别的男人有感觉。

这辈子,她和任何男人大概都不可能...

一路上,大卫主动开口,贝贝回答了几句。

虽然她的态度并不急切,但大卫很热情。在贝贝面前,他真的像一个粉丝,对她充满了无限的爱。

南宫城堡。

穿着黑色西装的南宫乐山正在书房里工作。

这几年他很努力,笑得很少。他威严,随时给人一种愤怒和傲慢的感觉。

他今天早上很早就起床去工作了。

现在快中午了,他一路上没有休息。

“主人,”管家突然走进书房,恭恭敬敬地说话。"贝贝小姐来了,大卫·查尔斯先生也来了."

南宫乐山微微抬了抬眼睛。

管家看着他解释说:“他们走到一起了。”

南宫乐山目光微动,他起身,高大的身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楼下客厅里,贝贝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大卫坐在她旁边,安德烈的律师在她对面。

安德烈律师对她笑了笑:“南宫先生马上就下来。等他来了,我们再来。”

贝贝点点头,更好奇他们问她要什么。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安德里律师突然站了起来。“南宫先生来了。”

贝贝猛地侧着头,突然面对着南宫乐山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

贝贝的心脏瞬间失控,剧烈跳动...

南宫乐山慢慢从楼上走下来,每一步都稳健而凝重。

他的目光越过贝贝,看着大卫。

大卫起身笑道:“南宫先生,好久不见。”

南宫乐山走到他们面前,站住了。他平静地问:“查尔斯少爷怎么来了?”

大卫笑着说:“我是来看贝贝的,当然也顺便来看你。”

“你们认识吗?”南宫乐山又看了一眼贝贝。

贝贝正要解释,大卫笑着说:“是的。说实话,我是贝贝的忠实崇拜者。”

他说的很幽默,可惜南宫乐山根本没有回应。

贝贝很生气,她不应该和大卫一起去。

但看南宫乐山的反应,他似乎并不介意...

贝贝的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大卫没有看到他们之间微妙的变化,继续说:“如果我早知道贝贝和你家有关系,我早就认识她了。可怜的我,白白错过了一两年。”

他的意思是他仰慕贝贝有一两年了。

然而贝贝就是在这段时间成名的。

南宫乐山自然知道他为什么仰慕贝贝。

大卫·查尔斯是圈内著名的艺术收藏家…

南宫乐山听了大卫的话没有回应。他淡淡地说:“查尔斯少爷,桃运狂医我先让人带你去喝杯茶。我们暂时有私事要谈。”

大卫急忙点头:“没问题,桃运狂医请自便。”

之后,他看着贝贝。“贝贝,等下我,我们一起去。”

“咳咳,好……”贝贝压抑着咳嗽,同意了。

她只能和他一起去,否则她回不去了。

南宫乐山人领着大卫在其他客厅休息。他走了,这里只剩下他们三个。

贝贝犹豫着问南宫乐山:“南宫大师,你到底问我什么?”

南宫乐山靠着沙发坐下。“坐下。”

贝贝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南宫乐山看了看安德里的律师。

旁边的律师安德烈拿出一份文件,对贝贝说:“贝贝小姐,我们带你来是为了南宫去世老人的遗嘱。”

贝贝很惊讶。

威尔(男子名)...和她有关系吗?

安德烈律师把文件递给她:“看,这是老先生立的遗嘱。在他去世之前,建立了一个艺术博物馆。美术馆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它被称为“文祥美术馆”。但是,老先生立了遗嘱,把美术馆赠送给你。希望你能帮他发扬光大。”

“你说什么?!"贝贝震惊地睁开眼睛。

她没听错吧?

安德里语气平静,话语清晰。“南宫文祥先生立了一份遗嘱,要把他名下的‘文祥美术馆’给你。希望你能发扬光大。”

贝贝惊讶地看着南宫乐山。“这怎么可能?”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遗嘱里是这么说的。你能看清楚。”

贝贝只好拿着遗嘱,一个字一个字的念。

她连续读了两遍,才确定是这样写的...

贝贝还是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南宫爷爷怎么会给她这么贵重的东西?

你知道,开一个艺术博物馆需要很多钱。

但是贝贝根本没动。

她把文件推回去,直接对南宫乐山说:“我受不了。你应该处理好这件事。”

南宫乐山平静地说:“这是给你的东西。”

“我可以还给你,我不要这个。”

安德烈突然插话道,“贝贝小姐,老人这样安排一定有他的理由。听说你是著名的雕塑家,在艺术上造诣很高,我想这就是老先生让你继承美术馆的原因吧。现在只有你能管理好美术馆。”

贝贝不这么认为。

“虽然我懂一些艺术,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能驾驭它。管理美术馆的人不需要是雕塑家。所以,如果随便找个人,我相信你会比我更照顾美术馆。”

安德烈笑了。“贝贝小姐太谦虚了。我们已经调查了你的情况。以你的学历,可以管理这个美术馆。我觉得老人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选,所以选择了你。”

“当然,桃运狂医这也是老先生的好意,桃运狂医你应该乐于接受。”

贝贝摇摇头。“我很感谢南宫爷爷的好意。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对我这么好,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俗话说,我不是南宫世家,没有资格继承他的东西。”

安德烈笑道,“中国有句古话,长者不可或缺。你也是他的后辈,不应该拒绝他给你的东西。”

贝贝有些不好意思。

她盯着南宫乐山。“南宫少爷,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但是我不会要的。我会把这份遗嘱转给你。”

南宫乐山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上面明明写着。这是给你的东西。”

贝贝点点头:“我知道,但是我受不了。我也会同样还给你的。”

“我不是穷美术馆。”

“我知道,但我只能还给你。至于怎么处理,就看你自己了。”

南宫乐山皱了皱眉头:“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说这是给你的东西。”

“但我不能拥有它……”

“你不想自己处理。”

贝贝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我想还给你。”

南宫乐山声音很低:“不,你可以卖,也可以送人,我不会。”

贝贝愣了一下。“为什么?”

南宫乐山只是看着她,没有解释。

贝贝突然恍然。

如果她还给他,别人会觉得他不想给她,逼她还。

他的名声太重要了,比不上一个小小的美术馆。

“我可以写一份声明说我是自愿放弃的吗?”贝贝建议。

南宫乐山眯起了眼睛。“还是那句话,你可以做任何事,但我不会接手。”

“那我该怎么办?除了给你还能怎么办?”

“那是你的事。”

贝贝突然泄气了。

她什么都不敢做,只是把它还给他。

那应该是属于他的,她必须把它还给他,也给他。

至于卖,还是送人...不可能!

“南宫少爷,我发誓,我真的不想要这个遗嘱。请你拿回去好吗?”芭贝特真诚地说。

南宫乐山依旧面无表情,没有松动的迹象。“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贝贝立刻被他的气势吓到了。

说实话,她一直很怕他,对他的要求一直没有抵抗力。

而且她也认识他,他这么说,一定是真的不想。

但是贝贝也不傻。她的眼睛突然亮了。“如果不想拿回去,可以买吗?”我把美术馆卖给你!"

南宫乐山眯起了眼睛:“看来你根本不懂我的意思。”

贝贝心虚:“你是说,反正你不会要?”

“没错。”

真是个傻瓜!美术馆虽然小,但价值上亿资产。

她不想还给他,傻瓜,傻瓜。

贝贝只敢在心里吐槽他。

但在安德烈看来,贝贝也是个傻子,她不想要这么大的遗产。所以,他们是两个不爱钱的傻子。

贝贝觉得很郁闷:“你不想要,我该怎么办?”

桃运狂医

安德烈还是忍不住笑了。“贝贝小姐,桃运狂医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不想继承遗产的人,桃运狂医何况这么大一笔钱。”

就算她不想管,卖了也能卖很多钱。

他是一个从来没见过这么爱钱的人。

他对贝贝的心思了解多少?

她真的是无能为力,不敢要求这样的好处,也羞于要求。

安德烈接着说,“但是不管你要不要,你都要继承它。不继承,遗产就被别人继承。南宫先生不会继承,那我们得找其他更合适的人来继承。”

贝贝从小就混在南宫家。她还不清楚这个家庭。

南宫乐山根本没有同姓的兄弟姐妹,其他亲戚都离他很远。

而且这个家庭是互相争斗的,没有人对他是真心的。

它应该是属于他的。她怎么能让别人白白占便宜呢...但偏偏他死活不要。

贝贝真的很尴尬。

“签字。”南宫乐山突然说道。

安德烈会意,把文件和笔递给贝贝,“贝贝小姐,你签个字,这个美术馆是你的。放心吧,美术馆的启动资金也包括在内,里面的藏品也包括在内。只要你签字,这一切都是你的。”

真的是很大的诱惑,但是贝贝一点也不觉得兴奋。

她沉默不语,什么也没做。

安德烈提醒她:“贝贝小姐,请签个字。”

贝贝突然问:“美术馆开始运营了吗?”

“还没有,目前正在准备中,你不用担心业务问题。会有人帮忙管理的。”

这真是一个甜蜜的馅饼。

她只需要签个字,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有一个好的美术馆。

如果有人给她这个好处,她觉得是个陷阱。

但是南宫爷爷给她的,所以不是。

贝贝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贝贝小姐,你有什么疑惑吗?”安德烈耐心地问。

贝贝无奈的看着他。“我就是不想要。”

安德烈笑着说:“不要也没关系。你继承了之后,可以对这笔遗产做任何事情。”

“今天一定要签名吗?”

“不一定是今天,但越早继承越好。”

“我可以回去考虑一下吗?我还没准备好。”

安德烈要求看南宫乐山,贝贝看着他。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签不签都是你的。让你签字无非是个程序。”

"...我可以暂时不签吗?”

“给你一个星期,到时候你一定要签字!”南宫乐山说没人能拒绝。

贝贝突然失去了反抗的勇气。"...我知道。”

安德烈识趣地起身。“既然如此,贝贝小姐,一周后见。如有疑问,请联系我。”

“好的,谢谢。”

“不客气。”之后,安德烈又转向南宫乐山。“南宫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先走了。”

南宫乐山微微点头,吩咐仆人:“送给安德烈先生。”

“是的,桃运狂医主人。”

“请把查尔斯先生带来。”他又命令道。

“是的,桃运狂医主人。”

安德烈走了,客厅突然静了下来。

贝贝低头不敢去看南宫乐山。她应该离开的,但她必须等大卫。她必须和他一起去。

我在这里根本打不到出租车。我不想和他一起去。她必须走很长一段路才能乘出租车。

大卫来之前的几分钟,贝贝觉得气氛安静得令人窒息。

她每天想念的人就坐在她对面,一抬眼就能看到他。

但是她不敢...

一看到他,她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完全失去了对心脏的控制。

她害怕泄露自己的想法,让他发笑。

原来不管多少年过去了,不管她练了多久,不管她平时有多冷静,可惜一旦她在他面前,就会变回年轻的贝贝,被打回原来的模样。

在他面前,她永远像爱情的种子,真的很傻很天真。

贝贝不禁为自己感到难过。

在这一生中,他是她无法逃脱的牢笼...

贝贝不知道的是,低头想的时候,南宫乐山一直盯着自己的脸,似乎有那么一瞬间走神了。

“主人,查尔斯主人来了。”仆人的声音立刻勾起了他们的思绪。

大卫大步走了进来,瞬间破解了刚刚被禁锢的空真气。

“你说完了吗?你们聊了什么?”大卫来了,直接坐在贝贝旁边,笑着随便问,从来不要他们的答案。

南宫乐山没理他的话,说了句别的:“查尔斯少爷要讨论我今天让你做的事?”

“是的,我最近碰巧很闲。你要我怎么办?”查尔斯好奇地问道。

贝贝也很好奇,但是她想避免更多的事情。

南宫乐山回答的很快,一点也没有避开她的意思。

“查尔斯少爷,你认识很多艺术家。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好的艺术家,给我爷爷雕刻一个纪念雕像。”

贝贝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她真的下意识有了这个反应。

但是用他冰冷的眼神,她觉得自己想多了。

他想找的艺术家肯定不是她...

她太小了,不能做这样的事。

查尔斯很惊讶。“你为什么不去找贝贝?她不是雕塑家吗?”

贝贝谦虚地说:“我还不够有成就。我一定要找最好的雕塑家把雕像送给南宫爷爷。”

大卫笑着说:“但在我眼里,你现在是最棒的。那些老老头怎么能和你比?我觉得你是最好的。”

贝贝笑笑:“查尔斯先生,您过奖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大卫不满意。“你不是一直叫我大卫吗?你怎么又这么奇怪?”

"..."她就是不知道怎么了,就打电话了。

她潜意识里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大卫只是抱怨,然后看了看南宫乐山。“南宫先生,我觉得贝贝没事。她和你家没有关系,她能做好。”

“大卫,我真的不能。我几年没学雕塑了。”

桃运狂医

“贝贝,桃运狂医你太谦虚了。我说你行,桃运狂医你就行。”大卫向她眨了眨眼。“相信我,你绝对是最棒的。你的风格很独特,世界上没有人能超越你。”

贝贝惊呆了。“你过奖了。”

她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这么优秀。

大卫笑得很迷人:“我不轻易表扬别人。而且我接触过很多艺人。虽然我不是艺术家,但我很懂艺术。在我看来,你是未来的明星,你将来会出名的。”

贝贝听他越说越离谱,尴尬地笑了笑:“反正现在我没资格给南宫爷爷雕刻雕塑。我看你也要商量一会儿,我正好有事要做,想先走一步……”

“你们不是说好一起去的吗?”大卫打断了她。“你要去,我就去。”

“这个......”贝贝犹豫地看着南宫乐山,后者依然面无表情,但眼神似乎冷了几分。

南宫乐山盯着她:“你雕过人物雕塑吗?”

贝贝惊呆了,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刻的,不过不太好。”

“我就交给你了。”

“什么?!"贝贝错愕了。她没听错吧?

南宫乐山语气低沉,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是你对他的奖励。”

"..."贝贝停下来想明白他的意思。

是的,南宫爷爷对她那么好,她真的应该报答他。

“但是,恐怕我做得不好……”

“那就好好干!”

"..."贝贝没有拒绝的余地,她点点头。“好,我来。”

大卫开心地笑了:“贝贝,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的!”

贝贝淡淡一笑,问南宫乐山:“什么时候开始?”

“自然,越早越好,最好上马。”

贝贝不拒绝,“我回去就开始准备……”

“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只管去做。”南宫乐山语气有气无力。“在这里做。”

这里?

贝贝很惊讶。

她的第一反应是,如果她在这里做,她可以每天见到他...

“不,换个地方。”大卫突然表示反对。

贝贝和南宫乐山看着他,一个不解,一个不高兴。

大卫解释说:“如果贝贝每天都在这里工作,我见到她不是很难吗?”

大卫又假装可怜地看着贝贝。“贝贝,你答应过天天和我见面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贝贝忙着解释,怕南宫乐山误会。“这明明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不能答应你。”

大卫笑得脸皮厚,“是的,我想追求你,自然我应该主动。但你也答应过我,你会天天和我见面。”

贝贝无语。她能不答应他吗?如果他不答应,他会整天跟着她。

贝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大卫陷害了。

先是他到处跟着她,吓着她,最后她不得不妥协,天天和他见面。

其实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每天能见到她。

她太笨了,不能被愚弄。

然而,她无法解释这些事情,否则她会显得太没有教养。

但是没必要解释...

南宫哥哥当然不关心她的事情。她的解释有什么用?

“但我现在必须工作,桃运狂医查尔斯先生。我知道你很喜欢我的工作,桃运狂医但我想把工作做得更好。”

大卫笑着说:“很简单。我帮你选工作室。你需要什么我都提供,只要一天能见你一次。”

“这个......”贝贝看着南宫乐山,瞬间面对他冰冷的目光。

贝贝莫名其妙的内疚。

大卫也看着他:“南宫先生,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反正贝贝到处打工,只要不耽误进度,你说是不是?"

南宫乐山冷冷地扬起嘴唇:“只能在这里了。雕塑的照片不能泄露。必须保密,才能做好。”

“为什么?”大卫不明白。

“没有理由,这是我南宫家的处事风格。”

“你是说,贝贝只能在这里工作?”

“可以!”

“我也想天天来。”大卫赖尔斯说。

南宫乐山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没有时间每天招待你。”

“没关系,我是来看贝贝的。你不用招待我。”

“没有主人谁也不会让你进去。”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南宫乐山语气很陌:“我是南宫堡,不是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大卫突然不高兴了,“南宫先生,你太不讲理了。我帮了你大忙。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中国有句话,过河拆桥,你就是现在!”

南宫乐山一点都不内疚:“查尔斯少爷,我很感谢您的帮助,但是一件一件来。我欢迎你来做客,但没有我你来不方便。”

“你怕我偷什么秘密?我发誓不那么做。”大卫举起手,表情严肃。

南宫乐山的语气还是那么不近人情:“我从来不信誓言。”

说这话的时候,他忍不住瞟了贝贝一眼。贝贝的脸突然变白了。

他在讽刺她...

当她发誓说不是她干的,他就信了。结果...她在“欺骗”他。

大卫对自己的态度感到不安。

“贝贝,你最好不要做这个工作。”他鼓励贝贝。“他们有太多的规则。你做的不好,你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你。”

大卫显然是想挑拨离间。

但他说的有理有据,有理有据,让人无法认为他卑鄙。

“贝贝,别这样,好吗?我会帮你找到更好的工作。对了,我也想雕刻一个雕塑。你能帮我雕刻它吗?可以随便提奖励。”

贝贝看了看南宫乐山,转向大卫。她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不,查尔斯先生,我已经接受了这份工作。而且,这是我报答南宫爷爷的好机会。我要去做。”

大卫问:“你为什么要报答他?”

“因为南宫爷爷对我很好,他给了我很多帮助。”

当她说这话时,大卫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

大卫非常沮丧。“但我不能每天都见到你。我想我会疯掉的。”

南宫乐山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眼里闪过一抹冰冷。

贝贝真的不喜欢大卫对她说这些话。

"查尔斯先生,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贝贝的语气很严肃。

乘电梯上楼,桃运狂医然后去她和萧郎住的楼层。

萧郎的门开着。

盛迪直接把李明熙的行李拿到萧郎家:“少爷说你要搬到他那里去。”

李明熙没有拒绝。

她和萧郎现在是地下情人,桃运狂医所以住在一起很自然。

没想到她李明熙还有几天,心里多少有些不爽。

在客厅。

萧郎正坐在沙发上磨咖啡豆。

听到他们进来的声音,他微微转过头:“来了?”

“主人,我们来了。李小姐的行李在哪里?”

“把它放在我的房间里,整理一下。”

“我自己来!”

她的事情,自然是她去整理的。

萧郎什么也没说。李明熙把盒子拖到萧郎的房间。

萧郎的卧室很大,非常/空。

李明希发现房间里多了一张梳妆台,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盛迪帮她把盒子放好,然后出去了。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安排。

这是萧郎的房间,一个男人的房间。

接下来的半个月她会住在这里吗?

这分明就是同居。

当她有未婚夫时,她也和其他男人住在一起...

想想有点怪怪的。

幸运的是,她和李茜只是合作。

李明希首先打开了衣服盒子,拿出她的衣服,挂在衣柜里。

萧郎的卧室有一个小衣帽间。

显然他的衣服都整理好了,都在左手边,右手边的柜子是空,是留给她的。

李明熙衣服不多,很快就整理好了。

然后,她拿出化妆品,放在梳妆台上...

萧郎把咖啡豆磨成粉,然后煮了。

李明熙收拾好一切,走到厨房门前,才发现自己倒咖啡到杯子里的技术不是很熟练。

热咖啡几乎烫伤了他的手。

李明熙看到吓了一跳。

“我来做。”李明熙上前接过杯子。

萧郎笑着说:“先喝点咖啡,然后再吃。”

李明熙淡淡地说:“看不到就别做这些事。”

“其实我能看到一点,但是很模糊。”萧郎说。

李明熙立刻看着他的眼睛。“真的能看一点吗?”

“嗯。”

李明熙紧紧盯着他清澈的黑眼睛:“告诉我实话,你不是瞎了吗?”

“如果你现在说实话,我可以原谅你。”

萧郎的眼睛渐渐聚集了光芒。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垂下眼睛小声说:“我也没办法...你一直不理我,我就想到了这个方法。”

“你真的骗了我!”李明熙气滞。

萧郎忙提醒她:“你说的。如果我坦白,请原谅!不准你因为这个离开!”

李明熙真的是又气又恨。

“你确定我不会忍心吗?!"

萧郎露出谄媚而温和的微笑:“你不能忍受我。”

"...不要以为我答应了你的要求,我真的会改变主意的。半个月后,你再不守信,我就替你去死!”

萧郎的脸色变得难看。

李明熙接过咖啡,转身走了。

她不想那样威胁他,但也不要狠心,怎么让他放手。

直到这个时候,桃运狂医李明熙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

她相信萧郎真的爱她,桃运狂医他会为她做很多事情。

同时,她也相信萧郎会忘记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后爱上别人。

这并不是说她认为萧郎的爱不够深。

主要是,一切都会在时间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郎非常喜欢江予菲,最终她没有忘记她。

所以她坚信萧郎也会忘记她。

以后不管他喜欢谁,总比喜欢她好。

所以,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她一定不能心软,更不能给他希望。

而她能拥有的,只有这半个月。

吃完后,李明熙没有理会萧郎。

天黑了。李明熙头疼。今晚会是xxoo吗?

她不反对和他做爱。

但他威胁她,对她撒谎。她真的不愿意和他说话。

不再需要假装失明的萧郎对她说:“你应该先洗个澡。在浴室里,你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平常的东西。”

李明熙只好先洗澡。

浴室里有很多新的洗漱用品,都是她平时用的牌子。

李明熙没有用浴缸。他直接打开淋浴,站在下面洗。

她洗了个澡,裹着浴袍,在开门前擦干了头发。

萧郎也回到了卧室。

李明熙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很尴尬,但是脸上很平静。

“我洗了,先睡觉了。”

她掀开被子,直接躺下,然后背对着他。

萧郎盯着她的背影,笑了。

听到萧郎进浴室的声音,李明熙才敢翻身。

虽然她曾经在这里过夜,但她仍然不能放松。

萧郎会对她做些什么,她会拒绝还是接受?

李明熙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不久,萧郎出来了。

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四角裤,毫不掩饰地显示出他强壮的身体。

李明熙平静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害羞。

男人的身体,她不是没见过。

解剖已经解剖很多了!

但她只看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听到沙沙声,萧郎走到床边,在她身边坐下。

“帮我吃药。”萧郎说。

李明熙睁开眼睛,萧郎指着他手臂上的伤口。

“我想如果你做了,你应该穿得更好。”

李明熙看清楚了,身上有很多淤青。

靠近左臂的肩膀,好像有一块皮肤被磨掉了,伤口看起来很严重。

她起身皱起眉头。“如果你受伤了,就不应该洗澡。”

“我怎么能不洗澡呢?”

“难道你不知道伤口遇水会恶化吗?”

看到她如此关心自己,萧郎心情愉快地抿了抿嘴:“我很健康,很好。”

李明xi沉默不语,但是在给他包扎的时候,她特意加大了力气,痛苦地皱起了眉头,却不敢哼出来。

然后,李明熙帮他处理其他伤口。

“你身上的伤太多了。你最好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做!”李明熙的意思是。

萧郎自然能理解她的意思。

他躺下,拍了拍身旁:“去睡吧。”

李明熙犹豫了一下,桃运狂医然后躺下了。

萧郎在她身边,桃运狂医他没有穿外套,一瞬间,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出现了。

李明熙心里有点慌。

萧郎侧头盯着她的眼睛。

李明熙被他惊呆了:“你在看什么?!"

萧郎笑着说:“你看起来总是很大胆,但实际上,你的心是有罪的。”

李明熙勾着嘴唇,露出迷人的笑容。

“你这么了解我?”

萧突然抬手按住了她的左胸。

李明熙愣住了,脸瞬间就红了。

萧郎似乎不知道他的手在哪里。“我感觉到你的心跳,很快我就失去了节奏。”

李明熙擦破手,背对着他。

“我想睡觉,别烦我!”

她真的不想再面对他了。

萧郎勾着嘴唇。他关上灯,然后躺在她的背上。

李明熙能感觉到身后的热源。

她全身僵硬,突然,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她。

然后她的身体被转过来,李明熙下意识地顶住了萧郎的胸口。

“你在干什么?!"她发出嘶哑的声音。

黑暗中,萧郎的前额离她很近。

“我们躺在同一张床上。你不会以为只是睡觉吧?”他低声问,呼出的热气喷在李明熙的脸上。

她的脸似乎变红了。

幸运的是,房间很暗,什么也看不见。

“你受伤了。我是医生。我说了别动。你就不能理解吗?”

萧郎捏了捏她的腰:“是胳膊疼,但我的腰没疼。”

李明熙慢了一秒才明白他的意思。

他今晚必须这么做吗?

李明熙知道自己躲不了,但他没有反抗。

“那快点,我要睡觉了。”

萧郎的眼中闪过一丝呆滞。他没有说话,直接吻了她的嘴唇。

李明-xi紧张地握紧拳头,萧郎紧紧抱住她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了她。

他接吻技术很好,李明熙很快就晕了。

她以为萧郎会碰她,结果他只是吻了她一会儿,没有其他动作。

放开她的红唇,他从正面抱住她,又亲了亲她的脸颊。

“去睡吧。”

李明熙眨了眨眼睛,他就这么放过她了?

萧郎闭上了眼睛,李明熙确信他是认真的,他松了口气。

但是,也有微失。

但总的来说,她很庆幸他没有那样对她。

因为她今天憋了很多气,如果再和他发生关系,恐怕她很难原谅他。

李明熙放松了身体,靠在他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平静地拥抱对方。

天亮了。

李明熙睁开眼睛,醒来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这是萧郎的床。床单被子虽然干净,但他的气息依旧。

李明熙在床上躺了几分钟,然后起身去洗漱。

当一切都做完后,她打开门走了出去,看见萧郎拿着早餐从厨房出来。

“来吃早饭。”他微笑着迎接她。

李明熙走近一看,发现早餐很丰盛。

煎荷包蛋,牛奶,小米粥,咸菜,凉拌黄瓜。

她张开萧郎的手,桃运狂医正要离开。

萧郎怎么能允许她去呢?他收紧双臂,桃运狂医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哪里都不准去,想睡就只能睡在这里!”

“为什么!”李明熙挣扎着。

“就因为你现在是我的,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没到!”

李明熙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

她盯着他:“你说什么是什么?!你白怪我,要我留下,没门!”

“我错了。”萧突然说道。

李明熙微微一愣,又听他说:“我不会错吧?”我不应该责备你,下次我不会这样对你。"

没发现他道歉这么爽快,李明熙也不好意思继续带乔。

“如果还有下次呢?”

萧郎笑了:“你可以随意惩罚它,但不要离开我。”

李明熙微微脸红,哼道:“这是你说的。”

“嗯,我的话永远有效。”

李明熙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看到她不生气,萧郎的心情也很好。

他转过脸,吻了吻她的嘴唇。李明熙没有开始:“你还不能碰我。”

“我会亲亲,别的什么都不做。”

萧郎搂着她的身体倒在床上,深深地吻了她一下,然后用手四处摸索。

你不能碰它。干瘾没问题...

辗转反侧到深夜,两个人都累了,互相拥抱,闭上眼睛睡觉。

只是李明熙来例假了,肚子有点不舒服,又不敢动,一晚上没好好休息。

萧郎听到浴室里马桶冲水的声音。

他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

床边的闹钟显示是早上六点多。这时太阳还没有出来,外面的天气看起来很凉爽。

李明熙打开浴室门,虚弱地走了出来。

萧郎撑起身体,关切地问:“怎么了?”

李明熙坐在床上,又躺下:“没事。”

看她脸色不太好,萧郎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

他的手摸着她的肚子:“这里不舒服吗?”

李明扬抱着被子,嗯了一声。

“估计昨天太辣了,吃不下。”

吃得太辣,或者喝冰水,很容易导致胃痛,尤其是经期来临时。

李明熙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就是有点不舒服,胃也不是特别难受。

我就是觉得浑身没劲,就想躺着什么都不做。

萧郎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轻声问道:“你想去医院还是吃药?”

“不用,休息一下就好。”

“听说喝点红糖会更好,是不是?”

李明熙笑了:“你知道的还挺多的。”

“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

萧立刻起身,翻出自己的衣服,穿上。

他扣好扣子说:“今天不上班,在家休息,我给你煮点红糖水。”

李明熙也不想上班。

女人来了,都想睡床上,什么都不做。

还好她昨天超额完成了今天明天的工作,所以今天明天不上班没问题。

有什么事情,直接给韩打电话,让韩去处理。

李明熙点头不反对:“好的。”

萧郎赶紧去洗井,桃运狂医然后给她煮了红糖水。

喝了热红糖水,桃运狂医李明熙感觉好多了。

“回去睡觉,我给你做早饭。”萧郎给她盖好被子,整理了一下头发。

李明熙疑惑地问:“你不上班吗?”

“不行,在家休息两天。”

“其实,我很好。请一天假。去做你的工作。不用担心我。”

萧郎严肃地说:“工作没有你重要。而且,我没有心思工作。”

李明熙心里很感动。她什么也没说,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萧郎悄悄地退出去做饭。

估计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李明熙一直睡到早上十点。

当她睁开眼睛醒来时,她感觉好多了,不那么难受了。

她起身去了洗手间。她打开门,去了厨房。

萧郎刚刚做了乌鸡汤。当他看到她侧着头时,他扬起嘴唇笑了:“快去坐下吃饭。”

我应该给她做早餐的。我见她睡得正香,他也没打扰她,直接开始吃早饭。

李明熙醒来正好赶上吃饭。

萧郎把所有的食物放在桌子上,给了她一碗去油的乌骨鸡汤。

“这血,多喝点。”

李明熙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和精心烹制的乌骨鸡汤,眼睛有点酸。

这么多年,她习惯了一个人,性格强势,这让她成为现在最受欢迎的中国女性报纸。

每次来例假,她都是自己熬过来的。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在乎她。

“赶紧喝,凉了就不好吃了。”萧催促她。

李明熙笑了:“你也喝。”

“这是给你的,我不喝。”

“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喝吧。”

萧郎弯下嘴唇:“很好。”

两人吃了一顿饱饭,萧郎收拾碗筷,打算去厨房打扫卫生。

李明熙去客厅,靠着头枕看电视。

她一选择频道,手机就响了。

李明扬接过电话,看了看。是李茜给她打电话的。

“你好。”李明熙接通。

“你今天没去医院?”李茜问她。

“嗯,我没去。为什么,为什么找我?”

李茜无奈地笑了笑:“我妈妈让我给你送点吃的。我去了你们医院,没见人。”

李明熙有点不好意思:“下次让阿姨不送了,就没用了。”

“没事,你应该是长辈送的礼物。你现在在家吗?我过去方便吗?”

李明希看了一眼厨房,然后认为她和李茜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过来,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到楼下接你。”

“好。”

当萧郎从厨房出来时,李明熙刚刚挂了电话。

他走到她面前,漫不经心地问:“这是谁的电话?”

“李茜。”李明熙从来没想过藏着掖着,但也不算美。“他送我东西,我等会出去。”

萧郎面无表情地说,“我待会儿陪你出去。”

李明熙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

“怎么,你怕他看见我?”萧郎问。

我不是怕他看到你,而是怕你知道我和他之间有问题。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