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47279.COM(中国)有限公司----门派只有我一个渣渣(1/52)

47279.COM(中国)有限公司 !

“你说话!门派门派说话!门派门派”云起勃然大怒,气得几乎失去了理智。

“好痛……”罗素咽了口唾沫。

云起在愤怒中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量,罗素有一种下巴被压碎的错觉...太疼了。

这时,云起意识到了罗素脸上痛苦的表情。他最关心的是罗素,即使他很生气,他也不忍心伤害她,所以他放手,后退了一步。

但是他的黑眼睛似乎隐藏了无数的情绪,但他现在盯着罗素,他仍然在等待她的回答。

罗素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云起。她知道今天不回答就过不去,因为他坚持要回答。

在这种情况下,罗素决定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

“是的。以前恨你,现在没有爱了,自然也就没有恨了。”罗素冷漠的眼神看着云起。

这样冷漠的眼神,像绝世的顾剑,猛的插进了云起的心里!

云起的身体在颤抖,他差点摔倒,但他僵硬紧绷,脸上带着痛苦和失落。

但是他的身体仍然傲然挺立,他的眼睛受伤了,但他仍然没有错过任何来自罗素的表情。

罗素咬紧牙关,盯着云起,继续说道:“是的。我非常非常想逃离你,一刻也不想停留,因为我想回到我爱的人身边。”

云起像雪一样白,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他极其严肃地看着罗素,极其严肃地。

他希望在罗素的脸上找到一丝欺骗的瑕疵,但是...不,她的眼睛是那么坦荡真诚,清澈如水。

她在宣布一个事实,仅此而已。

云起认为,即使罗素爱上了南宫云,他也应该存在于她心中的某个地方,但现在...一种深深的恐惧攫住了他的脖子,他感到一种窒息感。

唐大师,他怕过谁?但是现在他...怕罗素,怕她说什么。

因为,对他来说,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比利剑更让人痛苦。

他宁愿被撕成碎片,也不愿站在这里听她告诉他,她已经在心里失去了他,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云起后退了一步,又走了一步。他茫然摇头,眼神深深的受伤,孤独,自嘲,绝望…

但当时,罗素仍然拒绝让他走,因为罗素非常清楚,只有彻底让云起放弃,她和他才不会脱节。

“云起,你说的没有错。在我说让你再追求我之前,是骗人的。我故意哄着你,让你放松警惕……”

罗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起猛打断了。

“闭嘴!罗素,闭嘴!”云起的右手手指颤抖着看着罗素,眼里充满了无尽的愤怒和内心深处的恐惧...

“云起,认清事实。我们...真的结束了。”罗素严肃地盯着他的眼睛。“如果你能放下一切,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但是,如果你坚持不放手,我们只能是敌人。”

(q!)

当初老祖闭关的时候已经是六阶巅峰了,只有渣现在应该是七阶了吧?

“七阶?”苏老祖轻蔑地看了紫苏安一眼,只有渣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不再是了。”

已经不是七阶了?那是第八阶吗?!紫苏安开心地笑了。“老祖,有你在,这次扶苏真的得救了!”

“怎么回事?”苏老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苏子安告诉苏祖这两年扶苏的衰落。

苏老祖挥挥手,没注意刘家人。他漫不经心地问:“那些孩子是怎么长大的?”

正在哭的苏子安一下子愣住了。

苏老祖脸上凝聚着:“说!”他有不好的预感。

苏子安也知道,既然老祖已经出关了,就瞒不过去了,于是又跟孩子们说了一遍。

“你说什么?!"苏老祖突然怒不可遏,一拳拍向一旁堆积成山的岩石。

一瞬间,所有的岩石都变成了一堆灰尘。

安心里有一股寒意,但他还是如实报告了:“靖宇已经半身不遂,苏青下落不明,已经死了,苏...没有进展。”

“该死!”苏老祖他们练过,“那么,这一切都是罗素的鬼魂干的?!"

紫苏安讨厌罗素。他非常害怕老祖知道罗素的未来后,会责怪自己没有把她赶走。因此,罗素在讲话中被形容为极其恶毒,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嗯,孩子生气了,所以她那年就被开除出家门了!”

“对她来说太便宜了。”苏老祖眼中浮现一抹杀意。

紫苏安听到这话,心里有了一丝笑意,但还是要把该说的说出来,不然他老人家从别人那里得到消息就不好了。

于是,紫苏安走上了路:“爸爸,这孩子这个时候太莽撞了。”

“嗯,你应该一劳永逸地杀了她。”苏老祖当然冷冷地甩甩袖子。

“但是,我的父亲,罗素现在...已经八阶了。”苏子安提到这件事,心里充满了自责。

“你说什么?八阶?”苏老祖像白痴一样盯着紫苏安。“说这样的谎有意思吗?”

苏老祖没有再得失忆。起初,罗素的小姨太太是个练习白痴。当初,他亲自带着女孩去寺庙做检测。现在她说她一眨眼就是八阶。这是一个伟大的记录。

苏子安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想让罗素成为第八名吗?他也不想要,但是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

紫苏安默默地说:“父亲,这是真的,而且...在她服用了传说中的不死药玄参之后,她体内含有精神血液。”

“血红玄参?灵血?活死人的骨肉之灵血?”苏老祖面色变化,激动得脸颊肌肉颤抖。

“是的!世界上每个人都这么说,说明这是真的!”苏子安郑重地点点头。

“每个人都这么说,难道这一定是真的吗?傻子!”苏老祖烦躁地挥挥手。“不行,明天亲自去把那个女孩带回来!”

难怪他在帝都,但他感觉到无数高手潜伏在帝都周围,这一切都被解释了。

“但是我的父亲...已经是了...被政府开除。”苏子安犹豫了。

“你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她不是你的女儿吗?”苏老祖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

“这不是。”当初所有的证据都是瑶池李家送来的,个渣也是瑶池李家逼他把罗素赶出府的。

“既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她不是你的女儿,个渣那么她就是你的女儿!更何况我爷爷什么都没说,你做的不算!扶苏的血怎么能活在外面?去吧,明天把那个臭姑娘带回来。”苏老祖挥了挥手,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紫苏心安理得的明白了老祖的计划。只要把姑娘骗回来,还怕没精神血?

“我爸说我孩子明天早上去!”苏子安一本正经地说道。

南山。

罗素其实觉得扶苏这次回国应该有点反应,但是扶苏的实力就是这样。我敢肯定紫苏安是不敢公然来南山撒野的。

然而,罗素没有想到苏老祖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完成突破,一举晋升到八阶。于是,紫苏安在后台的撑腰下,开始变得肥硕野性。

这一天,南宫刘芸在瀑布练习,而罗素坐在墙上看风景。

突然,她看到一群人迅速向南苑走来。

她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紫苏安。

他怎么敢来这里?罗素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其实只要她一声令下,李冠佳自然会在门口拦住苏子安。但是这样的话,就不会是好节目了。罗素仍然想知道他的背景。但有必要吊死他,不然他认不出自己的身份。

此时,李冠佳正在门口挡住苏子安。

李冠佳板着脸,看着莫莫没有一丝温度:“请回来,我们的主人没有看到任何外国客人。”

“罗素在吗?”苏子安直白的话。

李冠佳皱了皱眉头。被对方称为罗素,现在是南山的主人。

“本帅是罗素的父亲,现在她被带回家了。这在任何地方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就算晋王殿下亲自出面,也阻止不了。”苏子安的脸色一沉,板着脸,一脸的冷漠和得意。

李冠佳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看不见就要等师傅说了再说。”

李冠佳盯着莫莫里的紫苏安,没有马上让他进去,而是挥了挥手。结果里面闪过一个急速的身影,这无疑是向罗素汇报了过去的事情。

紫苏安是将军,他在哪里被嘲讽过?更何况现在他有一个八阶的父亲和一个八阶的女儿。什么是刘福?不久之后,就连皇室都会被忽略。

但是现在,一个小管家竟然敢吊死他。紫苏安冷冷的目光扫向李冠佳,眼神残忍而恶毒。

回去通知的人迟迟不归,苏子安很不耐烦,不停地问。

李冠甲脸上依旧冷漠:“师傅可能在修行,苏将军也知道修行的时候是一个月或者几年不确定。这样不好。如果没有急事,苏将军不妨先下山。师傅出关后,不见你就有消息了。”

门派只有我一个渣渣

紫苏安没想到晋王手下的小管家竟然敢嘲讽他,门派不禁拍案而起:“狗不如!门派”

李冠佳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如果他不知道主人的态度,他早就把这些讨厌的人都拒之门外了。然而四儿子还没有回来,这足以看出主人的态度。

紫苏气得被一个小管家鄙视。

时间流逝,很快,半个小时就溜走了。

这时,四儿子慢慢走了出来,淡然的看着紫苏安。只有两个字:“请。”

紫苏安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就离开袖子进去了。

他恼羞成怒,此时怒火更盛。

大堂。

罗素静静地坐着。

当紫苏安进来时,她看到罗素躺在太师椅上,悠闲地坐着,怀里抱着一只小龙和另一只白狐。

这只小狐狸有很多尾巴,一,二,三…九?不,我一定是眼花了。苏子安忍不住又数了一遍。数了一下,他全坏了。

九尾,我是九尾·福克斯!只是.....人是不可能不动的!

紫苏安勉强克制住自己的贪婪,朝罗素淡淡地扫了一眼,但当他的目光落在罗素的脸上时,有那么一瞬间,他僵硬了,眼睛像地狱!

“你...你是谁?!"苏子安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罗素。

小龙是罗素的精神宠物,她只希望跳到罗素身上,所以毫无疑问,她面前的人是罗素,但是她的脸……她的脸怎么变得这么美了?

她的五官原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现在却仿佛经过了精心的雕琢和修饰,每一处都精致完美到了极致。与她相比,瑶池仙子所谓的仙玉骨是什么?苏捧着自己的容貌甚至不配做她的侍女。

才两年。怎么会变化这么快?

“你以为我是谁?”罗素悠闲地逗弄着小龙,搔着他的下巴,漫不经心地说话。

“咯咯咯,这两年好像过得挺开心的。”不仅外形美观,而且精致到他无法企及的地步。还有一只传说中的九尾灵狐,手里能变出魂魄!

嫉妒,苏子安是深深的嫉妒!

罗素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他嘴角的微笑像陌生人一样冷漠:“如果你没有把我从扶苏驱逐出去,我真的过不了这么好的一天。”

她提到自己当年被扶苏驱逐出境。没有愤怒,没有嘲笑,只有陌生人。苏子安意识到这一点后,心猛地一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如果说罗素愤怒地或者冷嘲热讽地大喊大叫,那就意味着她还在乎扶苏和他的父亲,但她却如此冷漠,就像是多年没有联系的点头之交,这让苏子安很恐慌。

紫苏安没有受到邀请,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摆出一副父亲的姿态:“这只是一场误会。现在误会已经澄清,你可以随时回扶苏。”

罗素抱着小龙,梳着他的头发,偶尔在紫苏吸口烟:“你什么时候能回到扶苏?”

“这是当然的。”紫苏安挥挥手,只有渣冷声劝道:“外面还不如家里呢。收拾一下,只有渣再回屋给你爸。”

“噗——”罗素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笑喷了。

这笑声就像是在紫苏安脸上打了一巴掌。紫苏安心突然大怒!两团火焰在我眼中燃烧。笑?她笑得肆无忌惮!

“野!”苏子安突然拍了拍桌案,把自己拉了起来。“你在笑什么?”

苏子安想起自己之前把罗素开除出政府,脸涨得通红,真的恼羞成怒。

终于不笑了:“苏将军居然问我笑什么?这话,你居然问出口了?”

“罗素!”苏子安怒不可遏!

刚才,因为罗素笑得太开心,呼吸有点不稳定,他终于平静下来:“怎么了?还有别的吗?”

“跟我回家吧!”苏子安伸手去拉罗素。

但显然,紫苏安在愤怒中失去了理智。他完全忘记了罗素现在是八阶的事实,甚至忘记了罗素有两只强大的精神宠物的事实。

“喂!”小龙直接朝着苏子安的手咬去!

幸运的是,紫苏安反应很快,很快把手抽了回来,否则他不会想要这只手。

“罗素,你怎么敢杀你父亲?!"紫苏气极了。

罗素轻轻拥抱了小龙,慢慢理了理他略显凌乱的头发,轻描淡写的语气:“杀了他父亲?和你在一起,也配做我的父亲?”

炼狱城主融云大师和神秘的BOSS,谁不想做她的父亲?有了这些大人物,他苏子安连蝼蚁都不是,还敢在她面前自称父亲。

“罗素!你在MoMo真的这么无情吗?”紫苏安恶狠狠地、愤怒地盯着罗素。“爸爸误会你了,所以把你赶出家门,但已经过去两年了。你够生气吗?我亲生父女,一夜之间还能有仇吗?”

罗素默默摇头:“苏子安,你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怎么敢叫你父亲?就凭这个,你就该死!”苏子安咄咄逼人。

罗素像疯子一样看着紫苏。他太入戏了,但是逼真的表演呢?不管怎样,家谱已经被删除了。

“你去吧,以后别叫自己爸爸就行了,如果你还想要这种生活的话。”罗素有些沮丧地挥了挥手,下达了行军命令。

为了让她名正言顺地进入扶苏,牺牲了紫苏安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小女婴。她欠她的小宝贝女儿的爱和理智,所以这次她救了紫苏一次。毕竟要是被炼狱城的人听到了,苏子安肯定是要倒霉的。因为它代表了对女神严华的亵渎!

紫苏安不知道罗素对他有好处。当他看到罗素否认到底时,他的眼神很凶狠:“罗素,你现在很有前途,你很了不起,所以你不想离开扶苏,你想变漂亮!”

“蠢。”这四个字是罗素对紫苏延安的评价。

“你——”紫苏安极其愤怒,脸色铁青,手指颤抖着指着罗素。“你怎么敢这样跟我说话!”

“那又怎么样?”罗素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个渣“你打过我吗?还是你杀了我?紫苏安,个渣好心劝你,别惹我,否则你的扶苏会消失。"

活着,活着,大胆,威胁,威胁,他,这个,一个,老了,还是个孩子?

“罗素,你认为现在没有人能统治你了吗?你爷爷通关了!你等我!”说完这句话,苏子安愤然甩袖而去!

如果他再不离开,他怕他会被活着的罗素气死!

看着苏子安愤怒的离去,罗素的眼中闪过一丝兴趣。苏老祖通关了吗?能让苏子安这么自信地过来,想必实力不错吧?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无论如何,扶苏是绝对不可能回去的。

苏子安回到办公室后,直接去了后院。

后院很安静,只有苏老祖一个人。

这时,暮色已近,苏老祖站在琼花树旁,抬眼望着远方血色的夕阳,眉头紧紧皱起。

得到许可后,苏子安推门进去。

“事情没办成?”苏老祖冷漠的目光从苏子安身上扫过。

紫苏安虽然极力克制怒气,但余怒犹在,苏祖之类实力的人都有敏锐的感知力,所以他一扫而空,眼神清澈。

“我辜负了父亲的信任。”苏子安弯下腰,神色颓然。“姑娘有晋王殿下撑腰,自身实力暴涨。现在她眼里没有扶苏了。不仅如此,她还说……”

“她还说了什么?”苏老祖的眉头紧紧皱起。

紫苏安的眼睛闪了一下。最后,她似乎下定决心,咬牙切齿地说:“她说,如果我还敢叫自己她老子,扶苏将来就要消失了……”

“野!”苏老祖顿时大怒,抬手,眼前的琼花树瞬间炸成渣,最后化为一片尘土,散落在地上...

周围有一种奇怪的寂静。

周围的苏老祖散发出强烈的威压,压抑得苏子安几乎窒息。

苏子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父亲,罗素害怕她回不了家了。即使她的人民回来了,她的心也会不忠。”

“只要她的身体回归,剩下的...呵呵。”苏老祖眼中的贪婪和算计闪过。

"对我父亲来说,罗素手里还有一只九尾狐狸!"苏子安想起了九尾小狐狸,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老祖。

“你说什么?九尾小玲狐狸?”苏老祖顿时大吃一惊。

“是的,孩子已经数过几次了。确实是九尾狐狸!”苏子安很有把握。

“这是个宝宝,大宝宝。”九尾狐心中的血对他来说是一大补药,苏老祖的眼神闪烁不定,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

“父亲……”当苏子安看到苏老祖的举动,心中顿时激动起来。只要他生了孩子,他爸爸吃肉的时候总能喝汤。

“罗素现在住在南山?”过了许久,苏老祖才缓缓开口。

“是的。”

“她和王进关系密切吗?”

“只是结婚的一步。”苏子安肯定了。

突然,苏老祖的嘴角勾起莫莫诡异的笑容,点点头:“好,好。”

“父亲……”苏子安很好奇,不知道老祖想出了什么。

“下去等好消息。”苏老祖挥挥手,直接把苏子安赶走了。

-做个小调查。原本设定的,可怜的孩子北辰,在不久的将来会为救死扶伤...但如果这样写,会不会太虐了?你能接受吗?

门派只有我一个渣渣

苏老祖当夜进宫。

京迪知道苏老祖现在八阶时,门派眼睛睁得大大的:“是这样吗,门派是这样吗?”

苏老祖泰然自若的坐在紫檀木椅上,带着一丝淡漠和淡淡的坚定瞬间出现在他严肃的脸上。

“嗯,真的很棒!”景帝兴奋地一拍龙椅!

不久之后,四国之间将有一场战役,这场战役将在东晋皇城举行。更别说谁赢谁输,这些都是不可小觑的高手。如果你在帝都制造一些噪音,那就太好了。

但令景帝尴尬的是,能从轩辕家站出来的高手并不多。现在苏老祖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突破高级阶段,景帝能不高兴吗?

但是苏老祖此时还是有家室的,端着一杯香茗淡淡地品着,脸色看起来高深莫测。

景帝当了很多年皇帝。他能不知道他有要求要提吗?但是八阶强者,这就是帝都中的超然存在。当黎耀祥拥有八阶实力的时候,整个帝都都忍不住他的嚣张。

“不知道苏老祖对这个四国赛有没有兴趣?”精帝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有兴趣的话,现在不好说。”苏老祖见话题转回来,目光淡淡地朝着景帝。

“哦?这个说法怎么样?苏老祖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景帝的大脑飞速旋转。

苏老祖玩着茶杯,看着窗外。它似乎飘得很远。他的声音里有一丝落寞:“唉,每个家庭都有艰难的经历,别提了。”

景帝并不确定,但现在他的心里马上就清楚了。

罗素!一定是罗素的那个女孩!

想到罗素,景王的心里很复杂。

一开始,他的钥匙反复警告他不要惹罗素,不要把他和罗素分开。他发誓在不久的将来,罗素会腾飞,没有人能阻止它。当时景帝不信。他想尽办法拆散他们,把瑶池李家的神仙娶进门,结果怎么样了?景帝打不过他的头。

“虽然苏老祖有话要说,但如果他能帮忙,我会尽力的。”景帝停止了脑海中的发散思维和回忆,摆出一副淡然无波的表情。

苏老祖这次进宫,是翟晶的主意。当他看到翟晶上钩时,他假装烦恼地摇了摇头:“这还是紫苏的叛逆儿子!当初瑶池的李家欺负苏家,给苏家施加压力。他实际上是把那个来自的女孩从苏家族中驱逐出去。不知道姑娘怎么样了,唉。”

表面上看,苏老祖是在骂苏子安,实际上是在避过重点,把苏子安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所有的责任都被瑶池的李家承担了。如今,瑶池李家祖上没了,第三代也快不行了,死了,瑶池李家早就呈现出一种衰落的色彩。晋升之后,苏老祖自信满满,丝毫不惧瑶池中的李家。

景帝一听苏老祖的话,顿时明白了七分。这位老人似乎想把那个来自罗素的女孩带回扶苏,这样她就能再次认出她的祖先。苏老祖的话真有意思。当罗素被驱逐出政府时,扶苏被称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现在,看到人们的承诺,他开始表现出关心。

京迪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听说罗素姑娘回来了。”

“居然回来了?”苏老祖睁大了眼睛。

打包,只有渣继续打包!只有渣景帝心里看不上苏老祖,脸上却依旧陪着笑容,语气和蔼随和:“是啊,听说回来几天了,现在他们都在南山住。”

“哦?南山不是晋王殿下的财产吗?”苏老祖假装不知道。

反正他刚办完通关,自然不知道那些小事。

假装,继续假装。景帝心里恨恨的,但脸上还是笑了笑:“苏老祖什么都不知道。你的家人罗素和刘芸两人感情深厚,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苏老祖伏笔了这么久,等待的不是这句话吗?

苏老祖板着脸生气地说:“既然谈了婚论嫁,那就好好谈吧。我们还没结婚。同居怎么错?”

景帝不知道苏老祖的尾巴要出来了,心里却笑了,脸上也皱起了眉头。“这是...唉。”

“晋王殿下执意要娶我家姑娘?”苏老祖的眼中,带着一丝冰冷。

看,还没认,叫“我的姑娘”。景帝想起来,紫苏安那天是铁了心要把罗素赶出府堂的。相比之下,他不禁幸灾乐祸。

“嗯,我得问问刘芸的意思。说实话,我当不了主。”景帝推了他所有的责任。

“那么,那个姑娘是不是铁了心要嫁给晋王了?”苏老祖换了一种说话方式。

“嗯……想起南宫云烟像保护眼球一样保护臭丫头的那一天,景帝知道,更相爱的绝对是自己的傻儿子。

“请转告陛下。”苏老祖平静地站了起来,她的拖地声音有点长。“如果王进真的想娶那个女孩,她是名正言顺的结婚。礼仪不应该少。就这样,现在离开。”

解释完这句话,没等景帝回答,苏老祖就走了。

“这个......”景帝尴尬了。

刚才苏老祖的意思很明显。他在威胁。如果罗素决心嫁给刘芸,她必须先回扶苏。只有当她进入扶苏,那些礼仪才能走同样的路。但是罗素会回去吗?

景帝脑海中想起那天那个和南宫云一样的冷傲模样,缓缓叹了口气。这一次苏老祖真的把老大的问题交给了他。如果不是他干的,他肯定会找借口辞退他四国争霸赛的皇帝。

当夜,景帝独自在卧房里翻来覆去,却睡不着,一次又一次想起苏的话。

半夜,他又开始穿衣服,向女王跑去。

女王自然是咬牙切齿的看着罗素和南宫云。她能给景帝什么建议?她可以不吃眼药水吗?

“陛下,外面有传言。听说罗素有八阶实力,不知道是真是假。”女王咯咯地笑了。

精帝烦躁地挥挥手:“她离开东晋的时候,顶多也就四阶。她怎么可能在短短两年内达到八阶?”你也相信吗?”景帝反正不相信。

门派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三天,个渣也是如此。

第四天...女王和王子围在暴躁的国王皇帝身边,个渣似乎对医学很有眼光。

景帝怒拍桌案,吼道:“来,去南山,替我唤南宫刘芸、罗素!”

老虎不动怒真的以为自己是病猫吗?回到东晋这么久,不打招呼,连招呼都不打,他以为帝都是客栈?他还把他当爸爸吗?不管强大不强大,谁也不能忽视。景帝越想越气。

南山。

这一天,经过罗素的例行练习,他悠闲地躺在草地上休息。

她的意识不经意间进入了空,看到空里的一切,她感到有些懊恼。

之前有一段时间看起来很乱,因为被人追杀,没有把空房间收拾好。毕竟她洗劫未央宫宝库的时候,事情不就乱了吗?

当有空的时候,罗素开始整理空房间里的东西,并把它们分类打包。

其实她不需要努力。她只是坐在原地,闭着眼睛,用意识控制着这些宝物,然后让它们自动飞到它们该去的地方,这就成了。

不知不觉,事情已经理出头绪了。看着这双干净整洁的眼睛,罗素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突然,她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她记得自己在未央宫宝库的时候,可是拿了几把剑。虽然这些剑没有像池晓剑和程英剑那样产生剑灵,但它们是罕见的剑。罗素想把这些剑送给北辰影业,但她刚才整理的时候似乎没有看到那些剑。

是因为她犯了错吗?罗素闭上眼睛,意识开始延伸到整个空。

但是她把空房间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痕迹。

嗯?

罗素突然眼睛一亮。

罗素弯下腰,捡起草丛中的一只玉佩。

这白玉似水,温润通透。当握在手中时,给人一种春风般的舒适感觉,甚至她觉得自己的气息都变了。这个玉佩的玉石质量很好,但这并不是吸引罗素注意的原因。

通过这个玉佩,罗素想起了一件事。

同一天,当她在藏宝阁时,她看到了一把破破烂烂的剑,但当时,小龙非常喜欢它。

当时,罗素心里纳闷,但她没有时间去想这件事。她只塞进了空,然后一路上被追。她完全忘记了这件事。现在看到这个玉佩,她想起来了。

因为在那个时候,门派这个玉佩被挂在破破烂烂的剑柄上作为剑锋。

这个玉佩...很奇怪,门派但是罗素还没有搞清楚古代在哪里。

突然,苏笑了。南宫有云她为什么要担心?为什么不问他这个移动知识百科?

照你说的做。

罗素出了空房,拿了这个玉佩,往南宫刘芸房里去了。

南宫云学校完工后,罗素推门而入。

“今天好些了吗?”罗素看到南宫云比以前好了一点,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嗯。”南宫刘芸领着她在软榻上坐下。“是时候来了吗?”

“我怕打扰你的修养。”罗素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但当南宫刘芸修长有力的手臂接手时,罗素毫无抵抗地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南宫云烟滑过一抹暧昧,手指在背上摇摆。

“别闹了,跟你说正经的。”罗素没好气地打断了他的手。

“嗯?”南宫云烟轻哼一声,突然,他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盯着罗素。

看到罗素的那双眼睛,我心里几乎发毛。

“你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睛盯着我?”罗素的眼睛掩饰不住他的惊讶。

“你……”南宫云烟伸手抓住了罗素的下巴,他的下巴像闪电一样快。苏回过神来后,牙关已经被他抓住了。

“好痛。”罗素痛苦的呼气。

“不许动。”南宫云烟板着脸,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凝重。

罗素的心里很困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刘芸的表现是不是太诡异了?刚才,他的眼神很奇怪,很可怕。

罗素心里想了很多,但这时她害怕声音会打断南宫云的思路,所以她一动不动地坐着,让他学习。

喝茶后,南宫刘芸如释重负地放开了罗素。

对罗素来说,这种喝茶时间超过一年。

“现在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罗素无助地看着他。他刚才的行为真的吓到她了。

“你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南宫云烟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奇怪的事情?没有。”罗素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从来不喜欢带饰品,习惯性的往空房间里扔东西,方便使用……”

就在这时,罗素扭了下来。

“扑通——”一个圆圆的玉佩从罗素的袖子里掉了出来。

罗素伸手去接,但南宫云的速度比她快,那双如玉般长的手指惹得这条龙玉佩。

“这是刚才整理空的时候发现的。”罗素看见南宫云烟怔怔地望着玉佩,忍不住解释。

半晌后,南宫云恍然大悟:“明白了。”

“怎么回事?”他恍然大悟,但街对面有个迷茫的女孩。罗素捏了捏南宫刘芸瘦削而充满活力的腰肢。“别卖关子了,快说。”

南宫刘芸抱住罗素,苦恼地问:“刚才疼吗?”

罗素伸出他的白色手腕,但是现在,白虎的嘴是绿色和紫色的,这看起来令人震惊。

因为罗素号不追求速度,只有渣而是以恒定的速度行驶。虽然畅通无阻,只有渣但不是最快的。

最快的一批有十条船,包括蒲冠军、、叶永安、赞东方。

但是现在,他们有麻烦了。

因为他们现在在金眼,闪电,白龙的区域。

金眼闪电白龙兽不像海月清风八角兽那么怕死。相反,金眼闪电白龙兽很霸道。

而此刻,整个海战变成了一个球!

十种玩家pk金眼闪电白龙兽。

然而金眼闪电白龙兽稳稳的占了上风,于是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没多久,十个参赛选手中有两个摔倒了,另外八个都受伤了,伤势还挺重的。

血se气泡出现在海面上,气泡扩散开来。海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泡,持续了很久,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在这无尽的血se泡泡里,这只嚣张的金眼闪电白龙兽高高的站着空,居高临下,看不上这群玩家!

普状元曾受幼兽拳脚之苦,如今内伤严重。

Se江泽涵脸色苍白,叶永安、昝东方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

还有剩下的八种选手,也都脸色se凝重,神情紧张。

就在这时,罗素和她的幼崽——一只小木船——摇啊摇,然后翻了个身。

小崽非常饿。他虚弱地躺在桌子上,双手托着腮帮子,两眼无神...

在这样的情况下,小木船进入了金眼闪电白龙兽的攻击范围。

而金眼闪电白龙兽的大招正在酝酿中!

只见它的头朝下,突然,一箭雨朝着底部喷了下来!

叶永安和赞东方慌了。

“金眼闪电白龙兽疯了!升职了!天哪!晋升神化四星!比刚才强多了!”

“占卜星峰?怎么打?我们只有一次死亡!”

“天啊,这箭雨有毒!大家快拿着石锅盾反抗!”

不知道是谁惊呼的!

石锅有一个作用,一个是攻击,用阵封住金眼闪电白龙兽,一个是用石锅上的阵自卫。

因此,罗素眼睁睁地看着五艘船在附近闪烁着白色的se光。

他们的飞船受到石壶封印释放的能量保护。

但是罗素,这艘船的石锅,负担不起一丝白色的se,罗素想知道。

但此时,罗素对面的幼崽经过了。罗素没有注意到她还在研究石锅。

当金眼闪电白龙兽看到罗素的船没有受到保护时,他立即在空中大笑:“你和其他贱民,不管有没有石锅!今天会死在我手里!”

罗素心里一动!

神化四星金眼闪电,白龙兽是不是要发动强力攻击了?不知道幼崽会不会做。

然而,在金眼闪电之后,白龙兽一点声音也没有了...罗素抬起头,看到幼仔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条很重的白色龙鱼。

这时,白龙鱼正在剧烈挣扎,一边反抗一边大喊:“你这个贱民,敢抓我,你!!

(.)

...

“轰!个渣”

一阵猛烈的响声后,个渣白龙鱼的眼睛被蚊香熏到,晕了过去。

小崽儿把龙鱼扔给罗素,大马金刀地坐下,很自然地指示罗素:“我要吃水煮鱼!”

罗素指着他手里的小崽和白龙鱼,然后看着那只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金眼闪电白龙兽:“这条鱼...金眼闪电白龙兽?”

小崽儿理所当然地点点头:“看起来很不错。”

罗素嘴角微微抽动,低头看着她手中的金眼闪电白龙兽。

这斤只是晕,而她手里拎着的大白鱼真的只是造成了一只金眼闪电的白龙兽,让玩家们吃了一惊?杀死两种玩家的真的是金眼闪电白龙兽吗?真的是刚才,而且是一个贱民的金眼。闪电白龙兽?

这...

罗素突然发现周围很安静,她下意识地抬起头。

然后,她看到了八个石化的身影。

我看见他们像穴道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木桩一样纠缠着。

罗素想,看来她不是最令人震惊的人,很好。

至于手,刚刚晋升神化的四星,也是一只鲜热的金眼闪电白龙兽...罗素想了想。最近跟着幼崽吃饭,吃到了灵气充足的神化阶灵兽。她觉得金se的腹部好像更结实了。

吃吧,这金眼闪电白龙兽一定要吃。

因为罗素无法清理金眼闪电白龙兽,他对小崽说:“你刮了它的鳞片,处理了它的内脏,然后把它切成薄片。我去拿调料。”

这时候,被幼兽一拳打晕的金眼闪电白龙兽终于醒了,挣扎着睁开眼睛,却听到了这样的噩耗。突然,它又冒烟昏厥了。

但是这么一晕,这辈子都睁不开眼睛了。

罗素从空房间里找到了一条卡通围裙,并把它绑在幼崽身上。幼崽看着萌萌的兔子,傻乎乎地笑了笑,突然不高兴了:“不要~ ~!”

然而,作为妹妹,罗素非常端庄。她拍拍小崽的额头,双手放在臀部:“你身上有鱼腥味,自己洗衣服?”

“呜呜呜”小崽不愿意抿她红红的小嘴,但在罗素的暴怒下,她无奈地穿上了傻萌萌的兔子蕾丝围裙。

虽然幼崽很暴力,但是很好看。

五官精如天然雕刻,黑眼睛,亮嘴唇,整个人充满活力。

这个漂亮的小伙子,本来是狠心霸道的xing,现在却穿着可爱可爱的蕾丝围裙。

那张漂亮的脸,皱着眉头,嘟着嘴,满是怨念,但此刻,他正在向可怜的金眼闪电白龙兽发泄他的怨念。

砍我砍我砍!

可怜的金眼闪电白龙兽很快被剥皮抽筋,有的被剁成肉酱,有的被切成薄如蝉翼的鱼片。

肉酱怎么处理?罗素想了想,决定用当地的材料进行简单的处理。

她把肉末揉成鱼丸,然后煎成金黄色的se,放在锅里给小熊们做零食。

然后,罗素把金眼、闪电和白龙做成的鱼片放进锅里,开始煮水煮鱼。!!

(.)

...

可怜的金眼闪电白龙兽,门派它终究不会知道,门派它的魔兽尸体在死后被这样对待...

罗素和她的幼仔的船摇啊摇,但是速度并不快。

但是后面的八个人,并没有打算超越这条破旧的小木船,也不敢超越。

经过刚才的一幕,他们深深的害怕小熊,崇拜小熊!

此刻,他们都一脸茫然,沉浸在刚才不可思议的画面中。

他们八人联手,却没有被金眼闪电白龙兽击中,即将遭殃。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影子闪过,从地面射向天空空,却见他一拳砸过去,直直地打在金眼闪电白龙兽的额头上。

就在金眼闪电白龙兽即将飞出的时候,年轻人用细长的手臂抓住了它,他用手抓住了它。

然后他抓起金眼闪电白龙兽,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就像敲锣一样。他一拳接一拳打在金眼闪电白龙兽的肚子上。他们全身颤抖,庞大的身躯再也承受不住,变成了一条有很多斤重的大白鱼。

然后,年轻人心满意足地拎着那条白色的大鱼,闪身回到了那艘破小船上。

这一幕太震撼了,这些自诩强大的玩家久久不能回神。可想而知,这激动人心的一幕,他们这一代人永远不会忘记。

“这,这小子......”江泽涵惊起,说不下去了。

然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其实有些人天生令人羡慕。”叶永安心甘情愿地承认,幼崽比他强,强多了。

然后,大家又完全沉默了。

“你说,内心的兄弟中,还有比他更好的吗?”

然后,大家又沉默了。

他们八个,其实都比一般的内哥强,但是比年轻的差那么多,也不知道内门能不能比得上年轻的。

蒲冠军咳嗽了一次又一次,心里很着急。他知道年轻人很强,却不知道自己这么强,让人恐惧!

瞥了蒲冠军一眼,指出一个事实:“其实你没注意到吗?小男孩很可怕,但真正可怕的是女孩。”

蒲冠军听了哈哈大笑:“哈哈哈,你是说那个坚持要参加这次大一考核大赛的苏姑娘?只有她?哈哈哈——呃——”

溥冠军的笑容突然停了!

因为此刻,其他七个人都在盯着他看,那双冷冷的眼睛让他的后背感到冰冷。

突然,他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个年轻人很可怕,但他似乎听了失败者女孩说的话...他就像她的一把利刃,就是这个意思!

剑是强大的,但真正做决定的是人...

溥冠军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迫不及待的要封嘴!他,在他面前居然还敢公然挑衅...

嗷呜~ ~蒲冠军捂脸,心里满是伤脑筋。此刻他迫不及待地想飞到皮亚。

“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至少在这八个人面前,没人敢招惹,更别说招惹了,只是多看一眼,然后就不敢了。!!

(.)

...

罗素和幼崽,只有渣一个拿着炸鱼丸,只有渣享受吃东西,另一个吃着煮鱼,享受自己。

他们是这样的,哪里像是新生命的试炼?明明是出去野餐烧烤。

但此刻,阎仍然不知道眼前的情况。

她和方风玲很早就通过一条特殊的通道来到了海的另一边,他们在那里等待,主要是为了记录他们的成就。

颜心情非常好。她笑着对方风铃说:“方哥,别皱眉。这次我做了什么,你了解我,没人知道,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如果这两个人还活着呢?别忘了小男孩的实力,长辈们可是赞不绝口。”

“来吧,再赞一遍,哪里有金眼闪电白龙兽?方哥还不知道?金眼闪电白龙兽被提升为四星神化。”

"这样,这些尝试过的新生就会有生活的烦恼!"

“这只能说他们倒霉。”姐姐颜卓君似乎在笑。“不管怎么说,如果我能除掉心里这个恶灵,雨后我的心情会好的。哈哈,今天天气好晴朗。”

颜卓君伸了个懒腰,心情愉快地望着远方。

“咦,一艘船来了?”燕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她看着天戊,眼底的惊讶更深了,“天戊还早,居然有船只过来,也不知道是哪一对?但是无论哪一对,都不可能是年轻的男孩,哈哈哈——”

远远看去,只看到一个小黑点,却看不到船的牌子。

但是很近,很近-

当颜卓君看清船上的号码时,她怔了一下,整个人都懵了。

没有?

这是最后一艘船的牌子,也是最后一艘船的牌子……她不知道谁在另一艘船的牌子上,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谁坐在最后一艘船上!

是那个破碎的孩子和罗素!!!

这,这怎么可能?

颜脸上的笑容僵硬了,整个身子像木头一样立在那里。

小破木船摇啊摇,慢慢漂流。

在这艘船后面,没有别的船,就是第一个到达的1001号...

颜的第二反应是:我去!这两个没死?

她在船上摆弄道具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活着?这是什么情况?!

而且看着他们没有受伤的痕迹,脸色红润,容光焕发,看着他们的衣服,但是他们身上没有战斗的痕迹...这简直太奇怪了。

颜的第一反应是:这两个在干什么?

只见一只小破木船,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放着大石锅。

但此刻,烟火在石锅里袅袅升起,显然是在烧饭,空气里有一股浓浓的辣味...这种诱人的辣味,诱惑着燕的唾液迅速分泌。

哦,我的上帝!这个石锅...这个石锅是个战斗道具!不是用来做饭的!这些傻逼用来做饭?啧啧,不对,她好像换了战斗道具石锅,真是...烹饪用的石锅。

不过,这是大一试用,不是野餐!我们能认真点吗?!!!

(.)

房风玲被一个紧扑!个渣

那两个人没死?居然没死?你知道严的阴谋吗?如果你知道,个渣那你...

颜眼中闪过一丝恶意。她冷冷地走上前去,盯着那两个人。

但就在这时,小崽咬着最后一根鱼骨,朝颜的脸上扔去。

崽崽真的只是随便扔,他随便扔别人都受不了。

还有鱼头骨,简单的头骨在哪里?那是金眼闪电白龙兽的头骨。很辛苦!

所以

“啊啊!”颜姐卓君额头上立刻就中标了,突然一个巨大的肿块肿了起来。

“你干什么!”颜只觉得眼前发黑,金星乱闪。

但此时,幼仔和罗素已经跳下船,慢慢地离开了。

所以,当颜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只看到了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颜气极了!

她想追上幼崽,向它们发泄。她通常为一些弟弟这样做。弟弟!

所以,当颜生气想这么做的时候,方风岭一把抓住颜:“小君,冷静点。”

“放开我!”颜是咄咄逼人。

方风玲眼睛微皱,冷着脸说:“难道你忘了?他们是第一!即使在你的设计下,他们也是第一。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

颜被瞬间惊醒。

方风铃接着说:“你前面说金眼闪电白龙兽被提升为神化四星,可是他们为什么能通过神化四星金眼闪电白龙兽的领地而毫发无损呢?还有,金眼闪电白龙兽现在在哪里?!"

颜卓君瞬间动了主意。

金眼闪电白龙兽现在在哪里?她怎么知道的?也许她变成了一条鱼,游走了。她知道金眼闪电白龙兽的本体是一条白龙鱼。

鱼?水煮鱼?易-

阎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她从老师那里知道,金眼闪电白龙兽不仅是白龙鱼,它的脸上还有很多小鳞片。每个鳞片下面都有一个小洞,可以放出毒液...

严的心中震惊了。当她遇到她时,她低下了头,看着她脚下的鱼头。

这个鱼头正好砸到了她的额头,所以她知道有多难。

不出所料,颜看到了鱼鳞刮下来后的小孔...

哦,我的上帝!!!

这是这个吗...颜卓君只觉得眼前一晕,眼前一黑!

房风玲也僵硬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个人都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传说中强大的金眼闪电白龙兽不会被当成水煮鱼吃吧?

方风岭默默地看着阎卓君:“现在,你还想对付他们吗?相反,你要担心他们会如何报复你。”

“不是我,是你。”颜眼里闪过一道寒芒。“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严!”房风玲刺耳的话语和眼神!

颜似笑非笑地望着房间,他的目光如风般冰冷,目光如剑般锐利。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