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雷竞技RAYB(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弑神诀(1/70)

雷竞技RAYB(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越是与众不同的人,弑神诀越倾向于低调行事。

在富人的世界里,弑神诀他们见过一切排场,享受过一切奢华。

所以这个婚礼很低调,非常非常低调。

好像怕被人知道,今天一对情侣要结婚了。

然而,低调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婚礼简单...

从江予菲的婚纱到每位客人的食物,每一个细节都是极致的奢华。

婚礼进行曲响起,宾客们嘴角挂着微笑,虔诚地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出现...

在主角出现之前,带着摄像机的摄影师首先把摄像机切给客人——

黛西小姐美丽的外表出现在镜头里,摄影师被她吸引住了。镜头在她脸上停顿了三秒钟。

然而,黛西小姐旁边的男人是一个长相普通的金发男子。

“阮,你爱人要结婚了,你现在可以考虑我吗?”

“婚礼还没开始,结局不好说。”她旁边的金发男子说话声音微弱。

黛西用美丽的眼睛看着他。“别忘了,这是南宫世家。如果你想在这里上演抢新娘的戏,那是行不通的。”

阮天玲勾着嘴唇。他看起来很普通,但眼神犀利深邃。

“不行就一定行。”

大不了鱼会死的!

与此同时,桑格拉斯,带着几百人,准备了飞机大炮和各种军火武器,就等着老板下命令,然后干掉它!

兵种最不缺的就是兵种!

所以,这场战争肯定会硝烟四起——

桑格拉斯全副武装,穿着黑色靴子,腰间绑着一枚炸弹,身后背着两支冲锋枪,肩上扛着一个枪管,额头上缠着一条白布带。

上面写着——还给我嫂子!

桑鲤站在车顶上,凝视着远处高耸的城堡,一条腿不停地颤抖。

“二哥,你很紧张吗?”下面的兄弟抬起头,关切地问。

“哎,兄弟,我激动了!”

“兴奋?”他们很快就会下地狱。你激动什么?

桑鲤邪恶的嘴唇:“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劫富济贫!南宫世家,我早就想抢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都是热血的。

没错,杀了人就可以顺便抢人!

发财致富...

一群死去的人都很激动。

那看城堡的眼神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看到一只肥胖的白羊…

婚礼进行曲已经弹了很久,新郎新娘还没有出场。

但是客人们都很有教养,没人小声说话。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有点忐忑地转动着手指上的婚戒。

那是他嫁给江予菲时戴的戒指。

离婚后他脱了一段时间,但这三年一直戴着,一直没脱。

“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始?”黛西疑惑地问他。

他怎么知道!

阮天玲的眼睛越来越阴了...

终于,牧师出现了,婚礼即将开始。

阮天灵冷冷一笑勾住嘴唇,很快就要抢新娘了!

“现在,请欢迎我们的新郎——”牧师大声宣布。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从教堂右侧的斜门走了出来。

“我没听错,弑神诀他居然说要把我们赶走。”

“小哥哥,弑神诀你最近看阿童木看多了吗?”

“人家明明是海尔兄弟。”

海尔兄弟的话更激起了安塞尔的热血。

六月齐家已经伸出了打狗棒。金属棒顶端细,末端粗,也是一圈防滑橡胶。

不用的时候缩回去,需要的时候拧开,拉伸。

安塞尔也掏出了他的玩具枪。

他弯着嘴唇笑了笑:“对,我们是海尔兄弟。”

“哈哈——”那些人哈哈大笑。

在他们眼里,显然只是两个喜欢当英雄的孩子。

安塞尔的眼神很冷:“琦君,去吧,别客气!”

说完,他迅速拍了拍最近一个男人的额头——

他枪法很准,想打哪就打哪!

那人痛得大叫,眼泪都出来了。

君齐家就像一辆火车头,举着棍子冲上去!

“啊——”

“快点抓住他们,啊……”

刚刚笑过的人已经看起来凝重了。

这两个孩子真的是人吗?!

小君齐家手里的棍子一次又一次的打中要害,力道还是很大的。

安塞尔的枪打中了每一枪,他又小又灵活,所以他们几次都抓不到他。

十几个人,就那么一会儿,就被他们甩掉了七七八八。

主要原因是这些人没有拳头...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也快被解决了。

地上散落着一堆人,都在受伤的地方尖叫。

君齐家仍意犹未尽。他只是举起棍子,挥了挥。那人连忙求饶。

“我投降,我投降,不要打,小祖宗,请不要打!”

“(⊙ o ⊙).”君齐家歪着头,不知道该不该开始。

和他一起战斗的人或狼从不乞求怜悯。

他应该让他们走吗?

安塞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自豪地笑了笑,“琦君,过来。不要打。”

“——”突然响起了掌声。

安塞尔警惕地回头。

我看见一个又高又直的男人在夜里慢慢地走着。

他的身体散发出一种熟悉的气味。

他对这种气息很熟悉,因为阮、、徐南宫、祁瑞森都充满了这种气息。

安塞尔脸色凝重,她立刻判断对方不好对付。

“牛逼,精彩,惊艳!”

人们的脸慢慢变得清晰。

那是一张三十多岁的脸,五官冰冷而深邃。

尤其是他的眼睛,即使光线暗淡,也掩饰不了他眼中的锋芒。

那人勾着嘴唇盯着他,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你枪法高超,头脑清醒冷静,反应灵敏,有很强的领导和组织能力。年纪轻轻就这么不平凡,真的很神奇。”

之后,男人又看了看琦君:“你虽然头脑简单,但做事认真执着。更重要的是,你头脑简单,心无旁骛,所以你的功夫才能进步到这种地步。你们这对双胞胎真了不起。”

这个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安塞尔扬了扬细小的眉毛:“叔叔,你是谁?”

那人勾唇一笑,指着地上的人:“不才,我是这些废物的老板。”

地上的一群垃圾赶紧起身跟在他后面跑。

“对不起,弑神诀老板,弑神诀我们太没用了。”

男人点点头:“两个孩子打不过,你真没用。”

废物低头画圈——

那人又看了看安塞尔。“孩子,我尊重你的技能,不想对你怎么样。跟我来。”

安塞尔不屑地哼道:“你的失败者都被我们打败了,你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废物的老板也是废物!”

被人骂了,那人一点也不生气:“可是我一定要请你跟我们走吗?”

安塞尔掏出一包子弹,慢慢地把手枪装满子弹。

“这个怎么样?让我们打个赌。你打了我哥,我们就跟你走,不然你就放我们走。”

“这个建议很好。加油。”那人欣然点头。

安塞尔迅速后退了几步:“琦君,去教训教训他,使劲打,别客气!”

六月齐家握紧他的棍子,看起来很警觉,但他没有冲动。

因为他嗅觉灵敏,这个人很难对付。

那人脱下西装,扔给他的手下。

他慢慢卷起袖子,嘴角挂着一丝有趣的微笑。

安塞尔的手悄悄地伸进口袋,熟练地拨通了江予菲的号码。

然后他喊道:“妈妈,救命!俊浩,快跑!”

“砰——”

与此同时,他射中了那个人的眼睛!

无论命中还是失手,抓住君齐家,逃命。

那人猛地躲开子弹,子弹打在后面的前额上。

“哎呀,好痛!”

眨眼间,两个男孩跑了几十米。

那人笑了笑,却没有追,只是拔出手枪向空中开了一枪空。

“砰——”

这是真枪的声音。

安塞尔莫和小君齐家身子一抖,再也不敢跑了。

没有哪个孩子比他们更熟悉枪声。

**************

我不知道我被带到哪里了。

最后两个人被锁在一个小房间里。

白炽灯昏暗,室内光线很浅。

安塞尔皱起眉头,看着周围的环境——

一张床,床单看起来很干净,然后其他的都没了。

墙上有个一米八左右高的窗户,可惜有铁条。

安塞尔叹了口气,坐在床上,感到有些沮丧。

如果他们被抓住了,他们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会被搜走。

包括他的玩具枪和琦君的狗棒。

我不知道妈妈此时是否担心他们。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偷偷溜出去了。

我以为就算遇到坏人也是一些软脚虾,但是我不想遇到**oss。

他们多倒霉啊!

安塞尔莫很沮丧,为心中的土地哭泣。

君齐家正在到处寻找出口。

看到他这样,安塞尔莫叹了口气,但君齐家很开心,头脑简单,所以没有麻烦。

君齐家几次爬上窗户。他抓起铁棒,看着外面的景象。

安塞尔跳下床,抬头问他,“琦君,外面是什么?”

君齐家茫然地摇摇头。

“没什么?”

他仍然摇着头。

“你下来我看看。”

君齐家跳了下来,安塞尔莫从他的外表上了解到,在爬上去之前试了几次。

弑神诀

他期待着向外看——

外面很黑,弑神诀你什么也看不见。

安塞尔折断了肩膀,弑神诀跳了起来。

“该死,这该死的地方!”他生气地踢门,使劲踢。

“开门,让我们出去,开门!”

“混蛋,你知道这位少爷是谁吗?!"

“别让我走,否则我杀了你爸爸!”

“一群废物,你拿枪打不过大小爷和二小爷,你赢不了的!”

“欺负两个五岁小孩,你们不是男人!”

安塞尔从小养尊处优,即使在训练的时候,受苦也是少爷的辛苦。

虽然他坚强、勇敢、足智多谋,但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

但是他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

因此,他的骄傲和自尊无法接受他是囚犯的事实。

与他的易怒相比,君齐家很平静。

因为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塞尔发泄了他的愤怒,迷惑地看着尚军·齐家。

他的眼神似乎在说,兄弟,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这是什么意思?

双胞胎有相同的心脏-

安塞尔自然明白他的想法。

他靠着墙蹲下来说:“琦君,你被关起来的时候不生气吗?”

君齐家蹲下身子。

“你似乎真的不生气。你比我强。我一直觉得我比你强。我想保护你。但是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比我强多了。”

“(⊙o⊙)……”君齐家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

安塞尔又安慰自己:“可是我在别的地方比你强,所以我还是我哥哥,你说呢?”

“嗯。”君齐家点点头。

他是他的兄弟。

安塞尔如释重负地拍拍他的小肩膀:“别担心,我哥哥一定会把你弄出来的。你有信心吗?”

“我饿了……”君齐家正热切地看着他。

"..."安塞尔,“你今天不是吃了很多零食吗?”

“又饿了。”

“我刚吃了两袋面包,不饿!”

“咕——”话音刚落,他的肚子就唱反调地叫了一声。

安塞尔苍白的小脸变红了,他不舒服地咳嗽着。

我想,幸运的是,君齐家不明白他是害羞的。

“我弟弟也饿了。”君齐家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安塞尔的脸更红了:”...这不饿,你听错了。”

“(⊙o⊙)哦……”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晚饭准备好了!”门外突然响起大自然的声音。

君齐家嗖地一下扑到门口,但门没开,下面一扇小门被打开了,然后一个盘子被放了进去。

盘子里有两个白色的馒头。

君齐家抓起馒头,一手一个。

关门-

他转身递给安塞尔一个馒头。

安塞尔刚才说不饿,现在也不好意思吃了。

另外,君齐家一天没吃多少东西,他一定比现在饿。

他爬起来,跳到床上坐下。

不舒服的开个头:“你吃吧,我不饿。”

小君齐家立刻高兴地咬起馒头来。

安塞尔想,永远不要对琦君客气,因为他会认为你真的不吃东西。

看到他吃得多开心,他似乎更饿了。

“咕——”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安塞尔试图抓住她的肚子。

"咕-咕-"

不受欢迎的肚皮叫声更欢快。

他这个年龄的孩子饿得很快。

再加上今天的大活儿,弑神诀只有两袋面包,弑神诀他饿得胸口贴在背上。

但是他说他不饿。如果他说他现在饿了,他会丢面子的。

“哥哥,吃吧。”一个只吃了一半的馒头递到他嘴边。

安塞尔被困住了-

君齐家舔了舔自己的嘴。他已经吃了一个半了,只剩下这一半了。

“吃。”君齐家把馒头塞到嘴里。

其实他一点也不傻。他知道谁对他好,他应该对谁好。

所以他愿意给哥哥半个馒头。

安塞尔张嘴想说什么,却被馒头堵住了。

他觉得嗓子堵了,但也不难受,抓起馒头就吃。

君齐家急切地看着馒头。他不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想法。

安塞尔喂了他。他摇摇头,拒绝吃饭。他把馒头推回去。

安塞尔的大眼睛突然变红了:“琦君,对不起,我哥哥伤害了你。”

“(⊙ _ ⊙)嗯?”

“我不应该未经允许就带你出去。我一直替你做主,现在却害了你,不然你在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说到这里,安塞尔不禁流下了眼泪。

他举起手,马上擦掉!

“哥哥?”君齐家不明白他发生了什么事。

安塞尔笑了笑,想多说点什么。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两兄弟立刻神色警惕的盯着门口。

门被打开了——

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安森,君齐家——”

看清楚了那个人,两个男孩像找到妈妈的蝌蚪一样跳了起来。

“妈咪!”

“妈妈!”

江予菲蹲下身子,用一只手拥抱了一只。

“妈咪,呜呜……”几乎没有哭过的安塞尔紧紧地抱住母亲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很久没见我妈了,我刚才也很委屈,所以一开始他哭个不停。

小君齐家也拥抱了江予菲,当他听到哥哥的哭声时,他被感染了,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仍然不省人事。

“妈妈的两个宝宝,别哭了,你委屈了。”江予菲笑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妈妈,我好想你。”安塞尔马上不哭了,然后她就没面子了。

“我想妈妈了。”君齐家抬头说道。

江予菲吻了一个人:“妈妈也想你。”

“妈妈,我真的很想你。”安塞尔不禁被宠坏了。

“妈妈知道妈妈很想你。”

终于拥抱了她的两个儿子,江予菲感到非常高兴。

安塞尔擦去眼泪,疑惑地问:“妈妈,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江予菲笑着说:“我们走吧。”

她站起来,手里拿着一只手出去了。

结果我出去看到抓住他们的**oss。

安塞尔和琼·齐家猛地拔起他们的刺。

江予菲笑着说:“那是你的叔叔楚,爸爸妈妈的好朋友。叫他楚叔叔。”

安塞尔惊讶地抬起头:“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他就是抓我们的大坏蛋!”

“哈哈,我不是坏人,坏人是你爸爸。”

“哈哈,弑神诀我不是坏人,弑神诀坏人是你爸爸。”

楚浩岩哈哈笑道:

安塞尔很聪明,你听他说就明白了。

“楚叔叔,爸爸是故意让你这样对我们的吗?”

“嗯,聪明。”

安塞尔摇着江予菲的胳膊:“妈妈,爸爸欺负我们。”

江予菲笑了:“我以后会教训他的。”

“妈妈是最棒的。”安塞尔笑得眼睛眯了起来。

楚严昊替阮田零说了一句好话:“你爸爸也对你好。你们身份不一样,遇到的坏人自然不是一般的坏人。他想让你知道,你现在没有完全保护自己的能力。”

安塞尔郑重地点点头:“楚叔叔,我知道。”

回到别墅。

江予菲让他们在带他们去吃饭之前打电话给他们的祖父母报告他们的安全情况。

仆人把准备好的食物端到桌上——

食物总是热的。

刚刚上菜,小君齐家就拿着叉子和勺子,在开弓之前。

安塞尔并不在乎一个绅士,所以她一饮而尽。

“慢慢吃,小心噎着。”江予菲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水。

“妈咪...我饿死了……”安塞尔嘴里塞满了食物,发出模糊的声音。

“白天没吃饭吗?”

“吃吧...所有零食。”

安塞尔可怜兮兮地看了她一眼:“而且是两袋面包。”

江予菲故意笑了笑:“看你下次敢不敢一个人出去!”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

“妈咪是不允许你一个人出去的,但是你太小了,走不了那么远。幸运的是,这次什么也没发生。下次要出门,得跟大人说。”

“恩恩,我知道……”

“快吃饭,吃饭睡觉。”

安塞尔吃了一碗饭,并没有那么饿。

“妈咪,我爷爷奶奶呢?”

“我还没告诉他们你的事。奶奶休息了。明天再去看奶奶。”

“好!”

兄弟俩又饿又累。

当他们填饱肚子时,他们会变得昏昏欲睡。

我的眼皮耷拉下来,眼睛睁不开。

江予菲招呼一个仆人,一个扶着一个上楼。

他们浑身是汗,不洗澡不行。

去卫生间把两个都放在凳子上。

“给他脱衣服。”江予菲让仆人给安森洗澡。

小家伙立马醒悟:“我自己来!”

“小主人,让我来吧。”仆人笑了。

“不,我自己来,你出去!”

他不希望别人完全看着他。

江予菲知道他保全了面子,让仆人离开了。

浴室里只剩下三个了——

“那你自己脱吧,脱了洗个澡。”江予菲告诉安塞尔。

“哦。”

君齐家没有这些顾忌。他聪明地坐着,让妈妈给他脱衣服。

江予菲抱着绅士齐家转过身来,安森已经一丝不挂地坐在浴缸里了。

他的手放在弟弟身上,他的眼睑继续下垂——

江予菲把小齐家放进去,在上面抹上肥皂,然后很快就洗好了。

折腾了半天,终于洗好了。

两个家伙爬* * * *,撅着屁股睡着了。

弑神诀

江予菲给他们盖好被子,弑神诀看着他们熟睡的小脸,弑神诀心里充满了爱。

她看不够她的孩子。

“晚安,宝贝们。”

在他们脸上,各掉一个吻,她起身回卧室。

躺在床上,江予菲自然想和阮天玲谈谈。

拨他的号码,很快就能接通。

“老婆。”阮天玲懒洋洋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江予菲问道。

“没什么,你还没睡吗?”

“刚躺下,孩子们已经睡着了。”

阮,不满地说:“我叫你多关他们几天。为什么这么早就放他们出来?”

“那是我们的儿子,把他们关了,你不难受吗?”江予菲问道。

反正她很心疼,他们受的苦太多了,她不愿意再看到他们受的苦。

阮,无奈:“慈母是个废物!现在不锻炼,以后也没用。”

“他们足够优秀。”

“知道江郎要做什么吗?现在好不代表将来好。优秀只是努力的另一种说法。”

江予菲无言以对:“是的,我不会说你。但他们今天又累又饿,我不忍他们继续受委屈。”

“嗯,这次就算了。下次我亲自训练他们,不许你插手。”

江予菲没有回答:“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阮的声音很迷人。

“我就是问问。”

“老婆,说你要我这么难缠?”

江予菲弯着嘴笑了:“谁想你了?我现在有父母和孩子。我太忙了,不想你。”

阮,的声音咬牙切齿。“你为什么不直接回来?他们会被别人照顾的!我只想你一个人处理。”

“美丽的你。”

“你真的想我吗?”

“不想……”

阮,很郁闷:“回去收拾你。”

“你什么时候回来?”

“再过一段时间,这里还有一点事情,我会处理的。还有,南宫家正在选新继承人。”

江予菲打了个哈欠:“那与我们无关。”

阮、不再说话:“你困了吗?早睡。两帮人不愁人,就派几个人,直接送回去。”

嗯,她受不了。

照顾好孩子,再累也要开心。

“嗯,我知道。”

“挂了,晚安。”

“晚安,我很想你。”

江予菲笑了笑,挂了电话。阮在伦敦的不禁轻声一笑。

江予菲睡得很香。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她一直睡到早上8点。

当她睁开眼睛醒来时,她立即洗了澡,去看孩子们。

在他们的卧室空空,两个男生一般六点起床,这个习惯一直保持着。

江予菲下楼,客厅里没有人。

但是在我父亲楼下的房间里,安塞尔笑了。

“奶奶,他踢我了。”

“琦君,你也来沉默,萧炎会踢人的。”

南宫月如拿了条毛巾,笑着擦了擦萧泽欣的手。

安塞尔和琼·齐家在她身边,他们的小手一直摸着她的肚子。

他们盯着她的肚子,好像肚子里有什么神奇的东西。

“奶奶,弑神诀小叔叔什么时候出生的?”安塞尔好奇地问道。

南宫月如和蔼地笑了笑:“还有两个月。”

“哦对了,弑神诀我的小叔叔两个月后就要出来了!”

江予菲走进去,看到他如此高兴,有些惊愕。

“妈妈,你起来了吗?”安塞尔跑过去抱住她的大腿。

君齐家西装革履,过来扶住她的另一条大腿。

江予菲笑着摸摸他们的头:“怎么了?你怎么爱粘人?”

安塞尔立刻尴尬地站直了身子,微微脸红:“没有,我只是看到了爷爷奶奶,很开心。”

其实我很久没见他们了,所以他很想演那个女的,忍不住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江予菲只是笑笑,没有揭穿他。

她上前接过南宫月如手里的毛巾:“妈妈,我来了,你去休息吧。”

“奶奶,我帮你休息。”安塞尔,马上过来抱抱她。

严格来说,他离他奶奶更近。

毕竟他是和奶奶一起长大的。

南宫像月亮一样升起来,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下。

“奶奶,要不要喝水?”安塞尔亲密地问她。

南宫月如爱怜地笑了笑:“奶奶不喝酒。”

“奶奶,我给你剥橘子吃。”

茶几上有几个果盘。

安塞尔拿了一个金橘开始剥,小君齐家也开始剥。

“给你,奶奶。”他把橘子递给了南宫月如。

小君齐家看了看手里的橘子,把它们递了出去——

南宫月如笑了笑,眼睛消失了。“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

她把所有的都拿走了,但还是自己喂给了他们。

江予菲看着他们三个感到高兴,笑了。

过了一会儿,安塞尔跑向江予菲:“妈妈,爷爷什么时候醒来?”

“不知道,你多跟他聊聊,估计他会醒的。”

江予菲捏了捏她父亲的薄手掌,感到非常难过。

父亲以为她和母亲都死了,就把自己关起来。

他什么时候醒来?

安塞尔听了她的话。他推推小泽新的身体:“爷爷,别睡了,快醒醒!”

“我是安塞尔,琦君在这里。你不想见我们吗?”

看他还是没有反应,安塞尔莫拉住小君齐家。

“琦君,叫爷爷,叫他。”

君齐家好奇地盯着萧泽欣——

“哭。”安塞尔催促道。

“妈妈的爸爸?”

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个,安塞尔莫点点头:“嗯,他是他妈妈的爸爸,你应该叫他爷爷。”

“爷爷……”

“是的,爷爷。”

“爷爷。”六月齐家发出温柔的声音。

江予菲一阵悲伤。她没有下手,错过了萧泽欣的微指。

两个家伙继续给萧泽新打电话。

江予菲起身走向他的母亲:“妈妈,让我帮你出去走走。”

南宫像月亮一样眨着湿润的眼睛:“没事。”

留在这里只会很难过。还不如出去走走。

安塞尔,他们哭了一会儿,发现爷爷没反应,有点失落。

“爷爷,我以后会来看你的。你应该试着醒来。”没有大人,他说话像个孩子。

“醒醒。”君·齐家紧随其后。

弑神诀

“走,弑神诀琦君,弑神诀我们去找妈妈和奶奶。”安塞尔带他出去了。

江予菲和南宫像月亮一样在花园里散步。

两个人一会儿就跑了过来。

“妈妈,我们也去散步吧!”

江予菲和南宫月如没有心。

“自己去玩吧,就是不出去。”

“妈妈,我们和你在一起。”

“你不烦吗?”

安塞尔摇摇头。“一点也不无聊。妈咪,你什么时候给我和琦君一个小妹妹?”

“你怎么突然这么说?”江予菲好奇的问。

安塞尔看着南宫月如的肚子:“我妹妹必须像我小叔叔一样活动。”

南宫像月亮一样把他拉了过来。"安塞尔,你知道这孩子是谁的吗?"

安塞尔抬起头:“不就是爷爷奶奶的孩子吗?”

南宫月如没有骗他:“他是南宫旭的孩子。”

“是奶奶和南宫旭的孩子吗?”

“嗯。安塞尔,你什么都知道,你应该知道这个孩子的出生意味着什么。”

“他会继承南宫世家吗?”

“应该不会,他们都认为我奶奶死了。”

“奶奶,他最有资格继承。其实我不想继承。我可以自己打天下,不需要继承什么家族事业。”

南宫月如笑了笑:“奶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想说,南宫旭是我们的敌人,奶奶却要生他的孩子。不讨厌吗?”

“我不喜欢南宫旭!”安塞尔很认真的说。

“但他是我祖母的孩子。他是我的长辈。我奶奶什么都不介意,我也不介意。”

他的回答,却让他们十分惊愕。

“但是奶奶,我现在不介意。如果我的小叔叔以后不是好人,我会恨他的!”

然后他又咧嘴一笑:“但是我会教他很多东西,我相信他也一定是个好人。”

“你知道好人和坏人的定义吗?”南宫如月问道。

他们都出生在黑暗的世界,根本没有绝对的对错。

而他们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

没有人是绝对干净的-

安塞尔歪着头。“不跟我们作对的都是好人。敢伤害我们的都是坏人。”

江予菲笑着敲了敲他的头。

“你对好人坏人的定义真的很简单。”

“嗯,就这么简单!”

南宫月如笑着问:“那么,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伤害我们,他是个好人?”

“是的!只要他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和我们变得亲近,他就不会伤害我们。”

“他很坏怎么办?”南宫一月关心的问道。

这种可能性,她也预料到了。

孩子像南宫旭那么有野心怎么办?

安塞尔摇摇头。“他不会对我们不好的。”

“为什么?”南宫月如很惊讶。

“南宫旭对我们不好,因为他只有除掉我们才能继承家族。小燕最有资格继承,没人强占他,他不用对我们不好。”

“还有,小燕和南宫徐不一样。他和我们有血缘关系。如果我们不伤害他,他也不会伤害我们。”

“如果...南宫旭要他报仇,杀了我们?”南宫问如月。

安塞尔眨了眨眼:“什么报复?”

南宫月如被他拦住了。

是啊,弑神诀有什么好报复的?

南宫旭还活着,弑神诀他们没有杀南宫旭。

他们不是稀有家族,自然不会跟他抢。

除了这些,他还能报仇什么?

除非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冷血杀手,否则他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如果她是凶手,不用别人动手,她会亲自认识他。

好像他们小时候太敏感看不清楚。

仅仅...

南宫徐迟早会醒的。到那时他还会和他们打交道吗?

如果他再试一次,他们肯定会杀了他。

然后孩子真的对他们怀恨在心。

算了,一步一步来。不可能为了不知道的事去杀一个人的命。

况且孩子都七个月了,基本都长大了。他们出来只是时间问题。

南宫月如拍了拍安塞尔的肩膀。

“安塞尔,你说的是对的。等他出生了,我们就教他做人,不让他变成坏人。”

安塞尔笑眯眯的问:“奶奶,你让我陪他玩,教他学学好不好?”

“当然。”

安塞尔立刻又抱住了江予菲的大腿:“妈妈,你应该很快就会有一个小妹妹了。带一个孩子也是一条腰带,带两个孩子也是一条腰带。我可以把它拼起来。”

江予菲很尴尬,说起话来好像他很老了。

“在你心里,琦君也是个孩子吗?”江予菲问道。

安塞尔认真地点点头:“当然,琦君也是个孩子。我带君豪是出于经验,所以带小姐姐和小姐姐来。”

月如南宫江予菲:“…”

江予菲笑着说:“宝贝,别忘了,你才五岁。”

“嗯,我已经不是四岁的孩子了。”

他以前说他不是三岁小孩,现在说他四岁。

好像他总有借口认为自己不是小孩子。

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江予菲和南宫月如不禁笑了起来。

“宝贝,你这么喜欢带孩子,以后老婆会给你很多,给你带够了。所以就交给我们吧,小叔叔小姐姐。你现在还是个孩子。”

“妈咪,你不能这么说。如果现在学,可以和孩子一起探索更多的经验。”

江予菲很乱。为什么他那么喜欢带孩子?

“安森,你要当爸爸了吗?”

“爸爸?”

“嗯。”江予菲心里绝望地说,不要,不要当爸爸。

没想到,他认真地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妈咪,我可以考虑一下。”

“别想了,以后再想吧!”江予菲连忙阻止他的想法。

“为什么要考虑以后呢?一切都要早做准备。”

"..."江予菲的心已经碰壁了。

如果安塞尔以后变成了只围着孩子转的爸爸,她会觉得很不听话。

江予菲恳切地说:“你说得对。但你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成长,如何打败父亲。你不想成为最有权力的人吗?那你就得用心了,不然很难成为大装置。”

这一次,安塞尔完全同意了。

他抓住她的手腕,弑神诀轻轻地把她拉进他强壮的胸膛。

腰部被他大手捏了一下,弑神诀她只能靠在他身上,动弹不得。

安若愤恨地抬头看着他,冷冷地问他:“你什么意思?我与你无关。你要绑架我?”

其实她想问问他是怎么知道她回来的。

唐雨晨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问:“我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回来了。”你的心思很缜密。我的人跟着你去了几个国家,最后你回来了。宝贝,从我找到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被我盯着,想再逃跑。你这辈子没机会了。"

他不会再给她逃跑的机会,永远不会。

他的话是那么温柔,她却觉得那么冰冷,血液里充满了恐惧。

他不会放过她,她也不会有机会逃走。

安若冷冷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仇恨。

“唐雨晨,你愿意杀我吗?我欠你什么?你为什么缠着我?你为什么不放过我!你知道你在我眼里是魔鬼吗?我就这么死了,不想见你!”

唐雨晨的瞳孔是微型的,他的眼睛掠过一丝阴霾,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他托住她的下巴,贴近她的脸,咬牙低吼:

“安若,我只想问你,你什么意思!商定等我回来。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你不是说爱我吗?为什么现在看到我就跑?你的爱是假的?”

他对她说,他是贼,喊捉贼!

安若愤怒地冷笑道:“你真会演戏。”

这个人变得更加生气了。他捏着她的下巴,用沉重的声音问她:“告诉我,孩子在哪里?”一开始发生了什么?"

他想尽一切办法抓住她,只是想把孩子从她身边带走。

可惜,他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安若扬起眉毛,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你想知道孩子在哪里,就让我去吧,否则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去了哪里。”

只有她和云飞知道孩子的死讯,连玛吉和精神病医生都不知道。

她不会说话,云飞也不会,所以他想知道,永远不可能。

唐雨晨脸色铁青。他很想知道孩子们去了哪里。

他派去调查的人说,安若一整年都和云飞住在一起,她周围没有孩子。

她逃离了L国,也是一个人。

孩子去哪里了?

那时候他终于走了,她肚子已经八个多月了,宝宝快出来了,他觉得宝宝没什么事。

就算早点出来,按照研制出来的药,孩子也没事。

在他看来,唯一的解释是安若藏了孩子。

她为什么躲起来?一开始发生了什么?

唐雨晨急切地想知道一切,但她就是不说。

再说,她为什么那么恨他?

是恨他在她生孩子的时候,他没有陪在她身边?

还是她被坏人劫持,恨他没有及时救她?

想到这些可能性,一个男人的心里很心疼她。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想到这些可能性,弑神诀一个男人的心里很心疼她。

他缓和了表情,弑神诀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轻声说道:“安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我错了,你可以说出来。什么也别告诉我。”

他带着深深的爱和遗憾看着她的眼睛。

但她不会再相信他了,更不会相信他对她的爱。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她恨他,恨他,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安若淡淡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唐雨晨微愣,他不知道她的意思。

他有很多话要对她说。他想说这一年对他来说很痛苦。他一直在寻找她,想念她。但他也知道,这些都不是她想听到的。

两人聊了几句,车子也来到了别墅门口。

“不管发生什么,我们先回家吧。”他推开门,把她拉了出来。

安若奋力挣脱他的手腕:“唐雨晨,我与你无关,你的家不是我的家,请放手,我必须走。”

男人根本无视她的反抗。他抱着她的尸体,把她拖进客厅。他很难找到她,即使他把她绑起来,他也会留着她。

“放开!”安若愤怒地喊道,他放开了她的手,她转身要走,他及时抓住了她的腰。

“唐雨晨,我重复一遍,放手!”安若气得浑身发抖。

她根本不想见他。你为什么不放手?为什么要逼她!

“来,去门口守着,别让主妇走出来。”唐雨晨冷冷地命令仆人,如果安看到了他的手段。

他以前让人看着她,她出不来。

他的人很厉害,她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别挣扎了,她回头愤愤不平地盯着他,眼里的怒火几乎把整个房子都点着了。

“唐雨晨,我从未见过你这样卑鄙的人,你的脸比猪皮还厚。我根本不想见你。你让我觉得恶心想吐。请离我远点。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

骂人不是她的本意,只是气得说个不停。

唐雨晨的眼睛黑得可怕,下巴绷得紧紧的,他冷笑道:

“我让你觉得恶心,云飞不会让你觉得恶心,对吗?你和他在一起一整年了。你爱上他了,是吗?你为了他把我们的孩子送走了,是吗?安若,你是我见过的最无情的女人!”

安若气得脸色发白,胸口不断起伏。心里恨他,更加强烈。

他没说他伤害了她,现在他把脏水泼了她一身。他是多么卑鄙。

但她没有反驳他,跟他闹也是白费口舌。

“是的,事情如你所说。你能对我做什么?”

“你说什么!你真的为了他把我们的孩子送走了吗?”男人生气了,他捏了捏她的手腕,力道很重。

他刚才说的话只是为了刺激她说实话。这真的是她的道理吗?

安·若薇皱着眉头,不悦地说:“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告诉我,孩子在哪?”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不理她的话,弑神诀生气地问。

不管她把孩子送走是不是为了云飞,弑神诀不管是真是假,暂时都不会进去。

但那是他们的孩子,他和她分享的孩子,他绝不会允许他们的孩子在别人身边。

安若看着他的眼睛分裂,淡淡地说:“你让我走,我改天会把孩子送给你。”

“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行,我不想和你在一起。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如果你想留住我,你就永远见不到孩子了。如果你想要孩子,就让我去吧,永远别来烦我。”

“安若!”她的话震惊并伤害了他。

唐雨晨深深地看着她,深深地问:“你怎么了,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我要你和孩子,我不会做选择。"

安若拽着她的嘴冷笑道:“你太贪心了,我和我的孩子都想要。但很不幸,我不要你。对了,孩子出生的时候我把他送人了。现在他一岁了。你考虑过吗?如果你不选择一个孩子,等他长大了,就不会和你亲近了。”

她怎么能用这么无情的语气和他说话?她是这么说的吗?曾经善良单纯又爱他的安若在哪里?

唐雨晨紧紧地抿着嘴唇,心里一阵疼痛,连呼吸都很痛苦。

“我再跟你说一遍,你我都要,我也要!”他坚定而不可抗拒地说。

都是他的宝贝,谁也离不开他。

听到他的话,安若感到心里一阵刺痛,眼里充满了仇恨。唐雨晨,你真的很贪婪。你想要一切。

我和孩子们,如果你们想要,你们还是希望它是蓝色的。

你想要我们所有人,但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东西。

安若抑制住自己的仇恨和痛苦,冷冷一笑:“好吧,我想你还没想清楚。那我就不走,也不告诉你孩子在哪。”

他如此爱孩子,以至于她不相信他。他能忍受。

更何况他的孩子很贵,他怎么能受得了孩子对别人作为父母的认可呢?唐雨晨,让我们看看谁比谁强。

唐雨晨突然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背,轻声说道,“安若,那也是你的孩子。你不想念他,不在乎他吗?告诉我,孩子在哪,我去接他,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开心不好吗?”

安若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他看不到她眼中的刺痛。

她冷冷地说:“没门。我不爱你。我想在梦里逃离你,所以我不会和你住在一起。放开我,我把孩子还给你,你就可以和别的女人组成家庭了。只要你不说我是孩子的母亲,他就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唐雨晨猛地推开她,脸色苍白,眼里充满了怀疑。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无情的话!”

安若呵呵笑了笑:“有什么不能说的,女人和男人一样,一旦彼此讨厌,就会无情无义,放弃一切。以前你恨我的时候,你很无情。为什么我不能对你无情?”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男人抓住她的胳膊解释道:“我之前对你不好是因为我没有爱上你……”

“是的,弑神诀如果你不爱我,弑神诀对我没有好处。我对你无情,我不爱你。”

“你骗人,你明明说你爱我,你爱我!”唐雨晨大声强调,她不知道该告诉她还是告诉自己。

安若的脸依旧是一片冷然,眼底自始至终没有一丝感动。

她爱他,但对他的爱早已被他的欺骗扼杀。

“唐雨晨,你是个浪漫的人物。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天真了。什么是爱情,你相信什么样的童话?”

他觉得自己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什么她的气质突然变了?

那一年发生的事情,他确定她一定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

突然转过身,他不想面对她冰冷的目光。他淡淡地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你就留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离开。孩子在哪,你说不出来,我去找他出来!”

说完,他迈开步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安若心里冷笑道,你找不到他,除非你死了,否则你找不到他。不,你死了也找不到他。

我的孩子会去天堂,你可能会去地狱。

唐雨晨走后,陶澍笑着问安若:“夫人,你累了吗?我带你去休息。”

“陶叔叔,别叫我家庭主妇,叫我安若吧。”她坚持说,她的语气包含着她对“家庭主妇”这个词的厌恶。

陶大爷聪明地改了口:“安小姐,我带你去休息吧。”

安若的手提包掉进了唐雨晨的车里。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她笑着问陶澍:“我能先打个电话吗?”

“是的。”陶叔叔点点头。

“嗯,你能避免吗?我打电话来,有个人问题。”安若不好意思地说话。

陶澍笑着走了,一点也没有为难她。她觉得奇怪,但没多想。

拿起电话,安若决定报警,唐雨晨就算再厉害,也无法与警方抗衡。当他想抓住她时,她要求警察把她带走。

按110,但是我不能拨。她试了几次,都出不来。

安若正忙着给陶叔打电话:“陶叔,电话坏了吗?为什么我叫不出来?”

陶大爷出来恭敬地说:“安小姐,少爷启动单向屏蔽系统了。别墅里的电话不能叫出去,只能叫进来。”

安若气结,怪不得陶叔放心地让她打电话,原来电话根本打不出去。

“陶叔叔,能借我一百块钱吗?”她突然问他。

“是的。”陶叔叔马上给了她一百,她咧嘴一笑:“谢谢,我会还你的。”

拿着钱,安若向外面走去。她想离开这里,无论如何。

她本打算强行离开,但不管她说什么,两个守门人都不让她走。他还说,除非他踩到他们的尸体,否则他会离开。

为了离开杀两个人不值得。她不想犯法。

没有办法,安若只好回到客厅。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她告诉陶澍她要休息一下,弑神诀并指定唐雨晨的房间休息一下。陶澍立刻笑着带她去了卧室。

唐雨晨的卧室还是老样子。

安若走进来,弑神诀以为她会看到里面有蓝色可爱的东西,但除了唐雨晨,没有任何女人住在那里的痕迹。

他不是嫁给了蓝可仁吗?她不是住在这里吗?

是的,他们在A国登记结婚,必须在那里定居。

一年后,安若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估计找她的那个陌生男人不是唐雨晨派来的,可能是蓝色可爱的。她故意让她知道她已经和唐雨晨结婚了,只是想让她自动离开。

唐雨晨一定是想在A建立一个家,在j建立一个家,如果没有人偷偷告诉她真相,也许她会被他隐瞒一辈子。

她可能会傻到嫁给他,和他一起生活到老。然后她在不知道丈夫其实和a国其他女人有一个家的情况下去世了。

而且他的能力很大,和两个女人结婚,这种事情他很容易做到,也不会犯重婚罪。

幸运的是,一切都暴露了,但为什么受害者是她的孩子...

想到死去的孩子,安若的心不由自主地疼痛起来。

这是她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唐雨晨晚上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安若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女人了。当她受伤的时候,她只知道自己难过,抛弃了自己。

现在她心里有很强的承受能力。即使天塌下来,在她眼里也算不了什么。

因为她的世界已经崩塌,她已经经历了真正的毁灭。

唐雨晨走进客厅,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到现在,他很激动,很庆幸自己找到了她,失去了一年的心,而当他找到了她,他就完美了。

白天他出去安排人找孩子,其实一直在想她。

怕她只是幻觉,怕她再消失。所以每隔半小时他就给陶叔叔打个电话,确认她还在。

他从来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他的世界已经完全被这个女人征服了。

现在看到她坐在家里,他悬着的心又稳又开心。

他走到她面前坐下。他和她很亲近。他没有看电视。他灼热地盯着她的脸,笑着问:“你在看什么?”

安若啪的一声关掉电视,起身离开。

那人抓住她的手腕,跟了上去。

“要不要休息?”他问她。

“是的,请放手。”安若礼貌地回答了他。

唐雨晨勾着嘴唇,笑着说,“我也想休息。我们一起回卧室吧。”

说完,他拉着她的手,有点迫不及待地朝楼上走去。安若皱起眉头,不悦地说:“我的卧室在楼下。我和你不一样。”

他回头邪恶地笑了笑:“可是我好像听说你选择住我的房间。”

安若无语,她故意这么说,只是想恶心他和蓝可人。她哪里会知道?兰可仁根本不住在这里。

“你把我说的话当真了吗?”她扬起眉毛,问道。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