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9游会AG官方国际站|中国有限公司----情深似海的爱情(1/74)

9游会AG官方国际站|中国有限公司 !

江予菲能感觉到他滚烫结实的胸膛。

和...她被压在裤子上的灼热的地方...

“暂停……”江予菲推开他的身体,情深情情深情突然看到他的胸部裹着纱布,情深情情深情有血在浸出。

“阮,,别动,快躺下!”她急忙推开他,阻止他移动。

“你在流血,我给你叫医生……”她说着,正要出去。

“没有!”阮,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他拉着她坐到床上,抱住她的腰,让她伏在他胸前。

“没时间了,别叫医生了,我没事。”

江予菲轻轻地靠在他身上,不要太用力。

她对他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没有时间了,所以你才……”

阮田零靠在床上喘着气,嘴里含着邪气:“别忘了,是你先惹我的。”

江予菲脸刷的红了。

阮天玲抬起下巴,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告诉我,你吻我是什么意思?”

江予菲的脸变得更红了。“没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萧郎的关系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时间太晚了。”

“我就想知道你主动亲我是什么意思,别的都不重要。”阮强调:

江予菲目光闪烁,害羞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自从她重生后,她曾经恨他,待他MoO,拒绝他,远离他。

除了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她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

所以让她突然说实话,她还是觉得很难受。

“嗯,什么意思?”阮天玲轻声问道。

“重要吗?”

“对,很重要!”阮天玲的回答很坚定。

江予菲垂下眼睛说:“我只想告诉你,我和萧郎对男女没有爱...就像这样。”

阮,忍不住弯下了嘴:“没有时间了。你什么时候逗留?”

“反正你懂我的意思!”

“我不明白,你不说我怎么会明白?我要你自己说。”

江予菲的脸继续发烫。

她觉得阮太霸道,每次都逼着她说出来。她是个女人,所以告诉她真相对她来说很尴尬。

“算了,没时间了。”阮天玲的《没有时间》让江予菲觉得时间很紧。

她憋着小声说:“你前几天跟我说,如果我同意嫁给你,我就等你十二点来接我。

我换了婚纱,等你十二点来接我。

后来有人假装是你的手来接我,我就上车了。我以为那个人会带我去婚礼现场...

谁知道萧郎的阴谋?他们劫持了我,把你和我一起引诱到海边的路上,然后打算…杀了你…

我没有和他们勾结杀你。你当时差点死掉。我请萧郎来救你。幸运的是,你得救了..."

阮天玲眼中露出深沉之色,双眼灼灼盯着她,一时之间没有办法。

“让你说实话这么难?居然绕了一大圈,还顺带解释了当时发生的事情。江予菲,你足够强大!”

“你不会怀疑我为什么上了他们的车吧?我会给你解释的。”

“事实上,我知道你是被迫的……”阮忽然对说道。

"点击-"

突然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她甩开面前的男人,似海低头一看,似海发现他把手镯扣在了她的脚踝上。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突然觉得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她的世界被他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黑色窗帘,变得暗淡无光,再也见不到太阳了。

“好好休息,我让李阿姨给你做点吃的。”阮天玲轻声笑了笑,起身向外走去。

“阮田零,我要杀了你。”江予菲突然发出声音,声音冰冷,没有任何起伏。

那人转过身来,眼睛微微一闪:“这话你说过很多次了。”

所以你不相信,是吗?

江予菲冷冷地看着他。这一次,她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会杀了他。

“阮田零,你毁了我。”

阮,两眼一沉:“你当年灭我,是不是心软?”

江予菲不明白他的意思。她冷笑道:“我什么时候毁了你?”

他连续被下药两次,差点杀了他两次。她没有毁了他。是什么?

想到这些,阮天玲眼中闪过一丝暴戾。“雨菲,我不想这样对你。但一切都是你逼的。”

“是的,你在推我,我在推你。我们真的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不是吗?”江予菲弯下嘴唇,诡异地笑了笑。

阮天玲抿了抿嘴唇,心里有点忐忑。

但他陷害了她,她没有机会做任何事。

他知道她会恨他,想杀了他。但他不会给她那个机会,也不会给她自杀的机会。

即使把她关一辈子,他也不会再冒险了。

阮、觉得自己越来越疯狂了,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他不能再改善他们的关系了。

放开她,她只会越逃越远。

即使他用生命留住她,她还是会逃避。

你不放她走,她会痛苦,他也会痛苦。但至少她还在他身边,他可以一直看到她,至少他可以一直拥有她,而不是什么都抓。

所以他不能留住她的心,所以他要留住她的人!

阮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疯狂了。

他不想这样对她,但潜意识里,他所做的一切都伤害了她,逼着她。

因为她讨厌他,不在乎他的一切。

所以即使他给了她整个世界,她还是会受到伤害。因为他的接近,对她是一种伤害。

阮忽然有一种伤感的感觉。这是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感到无力、难受、无力、不甘心。

他想,恐怕他一辈子都逃不出江予菲了。她是个巫师,对他施了魔法,唯一能破解的人就是她。

但她不会打破他的魔咒,永远不会。

阮、的黑眼睛越来越冷,越来越狠。既然他逃不掉,就别逃了,继续走。

对错,他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想到这,阮冷冷地说:“你说得对,我们这样活着真的很累,但我愿意这样活着。别耍花招,别想着逃跑,

我其实早就听到了李明熙对你说的话。你有过吃避孕药会增加血量的经历,情深情所以这两天是故意吃的吧?"

诡计被识破了,情深情但江予菲并不感到内疚。

“那又怎样?对,我是故意的!”

她在经期前故意吃避孕药,假装肚子疼,让他带她去医院。

故意在没有卫生巾的床单上留血。

她故意这样做是为了摆脱他,但她的计划失败了。

阮,抿了抿嘴,笑了。“没关系,我不介意。其实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

他甚至不介意她三番五次给他下药,更别说其他的事情了。

“你好好休息,就算要和我作对,也要好好保持身体。”说完,他走出了卧室。

江予菲垂下她黑色的眼睛,把她的身体抱在怀里。天不冷,但她觉得很冷,全身都没有温度。

*********

那天晚上,一切都很顺利。

第二天天气很好。江予菲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窗帘,让阳光洒进来。

她伸手去摸太阳,感觉很温暖。她真的很想出去晒晒太阳或者逛街。

但这些简单的东西,对她来说,却成了高不可攀的奢侈品。

“江老师,该吃饭了。”李阿姨端着菜进来,笑着叫她。

静静地站着,直到李婶第二次叫她。

“李婶,你能让我出去走走吗?就在院子里走。”她转身求李大妈,李大妈尴尬地摇摇头。

“这个我不能决定。你可以等少爷回来再问。”

江予菲垂下朦胧的眼睛,问阮田零说不可能。

如果他愿意让她走,他就不会把她锁起来。

李婶放下菜,失望的看着她,心里难受。

“江小姐,其实本少爷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你要开,少主过几天就放你走。”

“不,他会一直这样把我关起来。”江予菲抬起脚,脚上的链子晃了晃。

她讥讽地笑了:“李阿姨,你看我现在什么样子?比狗还惨。”

李婶看见那条银白色的链子,眼睛刺痛。

是的,师父确实太过分了。

“江小姐,我来告诉你一件事。”李婶叹了口气。

“我记得少爷七岁的时候,没多久我就到了阮家,有人送给少爷一只还没成年的鹰。

这是少爷第一次养宠物。他得到鹰后非常高兴,他有一个大房间让鹰住。

但是,鹰向往外面的日子空,每天围着房子飞,磕着头。

主人看了很伤心,不知道如何让鹰在阮家里安顿下来。

他每天亲自给鹰送食物,每天和它说话。然而,鹰还是要飞出去。最坏的情况是,他差点被杀。

师傅惊呆了,却舍不得放鹰走。

一个仆人给了他一个建议,说可以把鹰拴起来,养在后院。这样,老鹰不用飞走就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

情深似海的爱情

主人马上弄了一条链子把老鹰套住,似海然后放在后院喂。

为了和老鹰培养感情,似海他继续每天和它说话,喂它吃东西。然而,鹰从来不吃不喝,总是想飞走。

有一次我啄少爷的手,少爷不明白为什么。

他对它那么好,为什么它总想离开,为什么它反过来伤害他?

师父一个人过了艰难的一天,终于走出房间,走到后院。

我就在附近,听见他对老鹰说:我知道你想走,但我留不住你。

让我放你走,我真的受不了。我把你当成我的好伙伴。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搭档。

但是你还是不想留下,所以我就放你走,因为我不想看着你死。

但是你能多陪我一天吗,最后一天,明天我就放你走,好吗?"

说到这里,李大妈顿了顿,又道:“师父准备放了它,第二天早上,鹰死了...

师傅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哭了很久。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少爷哭,说明他真的很辛苦。

江小姐,如果鹰能多活一天,它就自由了。可惜没等到。

它以为再也不能自由了,提前绝望了。但有些事情总是这样,离成功只有一小步。"

“江小姐,你说老鹰会不会再等一天,结果会不会不一样?或者它每天都在吃东西,不耗尽自己的生命,它不会死,不会错过自由,对吧?”李阿姨问她。

听了李婶讲的故事,江予菲一点也不感动。

我就是觉得阮太霸道,太自私,太自以为是!

“李婶,你想对我说什么?我想告诉我,如果我不绝望,不逃命,我可以等到阮田零慈悲放我走的那一天?”

“是的,主人,他不会一直这样对你的。我看得出来他就是不希望你离开,就像老鹰一样。不,他和你最不一样。只要你肯留下,永不离开,主人,他不会继续这样对你。”

江予菲哈着阿哈笑,笑声中充满了讽刺。

“李阿姨,你说老鹰如果每天按时吃饭,用不着用这样坚定果断的态度来表现自己的追求,只是偶尔挣扎。阮、会不会发发慈悲,决定放手?”

李婶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不能!他绝对自私。如果给他一点希望,他永远不会放弃他的死亡。

如果他看不到希望,他怎么能放手?李阿姨你还在替他美言,还觉得他可怜?

不,他不可悲。可怜的是他喜欢的一切。包括鹰,包括我..."

“江小姐,你跟少爷在一起真的这么难吗?”

“是的,很难!看看他对我做了什么。我远离他,他也从来没有放过我。我做错了什么,向他道歉了什么?他为什么要逼我这样伤害我?!"

最后一句话,情深情江予菲几乎是用尽全力喊出来的。

没有人能理解她的痛苦。大家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们不是她,情深情她没有资格说话。

李大娘怔了怔,叹道:“江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么痛苦。对不起。”

虽然她同情她,但是她放不下她。

江予菲转身继续看着外面的阳光。

“李阿姨,出去,别烦我。”

她会用最后的生命去感受世界的阳光。

“江小姐,记得按时吃饭,对自己好一点。”李灿婶说服了她,仅此而已。

江予菲没有回答。李婶出去了,顺便关了门。

江予菲走到阳台前,抓住栅栏。她站在阳光下,眼里的光芒却一点一点落下。

我终于说到这一点了...

繁重的工作,其实也没改变什么。

江予菲笑了。她转身回到卧室,站在角落里,然后迅速撞到对面的墙上——

她的头撞到墙上的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断弦的声音。

鲜血飞溅,把白色的墙壁染成红色。

有一根断了的绳子。那是她生命线断裂的声音吗?

江予菲滑到地上,重重地闭上了眼睛,但没有看到所谓的天堂,只有无尽的黑暗...

阮,在公司里总是感到不自在,最后他选择回去看看。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他下了车,快步走进客厅。

客厅很安静,空荡来荡去,好像太阳照不进去。

他站在客厅门口,突然有点头晕。

“师傅,你这么早就回来了。”李婶微笑的声音仿佛隔着很远的距离,听不清楚。

“主妇呢?”他恍惚地问李阿姨。

李婶微愣,“你是说江小姐?她在楼上。”

是的,他怎么能忘记他们离婚了,他以为是回到了过去。

那时候她还是他老婆,而他是她老公。

阮天玲向楼上走去,越走越快,他的预感越来越差。

出于某种原因,他的心跳得太快,几乎要跳出喉咙。

站在卧室门口,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推门进去——

他以为会看到江予菲蜷缩在床上,以为她没事。

然而,他看到的是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躺在地上,留着长发,额头上有血。

白墙上,有触目惊心的血迹。

鲜血飞溅,像是冷雪中的小腊梅,妖娆,惹眼,耀眼,惊心动魄!

阮天玲突然觉得双腿发软,眼睛发黑。他的身体撞到了门上。

“啊——”李阿姨的尖叫声把他拉回了脑海。

“打电话...车……”阮、甚至说了一句不完整的话。他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摇晃着江予菲的身体。

他抱着她,想走,但她的一条腿被链子缠住了。

阮天玲回头看见了铁链,心里又后悔又悲痛。

悲伤和愤怒涌上他的眼睛。这时,他恍惚看见了小时候养的鹰。

在耀眼的阳光下,他蹲在草地上,脚下躺着一只没有生命的鹰。

在耀眼的阳光下,似海他蹲在草地上,似海脚下躺着一只没有生命的鹰。

鹰腿上有一条链子,和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不——”阮天玲惊慌的叫了出来,江予菲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他蹲下来拿出钥匙开锁,但是锁孔太小,他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阮天玲恨,他真该死,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他真该死!!!

好不容易打开锁,他立刻抱着江予菲向外面跑去。

*******

救护车在路上疾驰而去,阮田零紧紧地握着江予菲的手。

听了医生的话,他一直在心惊肉跳。

“病人血压过低,心脏跳动微弱——”

“马上准备,一旦停止跳动,马上做心肺复苏!”

“打电话报告病人情况,通知医院准备手术……”

阮天灵娇喘,额头渗出汗珠。

他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摔倒,但他不可能摔倒。江予菲还在抢救中,他还不能倒下。

“病人的心跳开始稳定……”

医生突如其来的话让他猛然抬头。他盯着心电图上微弱但稳定的心跳,突然觉得如释重负。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江予菲被推进了手术室,阮田零虚弱地靠在墙上,突然觉得好累。

这是她第二次进去救他,每次她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上次她进来是因为她很愉快,这次是因为他...

阮天灵靠着墙低喘着粗气,漆黑的眼睛渐渐黯淡。

于飞,如果你需要自由,那么我会放手,给你自由。

我会彻底放开你,不再出现在你的世界…

阮天玲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江予菲终于被推出来了。

“阮先生,病人的病情已经稳定了。还好失血不多,抢救及时。除了伤口需要时间愈合,没什么大问题。”

“谢谢。”阮天玲低声说话,医生错愕了一下,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会说谢谢。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江予菲被转到病房,她身上的白裙子被换了,她穿着一件宽条纹的病号服。

她的额头上缠着纱布,厚厚的纱布隐约可以看到鲜红的颜色。

阮天玲坐在床边,眼睛带着淡淡的颜色盯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现在,他的心还是很垂死。

如果他回来晚了,她是不是就没救了?

或者如果她的伤口更深,不是没救了吗?

阮,很高兴,但也不敢高兴。

因为这样的运气,他不敢再来了。他不得不放手,他不能再冒险了。

他忘不了溅在墙上的血。

那张照片,唯一能告诉他的是江予菲的行为有多坚强。

她在用生命寻求自由,用生命换取彻底摆脱他的机会。

她这样做了,他怎么能囚禁她不让她离开呢?

阮天玲握着她冰凉的手,眼里满是痛苦。

情深似海的爱情

“醒醒。当你醒来时,情深情我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决定释放你。”

江予菲没有醒来,情深情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阮、日夜守着她,她也没有醒来。

护士把车推到中间,给江予菲换了药。阮、去卫生间洗脸。

这时,江予菲醒了。

她抬起手,把床头柜上的杯子扫到地上,护士赶紧蹲下来捡起来。

江予菲尽力迅速拿起车上的剪刀,把它们藏在被子下面。

阮天玲刚听到声音就出来了。当她醒来时,他的眼里流露出喜悦。

护士换了点滴,问了江予菲几句,就离开了。

阮天玲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良久,男人抬起腿,在她身边坐下。他轻声问她:“额头还疼吗?”

江予菲抬起头,虚弱地说:“过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阮天玲俯下身,江予菲抬起一只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阮天玲出事了,心里并不急着为自己的主动感到高兴。她胸口的位置瞬间疼了!

他闷哼一声,低头一看,只见一把细长的剪刀插在胸前。

大量的鲜血顺着剪刀流下来,洒在白色的被子上,大片大片的血在绽放。

阮天玲不可思议的抬起眼睛,眼睛已经痛坏了。

“为什么?”他低声问,但没有推开她。

江予菲紧紧地握着剪刀,眼里带着恐惧和排斥!

“你问我为什么?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阮天玲也笑了,这一切都是他迫害她的结果。

她早就想杀了他,但他没当回事。

“你笑什么?!"江予菲颤抖着问道,毕竟这是杀人,她的心里还是很害怕。

阮天玲一直带着微笑。

“我嘲笑你力量不足,所以你杀不了我。”

说着,他握住她的手,把剪刀往胸前推了推。

江予菲瞳孔微缩,手自然松开了。

阮天玲也放开她的手,倒在地上。他用后背和双手撞击椅子。他一直都是明丽的,现在却很尴尬。

“雨菲,其实我打算让你走……”阮田零看着她迷离的样子,低声说。

“咳咳...但是我怕我会后悔。我放你走后,忍不住走近你……”

“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靠近你……”

阮天玲费力地抬起手,用昂贵的西装袖子擦了擦剪刀柄,去掉了她留在上面的指纹。

“别担心,没人知道你杀了我...这把刀,我刺伤了自己...咳咳……”

阮天玲突然吐出一口血,但他没有在意。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前世欠了你一条命,所以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你的诅咒……”

“咳咳...现在我把这条命还给你了,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吗?”

江予菲的头脑是白色的。她突然跳起来,赤脚冲出医院。

这个世界是疯狂的,似海他们都是疯狂的!似海

她必须逃离这个世界,远远的!

江予菲疯狂地跑着,她像个疯子一样,不停地打挡路的人,好像她身后有什么她躲不掉的东西。

她一路冲出医院,来到马路上。一辆车躲闪不及,把她撞倒在地!

江予菲的身体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仰面躺着,她恍惚中看到了美丽的金色阳光和美丽的大草原。

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在她耳边响起,她又看到了穿着白色婚纱的她。她把手伸进阮,的手里,他领着她往前走。

两边是大大的红玫瑰,还有微笑祝福的客人。

他们站在牧师面前,听见牧师郑重地问他们。

“新郎阮田零先生,你愿不愿意和江予菲小姐结婚,无论贫穷、富贵、年老、疾病和死亡,永远爱她、照顾她?”

“是的,我知道。”

“新娘江予菲小姐,你愿不愿意嫁给阮田零先生,无论贫穷、富贵、出身、年老、疾病,永远爱他、照顾他?”

江予菲听到他微笑而快乐的声音:“是的,我听到了。”

她弯下嘴唇,微微笑了笑。

那是他们结婚的时候,但那只是幸福的泡沫。

这辈子,他们不可能永远离开?

江予菲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的意识很快陷入了极度昏迷。

路边行人的尖叫与她无关,混乱的交通与她无关。

这个世界暂时与她无关。

这一天,市第一医院接诊了两个病人。

一个是被剪刀扎破的阮,一个是撞墙醒来被车撞的。

这么大的新闻肯定会闹得很大。

但阮老头反应很快,让人封锁了一切消息,派了二十个保镖守在病房外,不让任何苍蝇进去。

即使是医生和护士也必须接受全面检查,不能有任何粗心大意。

虽然新闻被封锁了,但萧郎知道一切。

他从未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阮、被暗杀,被车撞,纯属巧合。

萧郎并不关心阮田零的生死。他只想带走江予菲。

不管我父亲有什么计划,他都不能让她再卷入他们的争端中。

现在看似平静,但在未来,永远是暗流涌动!

萧郎匆忙带人去医院,自然被阮安国的保镖拦住了。

“我想见你父亲。”萧冷冷道,语气中充满了威慑。

“我在这里。你找我干什么?”阮安国出现在他身后,苍老的声音凝重起来。

萧郎转身直接表达了自己:“我要去接于飞。”

阮安国推开一间病房的门,拄着拐杖先走了进来:“有话就进来说。”

现在这层楼已经被他占了,除了阮、夫妇住的病房外,其他病房都是空。

“主人……”盛迪想要劝阻他,萧郎举起他的手,示意他什么也别说。

情深似海的爱情

盛迪妥协了,情深情问道:“师父,情深情要我陪你进去吗?”

“没有!”

萧郎走进病房,他身后的保镖为他们关上门。

阮安国坐在沙发上,淡淡地说:“我不同意你去接于飞。肖先生,请你回去。于飞与你无关。你没有资格去接她。”

萧郎笔直地站着。他冷冷地说:“你阮家和她没有关系。我不知道她怎么了。但她的意外,和阮脱不了关系。我不能让她和颜在一起,也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这些只是你的猜测。至于是留下还是留下,这取决于于飞的选择。”

“好!记住你说的话,听她的。还请你老人家做主,不要让颜再牵着她不放,不管她愿不愿意,逼她留下。”

阮安国早就知道阮、入狱的事。

他想找个时间和阮、谈谈,让他不要淋雨,可是没过几天,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

这次两个人都受伤了,这让他大吃一惊。与此同时,他震惊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审问李大妈,撞墙得知自杀的消息。当时听了之后,他的高血压几乎升高了。

他们强迫孩子自杀了吗?

阮安国意识到之前让他们结婚是多么的不对。幸运的是,他们现在都没有危险。

他只想在他们醒来的时候把他们分开,永远不要有任何纠缠。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会想办法尽量避免。

阮家的生死,全靠他们的努力和天意。

此时,阮安国郑重承诺萧郎:“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强迫于飞做任何事。只要她不愿意,就不会被迫接受。”

萧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冷冷地说,“我会信任你一次。如果你做不到,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阮家人付出代价!”

阮安国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

"肖先生对于飞有什么样的感情?"

“跟你有什么关系?”

“据我观察,肖先生很在乎于飞,但你对她的感情就像是男女感情,也像是亲情。肖先生总是很矛盾。我想如果只是单纯的感觉,你现在大概不会对她处于这种半保护状态吧。”

萧的眼底有着冰冷之色。“据说阮老头,不顾阮家多年,退休到他家安享晚年。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错觉。其实阮真正的幕后人还是你,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说我是对的?”

阮安国笑而不语。他没有回答,萧郎也没有回答。

几秒钟后,萧郎淡淡地说:“即使我现在带不走于飞,我也总能看到她。”

阮安国摇摇头。“没有人能看到他们,直到他们醒来。我不确定肖先生对于飞的关心是真是假。所以我必须保证他们在这个非常时期的安全。”

“嗯,似海说得真好。我也怀疑你对于飞的关心是真是假!似海”萧郎冷冷地反击。

阮安国也没介意。他淡淡一笑:“如果是假的,你以为我会让她做阮田零的老婆?”

他在暗示什么。萧郎微微皱起眉头,没有再问任何问题。

有些事情他们说不清楚,好像是游戏规则。他们说清楚了,就会打破某种平衡,局面就变得无法控制。

而如果你是假的,就能更好的麻痹敌人。

“咚咚咚——”这时,传来敲门声。

阮安国站起来,对萧郎说:“肖先生,请回来。当于飞醒来时,如果她想见你,我会让你知道。”

“不,我在这里等她。谁知道你会不会通知我?”

“随你便。”阮安国一脸漠然。他去开门,站在门口的侍卫恭恭敬敬地对他说:“父亲,少爷醒了。”

第一个醒来的人是阮。

孙子醒来,阮安国如释重负。

他笑了:“去,去看看。”

“可以!”

萧郎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抿着嘴坐在沙发上。

“师傅,你有什么打算吗?”盛迪走到他身边,轻声问他。

萧郎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小心墙上有耳朵。

他决定开始拍摄。至少,他必须带走于飞。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再适合和阮在一起了。

阮安国推门进了病房。阮天玲躺在床上,脸微微侧着,眼睛一直看着病床上的江予菲。

他的眼睛又黑又有一个洞。他一直意气风发,但现在看起来阴沉憔悴。

阮安国走到床尾面对他,关切地问:“感觉怎么样?”

阮,收回目光,低声说:“爷爷,我很好,我们为什么要住在病房里?”

“怎么,难道你醒来第一件事就不想见她吗?”

他希望她醒来后第一眼看到她,但她醒来后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

“爷爷,江予菲怎么了?”

她没醒吗?她为什么不戴氧气罩而陷入昏迷?

她的情况看起来更糟。

阮安国告诉他事情经过,问他:“谁捅你的?”

阮天岭无意中回答了老人的问题,但他为江予菲的受伤感到非常难受。

没想到她又被车撞了。她还在昏迷中。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来。

如果他知道她会跑出医院,就不应该告诉她太多,吓到她。

不,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不顾自己的意愿而被监禁。

应该是在最初离婚的时候,让她自由,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阮,的心里一直在后悔,但是无论他多么后悔,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都不会消失。

伤害已经造成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自己的错误和她的痛苦。

阮,垂下眼睛,哑着嗓子说:“爷爷,我做错了。”

阮安国微微有些发呆,阮田零却像个孩子一样在他面前真心忏悔。他一生中从未承认过错误,但这一次,他严肃地承认自己错了。

所以多扔救生圈,情深情救他的几率会大一些。

江予菲看得很清楚,情深情阮田零也在船上放了一个救生圈。

而鲨鱼,因为地震,游走了。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微笑。

这是上帝,也是阮田零的福分...

小岛还在摇晃,但几分钟后,它渐渐停了下来。

但是大海还是没有平静下来,只是比以前好多了。

阮天岭和南宫旭双双抢过围栏的铁链,被直升机带回。

向前跑了几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阮。

阮天玲也看着她。

阮、上岸时,冲上去紧紧抱住他。

直到现在,她紧张的神经都放松了。

阮天玲抚摸着她的头,很快就感觉到了胸前的潮湿。

他抬起江予菲的脸,看到她在流泪。

“吓到你了吗?”阮天玲低声问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真的以为你会出事。我准备和你一起死。”

阮、坠海时真的很想死。

但是没有人能预料到地震会突然发生。

阮,亲了亲她的眼泪:“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的,所以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你说谎!要不是突如其来的地震,你就不会……”江予菲说不出来。当她想到鲨鱼正在接近他时,她充满了恐惧。

阮田零笑着说:“你看上帝不要我的命,我就长命百岁。”

江予菲的好运也令人难以置信。

但是真的说明他没那么容易死。

她能理解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江予菲突然笑了,这是灾难后重生的微笑。

阮,低头贴着她的额头:“怎么办,我好想亲你。”

“可以吗?”江予菲隐晦的问道。

阮天玲眨眼间,眼里满是笑意。

没有人能理解他们在说什么。

江予菲问他这个计划是否成功。

你看看阮、,就知道它成功了。

阮带来的两个白金袖口,在这边,袖口里面有解药。既然计划完成了,他也可以服用解药了。

转头看着南宫旭。

南宫徐已经被几个保镖围住,向城堡走去。

“他没有让我们难堪。”江予菲低声说道。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他无法理解徐南宫的想法。

海上决斗的时候,南宫旭明显看起来要死了。

但最后,他还是让直升机救了他。

他不认为南宫旭突然良心发现救了他。

南宫徐离开了他的生活。肯定还有其他用途。

阮天玲拉着江予菲的手,打算带她回去。

但是突然发现她的袖色不对。

因为江予菲全身都湿透了,所以袖子的颜色会变得更暗,他也没有太在意。

会一看,才发现颜色是暗红的,还有血珠从她手心滴下来。

阮,扯了扯她的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臂。

而她的手臂上,有两处很深的伤口,伤口是新的,虽然不是很出血,但还是有少量的血。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别想了,似海这个伤口有很多血。

阮、似海脸色铁青,两眼发阴。“发生了什么事?!"

江予菲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我自己做的。”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予菲没有隐藏他。

“当我看到你这么危险的时候,我想带鲨鱼来……”

阮天玲抿了抿嘴。

他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内心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打动了。

让他巴不得把眼前的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再也不分开。

江予菲害怕他会生气,低声说:“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

“你不知道你在拿你的人生开玩笑吗?”阮天玲暗哑着开口。

鲨鱼那么快,游泳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动静。

如果她站在海里,她可能会被吃掉。

江予菲想到了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但是她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出现。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没那么傻,站在海里等着鲨鱼吃我。你看我现在不好。”

“以后别做这种傻事!”

“嗯,我明白了。”江予菲这么说了,但他心里没答应。

如果阮、再有危险,她会冒险去救他。

这已经成了她的本能,没有人能帮她纠正。

阮,不能再责备她了,就拉着她走向一个侍卫。

“我们需要药品、衣服和食物!记得马上送,不想我们死就马上送!”

说完,他带着江予菲朝别墅走去。

保镖被他的样子莫名其妙的震惊了,还乖乖的去帮他们拿东西。

回到别墅,江予菲趁没人的时候赶紧摘下了肩上的袖扣。

阮、拿了一颗,用力一挤,就直接吞下去了。

“一个够吗?”江予菲问道。

“够了。”剩下的一个可以留下来威胁南宫旭。

阮天灵又收好了一个袖口,然后保镖们把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

食物只是一些简单的袋装食物。

阮天玲看一眼,没说话。

之前有地震的时候谁会帮他们准备熟食?就算是现成的,估计也吃不下。

阮天玲拿着这些东西,示意江予菲和他一起上楼。

目前他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洗个热水澡,然后治疗伤口。

阮,走进卫生间,帮宽衣解带。

他刚帮她脱衣服,就打开了淋浴。

他捧着花,趁还穿着衣服,赶紧给她洗。

江予菲伸手去拿花。“我自己来。先把衣服脱了。”

“别动,我一会儿洗。”

"当心感冒。"

“没什么!”

阮天玲坚持,江予菲打不过他。

阮很简单的帮她洗了头和身体,抓起浴巾把她裹住,把她推向外面。

“你不洗吗?”江予菲后来问他。

“以后再洗。”

“可是你的衣服湿透了。”

阮天玲停下来,迅速脱下衣服和裤子,只穿了一条黑色三角裤,继续把她推出去。

妾在家里换了无线密码,现在今晚几乎不能上网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回到卧室,情深情他按着她坐在床上,情深情然后拿着药箱帮她处理伤口。

江予菲的伤口被碎贝壳划破了。

贝壳坚硬,破碎处凹凸不平。当她砍倒他们时,她使用了太多的力量,所以伤口看起来很凶猛。

阮、拿了个棉签,蘸了药水帮她擦伤口。

" PSST ... "江予菲痛苦地皱起眉头。

“疼吗?”阮天岭行动,直播。

江予菲点点头:“一点点。”

她切割时不怕痛,只会治疗伤口,她会感到疼痛。

阮、对她的行为既痛心又气愤。

“下次不要对自己这么残忍!你的身体是我的,也就是你自己,不能随意伤害。”

江予菲知道他还在生气,她的态度很聪明。

“下次不会了。但当时真的吓死我了,没想太多。”

阮天玲捏了捏手腕,没动是假的。

“鲨鱼的速度非常快,即使你把它吸引走了,它仍然可以很快回来。”

也就是说,她没必要那么做,得不偿失。

江予菲点点头。“我记得。不过还好,今天地震了,不然就出事了。”

说起这次地震,想起了阮的一件事。

他一边给江予菲吃药一边皱起眉头:“我怀疑这次地震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江予菲被他的好奇心所激起。

阮也没有躲她:“当时我看到海里有个漩涡。不过很短,我想南宫旭也看到了。”

"地震发生时会是一种现象吗?"

阮田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这个岛有点不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

“岛上发生了地震,说海没有那么强也是有道理的。所以我怀疑这个岛以前很大,面积不仅限于这些。它现在只是被淹没了,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岛。”

江予菲若有所思:“你可以这么想,南宫旭肯定会这么想的。”

阮天玲眼里闪着若有所思的颜色。

“先别管这个,过几天我们会想办法离开的。”

潜伏在南宫徐的病毒,四五天就会爆发。到时候,他会尽力带走江予菲。

江予菲期待着他们能尽快回家。

阮,用纱布裹住她的胳膊,然后给她拿了一瓶牛奶来喝。

当江予菲喝牛奶时,他去浴室洗澡。

当他出来时,他将被江予菲取代,帮助他处理伤口。

他们收拾好一切,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好在今天的地震不是很强,房子也够结实,不然他们没地方住。

劳累了一天之后,和阮都很累了。

他们在床上互相拥抱,很快就睡着了。

阮天玲晚上醒来。

房间里没有灯,光线很暗

他起身走到窗前,看见海边灯火辉煌。

两艘游艇停在海边,仿佛刚从外面回来。

阮的视力很好。即使隔了很远的距离,他也能看清一些东西。

有些人下了游艇,穿着潜水服,提着氧气管,全都疲惫不堪地向城堡走去。

阮天玲眉毛一扬,他们做了什么?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阮、似海决定仔细看看。他总觉得南宫旭在搞鬼。

看了一会儿后,似海他听到江予菲醒了。

江予菲撑起身体,困惑地看着他:“几点了?”

阮,看了一眼墙上的钟,“22点。”

江予菲打开吊灯,疲惫地靠在床上:“你刚才在看什么?”

阮天玲拿起桌上的袋装食物,走到床边坐下。

他说了他刚才看到的情景,江予菲瞬间就醒了。

“你说,南宫旭派人出海了?!"

“不是要出海,是要出海。”

这就是江予菲的意思,但他用错了词:“他为什么把人送到海里?海里有什么?”

“不知道,我猜他接下来应该还有动作。让我们观察一下,也许能看到些什么。”

江予菲脑中闪过一个可能性,眉头皱了起来。

阮天玲一眼就看出了她所知道的。

“你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吗?”

"..."江予菲看他一眼,眼里闪烁着愧疚。

“有件事瞒着你,但与我们无关,我发誓什么也不透露。”

阮田零多犀利:“你爷爷让你保密的?”

“嗯。”

“既然这样,我就不问了。这是南宫家的事。真的跟我们没关系。”

他的理解让江予菲非常高兴。

“你放心,如果我隐瞒你的事情,不会损害我们的任何利益。”

阮,揉了揉她的头。“傻瓜,这个你不用跟我解释。”

他们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他们已经融入,不会再有伤害和背叛。

所以他毫不怀疑她的隐瞒。

阮,打开一包面包递给她:“你饿了吗?吃点东西。

他们白天只吃一点食物,江予菲真的很饿。

她拿起面包吃了起来。阮也拿了个包下来。

他们把剩下的食物都吃光了。吃完后,江予菲不想动了。

她舒服地躺在床上,张开双臂和双腿。

墙上的钟指向23点

江予菲说:“我白天睡得太多了。我该怎么办?我睡不着。”

阮天玲侧卧,用手托起下巴。

他的眼睛是火热的,眼神传达着寻求幸福的信息。

“我也睡不着,只是为了我们能做点别的。”

阮的病毒已经解决了,所以现在他可以碰她了。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勾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嘴唇。

她翻身压在他身上,披散长发,掩住嘴唇。

不要说男人有需求,女人也有。

更何况阮,是她的丈夫,她可以对他怎么样。

也许江予菲之前有些放不下。

但在生与死之后,她对阮、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所以她不介意偶尔主动一点。

两个禁了很久的人,像干柴,遇到火,一点点烧,一个劲地烧。

从床到浴室,墙上,地上,书桌上…

仿佛不知疲倦,我只想沉浸在这无尽的欢乐中。

在城堡。

南宫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几个刚从海底回来的男人说话。

他们在100多米的海底发现了一些东西。

他们的发现对南宫徐很重要。

但是他们没有很多工具,情深情所以他们忍不住去找。

南宫旭勾着嘴唇笑了:“马上安排几艘潜艇过来!情深情”

“可以!”

“退后!”

保镖都不干了,连仆人都没剩下。

南宫许抚摸着手中的骨灰盒,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终于找到了进山的路!

一旦到了山里,他很快就能站在人生的巅峰了!

过去二十年的遗憾也是可以弥补的。

南宫旭高兴了一会儿,又难过了。

即使他拥有整个世界,那又怎么样

他没有后代,很快一切都没了。他死了,一切都变成了别人的。

南宫徐垂着眼睛看着手里的骨灰盒。

“像一个月,你死了,但我不能为了你放弃我的梦想。要知道,我一直想站在最高点。你应该理解我吧?”

金瓶很稳,根本就是个死东西。

南宫旭现在已经能够很好的压抑自己的悲痛了。

当内心不再那么痛苦和牵挂的时候,很多决定就可以更容易的做出。

“像一个月,我会再生一个孩子,让他代替我们的孩子。”

南宫旭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定。

没有了南宫月如,他可以找别的女人生孩子。

总之,他一定要有一个能继承他一切的孩子!

过了一夜,和阮、都睡得很香。

但天亮后,阮还是准时起床了。

他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

在平静宽阔的海面上,有两艘游艇,甚至两艘潜艇。

阮天玲撑着栏杆,斜眼看着他们

潜艇沉入大海,游艇原地待命。

阮回头一看,只见南宫旭站在海边的看台上。

南宫驸马负手而立,犹如君临天下的皇帝。

仿佛感受到了阮,的目光,他微微转过头来,望着他。

阮天玲没有闪躲,冷冷地看着他。

南宫徐冷笑一声,目光移开。

“有人又出海了吗?”江予菲走到阮天玲身边,低声问道。

“嗯。”阮天玲点点头。

江予菲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着海上的一切。

她不知道徐南宫有没有发现,但似乎他应该发现了十次。

如果他真的找到她,恐怕他很快就会找到她。

江予菲突然后悔了。她不该说那天就知道双龙戒指的秘密。

但转念一想,昨天,南宫驸马放了阮。估计是她从她身上学到的东西让他走了。

否则,他不会照顾阮的生活。

江予菲的遗憾没有了,她庆幸自己有了和南宫旭讨价还价的筹码。

潜艇在海上着陆只需要几个小时

南宫旭一直坐在看台上,阮田零一直没有离开包厢。

做好饭,把阮田零叫进屋里吃晚饭。

阮天玲赶紧进去吃饭,出去观察情况。

这时,潜艇浮出水面。

南宫徐突然起身,大步走下看台,向海边走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