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平码3中3高手论坛|中国有限公司----旋转爱情继承者们(1/83)

平码3中3高手论坛|中国有限公司 !

“那你告诉我,旋转你和萧郎怎么了?你不说,旋转我就去找他问问!”

“妈妈,”李明胜xi抬起头,感觉有些激动,“你不要去找他。我不爱他,我们能不能别再伤害他了?让他早点忘记我,开始他的新生活,好吗?”

“你不爱他?”

李明熙点头表示绝对:“是的,我不爱他!”

“明溪……”

“妈妈,我头疼。请让我安静两天。”李明熙差点哭了。

此刻,她真的累坏了。

如果母亲继续坚持,她一定会垮掉的。

李妈妈不忍看她这个样子:“好了,你好好休息。你的事我先不跟别人说。等你休息好了,我们慢慢解决。”

“谢谢妈妈。”

李妈妈叹了口气,离开房间,为她关上门。

母亲李走下楼,心情十分沮丧。

李奶奶疑惑地问她:“你怎么了?”

“妈,我没事,估计有点不舒服。”

“你怎么了?要不要去看医生?”

“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让我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可能更好。”

李奶奶点点头:“好,你去吧。”

李妈妈换了衣服出去了。

她让司机开车去李的公司。

李木很少来公司,但是前台的女士认识她。

李妈妈直接坐电梯上楼到总经理楼。

“夫人,你为什么在这里?!"总经理办公室外面的秘书看到她很惊讶。

李木淡淡地说:“我是来找你们总经理的。”

秘书心虚地说:“我来通知你。”

“没必要。”李的妈妈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的腿上。他们两个相爱了。

感觉有人进来,李明臣看了看,吓了一跳。

“妈妈——”

他忙起身把美女推开。

“妈妈,你怎么来了?”李明臣笑嘻嘻的问。

李牧淡淡地看着他们:“我想和你们谈点事。”

李明臣忙着赶走美女,然后命令他的秘书送最好的茶。

母亲李走到沙发前坐下。她不禁叹了口气。

她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李明熙,另一个是李明臣。

李明熙从小没谈过恋爱,和男生也没什么接触。他的眼界不是特别高。

李明臣从小就勾搭女孩子,花花公子的形象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这两个孩子有什么区别?

如果他们能合成就好了...

李明臣认为他妈妈不开心。他坐在她旁边,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讨好地笑了笑。

“妈妈,我只是玩玩她。别当真。”

“算了,我懒得管你的事!”母亲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李明臣松了一口气:“妈妈,你来看我了。有什么事吗?”

“嗯,有件事我想问你……”

李明臣拿起茶杯。“什么事,问吧。”

李妈妈很难说,但她不能不问。

“妈妈,什么事?”

李牧迟疑着张嘴:“你喜欢男女吗?”

“噗——”李明臣喝了口茶,猛地喷了出来。

南宫乐山冷笑道:“你没做过,爱情他就不会被你勾搭了?”

“他就是喜欢我的作品。”

南宫乐山讽刺地笑了。“你是在自欺欺人,爱情还是在怀疑我的智商?”

贝贝眼里闪过:“他到底喜不喜欢我,然后他的东西...你很在乎吗?”

男人嫌弃她的下巴,好像嫌弃什么就嫌弃什么。

“无非是看你能把男人勾领到什么程度。”

“原来你现在的手段更高!”

贝贝的心里突然难受起来,因为他这样看着她。

但是,这也是她自己选择的后果。

即便如此,她也不想让他误会。

“南宫少爷,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说了一次,我没勾~引他,我发誓。”

南宫乐山语气冰冷:“不用解释,事实会证明一切。”

“你说得对,事实会证明一切。”

南宫乐山冷冷看了她一眼,转移话题:“雕塑要尽快在一个月内完成,切记不要耽误时间。”

“我会尽力的。”贝贝刚说完话,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出手机,看到是大卫,犹豫着要不要接。

南宫乐山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她。

贝贝的手指刚动了一下,他突然把手机拿走,直接关机!

“你……”贝贝惊愕地抬起头。

南宫乐山傲慢无理地说:“你在工作期间不得与外界有任何接触。手机,暂时没收。”

“为什么?”贝贝不解。

那人冷冷勾着嘴唇:“为了防止你泄露南宫家的秘密。”

“我怎么会?”

她能透露什么秘密?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这几年查尔斯家族和南宫家族都在争夺酒店的利益。谁知道你会不会联合他们来对付南宫家?”

贝贝惊呆了:“这个我不知道。我和查尔斯刚认识,怎么可能背叛南宫家?”

“知面不知心。”

“但是……”

“你演技最好,一定要防着。”

"..."贝贝突然说不出话来。

看来他还是很讨厌她“欺骗”他。

“我发誓不会。”贝贝严肃地盯着他。

她真的不想让他误会她,印象继续恶化。

她无法解释之前的事情,但她不想让他更加误解她。

南宫乐山不为所动。“我说,我不相信誓言,我只相信自己。”

贝贝鼻子有点酸。“南宫少爷,你还是怪我对你不忠吧?对不起,我以后不会那样了……”

“够了!”南宫乐山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贝贝的心也随之哽咽。

南宫乐山的表情很冷,眼里满是寒意。

“不要再提那些事了,不然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做!”

说完,他转身走了,头也不回。

贝贝看着他的背影,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一阵刺痛。

门关着,她独自一人留在空摇摆的工作室里。

“咳咳,咳咳……”贝贝蹲在地上,痛苦地咳嗽。

她每次咳嗽都无法呼吸。

最后,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贝贝从那天起就没见过南宫乐山。

她每天都致力于雕刻雕塑,继承除了吃饭和休息,继承时间很少。

连她的感冒都没有时间治疗。

就这样,贝贝感冒还没好,好几天没认真对待了。

同样,她的咳嗽也一直没好。

连续工作了几天,贝贝终于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工作。

她也打算放松一下,否则她会太累的。

贝贝洗了个好澡,吃了一顿好吃的饭,在城堡里散步。

她不敢到处走,只是四处游荡。

南宫城堡很大,她工作的地方离南宫乐山的住处有点远。

贝贝没有靠近他的住处,怕他认为她是故意的。

贝贝只在小花园里散步。

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在花坛上休息。

“咳咳,咳咳……”她压抑的咳嗽声不时响起。

“感冒了?”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贝贝吓得回头一看,惊讶地发现萧泽新站在她身后。

他什么时候来的?

贝贝慌了,起身。“萧叔叔……”

萧泽新和蔼地说:“你脸色苍白。你病了很久了吗?”

“不,咳咳……”贝贝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把手伸出来。”萧泽新开口了。

贝贝愣了一下,顺从地伸出手。

萧泽欣的手指抓住了她的脉搏...

过了一会儿,他收回手,对她说:“让我看看你的舌头。”

贝贝又伸出舌头。

小泽新看完之后,很有尊严地说:“你病了。虽然感冒了,但不能大意,因为感冒已经发展成肺炎了。”

贝贝大吃一惊:“这么严重?”

“当然,如果继续下去,会更严重。”

“谢谢萧叔叔。我去看医生。”

萧泽新笑道:“我不是医生。来,我给你打针。”

贝贝听到打针的声音就紧张起来。

她害怕打针...

萧泽新问:“怎么,还怕打针?”

“没有!”贝贝摇摇头。“我不怕……”

“那就跟我来。”

“好……”

贝贝只好跟着他走了。

一路上,她在想。她不明白肖叔叔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按道理,他们应该恨死她。

南宫爷爷对她也很好,甚至给她留下了一大笔遗产。

他们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贝贝真的不懂。

贝贝跟着萧泽欣到了主城堡的客厅,萧泽欣让她坐在沙发上。然后他找到药箱,在贝贝的胳膊上扎了一针。

贝贝以为结束了,小泽新却让她打点滴。

“你的情况有点严重。打针没用。必须注入。”萧泽欣摆弄着吊瓶,对她说。

贝贝看着一大瓶药水,咽了咽口水:“要不要全部丢掉?”

“是的,但这只是第一瓶。”

“然后呢?”贝贝错愕了。

萧泽新点点头:“嗯,一共会丢3瓶。”

“这么多……”贝贝吓坏了。一瓶看起来很糟糕。三瓶...她的血管能容纳这么多水吗?

仿佛看到了她的恐惧,萧泽欣忍不住笑了。

旋转爱情继承者们

“放心吧,旋转这些药水不会让你不舒服的。”

贝贝尴尬地笑了笑:“萧叔叔,旋转还要多久才能输啊?”

“三个小时。”

再见...

萧泽欣帮她修好点滴,对她说:“你可以休息了。我会安排仆人来照顾你。如果你需要什么,就问仆人。”

“好的,谢谢萧叔叔。”

萧泽新慈祥地笑了笑:“不客气,以后好好照顾身体。”

“嗯。”

说完,萧泽新就走了,留下贝贝一个人在客厅输液。

仆人想帮贝贝打开电视,这样她就不会那么无聊了,但是贝贝拒绝了。她对看电视不感兴趣,但对阅读感兴趣。

贝贝让仆人给她找一本书。

她靠着沙发看。

不知不觉,在药物的作用下,贝贝渐渐睡着了。

南宫乐山回来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她在睡觉。

他微微愣着,盯着她慢慢往前走。

然后他看到贝贝输液。

当他的目光移到她的手背时,他的目光突然猛地转向!

输液瓶里的液体已经流失,结果贝贝的血液回流了...

鲜红的血液,已经流了很多。

南宫乐山突然伸出手,举起输液管让血倒回去。

轻微的不适让贝贝很迷茫,睁开了眼睛。

看到南宫乐山的动作,她微微愣了一下。

南宫乐山看了她一眼,说:“你干什么?!"

贝贝下意识地注意到他生气了,“输液……”

“这一切?”他看了一眼挂着的最后一瓶药水。

贝贝点点头。“是的,你得失去一切。”

南宫乐山没说什么,直接帮她插上最后一瓶药水,帮她调整液体流量。

他的动作非常熟练,所以贝贝记得他也懂医术。

万事俱备,贝贝开口:“谢谢……”

“什么病?”男人直接问。

贝贝回答说:“肖叔叔帮我感冒了。他说我得输液,咳,”

“很严重?”南宫乐山微微蹙眉。

“不,不是很严重。你不用担心。”

“我只是担心进度。”

贝贝小声说:“我是说这个,你不用担心进度,我会按时完成的。”

“你不能出事。”

贝贝惊讶而惊愕地看着他。他关心她吗?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我不想因为辱骂你而得到名声。”

"..."贝贝输了。“不,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看她的反应。莫名其妙的,南宫乐山感觉有点烦。

然后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南宫乐山打破了沉默。“现在进展如何?”

“我做了一个原型,但是细节很差。你可以去看看。”

“晚上我会去看的。”说完,他抬腿大步向楼上走去。

贝贝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眼神里不禁流露出无知。

南宫乐山上楼后,没有下来。

贝贝也睡不着,一直坐着发呆。

小泽新来的时候,药水刚刚喝完。

他帮她取下吊针,又检查了一遍她的身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贝贝笑了。“谢谢萧叔叔。”

萧泽新笑着说:“不用这么客气。你至少是乐山的未婚妻。作为父亲我就不能为此付出代价吗?”

贝贝惊呆了,爱情急忙解释:“我和南宫少爷已经取消婚约了,爱情我们不是……”

“什么时候取消的?”萧泽新问道。

"..."贝贝怔住,“但是,我已经和他分手了……”

“但是婚约还在。”

“但是都分手了。”分手后,不应该是取消婚约的时候了吗?

“是这样的。”萧泽新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收拾好东西,二话没说就走了。

贝贝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她是对的。

他们确实分手了,分手意味着解除婚约。

你没取消吗...没门!

贝贝摇摇头,嘲笑她的异想天开。

但是,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让她时不时想起。

其实她希望不要取消,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贝贝洗了个澡,正要睡觉,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贝贝不可置信地拿起话筒。“喂,是谁?”

“我在画室,马上过来。”南宫乐山的声音在最后响起,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贝贝想起他晚上要去看雕塑的进度,她忘了。

贝贝没有忘记他说的话。

她胡乱抓了一条裙子,匆匆赶往画室。

为了方便贝贝创作,工作室就在她住处旁边。但是贝贝跑过来的时候,还是气喘吁吁的。

南宫乐山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背对着她,盯着她面前的雕塑。

“咳咳……”贝贝低声咳嗽了一声,向他走去。“南宫大师。”

南宫乐山回头看她,一眼就看到了她裸露的肩膀和锁骨。

贝贝穿着一条吊带裙,天蓝色的,很清新,但是穿起来有一种迷人的感觉。

是的,贝贝现在的五官好像都开阔了。

包子脸变成了鹅蛋脸,五官更深,眉宇间更有女人味。

甚至她的乳房似乎也发育了很多...

所以,留着长发,穿着性感的衣服,她比以前更迷人更华丽了一点,但是有一种纯粹的感觉。

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是最压倒一切的...

南宫乐山的眼神立刻明白了几分。

贝贝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有点不安。“南宫大师,有什么问题吗?”

南宫乐山依旧盯着她:“这是你一周的进步。”

贝贝看了看雕塑,解释道:“这是基础,基础一定要打好,后面马上就好。”

“你能在一个月内完成吗?”

“应该没问题,我会尽力的。”

“也尽你所能。”

贝贝点点头:“当然,我会做好的。”

“很好。”说完,他绕着她大步走了。

贝贝看着他的背影,原本绷着的神经一下子就下来了。

然后她看着雕塑。

其实一个月完成有点难,但是她应该可以全力以赴完成。

想到这,贝贝不敢耽误时间,赶紧回去睡觉。

然后第二天黎明前,她来到工作室工作。

经过昨天的治疗,她现在身体好多了。

身体好了,继承贝贝工作状态会好一些。

她一个人在画室里打啊打,继承忘了吃饭睡觉。

她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室,甚至吃饭,除了晚上回去睡觉。

贝贝总是专注于她的工作。可以说除了工作,她什么都忘了。

南宫乐山来看过两次。

每次她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

每次都是她细细雕琢,即使南宫乐山站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他。

这是南宫乐山第一次看到贝贝如此专注。

老实说,他觉得...有点不爽。

要知道,贝贝之前,一切都围绕着他转,他眼里的一切除了他都不重要。

刚刚...贝贝可以工作,可以无视他的存在。

这足以说明,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份工作。

但是,很矛盾。

虽然这种贝贝让他觉得不舒服,但却让他有些无法移动眼睛...

南宫乐山不得不承认。

这几年贝贝变化太大了,不仅仅是外表,还有内心世界…

她不再是没有任何基础的单纯的贝贝。

夜深人静时。

南宫乐山做完工作,抬头一看,发现已经是深夜一点了。

他端起保温杯,喝了口茶,多少让他清醒了一些。

侧头望向落地窗外,远处的画室仍然亮着。

南宫乐山微愣。

他起身走到阳台。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可能能看到工作室的情况。

工作室的一面墙是玻璃做的,只是为了采光好。

没有拉上窗帘,他可以看到贝贝穿着皮围裙,戴着手套,专注于她的工作。

最近一段时间。

当他早上起床时,他看到她已经在工作了。他晚上完成工作后,她还在工作…

一开始,他以为她是想给他看。

但是她的进步真的很快,成绩很好。

所以她真的很努力,非常非常认真...

而且说真的,一天至少工作十七八个小时。

再厉害的公司也不能这样对待和压榨员工。

可是他没有挤她,她却要这么努力!

想到这,南宫乐山心里很难受,心里有点烦躁。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命令贝贝完成今天的工作的时候,突然,贝贝的身体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南宫乐山视力好。

他确信自己没有错。贝贝晕倒了!

他的身体立刻反应比他的大脑还快,瞬间翻过了上露台,从楼上爬了下来好几次。

然后他冲到贝贝的工作室——

推开画室的门,我看到贝贝晕倒了。

南宫乐山急忙上前抱起她的身体。

贝贝脸色苍白,不省人事,看起来很虚弱。

南宫乐山抚摸着她的额头,温度比较低。

他又给她把脉,初步断定她是因为过度劳累,身体虚弱而晕倒的。

但是他没有松一口气,他还是很担心。

他抱起贝贝的尸体,大步走了出去。

贝贝被放在床上,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然后喝了几滴就走了。

除了疲劳和虚弱,她的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估计是真的太累了,贝贝一直没醒。

旋转爱情继承者们

南宫乐山站在卧室里没有离开。

看着贝贝困倦的样子,旋转眼睛一片漆黑,旋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但他回过头,离开了卧室。

贝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贝贝小姐,你醒了。”仆人进来时,她清澈的眼睛看得很清楚。

贝贝撑起了身子。“我怎么了?”

“你昨天晕倒了,但是医生说没什么严重的。你只是太累了。”仆人走过来说,准备药丸和水。“贝贝小姐,这是医生让你吃的药。”

“谢谢。”贝贝接过来,茫然地吃着。

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晕倒的了。

“贝贝小姐,菜做好了。你想在这里吃还是去餐厅?”

“去食堂。”

“好的。”

贝贝洗完就去吃饭了。睡了一觉,她现在精神好多了,但还是觉得很虚弱。

但是她没有忘记她的工作。

午饭后,贝贝打算继续工作。

仆人意识到她的意图,对她说:“贝贝小姐,医生让你休息两天,主人已经同意你暂时不用上班了。”

贝贝笑了:“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很了解我的身体。”

“但是医生说你必须休息两天。”

“我真的很好。”贝贝坚持要去画室,仆人坚持要拦住她。

“不行,贝贝小姐,如果你上班了,出了什么事,我就被开除。贝贝小姐,为了您的健康,您最好休息两天。”

贝贝笑了。“没那么严重。别担心,我不会再晕倒了。而且我时间不多,要和时间赛跑。就算我真的晕倒了,你也不会被开除。”

南宫乐山不会为了她开除自己的仆人。

“但是……”

“我现在精神很好。如果我累了,我就休息。你不用担心。”

贝贝这么坚持,仆人也没办法。

其实贝贝并不想那么辛苦,只是时间不够。

南宫乐山说一个月内完成,时间不多。

另外,她真的很想去上班。在美国,她有工作狂的称号。

一旦她开始工作,她就什么都照顾不了了。

否则,她也不会在短短几年内取得现在的成就。

贝贝回到画室,再次集中精神。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贝贝没胃口吃饭,胡乱吃了一条面包,继续工作。

南宫乐山今天工作很多,没回来晚。

夜越来越深了...

佣人来劝贝贝休息,贝贝完全不理会。

她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什么都不想关注。

仆人别无选择,只能在门外等她。

终于到了晚上十一点。

南宫乐山的车回到了城堡...

贝贝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当她停下来放松时,她感到头上全是汗。

擦了擦额头,贝贝又觉得不舒服了。

她微微蹙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很快脸色变白。

贝贝的暗叫很可怕。一定是她例假了。

每次来例假,爱情肚子都疼,爱情很不舒服。

这几年估计是她太累了,疼的更厉害了。

贝贝咬紧牙关支撑着桌子,难受的大脑无法思考。

汽车停在城堡门口。

南宫乐山下了车,一眼就看到画室的灯还亮着。

他微微皱起眉头。

当他做出反应的时候,他已经向演播室走去。

“师傅!”门口的女仆看到他时不禁吓了一跳。

“谁在里面?”南宫乐山低声问道。

“是贝贝小姐。她必须工作。我无法说服她……”

南宫乐山的味道突然变冷,丫环吓得脸色发白。

那人伸手猛地推开门——

我看到贝贝蹲在地上,看起来很痛苦。

女仆也看到了她的样子,“贝贝小姐,你怎么了?!"

她刚要上前,南宫乐山却比她动作快。他大步走过去,弯腰抱起贝贝。

贝贝看到他的时候又尴尬又不舒服。“我……”

南宫乐山看着冷。“叫医生!”

“可以!”女仆急忙去找医生。

贝贝忍不住扭头。“让我失望……”

南宫乐山这样看着她是不老实的。她气得冲上来说:“闭嘴!”

贝贝:“…”

她不敢动,但她很担心。她着急的时候肚子更难受,脸色更苍白。

南宫乐山抱住她,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刚把贝贝放在床上,贝贝就挣扎着起床了。

南宫乐山按着她的肩膀说:“躺下!”

“我去趟洗手间。”贝贝急切地说。

如果你不去,你会失去你的生命!

“想吐?”南宫乐山误解了她的意思。

“不……”话音刚落,贝贝的身体突然僵硬了。

太晚了,银行倒闭了...

贝贝僵硬地拉了拉被子盖住身体。

“怎么了?”南宫乐山不解的问道。

贝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我现在好多了。谢谢你……”

那人目光凌厉,忍不住哼道:“你的脸白得像鬼!”

这样很加油吗?

贝贝突然觉得委屈,无法反驳。

“不是让你不工作吗?!不知道会更耽误进度吗?!"

贝贝不为自己辩护。“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耽误进度的。”

该死,他根本不是故意的!

南宫乐山绷着脸说:“但是你这样做,会耽误进度的。”

“我保证不会!”

"..."南宫乐山的气息更冷了。

贝贝不懂。他在生什么气?

幸好这个时候,医生来了。

医生问贝贝哪里疼,贝贝含蓄地说:“肚子其实没什么……”

医生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每次都这么疼吗?”

“不,有时候不严重。”

“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但你不能这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明白南宫乐山的不悦。

他想知道她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医生笑着说:“贝贝小姐来例假了,肚子疼。但是,她每个月都那么痛苦,情况有点严重。她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旋转爱情继承者们

南宫乐山微愣。

他没想到贝贝会来。

他学医,继承他知道只有当一个女人身体不好的时候,继承来那里才会痛。

贝贝身体这么差,疼成这样。

医生给贝贝留了点药,叫她多注意休息就走了。

南宫乐山没有离开。他站在床边,用沉重的目光盯着贝贝。

贝贝这样看着他,有点紧张。“南宫大师,你还有别的吗?”

南宫乐山没理她,看着女佣。他冷冷地问:“昨晚医生跟你说了什么?”

女仆害怕地低下了头。“医生告诉我,贝贝小姐一定要多注意休息,至少休息两天,不能上班。”

“投诉怎么转的?”

“我...我……”

贝贝忙着解释,“她跟我说我自己要上班,跟她没关系。”

南宫还是不理她,声音有点冷:“说啊!”

女佣吓得弯下腰,声音颤抖:“对不起,主人,都是我的错,可是我没有照顾好贝贝小姐,都是我的错!”

贝贝傻眼了。她为什么不解释?

她不知道如果女佣推脱责任,处罚会更重。

南宫乐山黑眸冰冷,“如果我们知道错了,那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女仆忍不住大声抽泣起来。“我知道,我会主动辞职……”

贝贝撑起了身子。“南宫少爷,这都是我的错。我要去工作了。对她来说无所谓。她一点毛病都没有!”

南宫乐山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我只看结果,过程不在我的关注范围之内。”

他告诉了女仆,女仆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你失败了,任何借口都是无用的。

“但她是无辜的,被我牵连。”

“明知自己会牵连到别人,还想走自己的路?”

"..."贝贝目光闪烁。

她只是没想到他会做出如此不体贴的事情。

而且她没想到自己又会生病。

贝贝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她真诚地看着南宫乐山。“南宫少爷,请放开她。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惩罚。”

南宫乐山微微抬起眼睛。“我能惩罚你什么?”

"...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发生了。我向你道歉,不会耽误进度。我一定会按时完成!”

“为了完成,而努力?然后生病继续拖进度?”

贝贝摇摇头。“不会,我会注意身体,再也不会生病了。如果我再生病,就,就……”

她不知道如何惩罚自己来满足他。

"进度推迟了半个月."

贝贝错了:“什么?”

“我说……”南宫乐山突然停了下来,但瞳孔扩大了。

他突然拉了拉贝贝的身体,向她身后看去。

贝贝瞬间明白了什么,脸变红了。

她疯狂地避开他,往床上一看,看见一片血红。

真可惜!

贝贝推开他,冲进浴室。

南宫乐山看着冷冷,突然不知道反应过来了。

贝贝躲在卫生间里,难受又尴尬。

她害怕出去,但她不能一直呆在里面。

突然,卫生间的门被敲响:“贝贝小姐,开门,我给你带了换洗的衣服和卫生巾。”

贝贝去开门,旋转丫环笑着递过来。

只有女佣在外面。南宫乐山在哪里?

贝贝环顾四周。

侍女看出了她的想法,旋转直接说道:“少爷回去了。他叫我好好照顾你。”

贝贝的眼睛一闪。

她没想到他会这样告诉仆人。但她不会自作多情说他真的在乎她。

也许他是怕她身体不好而耽误了进度...

贝贝收拾好自己,从浴室出来,发现床单被套都换了新的。

仆人还送了她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

贝贝喝了红糖水,感觉好多了,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可能是药的问题。她睡得很沉,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

就凭这一觉,贝贝睡到第二天太阳出来才起床。

她今天不去上班,只是想放松一下。

昨晚照顾她的仆人还在,没有被解雇。贝贝看到她放心了。

仆人知道她身体不好,就做了很多好吃的。

我还炖了一锅乌骨鸡汤,里面有一些中草药。

鸡汤有很浓的中药味道,闻起来没什么食欲。

“贝贝小姐,这是医生吩咐给你炖的汤。这对你的健康有好处。你一定要喝点。”仆人怕她不喝,一开始就劝她。

贝贝笑得很快:“好。”

然后她喝了整整两碗。

仆人非常高兴。“贝贝小姐,你喜欢吗?”

“味道还不错。”

“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每天给你炖菜了。”她怕贝贝不喝,怕少爷怪她。

贝贝笑了。

天天喝也没关系,反正都是为了她好。

她真的很想健身。

南宫乐山把工期推迟了半个月,所以贝贝放心地请了两天假。

休息了一天,她的精神好多了。

但她毕竟是个忙人。由于第二天她不能工作,她跑去图书馆看书。

南宫堡图书馆藏书丰富,都是精品。

里面的每一本书都值得学习。

贝贝找到一本书,坐在角落里看。到处都有椅子可以坐着看书。总之这里的一切都很好。贝贝最喜欢的是这个图书馆。

她被迷住了,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很久。

如果不是突然听到男女的笑声,她也不会从书中回到现实。

“咯咯,别这样,别打扰我的工作……”一个女人愉快的笑声传来,接着是一个男人的笑声。

“我哪?嗯,还有什么,是吗?”

“乔,够了。小心点。”

“没有,几乎没有人来过这里。难道你不想吗,宝贝……”

“但是我要工作。”

“就一会儿……”

很快,贝贝听到了暧昧的呻吟声和歌声。

她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贝贝很尴尬,但她忍不住好奇地看了过来。

在她面前的架子上,她看到一男一女从架子之间的缝隙在火里接吻。

因为她坐着,那两个人没有发现她。

但是贝贝能看见他们。

贝贝很担心他们会找到她,但很遗憾她不能再离开了。如果她想离开,她必须穿过前排,这样才能很容易找到她。

吃完早饭,爱情他们一起出去上班了。

李明熙没开车。萧郎走之前送她去了医院。

李明熙今天来医院了。自然,爱情他来了赵梅。

虽然她让全院的医生护士照顾她,但她没有亲自看她,也不放心。

李明熙一进医院就被护士拦住了。

“老板,先别上去,那些记者又来了。”

李明熙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让他们进来的?”

“我们开门做生意,他们要进来我们也没办法。”

“他们在哪里?”

“在赵梅的病房外,肖汉杰特意让我在这里等你,说你来了就告诉你。”

李明熙想了一下,说:“我知道。”

当她走进去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新院长,让他安排采访昨天做手术的其他医生,所以她没有去。

记者们虽然很想采访李明熙,但是也知道李明熙的身份,所以采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记者们去采访其他医生,只要他们能找到工作。

赵梅病房外没有记者,李明熙顺利走进去。

一位护士正在照顾赵梅,当她来的时候,她向她打招呼。

赵梅见到她非常高兴。虽然她脸色苍白,但眼睛里充满了微笑。

如果她会说话,她会张开嘴感谢她。

“感觉怎么样?”李明熙笑着问她。

赵梅点头表示她没事。

李明熙对她说:“一个星期后,我们再给你做手术。你的嗓子能治好,问题不大。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放心,一个月之内你就可以回家了。”

听说能治好她的喉咙,赵梅激动得都哭了。

护士忙用棉花擦掉眼泪:“这个时候不能哭,对身体和眼睛都不好。”

赵梅止住了眼泪。

李明熙也找了个护士照顾她。和她谈了一会儿,她就要走了。

出了病房,李明希撞见了来看她的韩。

“老板,看看今天的报纸。这是一篇关于你的报道。”韩笑着把报纸递给她。

李明熙看了一下,是关于她的。

报告的内容是关于她在农村自愿传播医学知识和她在赵梅的免费治疗。

她用的照片是昨天刚从手术室出来拍的。

因为采访内容不多,记者们挖出了很多她以前的故事,写下来补上。

上面把她描述的很形象,说她医术超群,治好了什么病,都把她描述成华佗转世。

看到这样的报纸,李明熙很无奈。

她一点都不喜欢被关注,好吗?

她以前很低调,因为不想让太多人看到她。

现在我不能低调了。

但好在她已经不是医生了,别人也找不到她。

李明熙看了报纸,并没有太当回事,但是她是从哪里想到的,是这份报纸暴露了她的存在。

离开医院后,李明熙打车回了父母家。

好久没回来了。她想念奶奶和她的父母。

李明熙走进客厅,坐在客厅聊天的李奶奶和李木看到她都很开心。

“你觉得过来怎么样?”妈妈李问她。

李明熙笑着说:“这是我的家。我还不能回来吗?”

李奶奶笑着开玩笑说:“这个女孩回来吃饭了。”

偏偏快到午饭时间了,继承李明熙回来吃饭。

“奶奶,继承你还是认识我的。”

李奶奶笑了笑,和她聊了聊其他的事情。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生孩子上了。

“你和萧郎结婚这么久了,你还没怀孕吗?”妈妈李问她。

李明熙笑了:“怀孕要看缘分,顺其自然最好。”

“话是这么说的,但你也要领会。孩子大了再生是很危险的。”

“我明白了。”

李妈妈不想给她太大压力,所以适可而止。

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李明熙吃完午饭就困了。

最近她很累,疲劳积累到一定程度,会爆发。

李明希直接上楼,进了她的房间,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不知道她睡了多久,但她听到电话响了。

李明熙摸索着手机,迷迷糊糊地接通:“喂……”

“你在睡觉吗?”萧笑着问道。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声裂帛:“是啊,打扰我睡觉了,我该是什么罪!”

萧郎笑了:“否则我给你讲个笑话。”

萧郎会讲笑话?

李明熙来了兴趣:“说吧,我不笑你就继续说。”

“好,那我说了。从前,有个睡美人。巫师说,她睡一百年不笑,就变成猪了。如果她能在最后一刻笑出来,她会成为一个微笑的美人。你说睡美人会变成猪还是笑颜呢?”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好你,你太狡猾了!”

“睡美人,还有不到一分钟,你笑不笑?”

李明熙:“…”

你想笑吗?不笑就变成猪了。

“睡美人,快笑,享受一脸笑容。微笑就不会怀孕,你不觉得吗?”萧郎是来取悦她的。

李明熙忍不住了,笑了起来。

萧郎的声音很欢快:“你笑了。老婆,你虽然成了笑颜,我还是喜欢睡美人。”

李明熙眨了眨眼睛,没听懂他的话。

然后,她突然意识到。

睡美人,睡美人!

“萧郎,你变坏了!”李明熙苦涩地指出。

萧郎笑着说:“我认为我昨晚已经够糟了,但这还不够。”

哎哎哎,这家伙越来越严重了。

李明熙脸红了,决定不和他说话:“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给你打电话就行了。好了,我要去开会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萧郎说完挂了电话。

李明熙很无语。他真的厌倦了。

挂断电话后,李明熙又睡了,然后睡了两三个小时。

她正在熟睡,这时手机又响了。

李明熙这次没那么困了,但是声音很懒:“你好。”

萧郎疑惑地问:“你还在睡觉吗?”

“嗯,刚醒,怎么了?”

“老婆,你睡哪里?家里没人,不要去别人家睡错房间。”

李明熙撑起身子,笑道:

“你放心,旋转虽然我去了别人家,旋转睡错了房间,但我没有睡错人。”

当李明熙厚颜无耻的时候,萧郎被打败了。

“你婆婆在哪里?”

“嗯。”

“那我过去接你。”

“好。”李明熙挂了电话,起身去洗漱,然后下楼告诉李妈妈,萧郎要来了。

李妈妈叫仆人多做些饭,正好来吃饭。

萧郎很快就来了,临走前和李明熙一起吃了顿饭。

睡了一下午,李明熙精神很好。

她让萧郎打开敞篷车,风吹了进来。她觉得很舒服。

萧郎开车时和她聊天:“你看了今天的报纸吗?”

“看。那些记者太挑剔了。”

萧郎侧着头对她笑了笑:“看完之后,我觉得我妻子很棒。”

李明熙扬起眉毛:“你觉得我现在很棒吗?”

“不,你治好我的时候,我觉得你很棒。”萧郎连忙拍马屁。

李明熙傲然一笑:“看在你嘴甜的份上,走吧,我请你吃臭豆腐。”

萧郎:“…”

他们真的去吃臭豆腐了。

萧郎过去讨厌这种食物,但现在他可以吃了。

第二天早上,萧郎起床做了早饭,叫醒李明熙去吃饭,然后就离开了。

李明熙今天不用早去医院。她计划今天下午去那里。

吃完早饭,李明熙正在收拾碗筷,就接到了新院长的电话。

李明熙一边打电话一边戴上耳塞洗碗:“老周,怎么了?”

新院长姓周,老周笑道:“有事找你。”

“什么事,直接说。”

老周说:“昨晚有人来找我,让我联系你。我想请你请客。”

联系院长让他找她肯定不容易。

但是,李明熙见过很多伟人,他并不在意。

“是谁?”

老周神秘地说:“你连他们的身份都想不到。他们其实是B城龙族的人。”

听到“b市龙家”这几个字,李明熙的大脑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而她的全身血液似乎都凝固了,安定了她的整个人。

他手里的碗掉进了水池,砰的一声打碎了。

老周听到响声,疑惑地问:“老板,你怎么了?是不是太惊讶了,太意外了?”

李明熙恢复了,但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李明熙抓起泳池,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平稳。

“他们为什么来找我?”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迪恩觉得她太高兴太惊讶了。

他笑着说:“他们看了昨天的报纸,知道你学医,就来找你。

老板,这是个好机会。和B市的龙家搞好关系的好处就不用说了。

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所以也不急着答应什么。我告诉他们,我先问你什么意思再回复他们。

当然可以直接联系。他们今天要求回答。"

“谁会被治疗?”李明熙没有回答反问。

“他们没这么说。”

“谁从龙族来找你?”

“是个年轻人,听说是龙家的嫡系……”

“怎么得来的?”萧皱眉,爱情心疼的问道。

烫伤其实不严重,爱情是一个红孩子巴掌大小。

但这对萧郎来说是非常严重的。

李明熙回答他:“洗澡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

萧郎无奈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这么笨?平时洗澡没事,今天也太大意了。”

“人总是粗心的。”

“下次小心点。”萧郎吹了吹她的胳膊,轻声问道:“疼吗?”

“擦了药就不再疼了。”

萧郎卷起袖子说:“我被烫伤了,但我敢穿长袖!我会换衣服,换上无袖的。”

李明熙笑了:“好的。”

吃完后,萧郎带她进卧室,亲自帮她换衣服。

穿着吊带睡裙,萧郎很满意。

受伤的李明熙自然是不允许做任何事情的。

即使晚上睡觉,萧郎也不碰她,他害怕不小心伤到她的伤口。

一个宁静的夜晚过去了。

第二天,李明熙被烫伤的地方好多了。她想去医院,但萧郎拒绝了。

萧郎不打算去上班,在家照顾她。

李明熙觉得他在大惊小怪。

“这伤没事。我能跳,能吃,能睡。你不用这么小心。”

萧郎不这么认为:“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不能穿短袖出门,最好呆在家里。”

李明熙笑着说:“嗯,我在家呆着,那你在家干嘛呢?”

“你一个人在家会无聊的。我会陪着你。嗯,我也请一天假。”

当李明熙看着他英俊的脸时,他很感动,也很开心。

萧郎尽一切可能照顾她。

李明熙只是打电话询问赵梅的情况,然后整天呆在家里。

萧郎给她做了许多美味的食物。

其他时候,他和她一起看电视,一起玩游戏。快乐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又过了两天。

李明熙手臂上的烧伤已经痊愈。

赵梅的手术计划也已经完成,到时候她将接受手术。

期间龙九歌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想的。

李明熙说她还在考虑,龙九歌劝了她几次。

龙九歌低下头,一次又一次地寻找她,这让李明熙意识到病人在龙家的身份很重要。

不然我不会让龙九歌亲自邀请她,她会比勤快多了。

同时,李明熙也知道,她一定要答应,不答应龙家就绝不放过她。

龙家要报复一个人。这只是一句话,他们不需要自己做。

这个李家族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惹不起。

即使让阮、来对付他们也是很棘手的。

因为在龙家的背后,有超过一半的国家力量支撑...

李明熙实在想不出拒绝龙九歌的好办法。

她犹豫了。你想把江予菲的父亲小泽新介绍给龙族吗?

但萧泽新的马,一定是治的。

如果龙家知道萧泽欣的本事,有事就会找萧泽欣,这样会给萧泽欣带来很多麻烦。

更何况人如果感染了龙家,生活也不会这么简单。

李明熙不想把萧泽欣拖下水。

小泽新大半辈子都过得很坎坷。现在她过着平静的生活,继承没有资格去破坏。

李明熙想到了其他医术好的人。

我发现除了小泽新,继承没有人有她的医术。

现在连她的老师都比不上她...

李明熙想了想,却想不出好办法。最后,她决定同意龙家的要求。

对待龙家不一定让龙家关注她,调查她。她表现正常,人生病就走了,龙家也不会请她做朋友。

李明熙想通了之后,觉得压力小了很多。

赵梅很快就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了。

李明熙还是外科医生,手术很顺利,很完美。

出了手术室,李明熙安顿好一切,出了医院。

她正要回家,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龙九歌打来的电话。

哦,我等不及了!

手术刚结束,我就找到了她。

李明熙知道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你好,龙先生。”李明熙接通了电话。

龙九歌笑着说:“李小姐,我现在可以请你吃饭吗?”

“是的,我能在哪里吃饭?”李明熙满口答应。

“等等,我马上来接你。”龙九哥挂了电话,很快就来了。

白色的麦加在李明熙面前停下,门自动打开。

李明熙坐了进去,龙九歌发动汽车,向金帝最好的酒店驶去。

当他们到达酒店时,他们走进一个盒子,点了食物。

菜上来后,龙九哥直接问李明熙:“李小姐,不知道你怎么看?”

“真的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吗?”李明熙问,看起来很胆怯。

龙九哥点点头:“绝对不是,只是要求你待人接物。再说了,我们龙家也没必要为了一些小事去做损害自己名声的事情吧?”

李明熙想了想,下定决心说:“好,我答应你!但我不能保证能不能治好。”

“没关系,只要李小姐全力以赴。”龙九哥勾着嘴唇,李明熙会同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他看来,李明熙肯定不会拒绝。

龙九哥拿出协议一式两份递给她:“你看,没问题就签吧。”

李明熙接过协议,大致看了一眼。

协议的内容很简单,规定不允许她透露病人的信息,不允许她透露任何关于龙家的事情。

而且在协议期间,我们只能治疗龙家的病人,一切都要先和那个病人做,不能浪费时间治疗别人。

同时,协议还规定,龙家要按时支付医药费,决不能因为她治不好病人而为难她。

这个协议对李明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她拿出钢笔,在两个本子上都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龙九哥也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这么定了。

龙九哥给了李明熙一份协议,每人留一份。

"李小姐,我提议为你干杯."龙九哥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李明熙放下杯子,笑着说:“既然协议已经签了,龙老师能不能提前说一下病人的情况?”

此章加到书签